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走货拉拉遇害女生搬家路线……疑点重重

重走货拉拉遇害女生搬家路线……疑点重重

互联网 2021-04-19 07:56:30

2021年2月6日晚9点过,湖南长沙年仅23岁的车莎莎从货拉拉副驾驶跳窗,后经抢救无效不幸离世。

2月22日晚间,家属和记者一起重走货拉拉偏航路线,发现偏航路线用时多,切换路线多。到达出事地点时,还遇到警方用货拉拉货车连夜勘查。

此外,家属还透露,警方告知现场没有明显紧急刹车痕迹,这成为一个新的疑点。

重回事故现场: 无紧急刹车痕迹 道路位于工业区

22日晚,记者到达车莎莎出事的曲苑路时,发现现场警方正用一辆货拉拉货车进行实地勘查。

家属透露,他们从警方处了解到,现场没有明显刹车痕迹,车莎莎的叔叔认为,这指向了另一个疑点,车莎莎跳窗时司机为何没做紧急刹车处置?

根据记者观察,事故发生地点曲苑路位于一片工业区,为双向两车道,有路灯,两侧种着树还有人行道。路两旁分别是威胜科技园、德邦现代医药物流园、国家金属采矿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产业基地。

重走偏航道路: 比正常路线慢至少6分钟

22日晚,车莎莎的叔叔出现在货拉拉起始地点时,一脸疲惫,这条线路他已经走了4次,如今面对网友对路况的质疑,他想带着媒体走第5次。

“前几次都是用手机拍摄的,画面很亮,这次我想你们用专业设备记录实际情况。”车莎莎的叔叔说。

据记者估算,正常行车路线下3种方案均只需要17分钟,而偏航情况则需要23到25分钟。

晚上9点17分,车莎莎的叔叔再次从搬家地点天一美庭出发,从辅路进岳麓大道,晚9点23分,车辆到达第一次偏航的地点。按照导航,应该拐弯上高架,但货拉拉司机当时选择直走,此时导航提示,“您已切换路线,慢一分钟”。

晚9点27分,车辆到达第二次偏航地点,按导航该沿岳麓大道继续直行,但货拉拉司机左转进入旺龙路,车辆进入后,发现光线变暗,几乎没有路灯,导航再一次提示“慢一分钟”。

晚9点28分,发生第三次偏航,导航显示应该直走,当时司机的路线是进行掉头,掉头后又进入光线较为昏暗的路段,导航提示“您已偏航”,晚9点29分,车辆右转进入佳园路,该路没有路灯,道路一片漆黑。

晚9点30分,出现第四次偏航,导航显示直走,货拉拉司机选择左转进入曲苑路,左转大概半分钟后,到达事发跳车地点。

记者注意到,正常路线下只需要切换3到4条道路即可到达终点,偏航路线下需要切换5条以上道路才能到达终点。

“老司机”发文: 偏航路线红绿灯少不堵车 但晚上人少路黑

知乎网友“杨子虚”称每天上下班都要走这条路线,还在这一片开过滴滴,并在回答中分析,司机是为了不堵车和绕过红绿灯才绕路。

“杨子虚”称,原定路线确实是看起来是最短的路线(走西二环南下,走枫林路向西),但实际上当真正开车的时候就会发现,西二环位置是不能直接掉头的,掉头大概就需要多开1公里,而且枫林路一段红绿灯非常多,如果是白天确实是非常堵。尤其是路过西站那里更是堵。

对偏航路线,“杨子虚”分析,岳麓大道是一条限速70的封闭路线,但整个红线全程只有3个限速摄像头,老司机基本上都是全程80+来开的,只要不是早晚高峰,几乎必然是偏航路线更快。

由此,“杨子虚”称,虽然不知道货拉拉是怎么来算运费的,如果是滴滴的话,加上怠速的计费时间,除非是完全没车的时间段,否则偏航路线一定比正常路线价格低,“而且怠速还费油,属于双输。作为非常熟悉线路的司机,我非常负责地说,如果是我开车,即使是早晚高峰,我也一定选择偏航路线。”杨子虚文中称。

最后,“杨子虚”称,真正很熟悉这段路的老司机就知道,这一段绕过了一个要等很久很久的红灯,但唯一的问题是,整个区域都是工业园,白天人很多车来车往;但是即使是工作日,到了9点以后,也几乎都是黑灯瞎火了。

延伸阅读 23岁女孩跳车背后:货拉拉未强制要求司机车内安装监控设备

21日,网友“今夜的风格外喧嚣”在新浪微博发文称,其姐姐于2021年2月6日晚在长沙市使用货拉拉APP预约搬家,在随车迁往新家的途中突然跳窗,后医治无效身亡。

该网友表示,姐姐在死亡前未有心理疾病等可能导致自杀的因素,而货拉拉搬家司机途中曾三次偏离导航规划路线。其怀疑姐姐的死亡与司机有关,要求平台方货拉拉查看当时车内录音录像等资料时,货拉拉工作人员则表示“车内无任何录音录像设备”。

货拉拉平台:未有强制要求司机车内安装监控设备

21日晚,货拉拉在新浪微博上做出回应,称司机当时有拨打120送医,目前长沙警方对该事件的调查仍在继续,尚未形成定性结论,对于在该事件中平台应当承担的责任,货拉拉不会逃避。不过,对于死者家属提出的“车内无录音录像设备”以及“三次偏航”等细节,货拉拉官方未做出解释或回应。

健康时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询问货拉拉客服“搬家时车上是否有行车记录仪或监控”,客服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表示后续会“统一在官方微博进行回复”。

随后,记者又询问了多名曾经通过货拉拉平台预约搬家服务的消费者,大多数人表示未见过车内有行车记录仪或其他监控设备,也有一部分人表示在后视镜位置见到了行车记录仪,但是行车记录仪的记录画面为汽车前方外部的路况,并不清楚是否能记录车厢内的画面或声音。

记者在货拉拉官网看到,要想在货拉拉平台接单,司机需先注册,完善个人信息和车辆信息,工作人员审核通过后便可参加培训,培训审核通过后即可接单。

而成为货拉拉司机则需要满足以下条件:年龄需要在20-60周岁;五证齐全(身份证、行驶证、驾驶证、从业资格证、道路运输许可证);车龄要在十年之内,保险齐全并且年审在有效期内。而车辆信息的填写中包括车牌颜色、车牌号、类型、车身长度等内容,未有标识是否有行车记录仪等的选项。

“我很怀疑货拉拉的司机培训是个摆设,我遇到的司机全程抱怨个不停,嘴里还不断有脏话冒出来,我不敢反驳,最后战战兢兢地搬完了家。”

来自上海市的陶佳(化名)表示,司机不断地抱怨楼难爬、行李太多太散、路况不好等,对于小件的行李则是直接要求她自己搬上楼,虽然顺利完成了搬家,但是司机态度让她觉得很不爽。“我怀疑平台的司机根本没有系统的培训,不然为什么在顾客面前都不能稳定情绪呢?”陶佳表示。

临时加价、态度恶劣……屡遭投诉的货拉拉

“2020年9月,我从公司宿舍搬到草房的出租屋中,在货拉拉上预约了司机,司机比预定的时间早来了半个小时,上车后就告诉我需要再付等待费用。”

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王乐(化名)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对于司机的要求他一开始未作理会,结果开车到了小区门口时司机再次提出了加价的要求,除去之前的原因,司机还提出了“货物比预想的数量多”“未事先声明搬家电”等因素,希望王乐再额外支付100元,否则他就不把货物搬上楼。

货拉拉号称“同城货运业内第一”。根据其披露的报告,截至2020年9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52座大陆城市,平台月活司机48万,月活用户达720万。

与极高的用户量对应的,针对货拉拉的差评与投诉也非常多。

后来,王乐不愿意再纠缠,支付宝给司机转了100元。司机离开后,他立刻在APP上选择了投诉该司机并要求平台返还100元。

“但是我提交以后系统就只弹出一个感谢反馈,随后再也没有任何回音,我又给客服打了好几次电话投诉,但是客服每次都说您的情况我们会尽快核实,就没有下文了。”王乐表示,拖了近一个月都没解决后,他放弃维权,但是发了一条朋友圈告诫身边人“把货拉拉永久拉黑”。

记者在网络平台上发现,与王乐有类似经历的消费者还有很多,很多人都遇到了司机以各种理由或无理由临时要求加价的情况,理由包括“货物数量太多”“楼层难爬”“天气恶劣工作量增大”等。如果顾客拒绝付费,他们则威胁拒绝完成后续服务。

此外,“服务质量差”“司机服务态度差”也是消费者对货拉拉不满的点。“我搬家时把新买的电脑主机用纸箱包好了,再三跟司机强调轻拿轻放,固定好位置,结果卸货后装机时发现磕坏了,开不了机,维修证明是外力损坏,但是货拉拉拒绝报销我的维修费用。”来自长沙市的杨女士告诉记者。

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发现,涉及货拉拉相关投诉超过4200条,投诉者既包括普通用户,也包括货拉拉平台司机,问题涉及损坏物品赔偿沟通未果、司机额外收费、司机态度差、平台(对司机)责任判定不明乱扣分等。

2020年5月,微博认证为美妆博主的“我是FancyWang”发文举报货拉拉司机天价收费,1.2公里收费5400元,其中从货车停车点开始以步数计费,每人每米5元。而货拉拉客服回应称,下单时交的只是公里数费用,不包含停车、高速、搬运和超时等候费用。搬运费用没有统一标准,需要与搬运工协商议价,并表示此为用户炒作行为。

舆论发酵后,货拉拉官方发布声明称,对违反平台规则的司机进行封号并清退,且终身不可再加入平台,同时免除用户此单运输和搬运费用等,并称客服言论不代表平台立场。

而此次“23岁女生乘货拉拉车辆跳车身亡”事件则再次唤起了许多人对货拉拉服务不满的记忆,多名曾投诉过货拉拉的用户表示,“希望搬家全程都有个摄像头一直录像呀,这样有了纠纷后,就能看出到底是谁的错误了,避免用户和司机各执一词,僵持不下”。

2021年2月6日晚9点过,湖南长沙年仅23岁的车莎莎从货拉拉副驾驶跳窗,后经抢救无效不幸离世。

2月22日晚间,家属和记者一起重走货拉拉偏航路线,发现偏航路线用时多,切换路线多。到达出事地点时,还遇到警方用货拉拉货车连夜勘查。

此外,家属还透露,警方告知现场没有明显紧急刹车痕迹,这成为一个新的疑点。

重回事故现场: 无紧急刹车痕迹 道路位于工业区

22日晚,记者到达车莎莎出事的曲苑路时,发现现场警方正用一辆货拉拉货车进行实地勘查。

家属透露,他们从警方处了解到,现场没有明显刹车痕迹,车莎莎的叔叔认为,这指向了另一个疑点,车莎莎跳窗时司机为何没做紧急刹车处置?

根据记者观察,事故发生地点曲苑路位于一片工业区,为双向两车道,有路灯,两侧种着树还有人行道。路两旁分别是威胜科技园、德邦现代医药物流园、国家金属采矿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产业基地。

重走偏航道路: 比正常路线慢至少6分钟

22日晚,车莎莎的叔叔出现在货拉拉起始地点时,一脸疲惫,这条线路他已经走了4次,如今面对网友对路况的质疑,他想带着媒体走第5次。

“前几次都是用手机拍摄的,画面很亮,这次我想你们用专业设备记录实际情况。”车莎莎的叔叔说。

据记者估算,正常行车路线下3种方案均只需要17分钟,而偏航情况则需要23到25分钟。

晚上9点17分,车莎莎的叔叔再次从搬家地点天一美庭出发,从辅路进岳麓大道,晚9点23分,车辆到达第一次偏航的地点。按照导航,应该拐弯上高架,但货拉拉司机当时选择直走,此时导航提示,“您已切换路线,慢一分钟”。

晚9点27分,车辆到达第二次偏航地点,按导航该沿岳麓大道继续直行,但货拉拉司机左转进入旺龙路,车辆进入后,发现光线变暗,几乎没有路灯,导航再一次提示“慢一分钟”。

晚9点28分,发生第三次偏航,导航显示应该直走,当时司机的路线是进行掉头,掉头后又进入光线较为昏暗的路段,导航提示“您已偏航”,晚9点29分,车辆右转进入佳园路,该路没有路灯,道路一片漆黑。

晚9点30分,出现第四次偏航,导航显示直走,货拉拉司机选择左转进入曲苑路,左转大概半分钟后,到达事发跳车地点。

记者注意到,正常路线下只需要切换3到4条道路即可到达终点,偏航路线下需要切换5条以上道路才能到达终点。

“老司机”发文: 偏航路线红绿灯少不堵车 但晚上人少路黑

知乎网友“杨子虚”称每天上下班都要走这条路线,还在这一片开过滴滴,并在回答中分析,司机是为了不堵车和绕过红绿灯才绕路。

“杨子虚”称,原定路线确实是看起来是最短的路线(走西二环南下,走枫林路向西),但实际上当真正开车的时候就会发现,西二环位置是不能直接掉头的,掉头大概就需要多开1公里,而且枫林路一段红绿灯非常多,如果是白天确实是非常堵。尤其是路过西站那里更是堵。

对偏航路线,“杨子虚”分析,岳麓大道是一条限速70的封闭路线,但整个红线全程只有3个限速摄像头,老司机基本上都是全程80+来开的,只要不是早晚高峰,几乎必然是偏航路线更快。

由此,“杨子虚”称,虽然不知道货拉拉是怎么来算运费的,如果是滴滴的话,加上怠速的计费时间,除非是完全没车的时间段,否则偏航路线一定比正常路线价格低,“而且怠速还费油,属于双输。作为非常熟悉线路的司机,我非常负责地说,如果是我开车,即使是早晚高峰,我也一定选择偏航路线。”杨子虚文中称。

最后,“杨子虚”称,真正很熟悉这段路的老司机就知道,这一段绕过了一个要等很久很久的红灯,但唯一的问题是,整个区域都是工业园,白天人很多车来车往;但是即使是工作日,到了9点以后,也几乎都是黑灯瞎火了。

延伸阅读 23岁女孩跳车背后:货拉拉未强制要求司机车内安装监控设备

21日,网友“今夜的风格外喧嚣”在新浪微博发文称,其姐姐于2021年2月6日晚在长沙市使用货拉拉APP预约搬家,在随车迁往新家的途中突然跳窗,后医治无效身亡。

该网友表示,姐姐在死亡前未有心理疾病等可能导致自杀的因素,而货拉拉搬家司机途中曾三次偏离导航规划路线。其怀疑姐姐的死亡与司机有关,要求平台方货拉拉查看当时车内录音录像等资料时,货拉拉工作人员则表示“车内无任何录音录像设备”。

货拉拉平台:未有强制要求司机车内安装监控设备

21日晚,货拉拉在新浪微博上做出回应,称司机当时有拨打120送医,目前长沙警方对该事件的调查仍在继续,尚未形成定性结论,对于在该事件中平台应当承担的责任,货拉拉不会逃避。不过,对于死者家属提出的“车内无录音录像设备”以及“三次偏航”等细节,货拉拉官方未做出解释或回应。

健康时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询问货拉拉客服“搬家时车上是否有行车记录仪或监控”,客服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表示后续会“统一在官方微博进行回复”。

随后,记者又询问了多名曾经通过货拉拉平台预约搬家服务的消费者,大多数人表示未见过车内有行车记录仪或其他监控设备,也有一部分人表示在后视镜位置见到了行车记录仪,但是行车记录仪的记录画面为汽车前方外部的路况,并不清楚是否能记录车厢内的画面或声音。

记者在货拉拉官网看到,要想在货拉拉平台接单,司机需先注册,完善个人信息和车辆信息,工作人员审核通过后便可参加培训,培训审核通过后即可接单。

而成为货拉拉司机则需要满足以下条件:年龄需要在20-60周岁;五证齐全(身份证、行驶证、驾驶证、从业资格证、道路运输许可证);车龄要在十年之内,保险齐全并且年审在有效期内。而车辆信息的填写中包括车牌颜色、车牌号、类型、车身长度等内容,未有标识是否有行车记录仪等的选项。

“我很怀疑货拉拉的司机培训是个摆设,我遇到的司机全程抱怨个不停,嘴里还不断有脏话冒出来,我不敢反驳,最后战战兢兢地搬完了家。”

来自上海市的陶佳(化名)表示,司机不断地抱怨楼难爬、行李太多太散、路况不好等,对于小件的行李则是直接要求她自己搬上楼,虽然顺利完成了搬家,但是司机态度让她觉得很不爽。“我怀疑平台的司机根本没有系统的培训,不然为什么在顾客面前都不能稳定情绪呢?”陶佳表示。

临时加价、态度恶劣……屡遭投诉的货拉拉

“2020年9月,我从公司宿舍搬到草房的出租屋中,在货拉拉上预约了司机,司机比预定的时间早来了半个小时,上车后就告诉我需要再付等待费用。”

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王乐(化名)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对于司机的要求他一开始未作理会,结果开车到了小区门口时司机再次提出了加价的要求,除去之前的原因,司机还提出了“货物比预想的数量多”“未事先声明搬家电”等因素,希望王乐再额外支付100元,否则他就不把货物搬上楼。

货拉拉号称“同城货运业内第一”。根据其披露的报告,截至2020年9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52座大陆城市,平台月活司机48万,月活用户达720万。

与极高的用户量对应的,针对货拉拉的差评与投诉也非常多。

后来,王乐不愿意再纠缠,支付宝给司机转了100元。司机离开后,他立刻在APP上选择了投诉该司机并要求平台返还100元。

“但是我提交以后系统就只弹出一个感谢反馈,随后再也没有任何回音,我又给客服打了好几次电话投诉,但是客服每次都说您的情况我们会尽快核实,就没有下文了。”王乐表示,拖了近一个月都没解决后,他放弃维权,但是发了一条朋友圈告诫身边人“把货拉拉永久拉黑”。

记者在网络平台上发现,与王乐有类似经历的消费者还有很多,很多人都遇到了司机以各种理由或无理由临时要求加价的情况,理由包括“货物数量太多”“楼层难爬”“天气恶劣工作量增大”等。如果顾客拒绝付费,他们则威胁拒绝完成后续服务。

此外,“服务质量差”“司机服务态度差”也是消费者对货拉拉不满的点。“我搬家时把新买的电脑主机用纸箱包好了,再三跟司机强调轻拿轻放,固定好位置,结果卸货后装机时发现磕坏了,开不了机,维修证明是外力损坏,但是货拉拉拒绝报销我的维修费用。”来自长沙市的杨女士告诉记者。

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发现,涉及货拉拉相关投诉超过4200条,投诉者既包括普通用户,也包括货拉拉平台司机,问题涉及损坏物品赔偿沟通未果、司机额外收费、司机态度差、平台(对司机)责任判定不明乱扣分等。

2020年5月,微博认证为美妆博主的“我是FancyWang”发文举报货拉拉司机天价收费,1.2公里收费5400元,其中从货车停车点开始以步数计费,每人每米5元。而货拉拉客服回应称,下单时交的只是公里数费用,不包含停车、高速、搬运和超时等候费用。搬运费用没有统一标准,需要与搬运工协商议价,并表示此为用户炒作行为。

舆论发酵后,货拉拉官方发布声明称,对违反平台规则的司机进行封号并清退,且终身不可再加入平台,同时免除用户此单运输和搬运费用等,并称客服言论不代表平台立场。

而此次“23岁女生乘货拉拉车辆跳车身亡”事件则再次唤起了许多人对货拉拉服务不满的记忆,多名曾投诉过货拉拉的用户表示,“希望搬家全程都有个摄像头一直录像呀,这样有了纠纷后,就能看出到底是谁的错误了,避免用户和司机各执一词,僵持不下”。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