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超时空摇滚(非主流穿越)第三部 流浪篇——发霉桃子

超时空摇滚(非主流穿越)第三部 流浪篇——发霉桃子

互联网 2021-05-16 18:18:26
"你伤着呢!我来!"芹儿本来在取包裹里的干粮,看到我的动作后赶来阻止。 "Don't worry!"我笑着坚持,几下把工作完成。"I'm stronggg!"还绷紧左臂的肌肉跟她开玩笑。"哎噢!"后背被人狠敲一下-- "你想欺负我妹么?!"柴显板着张方脸站在我身后。 "哪有!"芹儿笑着走上去,从他手里接过水桶。"珀希哥在逗笑呢!" "呿!"柴显不屑地看我一眼。"量你也没那胆子!" 我缩起脖子,无奈地撇撇嘴:"Well,你有。" "你?!"他朝我凶横地瞪起眼--怎么了?顺着他说话也不好吗? "别争了!是嫌不热闹么?!"芹儿照例过来当和平使者,把一块饼塞到我手里,也给了她哥哥。 我开心地啃起来,这种粗糙的面饼要趁食欲旺盛时赶快吃,不然就很难下咽了。 "来!芹儿,哥给你样好东西!"柴显忽然凑到芹儿身边,鬼鬼祟祟地在胸前衣襟里掏什么。 一块糕点,不算大,但看上去似乎很好吃--绝对比我现在啃的玩意好! "哪儿来的?!"芹儿问他。我也感到好奇:这附近可没见到有糕点铺。 "嘿嘿......"柴显抓着头顶笑--我冒鸡皮疙瘩了。"刚才打水的时候,又从城门口路过,见官差端了好大一篮子的糕饼分发给路人,我便挤上去要得一个。" "原来是官府布施啊。"芹儿看着那饼点头,似乎明白了。"珀希哥,给!"她掰下一大块递给我。 "谢谢!"我咽着口水说,接过来马上凑在鼻子上闻:好甜! "你怎么给他了?!"妹妹的慷慨让柴显很不高兴,或者说,因为这慷慨是对我发出的。 "看你小气的!这不是施舍来的么?值得一番计较!"芹儿说着也分一块给她哥哥,对方接过后不好意思地傻笑一下。 虽然不满意柴显对我的不友好态度,但老实说,这家伙对待自己的妹妹实在不错。跟他相比,我是不合格的哥哥--总是对Molly食言。 我失落地咀嚼着甜点,却品尝不出它的美味。 "咦?这饼上还写了字的!" 芹儿的说话让我暂停消灭这块食物的动作,下意识地将它放在面前查看-- 鲜红的文字,我当然不认识,即使它看上去很简单。 "哥,你要这饼时听官差说什么没有?" "哪还有那心思!好多人抢呢,便是这个也来得不易啊!" "那是有人的Birthday么?"我忍不住插话。 "Birth......day?"芹儿学我的话问。 "就是一个人生来这里的日子。在我的家乡,有做Birthday cake吃,cake有字在上面:‘Happy Birthday'!Like that!"我耐心地解释,相信芹儿能理解。 "那是‘做寿'?Birthday是‘寿诞'?!难怪呢,大约是城里哪位大财主的寿辰,故此布施的。"芹儿点着头说。"珀希哥说的‘cake'又是什么?" "好吃的糕点!"我笑着回答。"很香、甜!"恩,其实现在这点心也很不错,我大口吃起来,特意舔一下红字--没味道。 "哎噢!"该死的!又发生了。赶快把食物塞进嘴里,我伸手到头上使劲抓--痒死了! "珀希哥挠什么这般用力?"不知什么时候,芹儿凑了过来。然后,似乎很小的指尖隔着布料轻轻地为我抓着...... 感觉不那么痒了,我懒洋洋地眯起眼睛。 "大约是头巾戴久了捂的。"她为我解头上那堆东西,一阵轻松,头发散下来挂在我面前。"珀希哥的头发金灿灿的真好看。"纤细的手指代替梳子从里面划过,稍微有点凉--真舒服。 "哟!我说呢!别动!"--这话吓我一跳,真的不敢动了。 "哎噢!"我大叫一声,伸手捂着被摁痛的头顶,疑惑地看着面前的女孩。 芹儿手里捏着什么,一脸诡秘的微笑:"哼,敢情是捂出虱子来了。" "‘虱子'?"头皮屑吗?对了,我好久没洗头了。 "手摊开!"她命令道。 慌忙伸出左手展开--虽然不明白原因。 一个黑色的小点随着她手指的一松掉落下来,我好奇地凑上去细看。当它突然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动作翻转一下,飞快爬行起来时...... 我的眼前黑了。 "珀希哥?!"

* * *

晚膳中,一派寂静,竟不闻食具碰撞之声。 又一次举箸,悬空略巡一遍,收回-- "这些菜是怎么回事?!"高涉恼火道。 八喜上前鞠躬:"回皇上,这些都是皇上亲自点的菜式。"这话,不是第一次说了。 高涉不语,默默落下筷子在桌上。 "皇上若不满意,老奴这就吩咐下去另备!" "算了。"略叹气,重新执箸,随便落在一处。 又是这些甜菜!这是第几日了?该从那日得知那消息时起吧......那消息,当时将它十二分当真......不,现在也是真的!高涉想着,捏紧双箸,紧咬下牙。 只怪一时心切,以为他即刻便能到达自己身畔,竟行起这孩童般的事来。 其实,便是此刻,他也幻想那人能坐在自己身边...... 腮处又觉酸涨,嚼着费力。 "皇上,天冷了,不如换些补气驱寒的膳食罢?"八喜见机提议。 冷?高涉皱眉:果然,昨日正是立冬。"恩,你置办就是!" "老奴领命。" "这些菜还是照做!" "这......是!"到底没能达到本来目的。

哧-- 一块松动的朽砖被踩溅出污水,昨日下过雨。众奴仆慌忙奔来为皇帝擦鞋,被高涉不耐烦地遣散。 "朕不是下令整修此路吗?为何还是如此?!"只回头对八喜质问。 "回皇上,此事系陛下南巡前吩咐的,老奴对下面传达后便也随驾离京,大约因此搁置了。"八喜神色谨慎,小心翼翼道。 "推三阻四!"高涉甩动袖子,恼怒道。 "老奴办事不利,望陛下责罚!" 高涉却不作声,径直走了。众人急忙尾随。 终于还是到了。 眼前的宅院始终是那般景象--冷清、荒芜。高涉无声叹气:当初为何要将他安置在此,是想借他的脾气一扫这冷宫的阴郁?当初呵,好像所有的事都没问过他的意愿,一味按自己喜好摆弄。而后才明白,将他轻视的初衷其实是对自己此时的极大嘲弄呢。 "皇上,到此留步罢。"八喜不忍,上前劝阻道。 高涉略绕开他,坚决推门入院,对方只得嗟叹。

瑞喜一见进门之人,当下怔了,喜也不是哀也难发;竟至哆嗦起来,喉中呜咽不绝-- "皇......皇上?!"连下跪都忘了,执着笤帚,于院中发愣。 高涉见到他,也自感慨,不教人怪罪其无礼。上前轻声道:"还有谁在?" 瑞喜已然哭泣起来,抹去泪水,这才跪下低头道:"除了奴才,还有金公公。福公公前者应调去了别处。" 一切又回到从前了。高涉看着这名小太监,想起他与珀希的交情,顿生同情之感,忍不住还想往他头顶拍拍。只是抬了手,没落下,怕惊到他。 "领朕进去看罢。"叹口气,抬头望天道。 屋里还是打扫得干净,却被不住一股沉寂,揭穿凄凉的真相。 走到那间房前,高涉屏住气。以往,他也是要顿一顿才会进入的,却不似这般无望。 "都留在外面。"话音过后,准备揭起压抑的封印。

---------- 皇帝哥哥,对不起,我在恶搞你的爱情憧憬......= =||||

 

第七章

从这窗户望去,荒芜的院落里仅有一棵老榆树。此时深秋已过,残叶凋尽,秃兀的枝条在幕色中张扬,无比凄楚。 也罢。若是茂密时,难免不妄想那树下卧着一人......他跟自己年幼那时,还真像呢。 高涉踱回屋中,无意间走向那香案,拿起上面那只白玉卧犬:哼,他那时竟敢以此物击伤自己;施力之重,便是现在想起,也隐隐有些怨恨--真是个莽撞的混小子。想想,又觉得自己可笑,别人百般顺从乃至讨好献媚,他全不在意,偏被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野小子顶撞得开心。每每此时,便妄想,或许今日过后,他就该乖顺些了?又怕他哪日真的顺从了,便却没了生趣。 这番忐忑,不知何时才能重温,早知如此...... 门开了,有人进来?高涉连忙放下物件,转头-- "皇上,老奴斗胆叨扰了。" 原来是老太监金顺。高涉虽嗔,却发作不起来,略看他几眼,背过身去-- "此处,眼下又清静了。" "皇上放心,老奴自会悉心打理,以待大人归来。" "哼,"高涉冷笑。"你倒很会说话。倘若他回来,朕还舍得将他搁在这凋敝之地?" "老奴失言了。" 高涉淡笑摆手:"你一向尽忠职守。话说起来,昔日先皇太后多得你照应,朕却无以嘉奖与你的。" "皇上过奖了,老奴本分而已。" 高涉也只是笑,背手又看一眼窗外。 "皇上,"金顺得时机进言。"老奴非有意打扰皇上静思,只来呈些物件,想是皇上要得的。" "何物?"高涉才想其他进来时,手里确是捧着什么的,从容转身面对,只语气略急,隐约还有些期待。 金顺躬身举一包裹至前:"老奴只管将物件交与皇上,并无其他考量。" 高涉半惑着接过,当下展开-- 怔了。 "这些衣物,是珀希大人入住宫中时,老奴为他换下的。后老奴收藏而未教其知晓,因其制作奇异,恐陛下另有打算也。" "哼。"却是一声冷笑。 "到此,老奴告退了。" 高涉轻摆下手,金顺悄声出屋,并将门重掩。

寂寞独处,高涉将那些裁剪怪异的衣裳一件件抖散,摆在床上,按照顺序,拼出个人型。 哼,原来你喜欢这样的打扮么?粗鄙简陋,难怪终日混沌无知,傻得露骨!想到这里,高涉还不禁一笑,以往种种历历在目、栩栩如生,心头一番酸甜混杂。 那套衣裳,上是一件短袖白褂,应属里衣,中心却画了些奇形如文字状,俱是黑色,惟右上有一桃形花纹染成通红,赫然刺眼。 回来后,你可得跟朕讲清楚那些意思--高涉以手指在那图案上摹画着想--不许再耍滑头戏弄朕!于是还皱皱眉毛,仿佛对着真人。 你是不满被人肆意摆弄调遣么?忽然生出股慌乱的心思,高涉慢慢动手将那衣衫攒在手里,捏紧-- 然而,你若不回来,又怎知日后如何? 千万不要躲啊。 将红色的一团按到脸上,深深吸气。

当晚,皇帝宿于兰馨冷宫,独自睡在珀希那张床上。 此后,便再未行顾此地,一切如常。

* * *

"......Jack老大说,我也拿了一个钱。然后,他把钱放在手上,月光下,他的手是骨头......像这样--" "啊--" "哈哈......"我收回手--它当然不是可怕的骨架--大笑着欣赏自己的恶作剧成果:惊慌逃窜的孩子们。 "番子尽吓唬人!"最小的钿儿不满地朝我扔来一把泥土。 "嘿!"我躲开了,跳起来去抓他。"不许打人!"马上揪住这淘气的家伙,架着他的胳膊举起来一抛,小鬼吓地直嚷。 "小番子!又欺负我儿子怎地?!" 不好,钿儿那凶恶的妈妈出来了。我连忙放下她的宝贝儿子,带领其他人跑开。 结果那臭小鬼也追来了,由于他刚才对我的不尊敬,其他孩子很不友好地瞪着他--我很满意这样。 "珀希哥哥。" "嘿?!"头顶忽然一凉,我缩紧脖子转过去:又是梅儿! "你的头发什么时候长长啊?"她心安理得地摸着我头顶问,冰凉的小手指在稀疏的浅发上摩挲而过,冷得我直想打哆嗦。 "跟你的一起长!"照例敷衍她。"给我帽子!" "到时候可记得给我一根啊!"女孩不情愿地把那顶厚布帽子交到我手里。 "恩!"心不在焉地回答着,我把帽子整理一下戴回头顶--呵,现在暖和多了! 这就是反复驱赶寄生虫失败的结果--我把头发剃光了,算是将那些可恶的小虫子赶尽杀绝!呵呵,我赢了。 "珀希哥,上次你说要讲个‘爱死人'的事儿呢!"梅儿的哥哥阿平问我,顺便帮我摆脱掉他的小妹妹。 "什么?"我疑惑地看着他。 "就是有头狼一样的人......"他说着手做成爪子状挥舞。 "噢!‘X-Men'!" "是!是‘爱卡死......'"艰难模仿几句后,他腼腆笑着抓抓脑后。 "那个不好讲。"我耸肩膀:是真的,刚开头就遇上太多障碍,像"变种"、"镭射"这一类的词汇实在是不好解释。还是《加勒比海盗》好,容易被他们的文明程度理解。 "没事儿,你讲就是!我跟芹姐学过你的话了!你看......Hello?How's going?" "哈哈......"听他说英语我大笑起来,忍不住揉一把这小子的脑袋。"That's right!" "Tha......" "珀希哥!" 芹儿的声音,我赶紧回头。 "快回来拜祖师爷了!"她朝我挥手,看到我回头后就不再前进了。 "I'm coming!"我大声回答着站起来。"下次讲!"再揉一下阿平的脑袋作为道别。 "See you!" "Huh?"我愣了一下。"See ya!"明白过来后,对他微笑:有意思的小鬼!

"呵,又给孩子们说书呢!"芹儿一等我走近就笑着说。 "‘说书'?"就是说我讲那些电影的故事?"嘿嘿,It's funny!" "可不!"芹儿声音一扬。"阿平他爹都打算拿你说的那些故事当话本讲了呢!" "那样好。"我不置可否地笑笑。阿平和梅儿的爸爸是个"说书的",阿平以后也要做跟他爸爸一样工作,就像芹儿跟阿显继承了他们已故父母的工作演奏卖唱一样。 这个村庄里几乎所有人都是这样。 在冬天来临的时候,芹儿和柴显把我带来这个地方--他们的家。我因为手上的伤不能演奏,没法挣到钱,却依然消耗着不多的收入,流浪卖艺的生活快要维持不下去了。于是他们带着我提前回到这里--一个全是流浪艺人的小村子。 我很喜欢这里。 "人都忙死了,你倒跟那帮小鬼打诨怎地?!"柴显一看到我就埋怨,身上是一股浓烈的烟味--我才真有些抱歉了。 "Sorry。"对他耸肩。 "快来!拜完祖师爷好吃饭!"芹儿拉着我的手,把我带到客厅那座神龛面前,迅速跪在已经摆好的一个坐垫上,并示意我也跪下。 我咬咬嘴唇,犹豫了一小会儿,终于服从了:这是一种仪式,面对的是神灵。 "起来!" 却被柴显大吼一声,还用膝盖使劲顶我背后。

 5/19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