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陆夏一直甜】锦衣之下续写番外特别篇:化险为夷【w博两千粉丝福利】在线阅读

【陆夏一直甜】锦衣之下续写番外特别篇:化险为夷【w博两千粉丝福利】在线阅读

互联网 2021-05-08 22:16:28

【陆夏一直甜】小甜饼合集之

化险为夷

『纪念 微博两千粉』

自婚后以来,陆绎便从不让今夏接手危险的案子,更别论出京城办案了。今夏闷得发慌,向他抗议却不成,虽觉得委屈,心中也明白他的用意,只好在小案子上过把瘾了。

这日,今夏得了一起纵火案的线索,追踪到城外一处不起眼的房屋。她在外面候了一会儿,见无人出入,又没什么声音,便悄悄溜了过去。(lofter:觅微)

房屋门口十分干净,屋内没有人声,约莫是出去了。今夏绕到窗边,透过缝子往里面打量,没有见到人影,却看到了和纵火现场一样的物品。果然是这里!她左右看了看,此时四下无人,便翻窗进入,将那物证取了,放入怀里。

今夏转过身,正想离开,突然一声微响,有什么东西正往自己飞来!她听声辨位,闪身避过暗器,同时右手握住刀柄,警惕地看向暗器所发的源头。今日,她偏偏忘了带上手铳,只能用刀迎战了。(lofter:觅微)

对方仍躲在暗处。

今夏弓着背,一点一点地向门口后退,双眼观察四处,提起十二分精神,全神贯注地留意着周围的一切动静。(lofter:觅微)

忽然,刀风从身后袭来,今夏立刻察觉,拔刀格挡。当!兵刃相接,一攻一守,双方都使尽浑身解数,正酣战中,又听见有脚步声渐渐靠近,还不止一人。今夏心里一惊,糟了,她今日,怕不是闯了贼窝?随后,她看到的场景证实了她的猜测——来人都是穿戴相似的彪悍猛汉,个个恶狠狠地看着她,不怀好意。(lofter:觅微)

这一慌,手上动作便有了破绽。对方抓住机会,又是狠狠一刀劈来——

今夏开始躲避时,已经迟了,她一边躲避一边假装看向那人后方喊道,“你来了!”惹得那人一下错愕,那一刀力度顿减,却还是擦到了今夏左肩。“呲啦——”刀锋过处,衣袖被划开,露出浅浅的一道口子,隐约有鲜血涌出。

趁那人回头看的空当,今夏立马转身,往另一个方向奔去。那人见身后无人,知道上当了,回过头来盯着她,狠声道,“追!”

那群人听了命令,如饿狼般扑往今夏。今夏冲出屋子,急速狂奔,怎奈体力不如身后那群人,距离竟是越来越近!(lofter:觅微)

情急之间,今夏四处张望,发现了不远处的缓坡,坡下树林茂密,层层叠叠,倒是极好的藏身之处。她朝那条小路飞奔而去,拐过一弯后,纵身一跃,直接滚落下坡,没入树丛中去了。她的身子在铺满树叶与碎石的坡地上快速翻滚,左肩伤口不断被摩擦,血越流越多,痛入心扉,可也只能咬牙忍着,一声不吭。(lofter:觅微)

贼人追到此处,不见人影,不由得暂时停住。为首者赶上前来,往四周一看,下令道,“她刚才拿了我的东西,不能放过她。你们,给我搜!”

“是!”众贼人听命,四散开去,开始搜寻。

此时已是日上中天,大杨他们估计开始也吃饭了。今夏边忍着疼痛,边摸着自己的肚子。此时它恰好“咕”了一声,惹得她心里惊了一惊,往周围看了看,见没有引人注意,才暂时放下心来。(lofter:觅微)

这么拖下去不是办法,再加上左肩上的伤,如果不快点逃出去,恐怕今天小命都要丢在这了。可是这么多人,她要怎么逃?今夏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心里挣扎着。她想起她的夫君,陆绎,现下他在哪里,又在做什么呢?

她忽然希望,他下一刻会出现在眼前。虽然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只能靠自己了。(lofter:觅微)

今夏皱起眉,细细思索着逃出去的办法。

“大人,门外有一个姓杨的捕快求见。”

恰逢陆绎有事要外出去办,便应了下来,让他再等等。不久,传话的人又来了一遍,说杨岳杨捕快有急事相求,请大人尽快出来一见。陆绎隐隐感到不安,便加快了速度,很快从北镇抚司走了出来。

“陆大人,今夏不见了。”陆绎闻言一惊,一双眼紧紧盯着杨岳。

“她去哪儿了?什么时候不见的?”(lofter:觅微)

“一个时辰前,她说要去城外某处探查,结果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杨岳说着,递上有关的线索地址。陆绎一把接过,飞快往纸上一掠,双眉深锁。他向杨岳快速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又立刻转身对岑福吩咐,“你带几个人,随我一起去。”

“是,大人。”(lofter:觅微)

陆绎急急赶路,快步如飞,恨不得马上飞到那个地点。岑福带着一小队人,在他后面快步跟着,动作迅速而整齐。

今夏,等我。

此时的今夏,正一动不动地猫在树丛里,看着树丛外的一切。贼人已将大半个山坡的路都搜遍了,还是没有看见人影,为首者下令,所有人分头到树林里搜,必须将人搜出来。今夏心知不能再躲在此处,趁现在他们还没接近,便开始小心翼翼地往方才的小路出口挪去。她动作尽可能放轻,但也不敢怠慢,用她所能达到的最快的速度移动着,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在额头滴落,无声地落入泥土中。

终于,她一点点来到了路口处。今夏屏息观察了一会儿,见左右无人,便从树丛中走了出来。正准备逃走,忽然听到有人喊,“她在这边!”(lofter:觅微)

糟了,原来这里有人在暗处盯梢!

今夏自知失算,却依然拼了命地飞跑起来,能拖得一时是一时。

此时陆绎已赶到今夏刚去过的房屋。岑福正准备撞门而入,被陆绎用手势制止了,只听见他道,“此处派两人查视,若无情况,再跟上我。其余人跟我来!”原来,他看到房屋外凌乱的足迹,判断今夏应该不在屋内了。陆绎带着手下,匆匆忙忙地赶往山坡的方向。

“锵!锵!”今夏举起刀,竭尽全力招架着。对面的人越来越多,将她团团围住。几个回合下来,今夏越发吃力,终是被打飞了手中的刀,又挨了一脚,疼得她登时跪在地上。两个汉子将她的手往身后一反,将她制住。(lofter:觅微)

“哼。就凭你?快把我的东西拿出来!否则,你就等死吧!”

“呵。”今夏冷笑一声,怕是交出来了也是一个死字,“你的什么东西?我不知道。”

“不知道?我呸!”为首者拔出刀,架在她脖子上,“你当我是傻子呢?快点交出来!”(lofter:觅微)

“刚才我已经把东西藏好了,你要是想拿回来,就放了我,不然你们谁也拿不到。”

“还想骗我啊?你这个该死的娘们,看来不见点血是不肯乖乖听话了吧。”那人举起刀,眼看着就要向她右臂砍去。今夏奋力挣扎,却丝毫动弹不得,只好闭上眼准备挨这一刀……(lofter:觅微)

“当!”一把利剑后发先至,飞袭向那人的手腕,根本不给那人反应的时间,便将其手中的刀一下打飞!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到来,今夏睁开眼,看见的是绛红色的飞鱼服。

那颗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望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一瞬间觉得无比心安。

他来了。                (lofter:觅微)

紧接着,执刀者被人狠狠地打了几下,他连对方怎么出手的都没看清,每一掌都极其狠辣,迅猛无比,没有任何花招,任何修饰,便是极快,极准,极狠,掌掌击中要害,最后被猛地一踢,他便重重倒在地上,顺带呕出一口鲜血。

押着今夏的那两人吓得松了手,还没来得及逃跑,被人重重几掌,直接往地上猛扇,发出连连嚎叫。刚落到地上,两只手又被人猛地一踩,一拧,咔嚓几下,骨头断裂,哀嚎声更是不绝于耳。(lofter:觅微)

四周的贼人见势不妙,拔腿就要逃散。陆绎神色凶狠,厉声道,“全部拿下!一个都不能放走!”

“是!”

为首者在地上蜷缩着,看傻了眼。他做梦都没想到,他得罪的,竟是这样一号人物。

陆绎一刀插在他的手臂上,顿时血流如注,痛得他魂都要飞走了,偏偏不能晕过去,只能生生受着疼痛,生不如死。“竟敢伤害我的人,是不想活了?!她受到的伤害,我要你十倍奉还!”(lofter:觅微)

那人疼得话都说不出来,只得死死咬着牙,身子在地面一阵阵地痉挛。

陆绎将刀一拔,收回鞘中。

今夏挣扎着站起身来,泪眼涟涟地望着他。他转过来,狠厉的神情一下子变成了温柔和心疼。他大步走来,扶着她受伤欲坠的身体,双眉深深地皱着,仿佛疼的人是他自己一般。(lofter:觅微)

“今夏……”

今夏哽咽着,想叫他,却没有叫成。

“对不起,是我来晚了。”

今夏却笑了,望着他,目光灼灼,再也不肯把视线移开。

“还好,终于把你等来了。”(lofter:觅微)

还好,都不是致命伤。陆绎安下心来,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起,往城中稳步走去。走了没多远,今夏忽然在他怀里挣扎着想要下来。

“怎么了?”

“我的物证!我的物证还在树林里呢。”

“你现在不许动,待会再说。”

“不,很快的,我去拿了就回来。”

“你这一身都是伤,还去拿什么物证?不准。”                               (lofter:觅微)

“夫君!那可是银……”那“子”字还未说出口,就被陆绎打断。

“打住,我派人去拿,行了吧?”

“那物证在……处,挖了我一尺深呢,你们挖的时候可要小心……”有条有理。滔滔不绝。

“知道了。”很无奈。但还是要宠着。

“那物证要是挖破了,我的银子就没有了……”

“知道了。别乱动,省着点力气。”(lofter:觅微)

“哦。”

……

——化险为夷——

谢谢你们来看我的文吖 (。・ω・。)ノ♡

By 觅微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