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大晋超度亡灵一百年_第三十章 蚌女婵玉_起点中文网

我在大晋超度亡灵一百年_第三十章 蚌女婵玉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5-16 16:57:02

途经乱葬岗,袁战站下瞧了瞧,荒草连天的,也看不到什么,就又走了。

缘分已尽,也没什么好留恋的。

来到郝二村前,取下银蟾向城隍庙里扔去,不大一会儿,就见鲵妖扑腾扑腾的朝他走来。

“仙师。”

鲵妖过来行了一礼,样子有些滑稽。

袁战道:“替我给神女捎个话,贾云已经救出来了,现在猎户村,让她自己去找吧。”

鲵妖却道:“神女想见你。”

袁战道:“没这个必要吧,我还要赶着回京交差呢。”

鲵妖道:“很快的,就在附近。”

“好吧。”

袁战想了想,就跟着他走了。

不一会儿来到泺水旁边,鲵妖一个猛子跳了下去,然后浮出个脑袋道:“下来啊。”

袁战失笑:“我怎么下啊?”

鲵妖道:“仙师身上不是有避水珠吗,攥在手里或者含到嘴里就可以的。”

袁战恍然大悟,取出避水灵珠攥到手心里,扑通跳进河里。

人刚一入水,就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把水给分开了,一滴也没有沾到身上。

袁战赞叹,跟在鲵妖身后向水底潜去。

时候不大来到一片礁石跟前,下面有一个石头门户,门口有水族把守。

鲵妖站下,跟水族打了个招呼,径自推开石门,回头招手道:“仙师请!”

袁战进去,眼前豁然开朗,俨然神话里的水晶宫,富丽堂皇。

在一张玉石桌前,站着一个美丽的女人,穿着一件外面世界里普通女人常穿的一种衫裙,显得素雅端庄。

“您是……泺水神女?”袁战问。

泺水神女盈盈迎了过来,轻启樱唇,道:“正是小神,仙师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袁战忙道:“您才是神仙,我算不上的。”

神女微微一笑,请他上座。

袁战也不客气,就在桌边坐下了。

从屏风后面出来一个年轻的女人,长得也是十分的美丽,手里端着托盘,上面两盏香茶。

“仙师请用茶!”

女子过来,嫣然一笑,把茶放在他的跟前。

袁战看她一眼,道:“多谢。”

端起茶盅喝了一口,微一点头,这才道:“神女邀请,有什么吩咐吗?对了,贾云已经出来了,就在往西四百里猎户村,我已经安顿好了,神女随时可以去跟他相会。”

神女笑道:“我已经知道了。”

袁战微微一愣,点头道:“好。”

想想也是,堂堂神女,怎么可能不清楚他的动向呢,说不定一直派人盯着他呢,于是不再说话,静待下文。

神女低头想了想,道:“此番邀请仙长,确有一事儿相求,但恐触及仙长隐秘,所以……”

袁战道:“无妨,请说。”

“好吧。”

神女好像有过一番思想斗争,牵扯到她自身的一些隐私,既怕触及袁战,又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太多,闻言向外挥了挥手,除了奉茶的女子,像鲵妖等水族连忙出去了,并把宫门给带上了。

她这才道:“小女本是泺水一女尸,溺水而亡,神魂受地底五行精气滋养自然通灵,又机缘巧合吞食了千年蚌精兵解后留下的一枚灵珠,才变成今天的样子,修行五百年,成为这泺水的神女。”

袁战惊叹,连连点头。

神女接着道:“只是这几百年修行下来,始终无法褪去通灵之体,变化成人。那日夜里见仙师指使鬼仆去县衙救人,其形虽然飘忽,但质却已发生变化,似要向着道体演变。是以今日多了这番心思,请仙师大驾,聆听教诲。”

袁战道:“你确定他们起了变化,跟从前不同?”

神女道:“是的,我确定。”

袁战想了想道:“你想跟我求些东西。”

神女道:“是换。这些年,我这宫里收集的金银珠宝不少,只要仙师喜欢,尽管拿走,只求换取一些仙药,助我得脱苦厄。”

袁战道:“以你的能力想救贾云应该不难的,结果却请我出手,是不是就跟这个有关。”

神女嫣然一笑,道:“正是。”

袁战有点儿犹豫。

说实话给她一些是没有问题的,阴蚀果并没有全部吃了,还留了一小部分,只是他担心这样一来会流传出去,再被有心人发现了,难保不会调查出阴蚀果的来历。

不给吧,看看神女的眼神,充满了期待,可别因此结成了梁子。

“好吧,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袁战敲了敲桌子,答应了。

神女喜道:“仙师请讲,只要我这泺水宫里有的东西,你随便拿。”

袁战摇摇头,道:“那倒不用,你只要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即可,不可向第三人提起。”

说完瞧瞧旁边的侍女,感觉用词不太准确。

神女立马站起,昂首挺胸道:“小神婵娟在此立誓,此生不会向第三个人提起,有违此誓,愿受九幽神火加身之痛,永世不得超生。”

袁战听她的名字耳熟,就道:“神女可还记得生前之事?”

神女道:“通灵之前就已经磨灭干净,什么都不记得了。”

袁战点点头,又瞅瞅旁边侍女,问:“那她呢,不会泄露了吧。”

神女道:“婵玉妹妹乃蚌母之女,与我情同手足,是断不会说出去的。再说,她以后就是仙师的人了,更加不会的。”

袁战一愣:“什么我的人?”

神女一笑,道:“仙师觉得我这妹子如何?”

袁战马上会意,连忙推辞道:“不必,我袁战一介俗人,在京城也只是一个收敛死人的小吏,就算有那个心也没那个力。神女好意心领了,但还是算了吧。”

神女瞅瞅婵玉。

婵玉竟主动过来了,躬身道:“仙师,小女没有别的意思,只想常侍左右,聆听教诲,还望收录。”

袁战拒不应允,最后干脆起身道:“若再这样,我可要走了。”

神女只好作罢,含笑道:“好吧,就依仙师。只是日后若在京城相遇,还望仙师不要装作不认识。”

袁战一愣,道:“那当然不会了。”

说着从锦囊里面取出三只阴蚀果,放在桌上,就想要离开。

神女连忙取出一只锦囊,比之前那只还要大,像个口袋,双手呈上。

袁战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接过,这样就两清了,谁也不欠谁的,然后告辞。

二女送到宫门外面,吩咐鲵妖代为送客。

袁战也不以为意,上到岸上,朝鲵妖挥挥手,走了。

在路上这才打开锦囊看了一眼,结果这一眼就被耀花了眼。

锦囊里面堆满了金银珠宝,怕不得有个几万两。

袁战连忙束紧锦囊,往四周看了看,小心的塞到怀里,用手按着,心里都是惴惴的。

姥姥,这次是真的发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