首页 > 黛拉·布什的恋爱故事9.把钱包给你的男友全文「免费阅读」-言情小说

黛拉·布什的恋爱故事9.把钱包给你的男友全文「免费阅读」-言情小说

互联网 2021-05-16 17:51:40

黛拉的零食在开学后的第一周就吃完了,幸好,第三周他们就可以去霍格默德了,巫师村庄,全英国唯一的,在这里你可以不必装成麻瓜,所有的店铺都售卖魔法食品和魔法小玩意。

她已经跟赫敏约好了,要去玩个痛快。她今年也能去了。

赫敏很激动:“我听你说过无数次!哦!我早就想去了!对角巷是很棒,可我想看巫师平时是怎么生活的!”

黛拉说:“没什么区别。都一样,有面包店、糖果店、肉店、两间酒吧,还有其他的一些店铺,和普通的小镇没什么不同。”当然,全是魔法确实很神奇。

赫敏说:“说的好像你逛过麻瓜小镇一样?”

黛拉:“……”

赫敏高兴了一阵,又低沉下来。

“怎么?”

“没事。”她叹气,悄悄看黛拉:“我是说——你会和弗雷德一起去,对吗?”她摆摆手,“没事,我可以跟凯蒂她们一起去。”

黛拉沉默下来,“……事实上,不。他有事。”

赫敏马上说:“我们换个话题。好吗?我实在不想听你的恋爱故事了。你上回说你买的魔法发带?我觉得它听起来不错,我希望能在霍格默德找到一样的。”

黛拉摆手:“算了吧,那东西差点把我的头发全拔下来。不过上回我去看到的那个魔法发夹还不错……”

去霍格默德的注定是四个女生。

弗雷德在她去之前给她道了一晚上的歉。

“我们的试验快接近尾声了,我们就快成功了!我们现在必须分秒必争!”“我知道,我明白,我懂。”黛拉隔空吻了他一下,自从上回之后,她就觉得她应该跟她的男朋友保持距离,避免再出问题。

弗雷德把嘴唇高高嘟起来,被她轻轻扇到一边。

“做出来以后要记得告诉我,我想第一个玩。”她笑着说。

弗雷德说:“一定。听着,我有一个新点子……”

第二天,雪下得很大。今天就是万圣节了。

黛拉裹着斗篷,戴着围巾帽子,还把蒲绒绒揣进怀里。她来到休息室跟赫敏、安吉利娜他们汇合。

赫敏却正和哈利坐在一起,另一边是罗恩,他们好像短暂的和好了。

黛拉就走到弗雷德那里,他正在埋头写作业。因为他把时间都分给了魁地奇训练、做实验和女朋友,作业总是没时间写,他只好见缝插针的找时间写。

“嘿。”她推推他。

弗雷德抬起头,对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张开手臂:“来。”

她坐到他怀里,两人抱着亲了一个短短的吻。现在周围全是人,她不怕他做什么。

弗雷德清了清喉咙,让她坐到对面的沙发上,看看周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钱包。

黛拉:“让我给你买什么?”她接过来问,拉过一张羊皮纸打算写下来。

弗雷德看看天花板,看看地板,看看周围的人,说:“他们说,男朋友不能陪女朋友逛街时,至少要把钱包给她。”他扭过来对她笑。

“哦,不行。”黛拉连忙把钱包还给他。弗雷德不是一个有钱的男孩,他们在一起后,她得知了韦斯莱家的窘境,虽然那是一个欢乐的大家庭,但他们确实有点生活困难,他们家的孩子太多了。

弗雷德和乔治一直在搞一个大计划,他们的大计划,他们需要自己买材料,所以他们的零花钱总是不够花。

黛拉跟弗雷德谈恋爱,两人做的最多的就是一起去吃冰淇淋。

还是各付各的。

她一直很注意给他省钱。

弗雷德拒绝拿回钱包,他小声说:“不多。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来。可能只够你买点巧克力,再买两个发夹什么的。我只希望就算我不去,你也要玩得开开心心的。”

她真的感动了。

他趁她没办法拒绝时抱着她亲了好几下,直到大家开始往外走,准备去霍格默德。

他放开她,“玩得开心点。”

黛拉弯下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好的。”转过来发现安吉利娜、凯蒂摇摇头,不理她就往门洞走了。

她赶紧跟上,叫上赫敏。可只有赫敏和罗恩过来了,哈利还坐在沙发上。

“怎么了?”她问。

赫敏拉着她走,罗恩一看到她就快步离开了,他好像有点怕她。

赫敏:“哈利不能去,他姑父没有给他签字。”

黛拉:“哦……”还有这回事?

那她真有点同情哈利了,不能去霍格默德真的会很遗憾的。

几乎没有学生会不去霍格默德,他们会在这里花光零花钱也不舍得离开。

黛拉就攒了很多零花钱,她拉着赫敏,第一站先去蜂蜜公爵。

她拿着小篮子,抓了一大把的蟑螂堆,它们全都是蟑螂样子的糖,会动,会飞,甚至在你吃到嘴里时它们的须须还会颤动。

赫敏吓跑了,“我受不了这个,我去那边逛。”

黛拉喜欢这种做怪的糖,她还选了点别的虫子糖,全都会动,然后她又去拿了巧克力蛙,这个也会动。

赫敏选糖很克制,她说她的父母都是牙医,从小就不让她吃糖,“为了牙齿健康。”

“在这里你不用担心。”黛拉安慰她,“我还没听说有巫师得了蛀牙的。你可以放心吃糖。”

她听了很兴奋,但买得还是不多,非常克制的挑了五六种她们就出去了。

“我想给哈利带一点。”她说。

黛拉:“那我们现在去蒂芬妮小姐吧。”

蒂芬妮小姐是个专门卖女孩子用品的店,里面装饰成了粉红色,到处是星星一样的小灯和香水的香气。

这里已经挤满了女生。

她们一进来在第一个柜台就走不动了。

上面是香水,旁边写着“只要一滴,你就可以得到爱人的心”,还有试用装。

黛拉在手腕上喷了一点,凑近一闻,脸顿时红了。她闻到了弗雷德毛衣上的气味,就像她被他抱在怀里时闻到的那样。

赫敏也喷了一下,她的脸色倒很正常。

黛拉扇扇自己发烧的脸:“你觉得它好闻吗?”

她已经拿了一瓶在手里了。

赫敏说:“奇怪,我闻到了木质上光剂的味儿,还有木头味,像……像飞天扫帚?”她问黛拉,“你闻到了什么味儿?”

黛拉清了清喉咙,正经道:“衣服味,就是……刚洗过晒好的衣服味。”

最后她们一人拿了一瓶。

第一场魁地奇比赛,格兰芬多对赫奇帕奇。

从战绩上说,赫奇帕奇不敌格兰芬多。但从战术上说,格兰芬多必须谨慎对待每一个对手。他们必须每一次都以高分取胜,这才有利于在学期末最终赢取学院杯。

弗雷德在她的耳边把这番话又背了一遍,叹气:“伍德恨不能每天晚上蹲在我们的枕头边,让我们连梦里都是他。”

魁地奇球队的队长伍德正严肃的沿着餐桌来回巡视,给每一个队员做战前动员——虽然他们周末才比赛。

她看到凯蒂因为被他吓了一跳,险些被一口南瓜汁呛死;安吉利娜在他开口前就说:“闭嘴,我都知道了,找别人去。”

赫敏今天还是没有坐在哈利和罗恩身边,黛拉本来以为他们已经和好了,在万圣节时。

可是一切还是跟以前一样。

罗恩说永远不会原谅赫敏,还有黛拉。黛拉不需要他的原谅,赫敏也决心不跟他再说一句话。

黛拉觉得,罗恩现在只是拉不下面子先和好。他事后也觉得自己当天早上对赫敏和克鲁克山的态度太坏了。

这是罗米达·万尼说的。不知真假。她在那天之后一直安慰罗恩。

赫敏说她不想再哄一个小姑娘。

而哈利,他很想让他的两个朋友重归于好。而他又不能抛弃现在的罗恩,失去斑斑真的让他很伤心。虽然斑斑只是一只老鼠,但罗恩只有他这一个宠物。哈利对赫敏说,罗恩真的哭了,在医疗翼哭得很伤心,不知是为了他的头发还是为了斑斑。不过他的头发后来长出来了,还长得太长,多亏了庞弗蕾夫人替他修剪,不然他会有一头像阿富汗犬一样的长发。

赫敏在吃过早餐后,无视罗恩冷淡的态度,去问哈利比赛准备得怎么样了。

哈利心不在焉的说:“伍德说我不能太早抓到金色飞贼,我们需要等分数拉大之后再一举夺得胜利……”

伍德像从地里钻出来一样跑过来:“哈利!你不能把我们的战术到处说!”

哈利回神:“对不起!我忘了!”

赫敏翻了个白眼,因为伍德正警惕的盯着她。

“要我发誓我不是拉文克劳的间谍吗?”她嘲讽的说。

伍德的脸红了红,“对不起,只是我们不能输,从第一场起!我们就必须赢!”

他开始对哈利说:“格兰芬多必须谨慎的对待每一个对手……”

哈利木然的跟着念:“我们必须每一次都以高分取胜……”

赫敏跟黛拉一起走了,她摇头说:“他们果然都疯了。”

黛拉在书包里摸来摸去,她找不到蒲绒绒了。

赫敏问:“你去看比赛吗?”黛拉还没回答,她就说:“哦,我不用问,你肯定去。”

黛拉没找到,觉得可能是忘在寝室里了,她问赫敏:“那你去吗?”

赫敏有点犹豫,她对魁地奇没有兴趣,但哈利、凯蒂、安吉利娜都是她的朋友,而且黛拉也去。她看了一眼阴沉沉的天空:“好吧,我去。只要它不下雨。”

天一直很阴沉,阴云密布。

教室里烧着壁炉,还算暖和。这堂课是黑魔法防御术,新教授是一个格兰芬多。

这门课很有意思,它每年都要换一个新教授。黛拉入学以来,只有这堂课每年都要换教材,而其他课的课本据说已经一百多年都没换过了。

新教授叫莱姆斯·卢平。可他看起来更像赫奇帕奇,他温和极了,学识丰富,在课堂上从不发火,也并不严肃。

唯一像格兰芬多的一点是他在课堂上非常擅长应付格兰芬多制造出来的小麻烦。

今天的课是红帽子,一种丑陋的小妖精,它们大概比土豆大不了多少,指甲尖利,看起来像人,却以人为食。

不过对巫师来说,它们也就比蟑螂麻烦点。

驱除红帽子的方法很简单:念圣经。

课堂上的学生都笑起来。

倚在讲桌前的莱姆斯·卢平教授站起来,走到大家面前,把玩着他的旧魔杖说:“这是麻瓜常用的办法,确实有效。不过对巫师来说,与其去背一段圣经,一个小咒语更有用,大家先不要举起魔杖,跟我一起念——”

咒语叫光明咒或强光咒,能够迅速放出一个巨大的强光球让这种栖息在林荫洼地的小妖精吃尽苦头,它们的眼睛为了能看清暗处的东西,都非常灵敏,陡然放出的强光会让它们的眼睛像瞎了一样痛苦。

在座的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男孩们都发出兴奋、快活的声音。

显然,他们对这个带着一点小残忍的咒语接受良好。

这一堂课他们就学了这一个咒语。

黛拉跟凯蒂说:“这个教授真不坏。”

他教的全是实用性极强的咒语,这是她入学以来第二次在黑魔法防御课上学到比想像的更多的东西。

上一个带给她惊喜的教授是奇洛教授。但在他突然去世之后,她才想起来他是个反派;在去年的洛哈特教授也在学期结束之后去圣芒戈度假以后她才想起来貌似有个说法:所有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都有问题。

所以今年她一直盯着这个看起来很平凡普通的格兰芬多教授。

至今没发现他有什么问题。

……她是不是该再去找找邓不利多校长呢?

下课后,卢平教授告诉大家参考书目,让大家回去阅读,并写一篇关于红帽子的栖息地和对付它的办法的论文。

他竖起两根手指:“在课堂上我讲了两种,你们要在读书时找到第三种并把它写进作业。”

学生们一轰而散。黛拉决定去找赫敏问一问这些书哪一本更值得读。凡是书的问题问她准错不了。

她来到餐厅,正在收拾书包,赫敏匆匆来了,把一本书拍在她面前:“给,你要的,我借来了,里面第七章和第十九章都是写红帽子的。”

黛拉如获至宝,一把将书捧在心口,“正是我需要的!”她突然觉得有点不对,看一看书,再看看赫敏:“……我好像还没有跟你说?”

奇怪,她还没有对她说,她怎么会就知道她想让她推荐书呢?

赫敏也愣了,一脸紧张,“哦,我忘了,不是你借的,是……是哈利!”说着她一把将书从黛拉怀里夺过来,“我忘了,是哈利要我帮他借的书。呵呵,呵呵。”

黛拉迅速抛开刚才的迷惑,再把书抢回来:“我也需要!我要写作业!哈利明天要比赛,肯定不会看的,先让我看,然后我再给他好了。”

赫敏松了口气,坐下来说:“你看完给我,我也要看。”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