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68、钟原番外_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68、钟原番外_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互联网 2021-05-19 01:38:01

木头毕业后在一家摄影杂志社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后来有机会随着摄影组满世界地出差拍景色,这也让她小小地骄傲了一下。当然对于她频繁地出差,钟原是极度地不满的。

然而好景不长,没过多久,杂志社的老大突然沉痛地宣布:咱的杂志社,也许撑不下去了……

为什么?还能为什么,销量下降,资金周转紧张……这年头谁看摄影杂志啊,你封面上要没一个半个的美女,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木头十分之郁闷,虽然她在这里待的时间不长,然而对这里已经产生了感情,周围的人都很亲切,还有带她的师父,对她也超级好,还指导了她很多摄影技巧……这么好的地方,怎么能说停就停呢。

看到木头哭丧着脸,带她的师父安慰她道:“小沐尔,别难过,你是个有天分的人,又踏实愿意学习,去别的地方肯定会有很好的发展的。”

一听说要去别的地方,木头更难过了,“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有倒是有,只要有人出钱,咱们再好好地宣传,应该不至于没救……这世界上总是有人喜欢摄影的。可惜这年头大家有钱都炒股炒房去了,再不济也能炒蒜炒豆,谁会拿来投杂志社呢!”老师父说着,连连叹气。

木头却在心里燃起了一丝曙光:钱啊,钟原好像有不少钱吧……

可是,要怎么样才能说服他那样的奸商把钱投在一个有可能亏本的地方呢?木头皱着眉头在纸上画着圈圈,思索着。

老师父见她锁着眉不说话,便问道:“小沐尔,想什么呢?”

木头诚实地答道:“钱。”

老师父无奈地叹着气,掏出一本《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坐在一旁解闷。

木头盯着“三十六计”那四个字,在心里把三十六计挨个背了一遍,通过排除法,她最后决定:用美人计。

……

其实木头对美人计的成功率并不是很有信心,钟原是个狡猾而清醒的人,一般情况下如果有人想吸引他做赔本买卖,他都会先把鱼饵吃掉,然后告诉你:我坚决不上钩。

不过不管怎样,木头都要试一试。

她请了一天的假,先去美容店把自己从头到脚清理了一下,然后拉小二去逛商场买衣服。当她告诉小二自己买衣服是为了勾引钟原时,小二这厮拉着她直接冲进了商场的情趣内衣区。

木头一遍抹汗一边看着面前五花八门的所谓情趣内衣,其中某些款式她根本看不出来要怎么穿。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木头红着脸捏着一块渔网一样的疑似胸衣的东西,担心地问小二。

小二一边拿着乱七八糟的内衣在她面前比划着,一边说道:“木头,麻烦你有点做女人的觉悟。”

木头觉得她的主意不靠谱,“那你呢,你穿过这些吗?还有这个……”

小二瞥了一眼她手中的东西,不屑地说道:“我当然不穿,一般都是路人甲穿给我。”

木头:“……”想不到路人甲师兄竟然如此地风骚--|||

“喂,”小二拍着她的肩膀,“你要知道,站在你面前的男人可是每天被各种美女环绕着,想要牢牢抓住他,当然要加点猛料。”

木头于是咬咬牙,想要从钟原那里套点钱,当然要加点猛料了!

当然,鉴于她的智商以及接受能力,她最后还是选了其中最保守的一套:一件黑色带蕾丝的半透明丝绸吊带短睡裙,短到刚刚能把臀部盖上。

买完睡衣,她又去挑指甲油,小二也就是这个时候知道了钟原这厮竟然有恋足癖的,于是她一直淫笑个不停。在红色与粉红色之间犹豫了半天,最后小二一句“你走的是少妇路线不是少女路线”,于是她毅然选了红色。

至于香水化妆品什么的倒是没买,反正钟原对这类东西也不怎么感兴趣,更何况小二也说了,“三木头你这张脸已经很合格了,算计一下怎么多挤出点胸来吧。”

木头对这句话又爱又恨,她的胸已经长到b了啊,貌似够大了吧……

……

晚上,木头意亮俗阕懔礁龆嘈∈保比黄渲泄馔恐讣子途屯苛私桓鲂∈薄k郧懊煌抗哉舛魇翟诿皇裁淳椤:迷谧詈笞芩阃康没顾懵饬耍酉吕匆龅木褪堑茸胖釉乩戳恕

钟原晚上有个比较重要的饭局,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他以为木头已经睡了,便轻手轻脚地洗了澡,然后推开卧室的门。

卧室里的灯亮着,木头此刻正侧躺在床上,睁大眼睛满脸期冀地看着他。

黑发如雾,肌肤胜雪,纤细匀称的身材,修长笔直的双腿,还有……晶莹小巧的脚上绽开的火红色花瓣……

钟原呆呆地站在门口,两眼发直,过了一会儿,两道红色的液体顺着他的鼻孔流出,流过嘴唇,顺着下巴,滴到他白色的棉质睡衣上,然而他本人对此却毫无知觉。

木头慌了,她倒是想了几个应急预案,但实在没想到这个结果。于是她从床上跳下来跑到钟原面前,抽出纸巾一个劲地帮他擦着,一边擦一边内疚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钟原抓着她的手,神情恍惚,“你这是要我的命……”

木头哭丧着脸帮他止血,心里想着,我不就是想借点钱吗我……

当然她并不知道钟原这是大脑当机的症状,因为他之前很少出现过这种情况。等到她终于庆幸他鼻子不流血了,他已经把她抱到床上并且扒掉了那件碍手的情趣睡衣了。

其实今天木头很想主动一下的,然而钟原并不给她这个机会。

等到她被蹂躏得浑身无力,气喘吁吁地趴在他怀里时,她记起了今晚的使命。于是她小心翼翼地说道:“钟原,我想借钱。”

“嗯。”钟原漫不经心地答应了一声,然后认真地在她胸前种着草莓,接着一路向下……

木头觉得他这是在敷衍她,“你都不问问我要借多少吗?”

“随便多少。”钟原的话很含混,因为他此时正在吻她脚趾上的红色花瓣。

木头还是有些担心,“那个……你不会后悔吧?”

钟原一边顺着她的脚往上吻,一边带着点威胁的口吻说道:“宝贝儿,可不可以不要在床上讨论这种无聊的话题。”

此时钟原已经吻到了她的大腿内侧,木头一时脑子短路,信口说道:“那讨论什么?”

“讨论一下,”钟原抬起头,目光火热,“接下来我们用什么姿势。”

木头:“……”

……

第二天吃早餐时,木头试探性地问道:“钟原,你昨天说的话,算数吗?”

钟原:“我昨天说了很多话,你指的是哪一句?是‘以后给你买漂亮指甲油’,还是‘我们要个孩子吧’?还是‘宝贝儿你今天真美’?抑或者……”

木头连忙红着脸打断他,“借钱,借钱……”

“哦,借钱做什么?”

木头只好以实情相告。

听完木头的话,钟原亲了亲她的额头,笑道:“没问题,明天让你的老板带着合同来找我。”

木头惊喜而又觉得不可思议,事情好像太顺利了。

……

社长大人做梦也没想到沐尔会认识钟原,而且能从他那里拉到投资,说实话一开始她对他说那些话的时候他是不敢相信的,不过沐尔此人又确实不像个会撒谎的孩子……

“沐尔,你们是怎么认识的?”社长爱不释手地抚摸着手中的名片,他的杂志社终于有救了。

“哦,他是我老公。”

社长一口血喷了出来。

……

社长大人把合同拿给钟原的时候,钟原翻了几下,放下合同说道:“你的要求我都满足,我只有一个条件。”

“什么?”

钟原幽怨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让、我、老、婆、少、出、差。”

……

杂志社的经济危机就这样平息下去,对此木头感到很高兴。当然至于社长大人和她老公谈判的细节,她是不知道的。

她还不知道的是,那天谈判之后,凡是走进钟原办公室的人都被涨了工资。

她只是有点奇怪,为什么对于拯救杂志社这件事,钟原好像比她还要高兴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加入书签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