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如何评价轻小说《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

如何评价轻小说《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

互联网 2021-05-14 09:14:22

顺着高赞,继续把剧情简介写下去;在正式介绍前,补一部分没提到的细节(补了一些插图,侵删)

1.女主在进入新世界前,和圣哉一样学谨慎了,准备了一袋子土以防不测。结果在发现龙人教徒企图杀死自己后,一袋子土糊脸跑了。

2.女主逃到残骸里,画召唤阵把圣哉召唤出来,圣哉一身迷彩服+防弹衣+装备(这个防弹衣在男主进入SS+世界的时候救了男主一命,因为SS+世界已经进化到工业时代,有枪了)男主解释到为了预防召唤,全天24小时都这么穿,以至于在现实世界被人当成危险份子,拦下来盘问。

穿着迷彩服被召唤过来的圣哉/牛(钱)头(袋)人剑神

现在顺着高赞继续写:S+盖亚布兰德

那女主一行人来到人类魔族最后的据点伊格尔,见到了罗莎莉和堵门天王马齐纳。了解了一波情报

1.S+的时间线已经往后延伸了十三年,所以现在罗莎莉已经30+,满头白发,瞎了一只眼。眼睛是被马修用圣剑依古扎席翁砍得,所以无论何种回复魔法都无法恢复。同时为了增强力量,右手被原本的死之天王马古拉强化,可以变成恶魔爪(伏笔)

失去单眼+白发罗莎莉

2.战帝被马修活着开膛破肚,把所有内脏掏出来,已经凉了很久了。

3.马齐纳和罗莎莉两人已经合作浴血奋战十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伏笔)

4.之前在神界被女武神用天狱门才干掉的超概念死神-塔纳托斯,也被圣剑一刀砍了

5. 聚居地外面有一层防护罩,保护着里面的人不被外面的人袭击,保护罩的开启关闭方式在镇长手里。

圣哉一群人了解完了以后,还是不信恶魔,于是马齐纳拿出了人魔契约——契约规定恶魔不能伤害人类,而且恶魔无法单方撕毁(伏笔)。

圣哉不信,拿出了他的毁尸灭迹大法全都试了一遍,见还是无法撕毁契约,才把契约还了回去,但是还是不相信恶魔。于是放出了很多“凤凰自动追击”来保护自己(伏笔)

去看了人类和恶魔的反攻计划——复活被封在魔封岩内的新一代魔神路西菲尔·库洛布,并且从罗莎莉嘴里念叨的“还要几百”知道了魔神没那么快复活,还要再等什么东西。

去村里逛,见到了在原本世界新手村里遇到的小女孩妮娜,开了家武器店,得知她爸已死(伏笔)。聊天后,和在原本世界一样,获得了小女孩送到干花护身符。最后用剑神的角支付了钱款

回到冥界,找小丑修炼“模拟”这项神级,在付出了利斯塔穿内衣模仿大猩猩的HP后(福利),通过吸收小丑的气,圣哉学会了这个技能。技能有使用时间限制,并且会消耗大量魔力。男主期间模仿了女主的治疗技能,通过不断治疗剑神(剑神身上一旦治好,男主就砍一刀,确保可以持续训练),来练习减少魔力消耗量

此时,女主在逆转为小恶魔后,获得能力,可以通过触摸物体来获取物体主人的记忆。这个技能在触摸到妮娜送男主的护身符后,第一次触发了,得知了妮娜父亲的死因——为了让魔神早日复活,罗莎莉抽签,选择活人献祭来加快复活速度,妮娜父亲早年被选中。

利斯塔赶紧去找圣哉,圣哉先给了利斯塔新名字“水晶球女”,然后一起返回S+世界

原本世界里被战帝秒掉的六臂干部伊勒伊扎也还活着(伏笔),正好遇到他率领着手下’恶魔之剑‘回来。通过击杀龙人也可以达到献祭效果,所以六臂去击杀了一堆龙人,来凑齐剩下的人头。众人开始了最终复活仪式,但是恶魔之剑之中的恶魔突然爆体而亡。

罗莎莉眼见情况不对,催促众人加快复活,却发现祭品数量不够,照理是六臂击杀了足够的龙人才会回来的,不知道哪里出问题了。罗莎莉危机关头想不到那么多了,在二五仔剑神的推波助澜下,自己手下最后一个忠臣弗兰斯卡献祭。

与此同时,外面死去的恶魔身体窜出了特别小的寄生龙人帕拉多拉,它解开了谜团——所有被六臂’杀‘的龙人本来就是死的,是自己在尸体内操控,让恶魔们以为自己击杀了龙人,实际上击杀尸体并不能获得生命力来进行献祭。于此同时,那些恶魔士兵已经全部暗中被寄生,连六臂也不例外。

利斯塔和剑神被吓到了,问圣哉有没有什么防止寄生的办法,圣哉把一堆软塞递了过去,告诉两人把自己身上所有的洞都堵住,并且贴心的多给了利斯塔一个(嘿嘿嘿~)然后又放出了“凤凰自动追击”护卫自己

恶魔神官最后主导仪式成功,复活了新魔王,浑身长着羽毛,还有鸟爪子,马齐纳感叹新魔王的实力全面超越了之前的魔王杰诺斯罗德——圣哉也才知道了自己第一次打败的魔王的名字。

新魔王利用她的特技“广范围索敌型魔法弓”秒杀了寄生龙,然后立刻带领手下反水,奴役人类。罗莎莉想依靠人魔协定约束恶魔,但是她体内植入的恶魔爪是一个暗手,可以被魔王操控。魔王操控爪子让罗莎莉撕毁了契约——这样就算人类单方面撕毁契约了,恶魔可以对人类动手了。

马齐纳此时补刀,说虽然自己和罗莎莉互相保护对方十年,但是那都是逢场作戏,恶魔生命悠久,十年不过弹指一挥间。罗莎莉万念俱灰。马齐纳说要把罗莎莉变成‘夜晚安慰用的slave’,剑神想求饶,逆转成牛头人,说自己是魔神,问能不能自己代替罗莎莉成为slave,结果被无情拒绝。

魔王说要杀光村内的人类,圣哉表示无所谓,只要能帮自己打败神龙王即可。但是圣哉也在村里,魔王言下之意——连圣哉也要杀。圣哉无奈,只能开打

小BOSS战:复活魔王路西菲尔·库洛布

魔王用之前秒杀龙人的魔法弓,但是圣哉利用“模拟”这个技能,百分百copy,抵消了这个大招。魔王有用第二技能“疾风绝矢”——无法看见的弓箭,也被圣哉完美copy抵消。圣哉问魔神是否愿意臣服自己,帮自己去打神龙王。魔神拒绝;圣哉开启狂战士模式,力压魔神,再问魔神,魔神再次拒绝。

路西菲尔的第一个大招‘广范围索敌型魔法弓’,被圣哉完美复制

圣哉无奈,那我就只能杀了你,然后手上‘真·二刀流连击凤凰演舞斩’,同时开启’冰狼乱封击‘,封住魔神,无伤击杀魔神。马齐纳还想复仇,圣哉直接点破她的剖腹隐藏大招,马齐纳大惊。

冰狼乱封击

最后把所有魔族赶出人类聚居地,收了罗莎莉进队伍

放出凤凰自动追击守护村子后,继续回冥界修行(把罗莎莉也带上了)。为了研究平行世界的人和原来的人是否有区别,圣哉把罗莎莉全身上下都摸了个遍,直到利斯塔发火圣哉才停下来,罗莎莉慢脸通红。

摸完后,圣哉没事人一样的说要让罗莎莉去当弃子,可以在关键时候挡一刀的那种。利斯塔原本以为罗莎莉会很生气,没想到罗莎莉居然满心欢喜的接受了。

接下来开始了对罗莎莉惨无人道的训练,练到虚脱,然后浇水弄醒继续练。

一群人去找老头子史劳力学习变透明的技能,HP是要求把衣服全都浸透看透明的欧派(嘿嘿嘿~)。利斯塔不愿意,罗莎莉就去帮她,结果两个人全都湿身了,然后老头子史劳力瞬间HP全满(这章的名字叫《胸的数目》,明目张胆的搞颜色)

通过吸入史劳力的气,四个人全学会了变透明,利斯塔也了解到了冥界每个人的气是有限的,教了几个人就不能教更多人了,她去问史劳力为什么,史劳力说这是冥王的意思。圣哉在很快学会自己变透明后,潜修两天,掌握了帮别人变透明的能力

再次回S+世界,去马修长大的卡西村,找马修的物品,好让利斯塔能用她的能力窥探马修到底出了什么事。在村子遗骸里遇到了因为劝说马修和人类和平相处,被赶出来的拉格斯——原来世界去龙村时,给他们带路的龙人。

龙人已经快死了,他给了圣哉等人马修的手帕后,没问出什么就死了。利斯塔在下界发动逆转变身小恶魔(之前学这个技能时,曾经被告诫要谨慎使用),结果变身痴女,被圣哉拿地狱业火烧了一通以后才回复正常。通过手帕看到了马修屠杀村子的过去。

圣哉出于小心,让大家透明,看看有没有人回来给这个龙人收尸,他不相信龙族会这样就放这个人出来。果然,刚隐身没多久,马修亲自出现。圣哉让罗莎莉去偷袭马修,结果被依古扎席翁察觉到,利用解除术式使得隐身无效,罗莎莉被迫现身

此时利斯塔看到了马修背后缠绕的鬼魂,长得像长大的艾露露,鬼魂催促马修杀了敌人,但是利斯塔却发现只有自己可以看到鬼魂,其余人都看不到。

成人型态的艾露露幽灵

由于实力相差悬殊,罗莎莉瞬间被圣剑砍去一只手,且无法回复(圣剑特性)。圣哉坚持抛下罗莎莉直接走,利斯塔却坚持要救人。圣哉无奈,只好狂战士化和马修对峙,期间剑神企图用蛋糕唤醒这个自己曾经的徒弟,结果蛋糕被圣哉用原子分裂斩砍了。

BOSS初尝试

圣剑可以给持有者加持“圣天速”,提高使用者各项数值并且拥有几乎瞬移的速度,圣哉手持冥王剑,用二刀流对砍,结果砍不过。对战途中,利斯塔又看到艾露露的鬼魂在对马修低语。

圣哉放出‘量产凤凰自动追击’拖住了马修,然后丢烟雾弹,用出全体透明的技能,带着几个人跑了。

回到冥界后,商讨对策,发现罗莎莉在使用技能后,被砍掉的手依然可以变出恶魔爪,圣哉说“放心了,不会对作战有影响”。期间利斯塔告诉了圣哉看见幽灵的事,但是圣哉将其认为是妄想,就没管。

失去单臂,但依然可以恶魔化的罗莎莉

当晚利斯塔就被艾露露托梦,求利斯塔救救自己,并且说如果这样,是无法拯救世界的(重点)。当时利斯塔害怕,让艾露露离自己远点。

第二天白天,众人看看能不能继续挖掘手帕里面的秘密。这个时候,圣哉通过敲打利斯塔德脑袋,让利斯塔可以把看到的东西投影到墙壁上——没错,就是投影仪!

他们显示看到了马修持剑砍死魔王的场面,但是杀死魔王后,艾露露的影子还是说很痛苦,在龙王母的蛊惑下,马修决定杀光除了龙人以外的一切生物。但是利斯塔提到了艾露露很痛苦,别人都没看到,认为是利斯塔疯了。但是他们知道了马修在使用完圣剑后会遭到反噬,一天不能动。

最终制定了先击杀龙王母的计划,由于龙王母创建了宗教,拥有神之力,想要造成伤害,就要用与之相反的暗之力才行。于是圣哉去找无限回廊的诺德斯斯修行暗之力,HP的代价是利斯塔吃了冥界的红薯,拼命放屁。

暗黑缚手

最终学会暗黑缚手,地上冒出手抓住敌人,但是手数量太少,圣哉不放心,继续修行,直到ready perfectly才出发。出发前又让利斯塔当了一回投影机,看到马修残杀人类的情景,圣哉确定了必杀马修的决心,但是利斯塔又提到艾露露托梦的问题,希望能救马修,被圣哉拒绝。

小BOSS战:龙王母

开门抵达伊戈尔,打开结界,走出去没多久,遇到了龙王母围攻马齐纳,六臂已经被拦腰斩断击杀。趁着龙王母要击杀马齐纳的时候,圣哉交给了罗莎莉龙杀之剑(原来世界里击杀龙王母的那把的复制品),嘱咐罗莎莉隐身袭杀龙王母。

马齐纳本想剖腹露出本体拼死一搏,结果早就被龙王母注意到,击飞了她的大剑,就在马齐纳要被龙王母光之权杖杀死的时候,罗莎莉现身,挡住了必杀一击。龙王母很高兴,因为终于可以击杀人类公主,直接龙化,打算用神圣吐息一口气结果罗莎莉。利斯塔请求圣哉帮忙,圣哉表情冷漠无动于衷。

利斯塔求圣哉帮罗莎莉罗莎莉救下马齐纳

但在神圣吐息到来的一瞬间,马齐纳挡住了攻击,当场濒死。罗莎莉哭着抱着马齐纳,问为什么要救自己时,马齐纳笑着吐血说:“陪了你十年,动了真感情。”说完撒手魔寰。

就在龙王母打算第二发神圣吐息时,圣哉出手用暗系技能困住龙王母,然后——

以下为原文:圣哉对着那样的罗莎莉的下巴碰上了手、更接近了自己的脸。然后,圣哉把自己的嘴唇和罗莎莉的嘴唇重合了。”(刚死了对象就NTR?不愧是你)

拔嘴无情,指示罗莎莉去进攻,自己负责魔法支援。(在这之前,圣哉已经清扫了所有杂兵)

由于圣哉用暗黑缚手困住龙王母,加上罗莎莉的攻击,龙王母启动了叹息之壁(原来世界里龙之乡战斗时的大招),而且出于谨慎,直接用了大招“极龙化”——身体包括脸都变成人(这特么叫极人化吧),龙杀之剑对龙王母失效。龙王母一挥手就把罗莎莉扇飞,神圣吐息变成手上放出的光束(ironman???),就在要放出技能时,圣哉及时用“扩散式雹弹”的冰系魔法打断了。

圣哉指导罗莎莉继续攻击,呼叫凤凰自动追击空投了七把备用龙杀之剑,但是很快所有剑全都断了,罗莎莉最后一击用手刀,却成功砍伤了龙王母。圣哉进入战场解说模式:刚刚掉下了只有六把可见的剑,罗莎莉在拔最后一把剑的时候,摸到了旁边一把透明的剑(圣哉的技能),剑身附有暗之力,罗莎莉本身有恶魔爪的恶魔之力,所以配合之下击伤了龙王母。

伤口不足以致命,但是圣哉此时却停止了魔法援助,眼见罗莎莉逐渐被逼入绝境,被打倒在地吐血。龙王母正打算终结罗莎莉,却突然吐血倒地。

原来圣哉在一开始和罗莎莉接吻的时候,给她传染了暗魔法-感染致死咒,感染对象必须连续攻击对方66次,就可以把诅咒再次感染给对方,所以即使没有造成伤害其实也可以的。

利斯塔求圣哉解除魔法,圣哉冷血的拒绝,说必须要等龙王母死才行——但是那样罗莎莉会先死。利斯塔求圣哉只要让龙王母大残,自己补一刀就行,圣哉想了一下同意了。利斯塔开始治疗罗莎莉,但是治疗速度跟不上衰亡速度。另一边,圣哉开始和将死的龙王母战场解说,毫不避讳的说本来打算最终战再抛弃罗莎莉的,但看她刺杀失败,太没用了,只好现在就抛弃了。

利斯塔很愤怒,但是她怀里的罗莎莉却很满足,终于能帮到圣哉了,说完咽气追随马齐纳而去。龙王母随后也阵亡

利斯塔爆发了,质问圣哉为什么那么冷血无情。圣哉说:一开始冥王就把游戏规则说清楚了,只要这个平行世界被修正,所有的东西都会回到原来的状态,死去的都可以复活,所以现在利斯塔只是在同情一个没有任何价值的幻想而已。

利斯塔继续打感情牌,圣哉举出了死皇所创造的那个幻境的例子,说的利斯塔哑口无言。

两人大吵一架,但最后利斯塔在埋葬了罗莎莉和马齐纳的尸体后,还是乖乖开了门回到了伊戈尔。

利斯塔在埋尸体期间,想起了自己小时候,阿丽亚教自己的“身为女神,最重要的是...”这里故意没说,留了个悬念。

回到伊戈尔后,圣哉召集所有人类,宣布罗莎莉的死讯,然后开始鼓动大家继承罗莎莉的遗志——人人都可以成为勇者。

结果人们踊跃报名,这时候小姑娘妮娜也问自己可不可以成为勇者,圣哉说当然可以,然后就和妮娜接吻了(渣男)?!!结果这一亲,无数妹子来找圣哉接吻,场面就和开签名会一样。利斯塔和剑神当然知道圣哉这是在传染诅咒,等他接吻完了以后就去质问圣哉是不是太没有道德底线了,圣哉搪塞过去以后,和众人约定明天决战。

利斯塔生气的回到房间,打算继续通过手帕看马修的记忆,结果看到了因为魔王苍蝇大军(动画第一季里的魔王空军)袭击龙人村,打算献祭艾露露的场面。艾露露跳下去了圣剑却没上来,龙王母带着马修下到坑底,看到了摔得手脚扭曲却还剩一口气的艾露露。马修求龙王母救艾露露,龙王母拒绝并且蛊惑马修,最后马修亲手杀死艾露露,获得了圣剑,随后浮现出了艾露露的幽灵。艾露露幽灵突然很痛苦的哀嚎起来,并求马修把魔族杀了。

这时候魔族苍蝇正好打进来,马修利用圣剑的圣天速秒杀了苍蝇首领。

利斯塔本以为看完了,但是幼小艾露露的声音又出现在利斯塔的耳边,说这样下去圣哉是救不了盖亚布兰德的。艾露露还在求利斯塔,但利斯塔不相信这个幻影的话,让她消失。

最终BOSS战:神龙王-马修

第二天圣哉安排好众人后,通过天上无数的“凤凰自动追击”监视到了了马修独自一人来到了结界外。圣哉解除了结界,埋伏好等着马修进来。结果利斯塔看到马修身后的艾露露幽灵,又想到了幼小的艾露露,又想起来阿丽亚教他的那句话“女神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温柔的心喔~”

情不自禁喊出了:“你不要过来啊!!”(步惊云既视感???)“有陷阱!”

圣哉对利斯塔很失望,但还好他预料到了二五仔利斯塔要出问题,所以在镇外也布置了伏兵,还是把马修包围了。然后圣哉和马修开始了嘴遁,围绕“圣哉是否有救过盖亚布兰德”辩论了一番。

利斯塔不忍见到仇恨蔓延,情急之下,灵机一动,在下界用出了逆转技能,变成了小恶魔,然后双手合十开始祈祷“阿丽亚,伊西斯塔大人,请救救圣哉和马修吧!”

利斯塔祈祷

瞬间,圣哉、利斯塔、马修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空间——尽管看上去就像一个旅馆。

圣哉怒不可遏,冲过来纠着利斯塔的nai子(这个纠就很传神),问她在搞什么。但是这个时候幼小的艾露露突然出现打断了她们,开始解释这里是个不同的次元,时间是静止的,是马修的潜意识,是通过利斯塔的力量力量才能进来的。

然后在潜意识里,马修也恢复了正常,一个劲的在和圣哉道歉。

但是圣哉不相信这个马修就是马修,开始问他自己教过他一句话“对眼前的一切都要心存怀疑就算是亲兄弟也要考虑成敌人.并且我样也对你持有一样的怀疑”,(动画第一季里出现过)这句话的后面是什么,马修回答是“莉斯塔同样也是要怀疑的”。这样圣哉的怀疑度才稍微有点降低。

此时,马修背后又出现了那个成年的艾露露幽灵,两手带血,一边蛊惑马修,一边拉着马修想把他拖入黑暗。此时,圣哉终于可以看到这个幽灵了,问利斯塔这个是不是她之前看到的,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使用第一季里的次元裂光斩把这个幽灵送走了。

此时,几个人才有时间好好了解一下来龙去脉,圣哉发现了马修保有之前历险的全部记忆。圣哉也明白了“灵魂是超越时间空间存在的东西”(简单来说就是无论现实怎么扭曲,但是这些灵魂的潜意识内,共享有这些记忆,感觉这会是个伏笔)然后圣哉居然低头向马修艾露露道歉了。

圣哉道歉

一阵微风吹过,他们又回到了战场上,马修直接开出了极龙化。正当所有村民准备上去送死时,圣哉叫住了他们,让他们回去,自己一个人solo。

然后开始了“教学式”殴打

一边告诉马修,你见到我之后没有做准备,为师对你很失望,一边把马修揍得没脾气。马修震怒之下使用了加强版圣天速——进化型圣光神速,结果却被圣哉用暗黑缚手困住,不得动弹。

马修一气之下使用术式解除,把这些暗系魔法全都解除了,但是由于使用完之后,会有一秒的僵直,圣哉趁这一秒一拳把马修揍上了天。马修嘲笑圣哉,暗系魔法已经不能再用了,圣哉却不以为意,因为所有的暗系养分已经周围的植物所吸收了,这群植物现在起到了限制作用,而术式解除无法抹除植物这种生命。然后圣哉一边看着嘲讽马修一边看他挥剑砍植物。

马修不服,说如果没这些植物,圣哉根本不是自己对手。圣哉说,好,那你试试,接着用火解除了植物的束缚。

马修直接开着进化型圣光神速杀了过来,但圣哉凭借模拟技能,追上了马修的速度,两个人打的有来有回,于此同时还用连击剑击伤了马修,顺便还不忘嘲讽。中间找准时机一拳打得马修吃痛,手中圣剑掉落。圣哉找准机会,发动破坏神的“破坏术式其一·掌握压坏”,打得马修心态崩溃。

这个时候成年艾露露的亡灵又出来蛊惑马修,马修气血上头,理都不理,直接赤手空拳上去和圣哉开打。圣哉称赞了一下,然后又压着马修揍。

马修愤怒之下使用出了“黄龙掌破(Cuélebre Roar)”(按照翻译应该是黄龙咆哮比较好),结果又被圣哉copy过去了,而且两只手同时copy,左右开弓,打的马修胃液都吐出来了。

成年艾露露幽灵又冒出来蛊惑马修了,但是马修还是不听,直接让她闭嘴,与此同时,马修的眼中开始恢复起以前利斯塔等人熟悉的光芒。

意外突发,幽灵突然变身,一口咬在马修的脖子上,并且说出了“不愧是让暴虐之神担心的勇者”这句话。

幽灵自报家门——幻惑的邪神,马里奥涅鲁达

马里奥涅鲁达

真正的最终BOSS战:马里奥涅鲁达

邪神先开始战场解说:艾露露跳下去献祭时已经死了,自己利用幻术把圣剑藏了起来,然后自己模拟成手脚扭曲的艾露露。这样当马修杀了艾露露后,自己就可以给他种下心魔,并且名正言顺地以艾露露幽灵的身份待在马修身边。

此时圣哉为了让邪神现身,真正处于体力魔力空虚状态,当前状态根本打不过邪神。邪神同时还发动了幻术,让众人以为自己身受重伤。

但圣哉早就做好了准备,以前只要一有空,就放量产型凤凰自动追击,众人以为那只是用来检测的,但实际上,那些凤凰的真正用途是储存魔力。圣哉吸收了这个世界里自己放出去的所有凤凰,顿时状态全满。但这样他还不放心,用了“逆转”将自己的暗魔法转换成光系魔法。

马里奥涅鲁达不以为意,放出了“強制幻死空间”,利斯塔瞬间皮肤变得和僵尸一样,并且还开始向外冒蛆;剑神则是拿着自己一条掉下来的手臂;圣哉则是没了一条胳膊,随后又没了左腿

这个空间,只要不靠近魔王,就无法造成伤害。

圣哉告诉利斯塔,只要自己没了腿还能走,就能证明这是幻术。魔王却嘲笑圣哉,虽然知道这是幻术,但是痛苦是真的,无法忽略。

圣哉却不以为意,离魔王越近,痛感越强,而且图中圣哉鼻子掉下来了,两只眼珠子也掉出来了,但是圣哉还在坚持着前进。

利斯塔以为圣哉真的不痛,但是她看到一道鲜血顺着嘴角留了下来,其实圣哉只是在以惊人的毅力忍着。他可以坚持下去的原因在于,马修已经忍着这种痛苦10年了,自己才忍这么点,不算什么。

邪神眼见自己的手段无法奏效,便打算逃跑,但圣哉已经考虑到了这点,使用“净化光辉檻”困住了邪神,并且利用反射,让光在内部无限反射,击杀了邪神。

最后恢复清醒的马修,把圣剑丢给了圣哉,笑着面对死亡。圣哉挥剑砍下了马修的头,世界恢复原样。

利斯塔和圣哉看到了原本世界线的马修和艾露露,他们以为自己做了个很长的噩梦;随后罗莎莉出现,罗莎莉主持了圣哉的雕像建造,却突然一阵恶寒,想要把圣哉铜像破坏掉。利斯塔问圣哉要不要去见见他们,圣哉说不用了,解释起来麻烦。

准备走时,利斯塔发现了艾露露还活着,同时圣哉腰上也别着依古扎席翁,不由得一阵寒颤。

世界线恢复正常

回到冥界,拜见冥王,交代了一下情况,中间提到了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人在加护这利斯塔等人,圣哉还想继续问下去,冥王却闪烁其词(伏笔)。

圣哉留下来问冥王问题,利斯塔感觉无聊,先回去了,出门却见到冥界的历史学家利·茨芙——一个树状的怪物,在烧自己写的书,并且在大吼“这里不是冥界”,并且看到利斯塔后,提醒她说:“神界的幸存者,扭曲的不只是你们的世界!”(重大伏笔)

话还没说完,就被警卫抓走了。

利斯塔回家等到圣哉后,把这件事和圣哉说了,圣哉也反映有问题,自己从家到冥王宫殿的路程缩短了24步(他专门做了个地图记录所有地点的距离)。所以冥界背后还有看不见的阴谋。

SS+ 伊克斯弗利亚

开始前,先复习一下一些人名地名(部分参考贴吧的翻译名整合贴)

幸运E魔法使的妹妹:阿依希→アイヒ

SS世界的第一站,加尔巴诺的神父:卢克/鲁库→ルーク

第一个村加尔巴诺的猪头人BOSS:布诺盖奥斯

‘希望的灯火’的领导者:布拉特→ブラット

在魔王战牺牲的幸运E魔法使:柯尔特/库鲁特→コルト

SS级世界魔王:阿尔特玛伊欧斯

旧塔玛因王国王妃:卡米拉→カーミラ

旧塔玛因王国变成了不死族的将军:琼迪→ジョンデ

有智商的KILLING・MACHINE:姫理子→キリコ

圣哉和利斯塔承诺,不随便杀人,然后这次开门三分钟进行侦查,之后无论发生什么。立刻回来。

几个人隐身后开门,来到了加尔巴诺,看到了成排的工厂和烟囱,圣哉刚布置完负责监控的几十只火蜥蜴,就迎面遇到一个手上拿着酒瓶醉醺醺的路人。圣哉不放心,问利斯塔自己是不是隐身,利斯塔说”当然了啊,怎么可能看得到“,结果下一秒立刻打脸。

那个醉汉看了过来,嘴里念叨着什么’帝国的间谍‘,然后手里掏出了枪。圣哉虽然及时反映,一击把那个男人打的手脚扭曲,载到垃圾堆里,但是自己还是中了一弹,十分痛苦。

那个男人吐着血沫说’中了自己的乱率穿弹,精神会很快崩溃‘,结果圣哉只是难受了一会儿,就好了。原因在于圣哉一直穿着从霓虹带来的防弹衣,在S+世界的时候就一直穿在铠甲下,和马修对打的时候也穿着。

这边的动静吸引了周围的村民,一群人围了过来,这群村民念叨着倒下的那个人叫“重导•向导之光的余辉的沃尔夫”,貌似很厉害的样子,说着看向了圣哉,利斯塔,剑神三人,而这三人此时是隐身的,想要抓住三人领赏金

很明显,这个世界拥有看破隐身的能力。

一群人为了争夺抓住圣哉,其中一个莫西干男子直接挥斧劈了另一个路人的脑子(民风彪悍,且视人命如草芥)

利斯塔下了一跳,看了一下那个普通路人的状态,吓了一跳

lv.38Hp 59844 MP 0

攻击力 30059 防御力 28955

为了对比,我取原SS世界里,小兵和第一个村猪头人boss布诺盖奥斯的数据来对比

兽人(犬型)Lv35 HP 56274 MP 0

攻击力28754 防御力 27895

兽魔布诺盖奥斯 Lv67 HP 338547MP 0

攻击力300019 防御力258344 敏捷77777 魔力794 成长度 674

单从纸面数据上看,这个SS+世界平民的战斗力已经略微超过原世界的杂鱼小兵了,毕竟在原世界圣哉被这群小兵逼着天天土遁阴人练级。

这无疑给圣哉承诺的“尽量不杀人”造成了巨大的障碍。

利斯塔还在想圣哉怎么践行他的不杀人理念呢,圣哉下一秒直接高速移动过去,把那个莫西干的脑袋扭了超过九十度,杀了。

利斯塔大惊“不是说好不杀人的吗?”圣哉面无表情地解释道“自己不是一味的保护别人,对那些怀有杀念的人,自己会毫不犹豫的动手,说漂亮话是不能拯救世界的。”(杀伐果断,i了i了)

利斯塔问:“那你ready perfectly个鬼啊?”

圣哉摇了摇头,表示自己还是做好了准备的。他从自己胸口袋子里取出了一张写了’sorry‘以及日语“对不起”的便利贴,贴在了尸体脑袋上,然后低下头对着尸体默念’I’m sorry‘。然后表示,这样就算好了——杀了人,道个歉就行了,这就是自己的解决办法。(我tm被这个脑回路惊了)

利斯塔疯狂吐槽这种行为,如果是主角在小说里干的,是要疯狂掉粉的。圣哉表示无所畏惧,反而是看着剩下围过来的平民,说自己还写了5000多张‘道歉便利贴’(不愧是你),还有谁想被贴上的。

这一举动果然吓退了众人,但是一开始被圣哉击倒的醉汉居然把自己的手脚扭了回来,站起来走了过来。

圣哉让利斯塔开门,因为他感觉到自己派出去监视的火蜥蜴全灭了,就是眼前这个四肢折断的男人干的,这个男人给了他危险的感觉。

男人高兴地念叨着”这个人是阿尔特玛级灵魂的持有者,抓住送上去可以拿不少赏金(船新设定???)“。阿尔特玛伊欧斯,是原来这个世界魔王的名字。

男人随后改口”这个灵魂的存在对于世界来说都是意义非凡的存在!是属于加尔巴诺公国的!“——从这里可以看出,新手村成立了一个公国,并且和原塔玛因王国(现塔玛因帝国)是敌对关系。

男人又掏出了一把左轮手枪,圣哉放心地说自己已经派火蜥蜴把子弹全都取出来了,结果男人掏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动扳机喊道”狼人战士……【魔导插件链接】“

下一秒,枪口冒出银白色的液体,开始包裹男人全身,然后开始变身——这段的描写类似钢铁侠的绝境病毒装甲+纳米装甲,还有点强殖装甲凯普的既视感

圣哉果断带着两人跑路,还抓了个围观群众到冥界当舌头(全身已经被魔法束缚住)

在确定对方不会像超界死神一样跨界追踪后,众人开始打算审问这个舌头。

PS:我特意搜了一下左轮手枪的设定,发明于19世纪;再考虑到魔导插件,扭曲的SS+世界应该是蒸汽朋克风格的。蒸汽朋克+异世界,爱了爱了。

== 2.22更新,作者鸽了一个月(1.27到2.20才更)==

抓来的人名叫恩佐,是原来世界里教圣哉进行职业转换的洗礼师(教圣哉从土系魔法战士转换成吹笛人的那个人)

由于伊克斯弗利亚和盖亚布兰德的魔法体系不同,所以魔法需要重新学习,而圣哉在被重新召唤后,关于伊克斯弗利亚的很多技能都忘了,所以必须要找恩佐重新学。

圣哉在攻略扭曲盖亚布兰德时,还会军神的连击剑,于是他猜测是因为自己用了太多。已经刻在DNA里了(不要什么都往DNA里刻啊!)但这也只是猜测,这个地方有可能是伏笔。

圣哉拿出剑神的牛角,来利诱恩佐教自己技能,恩佐却告诉圣哉这个东西“连一个草药都换不来”。利斯塔想要和平审问,结果恩佐提出要和利斯塔来一发,利斯塔当场暴走。

于是圣哉把恩佐绑到了树上,利用在冥界学的“death-Consultation”(暗黑蚯蚓强制独白)来逼迫恩佐开口,把一堆用暗物质拟态的蚯蚓,塞到恩佐的右耳里,让恩佐在无意识状态下教会了自己职业转换。

随后,又把蚯蚓塞到恩佐的左耳里,套出了扭曲伊克斯弗利亚的情报:

扭曲伊克斯弗利亚的时间线和正常的时间线几乎相同(圣哉通过恩佐还存在,论证出时间差异不会太大)

三百年前一个天才魔导士,把魔导文明和魔导机械带给了伊克斯弗利亚(圣哉猜测该魔导士可能是邪神化身或帮凶),魔导士复活了远古魔王阿尔特玛伊欧斯,并且用魔导机械强化改造魔王为魔导兵器阿尔特玛·梅娜斯,利用魔王征服了世界。

但魔导兵器力量太强,最后失控不听魔导士操控,魔导士借了邪神之力,把阿尔特玛分成了四种阿尔特玛——雷兽、机动、咒术、生死阿尔特玛(对应四皇)交给四个国家看管,而魔导兵器本体被弱化成一个宝珠。

但这个魔导兵器本体蠢蠢欲动,每一百年都要出来兴风作浪,于是四个掌握了阿尔特玛的王国每百年就会联合起来,镇压魔导兵器。但由于现在魔导科技大力发展,人们适应了舒适的生活,并且几个王国都有自己的小九九,不再团结,所以才会出现加尔巴诺怀疑塔玛茵帝国。

圣哉最后问了塔玛茵是否存在,恩佐给与了肯定的回答,并且说塔玛茵王国目前是由钢铁女王卡米拉领导,下一任女王则是提亚娜公主。利斯塔大惊失色,意识到这条时间线上自己还活着,两个相同的灵魂同时存在一条时间线上——考虑到之前扭曲盖亚布兰德恢复后,艾露露和依古扎席翁同时存在,所以这个扭曲世界里的存在也有可能会被保留下来。

21-01-10更新

过去一年因为新冠,好不容易回国,加上一堆事情,所以拖到现在才更新

虽然从这个抓来的舌头口中得知扭曲的伊克斯弗利亚应该过了300年,但是这个抓来的叫恩佐的舌头活着(他在原本世界也活着),提亚娜公主也活着,而正常人不可能活超过300岁。圣哉明显品出了其中的猫腻。

品出猫腻的下一步,自然就是开始疯狂准备。

圣哉带着抓来的恩佐回到了冥界的伍诺庄园,把他关到了仓库里,开始研究目前手中获得的几把枪(银白色狼人变身枪/恩佐的手枪)

由于圣哉不具备枪械知识,所以利用对枪支的拆卸分解,利用合成技能,花三天时间造出了一堆小山一样的枪。并且,利用利斯塔的鉴定技能,确定了子弹是特殊的魔弹,可以利用注入魔力,激发里面事先准备好的各种魔法(高火力魔弹、冰属性魔弹)

那么按照圣哉的性格,造出来的武器,怎么可以不测试威力和效果就使用呢?于是乎,在不知魔弹是否在触发就会爆炸的情况下,剑神傻乎乎的成了工具人去测试。随后利斯塔也参与了测试,但是她明明向前开枪,却击中了后方的剑神,吓得剑神大叫救命。

圣哉分析了一通以后,决定取消利斯塔的枪械训练计划,让剑神参(xi)与(shen)训(se)练(xiang)。

这次求教的是会使用身体硬化的阿达玛。

圣哉在前往阿达玛家的路上,又敏锐地察觉到地形发生了变化,但是还是朝预定方向前进,抵达了阿达玛家。

阿达玛的本体是一只乌龟,而且看胸前隆起,应该是女孩子,圣哉的情报居然出现了失误。

而阿达玛看到圣哉,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在得到圣哉的否定后,她小声嘟囔着“熟悉的气息,和认识的某个人很像。”

而圣哉也用利斯塔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嘟囔着“场所不对,外表和性格也和听说的不一样。”(你也开始嘟囔了?)

说是要检测一下这个阿达玛是不是本人,但是还是开始学习了。

硬化后的阿达玛,圣哉使用了冥界武器也无法破防,在征得对方同意后,圣哉甚至使用了附加有“秘神以伤”的圣剑依古扎席翁也不能对其造成伤害。阿达玛对此的解释是“有伤口才能激发‘不能愈合’的属性,但现在连伤口都无法造成,自然圣剑也无法生效了。”

但是圣哉随后也发现了这个技能的缺点,和龙王母的“叹息之壁”一样,发动之后行动力为0。

这个时候,圣哉也说出了要让剑神赛鲁赛乌斯来学习这个技能的原因——因为他的体型是所有人之中最大的(不愧是你)

就在利斯塔担心胆小如鼠的剑神不能保护自己和圣哉两人时,圣哉提出了要学习阿尔玛的终极奥义“终极硬化防御技能”——仁王立姿。

可以为除自己以外的第三方施加硬化技能,并同时赋予对方速度和防御加成,这样的后果就是——被施加技能的人,会百分百闪现到自己前面,成为肉盾。

然后,圣哉掏出了自己研制出来的机关枪,对者阿尔玛开火了,只见原本被硬化后跛脚逃跑的剑神瞬移闪现到阿尔玛面前,开始徒手接子弹。

测试中,剑神痛得求饶救命,而阿尔玛则解说道“根据个人体质,多少会有些痛感,但是多忍忍就行了。”

然后还解释了一下其中的“诱导技能”——可以把较弱的魔法攻击都会被人形盾牌吸引过来,而魔弹里是有微小魔力的,所以会被剑神吸引,但是不是完全防御,最多可以防御八成。至于防御完之后全身裸体,这就不在圣哉的考虑范围内了(反正不是自己裸体)

(所以这个世界的攻略,没有福利了吗?我们只能时不时在屏幕上看到一个精壮的裸男?)

就在我觉得看不下去的时候,作者贴心地替我们想到了——圣哉要求利斯塔也要学习这个技能。

nice兄嘚这小说我追定了!(。ò ∀ ó。)」

训练完成后,两个衣衫不整的神蜷缩在地上,剑神开始了傻笑(被玩坏了),奉献的HP,就是这种被玩坏的样子。

然而这只是第一天,后面两天才是真正的训练,圣哉一如既往地要准备后手——弄一个对魔弹防弹衣。虽然阿尔玛对圣哉不相信自己的技能而感到很生气,但是圣哉还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第二天,圣哉为此想出的解决方案就是:造了辆手推车,然后让剑神保持在“仁王立姿”状态,在扭曲伊克斯弗利亚时,利斯塔负责推着手推车。

于此同时,圣哉通过土系魔法师的能力造了很多泥手,拿着枪,附加透明化特效后分布在周围环境里。由于没有附带杀气,即使利斯塔也没能探测出来,但是“仁王化”的剑神却敏锐的感受到了,于是乎,剑神的另一个功能——“枪口雷达探测器”也被开发了出来。

在后天出发去扭曲伊克斯弗利亚之前,圣哉开启了和利斯塔的一对一历史课补习(可怜的利斯塔还以为是要两人约会)对应的这些历史,则是通过拷问被抓来的恩佐习得。

魔导科技的核心是“普及魔力存储的技术”,而现在扭曲的伊克斯弗利亚,魔族兽人已经被屠杀殆尽,少数幸存者成为了奴隶,人类支配着世界。

某些人利用特殊的枪(比如那个对自己脑袋开枪的狼人),将存储的魔能注入体内,获得超越人的力量,而通过注射,人的基础能力值也会得到提升,这应该就是看到的所有人、哪怕平民,基础能力都特别高的原因。

圣哉推测:魔力应该是有耐受性,A的魔力不一定能够注射给B。普通居民的魔导具等级为基础,上位等级的为超现实,高级魔导具则被称为阿尔特玛。

在课程最后,圣哉和利斯塔明确了尽量不杀人的方针,毕竟要在这么困难的世界不杀一人通关,实在是不可能做到的。

第二天走的时候,利斯塔看到了剑神留下的纸条“先溜了”,就在莉斯塔准备找圣哉去商量办法时,却发现剑神已经被圣哉抓了起来,用草席裹着丢在一边。

圣哉的解释是“早就看着家伙要跑了,所以自己在房间里遍布了土蛇来监视他”。

最后,圣哉把发动“仁王立姿”的剑神安置在推车上,并给他头上带了个灰色的头套防止引人注目,然后又把抓来已经疯疯癫癫的恩佐脖子栓了狗链子拷在推车上,让利斯塔推着推车,准备出发了。

圣哉直接开着狂战士化走向大门,利斯塔还奇怪他为什么不开透明隐身。圣哉回答道“我们需要镇压加尔巴诺,所以没必要隐藏自己”。

时间仅过了几小时,结果一进门看到满地都是尸体,对面还站了一个棕色头发的男子。男子解释到这是因为之前那个沃尔夫变身,结果却让圣哉跑掉了,沃尔夫处于愤怒,杀了人泄愤。

男子自我介绍到自己叫“柯尔特”,是风控术士——没错,就是那个前世被蛤蟆王穿心而死,第一个领便当的绿帽魔法师。

柯尔特解释说“这个世界人的魔力是有限的,需要以自己的特性为媒介,通过魔导武器来施展攻击”。

由于圣哉没有关于前世伊克斯弗利亚的记忆,而利斯塔看过水晶球,所以两者对柯尔特的态度大不相同,圣哉对柯尔特抱有很大的敌意,但是利斯塔却劝圣哉先和对方聊聊。她提了正常加尔巴诺地下城市有个叫艾希的女孩,她哥哥叫柯尔特,来让圣哉先了解对方的身份。但是圣哉还是以扭曲世界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对柯尔特保持怀疑。

在一个小巷子里,柯尔特解释了原因:由于圣哉等人具有阿尔特玛级的灵魂,他们可以为一个阿尔特玛级的魂导器注满魔力,而拥有这种大杀器,就相当于拥有一个国家的实力,所以他们会被公国直属精锐部队,导向余辉的沃尔夫给盯上。而注入灵魂的后果就是他们会失去所有的生命。

同时,柯尔特透露,只要他们拥有阿尔特玛级灵魂的消息被传出去,不仅公国会通缉他们,整个伊克斯弗利亚都会为之疯狂的抓捕他们。

总而言之,这个世界为了权力已经疯狂了。

虽然柯尔特承认自己也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出手制服这两个人,但他认为这两个人(轮椅上的剑神戴着头套被忽视了)拥有改变这个疯狂世界的可能性,所以打算带他们去见自己的伙伴。

圣哉以“这个人比起恩佐,可以提供更多情报”,打算跟他走,同时打算放走恩佐。但就在刚放走恩佐的瞬间,剑神的危机雷达侦测到危险,瞬移到圣哉面前,接下了突如其来的子弹风暴。

根据有烟无伤定理,让反派有足够时间登场,沃尔夫重新出现了——原文:双足直立的狼人形象,身高超过两米,身上覆盖银色装甲。就像以狼为原型的制造的机器人(为什么我脑海中出现的是巴巴托斯帝王形态的形象 )

就在利斯塔想着要不要逃走的时候,圣哉却决定把沃尔夫拿下,解除了剑神的“仁王立姿”并且一脚把他踢了开来。

用圣哉的话解释:剑神在面对中远距离狙击时很好用,一旦近身就会成为己方攻击的阻碍,所以要及时踢开。

换个简单易懂的表达:七步之内,刀快。

就在利斯塔以为圣哉要从口袋里掏出他在冥界做的秘密武器时,却发现他掏出了50张“对不起”便利贴,流程还是要走一遍的。

首战:导向余辉 沃尔夫

圣哉抽出了圣剑依古扎席翁,使用了“术式解除”后发现对方并没有变回人类,在确定了对方的变身没有使用魔法或术式以后,依旧选择用剑来战斗。

而沃尔夫的手臂伸出了很多如同电线一般的管子,随后变成了加特林。(您也是不胜传说杰诺斯的传人?)

开火的一瞬间,圣哉凭借他的反应力直接躲开了子弹,闪到了沃尔夫的背后,放出了“土蛇疾走”。

但是沃尔夫周围出现了几何状的魔法阵,瞬间粉碎了土蛇,效果类似于魔法无效化领域。

柯尔特则开始了战场解说,什么对于常战斗的人来说会这个是很正常的,自己也会,所以现代都是采用给武具附魔,并且采用混合动力来防止魔力无效化(高科技啊)

就在沃尔夫准备使用“乱率穿弹”的时候,圣哉突然在周围升起了土墙,保护利斯塔和柯尔特。

柯尔特解释:乱率穿弹就是当子弹掠过目标时,目标会陷入精神错乱。

战斗继续,沃尔夫的子弹仿佛是打不完似的,柯尔特猜测对方的子弹是直接在体内生成,这是他机械化所拥有的的能力。

沃尔夫认为自己看出了圣哉的计策,嘲讽对方比一比是自己子弹先射尽还是圣哉体力先耗尽,圣哉理都不理他,继续躲子弹。

利斯塔猜测圣哉是想打个出其不意,在对方猝不及防的时候掏出机枪偷袭对面,几次发声提醒圣哉好时机,但是圣哉都没理,继续丢土蛇,然后被沃尔夫周围的领域无效化。

于此同时,圣哉发现了对方在机械化后,也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硬化,行动力有所下降,但是沃尔夫则不以为然,吹嘘自己获得了人狼乌尔夫的敏锐和直觉。

就在又一次丢出土蛇的过程中,圣哉突然发动了圣剑的“圣天速”,让土蛇突破了魔法领域咬住了沃尔夫的后背,与此同时,突然将狂战士激发到2.8倍,欺身压了上去,而沃尔夫则用双臂挡住了圣哉的剑。

圣哉说了句“比起阿尔玛的硬度还是不够”,接着用尽全力打算把沃尔夫压碎。

双臂被压坏的沃尔夫根本无法瞄准,被圣哉破坏了武器后横切两半。

就在圣哉想要用老办法把沃尔夫火化沉入地底的时候,利斯塔走了过来,劝他别这么干。柯尔特却擦身而过,一脚踢飞了沃尔夫上半身,还解释到“超级体没那么容易死”。

果不其然,沃尔夫残留的上半身痛得叫了起来,认出了柯尔特的武器“集旋操枪”,还惊呼呼柯尔特为“恐怖分子”。

柯尔特不废话,补完刀以后朝圣哉等人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继续上路前,圣哉让解除“仁王立姿”的剑神又恢复了防御状态来当雷达,就当利斯塔想要大声质问圣哉为什么不用枪时,她的左胸突然被圣哉放的土蛇咬了一下,圣哉还冷冷的回了她一句“不要多嘴。”

路上,利斯塔小心翼翼的问圣哉对柯尔特的态度,圣哉则说柯尔特喜欢补刀这单和自己很像,两个人很对脾气,但还是不信任对方。

他们最终来到了破旧的大楼前,要坐电梯上6楼,利斯塔还想测测电梯是否安全,结果却被圣哉一把推了进去,理由是“柯尔特每天都坐,所以不会有问题”。

利斯塔反驳说“要是这次恰好出问题了呢?”

圣哉嘲讽道“物管吗?”(笑川天皇的圣经真是传播力强,异世界都能传播到)

圣哉坐电梯时是趴在地上,据他说,这样电梯坠落时伤害可以减到最小。(不愧是你,利斯塔说想看你在日本坐电梯时是不是也是这样)

在一个隐蔽房间内,见到了恐怖组织的剩余成员:柯尔特的妹妹艾希,牧师卢克和技术士卡隆。

利斯塔介绍自己是女神,三人还不信,结果当他们发现到三人灵魂的纯度都是99%的阿尔特玛级时,不得不相信这是天赐,牧师甚至发出了“神降”的感慨,说“圣战要开启了”。

在此期间,艾希说出要杀掉女神来获取阿尔特玛的话,被圣哉威胁:如果你敢有这种举动,哪怕你是小孩子也会毫不犹豫的杀掉你。(护妻了!护妻了!)

在柯尔特的协调之下,双方才偃旗息鼓,说出了此行的第一个小目标:颠覆加尔巴诺对于这个城镇的控制权。具体行动为——刺杀镇长。

利斯塔质疑说为什么不直接去破坏阿尔特玛·梅纳斯。技术士卡隆解释说:能刺穿梅纳斯的物质已经不存在了,就连封印都很困难,他们甚至都怀疑封印是否真的有效。

并且,他们透露出帝国研究出距离魔王复活还有五年,但是在此之前,各国因为战斗已经死了数十万人,大家不可能齐心协力去解决凑齐四个阿尔特玛。

柯尔特的意思是从小地方入手,逐步夺取加尔巴诺政权。他邀请圣哉加入,讨价还价后圣哉说明天给答复。

柯尔特想要留宿圣哉一行人,圣哉拒绝了,就在利斯塔以为圣哉要回冥界时,圣哉却突然说要找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意思是之前冥界位置的异变让他觉得冥界也不安全了,所以要在扭曲伊克斯弗利亚找一个安身之所。

然后,圣哉缠着柯尔特的妹妹——前世造了地下城的艾希,教会了他造隐蔽房间的魔法,并用他那惊人的学习能力,瞬间造了一个更大更好的房间住了进去。

房间讨论时,圣哉定下了一个小目标——从四大帝国手中夺取四大阿尔特玛。

他问了利斯塔一个最终极的问题:如果真的恢复到原来世界,柯尔特注定会死,那么你做好从艾希身边夺走她哥哥的准备了吗?准备好让一个和自己走的很近的人突然离开的准备了吗?

利斯塔显得有些茫然,明显内心还没有做好准备。

第二天早上,就在圣哉进入对方房间想要回复时,柯尔特却抢先发言:说自己这么做,是为了在扭曲的世界里保持理智。自己总在思考,自己是不是曾在什么地方做着什么事。

很明显,柯尔特的灵魂察觉到世界的扭曲了,并想要做什么。

圣哉问:“哪怕恢复正常的代价是你消失?”

柯尔特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也就是说,我会死吗?”他在看了眼妹妹后,为了让妹妹能过上正常的生活,决定继续做下去。

圣哉不知道是不是被柯尔特的态度打动,同意加入柯尔特的组织,利斯塔和剑神也加入了。

神父感慨道:真是太感谢您啦,恐怖利斯塔大人(Terror Rista Sama谐音Terrorist Sama)

日本人也这么喜欢玩谐音梗么?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