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番外:顾怀生的前世2_重生之宁为穷人妻

番外:顾怀生的前世2_重生之宁为穷人妻

互联网 2021-05-08 20:29:23
没想到,这次又碰到了她,而且是在忠义侯府门口。

忠义侯陆远征年已五旬,早年原配过世,取了一个继室后,也纳过几房妾,此后便再无纳过妾。

所以,那女子不可能是忠义侯的妾室。

忠义侯府世子陆锦昭,就是刚刚醉的跟猪一样的人,对女人无甚上心,至今未娶,更未纳妾,所以,更不可能是陆锦昭的妾。

只有可能,是陆锦昭同父异母弟弟陆锦华的妾。

传闻陆锦华极好美貌女子,府中姬妾已经有了八房,顾怀生看了一眼那牌匾后,微微叹息了句,转身离开。

叹息那女子眼光不好,但仅止于叹息而已。

一转眼,就又过了两年。

昀和三十年,顾怀生表面还是平平无奇的翰林修撰。

睿王殿下因着当时在清泉寺与寡妇幽会的事儿,导致名声受损,势力大跌,终于在四年后做回了成绩,慢慢的又积聚了起来。

顾怀生的人查到了些梁王建立地下赌场的证据,并且似乎买了大量的硫磺硝石粉。

买那么多硫磺硝石粉能做什么?

能做炸药。

得知到这个消息时,顾怀生直接就去见了殿下,与殿下在清越茶楼秘密商议到夜色弥漫才回去。

那时,是深冬,寒意料峭,夜色正浓,月光流泻,显得这个月夜清冷又皎洁。

他不放心,想着还是找一趟陆锦昭,因为陆锦昭是护城军总统领。

每次出城进城都得经过他的盘查。

他想去告诉陆锦昭留心些,查访在严一些,尤其是借口做烟花爆竹引进的硫磺硝石粉,都要细细查验出处和用途。

反正回去也刚好路过忠义侯府,他便没想太多,直接纵身一跃,悄然无息的进了忠义侯府。

以他的功夫,忠义侯府的侍卫根本不足为惧,他可以轻飘飘的潜进去,不被任何人发现。

陆锦昭在外本已经有了府邸,回忠义侯府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这几天,他却回来了。

陆远征染了风寒,身体欠佳,陆锦昭再叛逆,对这个爹爹那也是尊敬的孝顺的,还是回来住了几天,陪了陪父亲。

来忠义侯府之前,陆锦昭去找过他,跟他无聊的在那吐苦水,说要不是老头病了,他绝不回去,不去看那恶心的母子在那儿做戏。

边说还边抱怨老头年纪大了,眼也愈发的瞎,那陆锦华和那李氏什么品性至今都看不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抱怨了一大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去住了。

所以顾怀生才直接奔了忠义侯府,没去陆锦昭自己的府邸。

忠义侯府他没来过,只记得陆锦昭说过他在侯府的院子叫玉林轩,便自己四处找了找。

他就算武功再好,还是没有那么招摇的从前面找,而是选择落在了一个偏僻院子的大树上,从上往下看,看到底哪儿是玉林轩。

正当他刚刚落在树干上,准备往下眺望时,突然听到了树下有一道女子的声音传来。

“你是神明吗?”

顾怀生蹙眉,大意了,这院子看着黑灯瞎火的,又格外偏僻,他还以为没有人居住。

他本想直接走,但是却觉得那声音有几分熟悉,似乎在哪儿听过,还是转过了头,看清了树下的人。

她仰着头,没绾发,寒风乍起,吹得她身后墨发飞扬,十一月的天,她穿得很是单薄,单薄的像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

她手里还拎着一个酒坛子,眸子雾盈盈的,就那么直直的望着他,语气期期的,再次重复了一遍,“你是神明吗?”

顾怀生打算走的脚步顿住了,站在大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没出声。

他自高中状元后,便不再穿青衣了,青衣也不适合,于是便改成了月牙白袍。

月色皎洁,显得他的月牙白袍愈发飘逸晃眼,配上他沉静俊美的面容,看着,他就像是一个谪仙。

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

她目不转睛,就那么直直的望着他。

顾怀生的目光不自觉落在了她的手上,她的手冻得通红,甚至生出了冻疮。

从他后面改了和殿下见面的时间,便再也没碰到过这个女子了,本来都快淡忘了,但这猛地一见,顾怀生又记起来了。

他的记性很好。

除了那女子容颜特别美之外,她还有一双漂亮的手。

他不是手控,但那次唐晏宁买了王妪的苹果,伸手去拿的时候,他还是注意她的手了,十指纤细若葱白,莹润有光泽,不似现在,被冻的红肿,疮疤遍布。

他的眉不自觉的皱了皱,随风吹来有很浓的酒味,不是好酒,是很差的烈酒。

刚刚看到她手中的酒坛子,他就知道了,她应该是醉了,醉的把他当成了神明,只不过他没解释,依旧没说话。

树底下望着他的女子,突然扔了手里的酒坛,一下子跪了下去,虔诚的朝他拜了三拜。

语气带着期望,“神明,神明,信女有求,信女有求,求您听完信女的话,求您能达成信女的心愿。”

她以额触地,姿态特别卑微虔诚,特别能勾起人的……恻隐之心。

忠义侯府守备于顾怀生不是问题,但是这般穿着白衣,肆无忌惮的站在树上还是惹眼的,他犹豫了瞬,跃了下来。

刚好那女子抬头,就看着他从树上,踏着云,披着月,像是最慈祥的神明,轻轻的落在了她的面前。

他的白袍,就在她的眼前,近的她触手可碰。

她抬头,看呆了。

顾怀生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呆呆望着自己的人,眉心不自觉又蹙了蹙。

这大冬天的,这女子不在屋内燃着炭火去歇息,竟然衣衫单薄的在院里喝酒。

顿了一会儿,他终于出声了,“你有何愿?”

音色清润的像是泉水叮咚的碰撞,煞是悦耳。

唐晏宁终于反应了过来,语气急切而期盼,“信女唐晏宁,求大慈大悲的神明救救我的婢女双儿,她被发卖了,卖给了一个瘸子。”

“信女听闻那瘸子风评非常不好,且很是残暴,双儿跟着那人定不会好过,求您,求您施恩,救救双儿,救她脱离那人,得享自由,求您保佑她后半生遇到珍惜疼惜她的人,过的能安稳无虞,求您了,求您了……”

她边说,边磕头,头磕的很卖力,很快,额间染了血色。

看着地上氤氲的血迹,他蹙眉出声阻止,“不要磕了。”

听到神明不让她磕了,唐晏宁立马就不磕了,非常听话,生怕做的不好神明就不帮她达成心愿了。

她战战兢兢的跪着,低头不敢看神明。

顾怀生低头,看她一直跪着,忍不住出声,“先起来吧。”

唐晏宁摇头,喃喃道:“不能起,求神明要有诚意,不能起来。”

顾怀生莫名不喜看她这么卑微跪着,下意识想伸手扶她起来,伸了伸指尖,终究又缩了回去,改为蹲了下来,和她在同等高度,莫名问了一句,“你就只有这一个心愿吗?”

真的遇到了神明,不应该先给自己祈求,求自己摆脱这困境吗?为什么先给一个婢女祈求?

他跃下来的时候,大致扫了一眼,这个院落很破败,屋内没有亮光,黑乎乎的,周边也没有丫鬟婆子,就这女子一人,不知从哪儿讨来一坛烈酒,喝的如痴如醉。

他当时也疑惑了一瞬的,她的那个婢女呢,结果听完她的祈求,他才知道,被发卖了。

听神明问她还有没有别的心愿,唐晏宁突然抬起了头,手一下没控制住,抓住了他的袖口,“我,我可以多许一个愿吗?”

许太多愿,她怕神明觉得她贪心,所以,只求了一个。

顾怀生的目光落在了她红肿不堪却紧紧揪着自己衣袖的手上。

他看了看,没抽回,他是不喜人触碰的,但是不知为何却没拂开眼前这个女子。

许是,她的眼眸太过璀璨了吧?

似那种在幽暗的深渊里,看到了光明一样的璀璨,似乎,他就是她的光。

这眸子太期许,太卑微,卑微的让人无法拂开。

他道:“可以。”

唐晏宁忘了撤回自己的手,声音染上了哭腔,“那,那信女再许一个愿,信女希望神明能保佑雪颜平安从寿国公府出来,能活着出来,愿神明能帮帮信女,找到她的孩子,让雪颜能和她的孩子平安团聚,以后快乐的生活着。”

第二个愿望,仍是不关于自己。

他忍不住问了句,“你呢,就不想求神明救救你吗?”

明眼一看就知道,她过的不好,很不好。

“我?”女子听完,似乎觉得有点好笑,但笑的又格外悲凉,“信女自己没什么好求的,信女是自作孽,不可活。”

是她自甘轻贱的,是她识人不清的,是她,是她自己的错,只是不该因为她的错,累了双儿,所以,她第一时间,她求了神明救救双儿。

她还承了雪颜的情,她要回报雪颜,完成雪颜的请求,可惜,她出不去。

唯有求神明成全。

顾怀生听她有些胡言乱语,说着自甘轻贱时,微不可查的蹙了蹙眉心。

他这人,一向风轻云淡的很,喜怒不显于脸上,蹙眉,都很少。

今夜,却已经蹙了好几次眉。

他起身,望着还跪在地的她,说了一声,“好。”

我应了你的心愿。

听神明应了她,唐晏宁笑的跟个孩子一样,再次磕起了头,谢谢一句接着一句,说的她声音都哑了。

他见此,眸子微沉,声音低了两分,“起来,再磕你的心愿就作废了。”

一听说心愿会作废,唐晏宁立马爬了起来。

终是喝了酒,站不稳,也可能跪的有点久,她刚刚站起,便直直的往后仰去。

顾怀生下意识的出手,将人拉了回来。

她很轻,轻的像没有分量,他不过是轻轻一揽,她便跌在了他的怀里。

唐晏宁似乎受了惊,下意识的圈上他的腰,表情呆呆的,可能是喝多了反应也迟钝了很多。

潋滟的眸子瞪得大大的,眨啊眨,眨的眼眶酸涩了起来。

神明的怀抱,好宽厚,好温暖,神明的怀抱,好让人安心…………

好让人留恋……

多久了,多久她都是一个人,在寒冷的夜里,自己蜷缩着过。

连和双儿依偎着相互取暖,最后都是奢望。    璃知夏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