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哥 (豆瓣)

大哥 (豆瓣)

互联网 2021-05-09 04:14:44

1. ”所以说,人不能过得太舒服,等你脑满肠肥、每天都吃饱混天黑的时候,就离嗝屁着凉不远啦……”

2018-03-31 23:23:45

2. 一旦人身处“痛苦的日子”中,反而对“痛苦”的感受不那么敏感了,他依然能找到一些乐子,并且津津乐道很久,一年过得很快。

2018-04-01 01:11:39

3. 魏谦看了几篇,忽然就觉得自己挺熊包的,故事里,人家要么是小小年纪为祖国抛头颅洒热血了,要么是身残志坚,克服万难依然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好像谁的困难都比他的大,可是人家照样能成为榜样。

2018-04-01 01:22:02

4. 魏之远皱皱眉,义正言辞地对她说:“你一边去,哪儿都有你。”

“你才给我一边去,”魏谦随手拿课外阅读材料在魏之远脑袋上打了一下,顺口溜出一句,“再说一句老子打断你的腿。”

这句话是有出处的,魏谦小时候,他们班有一个同学,因为调皮捣蛋被老师找了家长,同学他爸就是这么在那小子脑袋上打了一下,恶狠狠地说:“再逃学一次老子打断你的腿。”

幼小的魏谦一直觉得这种说法很有家长范儿,那时候他还年少无知,就把这句话写在了摘抄笔记上,结果让老师打了个大叉……

2018-04-01 01:24:25

5. 真他娘的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一点也不知道别人养着他的辛苦。

2018-04-01 01:25:48

6. 魏谦靠在门框上,茫然地想了片刻,低头看看自己被包得粽子一样的手,感受着里面透出来的丝丝的钻心的疼,低声说:“我什么也不会。”

2018-04-01 01:32:10

7. 魏谦有时候也会想,为什么别人再苦再难,都能走一条正路,只有他自己这么孬种呢?

是他愿意当一个流氓吗?

他虽然混,却也知道好歹,他在学校当了那么多年的好学生,可不是为了辍学当流氓的。

是为了钱吗?

是,魏谦承认,乐哥给他的钱多,可三胖说得对,他卖的是命,钱再多一倍也划不来。

那是怕吃苦吗?

大概也不是,是板砖手上磨出的大泡和晒爆的皮疼,还是被人一棒子活生生地砸断胳膊疼,这不好比。

那是为了什么呢?

魏谦无数次地这样问自己,后来他发现,大概还是他那一点要了命的自尊心在作祟。

2018-04-01 01:33:28

8. 暴力,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行为,在这种行为中,它能不断地自我奖励,自我加强,最后改变一个人的人格。

没有接触过的人,永远也不会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沉迷于暴力。它就像一剂毒品,能在一瞬间点燃身体里的肾上腺素,能用一种剑走偏锋的方式建立起扭曲的自尊和自信、安全感、归属感、乃至于在小兄弟们畏惧的目光下,魏谦能在其中找到某种程度上的自我“价值”。

它能带给人一种类似于“成功”的体验,而就如同“成功”会在潜移默化中把一个人变成“成功者”思维,“暴力”也会在潜移默化中把人变成“暴力者”思维。

沉迷于其中的人,会不由自主地开始自我膨胀,规避正常人对“后果”的顾虑,规避其他的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

畏惧与负罪感会在自我否认的情况下率先瓦解,而后自我控制力开始崩塌,直到最后,这个人所有的良心、道德感与温情,都会一同在内心泯灭,终于落到一个“不可救药”的地步。

2018-04-01 02:13:11

9. 可如雨中孤身穿行,凄风苦雨,满身泥泞,别人愿意拿手心捂他一下,他只觉熨帖,并不反感。

2018-04-01 02:18:23

10. 他走着自己选的路,生死不论,无怨无悔。

可如雨中孤身穿行,凄风苦雨,满身泥泞,别人愿意拿手心捂他一下,他只觉熨帖,并不反感。

2018-04-01 02:18:30

11. 是啊,钱有什么了不起的?可他们就是没钱啊!

2018-04-01 02:23:34

12. 只有蜜罐里泡大的孩子才不想长大,魏之远不是,那一刻,他歇斯底里地想要变得强壮,歇斯底里地想要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

2018-04-01 02:26:36

13. 以前他们都是在宋小宝的小屋里一起做功课的,那里有书桌和简易的小书架,可是自从那天以后,魏之远再也没进过小屋。

2018-04-01 23:57:35

14. “麻子那小子,属土拨鼠的,什么都往地底下埋,肯定留了东西——哎,谦爷,您能别在一边扎着手看着吗?能移驾过来,动动您尊贵的爪子帮帮俺老猪吗?”

魏谦把鞋上蹭得泥磕掉,头也不抬地说:“二师弟,师父给你机会让你减肥,你就别他娘的废话了,甩开肥膘挖吧。”

2018-04-02 00:17:02

15. 两家各自上着门上的锁链,留出一个门缝以供声音畅通无阻,开战。

这两个老货掐出了风格掐出了水平,嘴里蹦出来的脏话让魏谦这个职业流氓都听不下去。三胖不出门进货的时候,就坐在楼道里,抓一把瓜子,一边嗑,一边津津有味地听一段,等战斗结束,他拍拍瓜子皮,扯着嗓子鼓掌叫好,他声音洪亮,一个人能打造出“满堂彩”的效果。

这时宋老太和恶老太就会一致对外。

宋老太骂:“小逼孩子!”

恶老太骂:“大逼胖子!”

三胖凑齐了一个“二逼”,心满意足地扭着走了。

2018-04-02 00:22:24

16. 魏谦把烟戒了,抽烟太贵。

2018-04-02 00:24:05

17. 大好年纪的少年,灼灼如火般的韶华。

2018-04-02 00:30:24

18. 魏谦终于缓缓地把那口吸进去的气吐出来,连带着牵连着五脏六腑的凶戾一起,听起来就好像一声叹息一样。

2018-04-02 00:38:29

19. 满地荆棘,而希望就像一匹踏燕的马,只有尾巴堪堪勾住了他的指尖。

2018-04-02 00:43:52

20. 宋老太不用变,本身就是个车轱辘话的碎嘴子,一个人能顶五百只鸭子,魏之远那点啰嗦和她比起来就弱成了渣。魏谦简直怕了她,有一天他回家一推门,宋老太正好从厨房里走出来,见了他,脚步一顿,张开了嘴,魏谦就好像看到了一张可怕的血盆大口,二话不说转身往门外走……

当然,结果其实人家老太太只是想打个喷嚏。

2018-04-02 00:45:11

21.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千里迢迢地跑到这里来打/黑拳,归根到底,不是为了别人,总是为了自己多一些,他想有个前程,就得搏一把,没什么好说的,也没什么好怨的,公平得很。

2018-04-02 01:23:14

22. “等我长大了,我照顾你,我去赚钱,我养你好不好。”

2018-04-02 01:34:55

23. 魏谦换了一身干干净净的白T恤,头发理得很整齐,心无旁骛的时候,眉宇间的阴郁会消散干净,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中学生。

2018-04-02 02:39:51

24. 他读书就像给乐哥看场子当打手的时候一样一心一意,并且成就显著——所谓“刻苦”,不也就是起五更爬半夜,多比别人看会书、多比别人做几本题的事吗?

2018-04-02 02:40:58

25. 所有的苦难与背负尽头,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

2018-04-02 02:43:50

26. 你可以一无所有,只要你的精神还在。——2013年上海交通大学校长毕业演讲。

2018-04-02 02:44:00

27. 全家人都用正常的饭碗,只给魏之远换了海碗。

大海碗比脸还大,三胖有一次来他家吃饭的时候,着实长了一番见识——他亲眼目睹了魏之远用那脸大的碗吃了满满冒尖的两大碗饭,末了没菜了,魏之远就用热水沏了一碗菜汤,两口喝下去,算是给胃里灌了缝。

三胖战战兢兢地问:“弟弟,饱了吗?”

魏之远喝完菜汤一抹嘴,矜持地回答:“差不多,七八成,晚上我要出去跑步,今天就先吃到这吧。”

2018-04-02 02:48:29

28. 魏谦沉默良久,他胸中千言万语,全都一窝蜂地堵在了嗓子里,他在比他矮了整整一头的班主任面前低下了头,双手捏紧了,好半晌,才咬了咬牙,压抑地哑声说:“谢谢老师。”

2018-04-02 02:55:04

29. 因为走正路比走邪路难,所以走正路的人比走邪路的人强。

这是每一个在两条路的夹缝里求生过的人都有的切身体会。

而人不就是要一直追求一个更强大的自我吗?

2018-04-02 02:55:37

30. 流逝的时光并非毫无痕迹,它开始让他意识到,当年是麻子和三哥一直惯着他、迁就他,现在是宋老太容忍他、照顾他。他也开始承认,自己满心的苦大仇深,实际却一直在任性妄为。

2018-04-02 03:03:42

31. 魏谦对锲而不舍地往他的话里插刀的老货无话可说,他算是看透了,让她扩散小道消息,她保证能对得起组织,让她保守秘密,那是自作孽不可活。

2018-04-02 03:06:03

32. 宋老太被魏谦嘱咐过,甭告诉那两个小的,怕他们心浮,尤其怕魏之远不好好上学,她从厨房端饭出来,瞥见此情此景,连忙欲盖弥彰地说:“那是我让你哥买的,他没要往哪去,这孩子,真能瞎想。快拿筷子去,咱们要吃饭了。”

她这瞎话说得,口气一唱三叹,几乎要凑成一出沙家浜。魏之远哪会听不出来?

他再回头一看,只见饭桌上是几盘饺子——得,滚蛋的饺子接风的面,她还挺尊重传统。

魏谦对锲而不舍地往他的话里插刀的老货无话可说,他算是看透了,让她扩散小道消息,她保证能对得起组织,让她保守秘密,那是自作孽不可活。

2018-04-02 03:06:07

33. 有那么一瞬间,魏之远看着她的表情显得茫然而不知所措,好像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蒙了,然而只是一小会,他就克制住了,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2018-04-02 03:26:05

34. 他年幼的时候经常常口出狂言,动辄放出“养家糊口”的厥词来,而今他终于远近无依,一股来自内心深处的惶恐却几乎要把他压垮。

2018-04-02 03:29:12

35. 魏之远陷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魏谦回来让他紧如琴弦的精神一松,本能地涌上一股愉悦的疲惫感,本应该沾枕头就睡着,可偏偏他又被某种说不出的亢奋左右着,每一根血脉里都是加速着奔腾流过的血流,静静地透过血管将那股动态的温热传达到了他的皮肤上。

2018-04-02 03:59:27

36. 他发现,他哥也不过是肉体凡胎的一个人。

2018-04-02 03:59:39

37. 魏之远清晰地知道自己正在滑向一个深渊,然而他不知该怎么阻止。

2018-04-02 04:00:58

38. “伤害人的不是贫穷和物质上的匮乏,是对比,对比懂吗?你是总看着别人,心里焦虑,没底气。”

2018-04-02 04:25:38

39. 随着魏之远一点一点长大,身高赶上甚至隐隐超过大哥,某种说不出的躁动越加难以忽视。

那一小片少年时候被他锁在心里最深处的阴影愈加浓重、愈加弥漫。

魏之远本能地抗拒,却日渐抵挡不住那种说不出的干渴和焦躁。

2018-04-02 11:03:59

40. 接二连三的眼泪纷纷地落在魏谦的脖子上、脸上,他背后传来压抑嘶哑的呜咽声。

2018-04-02 11:17:32

41. 魏之远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张侧脸,心口的热血好像突然逆流了,温温热热地流转过他的整个胸口,把他的心泡得几乎是酥软的。

2018-04-02 11:19:17

42. 魏谦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叼住苹果腾出手,拎过一个包,对魏之远招招手:“来。”

说完,他又往小屋张望了一眼:“小宝不在家吧?”

2018-04-02 11:24:07

43. 如果不是来得莫名其妙,怎么能算是怦然心动?

2018-04-02 11:25:36

44. 熊嫂子慧眼如炬,眼光一瞥就发现了,偷偷用胳膊肘顶了老熊一下:“哎,你看。”

老熊以为组织的考验来了,连忙诚惶诚恐地表明立场:“我不看。”

2018-04-02 11:29:14

45. 华韵内敛,流光暗藏。

2018-04-02 11:34:48

46. 魏谦哑声说:“我有点难受。”

这话说完,他就后悔了,魏谦感觉到自己心里的闸门被他一时失手,居然开了一条小缝,他连忙费力地堵了回去,唯恐再露出一丝一缕来。

他闭了嘴,也闭了眼,不再言语,装作只是头晕酒醉,想睡一觉的样子。

2018-04-02 11:47:17

47. 三胖没再接话,手里拎着三斤雪花牛肉的快乐突然被稀释了,他心里无事生非地涌起一股失望的暗流。

2018-04-02 12:14:01

48. 有那么一小会,老熊几乎被魏谦身上那种孤注一掷感染,大概一往无前的、坚定的人是能连着别人的血也一起点燃的。

2018-04-02 13:16:01

49. 对哭泣的陌生人表达安慰。

魏之远发现自己很难同感到别人的情绪,更加难以和人建立感情联系,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为了融入环境而采用某种程度上合群的伪装。

2018-04-02 14:02:23

50. 魏之远发现自己很难同感到别人的情绪,更加难以和人建立感情联系,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为了融入环境而采用某种程度上合群的伪装。

2018-04-02 14:02:27

51. 在至亲面前,原则、底线的条条框框都是纸糊的,风一吹就烂成了渣,末了算来,好像也只剩下稀里糊涂与得过且过。

2018-04-02 14:04:08

52. 虽说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可世上就是有那么一种人,即使身披金缕玉衣,别人也只会以为他把家里竹片子凉席抱出来捆身上了。

魏谦已经见过一面,因此见怪不怪,三胖却没见过这么富贵的穷酸,大吃一惊,偷偷跟魏谦咬耳朵:“哟,这位大兄弟是从哪个煤窑里爬出来的?”

2018-04-02 14:40:51

53. “见了棺材我也不落泪,落泪有什么用?没事,我有第二计划。”

2018-04-02 14:45:58

54. 三胖沉默地打量了他一会:“谦儿,我怎么就弄不明白了——上火车前你是这样,火车上你是这样,到了地方了解了情况你还是这样——你那底气都是从哪来的?你凭什么就认为你肯定能拿下来呢?”

魏谦抬起头,因为病和休息不好,他的眼睛里略有血丝,而眼神是沉的,尽管经年日久地沾着一点含而不露的阴郁,核心却又是坚定而心无旁骛的。

“攘外必先安内。”魏谦说,“我精力有限,决定了做的事,如果再反复怀疑反复犹疑,那我一天到晚真是什么都不用干了。我也不知道我凭什么,但我已经决定做了,在这个前提下,我就不想别的。”

三胖随之严肃下来,问他:“那如果你失败呢?”

魏谦平静地摇摇头:“我不考虑这个。”

三胖急了:“你怎么能不考虑这个呢?你这不是瞎搞吗?来之前你考虑过这个张总吗?总有你想不到的事,你什么都不想,不觉得自己太轻率了吗?”

魏谦冲他笑了一下:“暂时的失败不是失败,只是意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算有意外,我需要考虑的也是怎么弥补损失和利用意外带来的机会,没别的。”

2018-04-02 14:47:43

55. 魏之远知道,他的感情太惊世骇俗,没有人能乍一听说就坦然接受的……何况还是大哥那样的人。

魏之远其实考虑过,如果他透出一点倾向来,大哥会不会碍着他的感受,多少捏着鼻子了解一些,容忍一些呢,继而慢慢习惯呢?

那将是一个漫长的拉锯过程,而且魏之远没有自己会成功的信心。

2018-04-02 14:49:46

56. 如果他能平静下来,如果他能不再让这件事那么如鲠在喉地折磨他,恐怕那也不是什么割舍不了的感情了。

但凡他还有一丝理智,他也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地去扑这把火。

2018-04-02 15:06:23

57. 魏谦随手翻了两页,当那高清铜版纸图片,以连个马赛克都懒得打的坦诚,极具冲击力地撞到魏谦眼睛里的时候,他脸上的尴尬冻结了。

魏谦先是震惊,很快震惊转为了迷茫和难以置信,到最后,他的表情简直是空白的。

一分钟之后,魏谦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不只是气的还是怎么的,原本有点缺少血色的脸一直涨红到了耳根。

2018-04-02 15:14:31

58. 他并没有接触过现实的同性恋,也不了解。对那些人应该是什么样的毫无概念,只好依照主流的想象来妄加揣度,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些喜欢男人的男人,大多是让人看了就别扭的娘娘腔。

魏谦往后一仰,靠在椅子上,脖子软哒哒地往后垂着。

“我们家小远,”他茫然地想,“打架稳准狠,从不捏兰花指,从不扭着屁股走路,也从没有见过他对女孩子的玩的东西起过任何不正常的兴趣……他怎么会是那种人呢?不可能的。”

2018-04-02 15:21:21

59. 宋老太咋咋呼呼地说:“竞赛得了好几个奖呢!哎呀什么奖我也不懂,反正是肯定是第一,对吧小远?他跟你一样,不用参加高考,唉,这坟头上的青烟得冒出三十里地去啊!”

2018-04-02 15:49:44

60. “可一个人始终是由过去堆积起来的,你让谁独一无二地住进你心里过吗?你试试就知道,心里装着他一个月,那一个月就是他的,装他一年,那一整年就是他的,后来就算真的时过境迁了,又怎么样呢?他都已经成为我的一部分了。”

2018-04-02 16:24:29

61. “那我说说我是怎么想的吧,我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你就算是说出花来,我也是这个态度。魏之远同学我建议你出门打听打听,十个家长九个不会接受,剩下一个多半不是亲生的……”

2018-04-02 16:26:18

62. 魏谦:“算我求求你了好不好?小远,一辈子眨眼就过去了,好好活着尚且困难那么多,你干嘛要特立独行地给自己找不自在?”

2018-04-02 16:27:27

63. 那一刻,魏之远几乎想要不顾一切地扑上去抱住他,想把心里积压的渴望一股脑地都倒出来。

然而话到了嘴边,他又堪堪地忍住了,那千钧重负的心意被发丝一般细碎的理智险而又险地拉了回去,最终,分毫未露。

2018-04-02 16:28:39

64. 一股没来源的怨气突然撞了他一下,魏谦想,那个人呢有那么好吗?值当你在我面前也这样百般推脱维护?

2018-04-02 16:30:17

65. 小时候,他想,不能没有父母,如果连这一点感情寄托都没有了,那还不如死了。

过了几年,他想,不能没有钱,如果连起码的生活保障都没了,那还不如死了。

后来,他想,不能没有尊严,如果人人都看不起他,那还不如死了。

然而他一件一件地失去过它们,有些后来又得到了,有些再也找不回来了,他却依然活着。

2018-04-02 16:59:10

66. “我要是也有那么一天,就去一个谁也找不着的地方自己等着死,不治。”

2018-04-02 17:00:02

67. 当全部的负面感情全都被激发起来,一起沉甸甸地积压在他心里时,魏之远曾经几次想要放弃,他第一次发现,承受这种看似懦弱的姿态,不比任何事简单。

2018-04-02 17:31:03

68. “有的孩子天生就爱美,有的孩子天生就不在乎,这都是天性,像猫吃鱼狗吃肉,你仅凭着自己的喜好,强按着爱美的孩子让她去剪头发,跟逼着不爱美的每天早起一个小时化妆都是一个道理——扼杀别人的天性,你觉得你对,可你知道自己有多残忍吗?”

2018-04-02 17:34:21

69. 魏谦不知道,然而他心绪几次起伏,终于在自己的底线之上,又丧权辱国地给魏之远退了一格。 他悲哀地发现,自己的底线就像是裤子,总有一天会给这些小崽子扒得裤头都不剩。

2018-04-02 17:34:55

70. 魏谦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对无辜中枪的魏之远说:“明天我就请个钟点工去,我看咱们楼下那俱乐部里不是有个业余散打队吗?你有空多锻炼锻炼身体,或者出去多打几场球也行,别老围着锅台转。”

魏之远把他的话当圣旨,二话不说点头答应,而后抬起头来,笑眯眯地问他:“哥,原来你喜欢练散打、身体好的男人啊?”

三胖不知想起了什么猥琐的事,捂着脸开始笑。

也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故意的,反正魏谦怎么听这句话怎么觉得不对劲,感觉就跟被调戏了似的:“我喜欢……喜欢你大爷!小兔崽子怎么说话呢?”

2018-04-02 17:40:32

71. 一直以来,大哥没有找伴的意思,可他年轻英俊,甚至是成功而且前途无量的,哪怕乍看不大好接触,也依然会有前仆后继的女人甚至男人喜欢他,魏之远心里一直有这样的隐忧,他的大哥就像一块被岁月和生活打磨得光芒璀璨的宝石,不单他一个人长了眼睛。

2018-04-02 19:23:42

72. 魏之远默不作声地站直,他已经觉得自己方才失言了。 一直以来,大哥没有找伴的意思,可他年轻英俊,甚至是成功而且前途无量的,哪怕乍看不大好接触,也依然会有前仆后继的女人甚至男人喜欢他,魏之远心里一直有这样的隐忧,他的大哥就像一块被岁月和生活打磨得光芒璀璨的宝石,不单他一个人长了眼睛。

2018-04-02 19:23:47

73. 不会说自己查字典好好学学去!” 字典正好砸中了魏之远的胸口,魏谦下手没轻没重,

2018-04-02 19:28:42

74. 他心里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烧成了一片火海,绵亘十万里扭曲的烈焰融入了他每一根血脉。

2018-04-02 19:32:15

75. 关于他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事,魏之远没听他透露过只言片语,他当然是关心的,但是克制住了自己,在这个时间和场合里只字未提、分毫不问——因为魏谦的焦虑并不会因为倾诉而减少一分。

2018-04-02 19:59:35

76. 爱之深,就恨不能食其骨、啖其肉、饮其血。

2018-04-02 20:40:23

77. 我好歹认识两个字,写了遗书,还留了一封信呢。”路上,麻子妈和宋老太这样说。

宋老太问:“信上写的什么哪?”

“写的是‘我不是死了,只是走了’。”

2018-04-02 21:00:59

78. 魏谦对弟弟妹妹的疼宠都在日复一日的不动声色中,变得几乎如背景色一样不易察觉的东西,而今,反而在这样抗拒的态度里被凸显出来。

2018-04-02 21:08:01

79. “我就不一样了,我的十丈软红尘已经化成彩霞飘走了。”

2018-04-02 22:49:05

80. 有些事,想清楚了你就无坚不摧,想不清楚你就困在里头了。

2018-04-02 22:51:39

81. 千人百态,其实也不过是各自选择放大和压抑的念头不同,放下可笑的自尊和傲慢,扒开皮肉,把藏污纳垢的自己研究透了,就有了一把能洞穿世界的剑。

2018-04-02 23:11:14

82. “凡人爱憎贪嗔痴,都不过是一念的事。”

2018-04-02 23:11:26

83. 他在魏谦面前总是忍不住有一点受虐倾向,因为知道魏谦这样恶劣的态度从来都是内外分明的,连损再挖苦,几乎成了某种他所特有的、表达亲近的方式。

2018-04-02 23:34:03

84. 魏之远脸上的神色一瞬间变得有点复杂,他的眼睛忽然亮了,表情变了几次,最后落在了一个有点落寞,又有些说不出的心疼上。

2018-04-02 23:40:33

85. 真正的交流和对话与敷衍或者礼貌性的闲聊是不一样的,哪怕再自我、再孤僻的人,也难以抵抗前者让人愉悦的魅力。

2018-04-03 00:01:55

86. 魏谦轻声问:“修什么?”

魏之远转过头来,在微风中静静地看着他,并没有回答,然而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当然是修你一世喜乐安稳。

2018-04-03 00:11:19

87. 我希望突然来一场大地震,砖土框架都倒了,把整个城市都埋了,我就可以用一身的骨肉给你撑开一个缝隙,让你看着我粉身碎骨在你怀里。

2018-04-03 00:43:25

88. 过河?就过去了,怎样?

父母都不是人又怎样?

同性恋算什么?乱伦又算什么?

“想拿这种不痛不痒的东西威胁我?”魏谦心想,“风刀霜剑言如雪?有本事埋了老子,老子怕过谁?去他妈的。”

“你跟我过来。”魏谦不轻不重地说,就像打算和魏之远聊聊投资款该怎么走手续的事。

然而他带上门之后,却猛地把魏之远按在了门上,在魏之远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没轻没重地凑上去,啃上了魏之远的嘴唇。

魏之远当场就觉得自己平稳的心跳“嘎”一下,忘了蹦字了。

2018-04-03 01:08:02

89. 他能做的,只是泄愤一样地蹂躏了一下魏之远的嘴唇。

秋天北方气候干燥,人的嘴唇容易起皮,魏之远疏于保养,所以轻轻一拉扯就破了,魏谦很快就敏锐地尝到了一点血腥味,他这才微微地从起伏的心绪中回过神来,尴尬地发现,自己这样简直就像个色狼,实在太斯文扫地了。

他才想要往后撤一点,却突然被魏之远狠狠地扣住后脑,贪婪地反击了回去。

不同于第一次——那回年会后,他本能地动手揍了魏之远一拳,之后只记得自己又惊又怒了,没什么其他的印象。

这次,魏谦迟疑了一下,魏之远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探进了他嘴里,扫过了他所能触碰到的每一个角落。

被刺激得有些发麻,魏谦一时忘了呼吸。

魏之远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揽在了魏谦腰间,魏谦被他拉扯得腰部情不自禁地往后微弯下去,成年人的腰多半没有那么软,时间稍长就会觉得很吃力,魏谦觉得自己简直就像一把被魏之远压弯的弓。

2018-04-03 01:12:00

90. 他连人生中最理所当然、最没有理由的父母之爱都没有得到过,从未建立起对世界起码的信任,遑论是虚无缥缈的……

爱情。

然而他在魏之远熠熠生辉般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第一次感觉到了那种极端亲密的联系,好像在他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人偷偷摸摸地安在了心里。

魏谦的心忽然就软了下来,像是有人用羽毛轻轻地搔过,连同他的动作也不由得放得更轻柔……尽管轻柔得依然很不得要领。

2018-04-03 01:25:55

91. 人心隔肚皮,可是何必对自己也隔肚皮呢?好多事只是自欺欺人而已,藏起来对自己没什么好处,藏得多了,人就容易软弱,对自己越是坦诚,就越是能得到无坚不摧的力量。

2018-04-03 01:33:02

92. 他的十丈软红尘就在掌中,而一切空灵或澄净的禅定都灰飞烟灭,他只想要把自己溺死在里头。

2018-04-03 02:14:42

93. “你要什么样的奖励?穿着衣服的奖励还是脱了衣服的奖励?”

2018-04-03 11:54:11

94. “你别拿领带绑我手,这他妈破布条可贵了,都让你给我搓成咸菜干了。”

2018-04-03 11:57:44

95. 生者与死者,总会殊途同归。

能求仁得仁,是大幸。

2018-04-03 12:05:41

96. 有时候找错了人也不要紧,只要你自己足够好,保持住了,总会有更好的人来找上门来喜欢你。

2018-04-03 12:28:46

推荐回应  2018-04-07 22:03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