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们经历过灵异事情吗?

你们经历过灵异事情吗?

互联网 2022-01-18 10:18:17

已更。我在广州的时候,住在黄花岗旁边的老楼里,那是一栋凶宅,我在里面遇到过很多怪事。像什么楼道磕头烧香的鬼老太太、半夜撞“中阴身”的夜班出租车司机、吃骨灰的老鼠精……,鬼压床是常有的事,特别吓人。

我那段时间,跟同居的女朋友总吵架,甚至动了手,一度差点分开。身体也不好,总是睡不醒,浑身乏力没有精神,搬进去两个月就实在扛不住了。

我有个朋友,在四川修道,属于茅山门下,得知了我的遭遇,特意让我拍了几张楼房周围和房间内的照片给他。

很快,他便提醒我说,我住的那栋房子,很可能是风水上的凶宅。

怎样才能算是凶宅呢?

他说可以从两个方面判断,一是建筑位置,比如我住的那栋楼,位置就奇怪。

首先它是建在黄花岗烈士陵园的入口旁,房子有三十多年了,算是年老失修,外墙已经完全剥落了,楼道房间里更是潮湿阴冷,大白天也必须全开着灯才能看清路。

更重要的是,楼门正对三棵古树,三棵树已经枯死多年,形状就像插在地上的三根香,而整栋楼,就是香后的“墓碑”。

这种在风水上叫“栽阴”,为的是借用楼里住户的气运,来旺目标地的财,是非常坑人的做法。

第二个判断依据,更邪门,是要看住户的生气。我搬进去的那栋楼里住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几乎没有一点旺盛的生气了,而且几乎每家每户门口都摆着煎药的罐子,还有上香用的香坛。

这种潮湿的地方会出现很多毒虫毒鼠,老鼠有小孩胳膊那么粗,尾巴有筷子那么长。老鼠长那么大,已经快成精了,一点不害怕人,总是在楼道和天花板上来回窜动,尤其在半夜啃噬木板的动静,特别渗人。

朋友建议我尽快搬家,又给我寄了几张符,让我一张在屋里烧掉,一张戴在身上。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搬家之后,我女朋友的心情突然变好了,我们的关系也缓和了,但灵异的事儿还是撞见了不少。

讲几件吧。

有一次夜里11点半,我到家门口才发现钥匙忘在了公司。于是打车回公司取,但这时候遇到一个问题。

公司所在的位置,是黄花岗烈士陵园附近,公司那栋楼,相传之前是殡仪馆。

而它对面的小区,前身则是火葬场。

烈士陵园、殡仪馆、火葬场,这三个死气弥漫的地方三足鼎立,中间恰恰是一个丁字路口,煞气聚而不散,路冲煞正对公司楼。

(在这多一句嘴,买房时候一定要调查好周围的环境。这种丁字路口一定要注意,叫路冲煞,很不利。化解的话,可在路冲的正对方向,摆放富贵竹或仙人球,数目以三为宜。这是大众方法,具体要根据实际情况来。)

之前有加班到深夜的同事说过,下班时候曾在公司无意中见过一些不太寻常的东西。

推开公司门的时候,我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时间:

12点零1分。

子时正中,正是一天中阴气最盛的时候。

掐住中指根,开灯,找钥匙,总共用了不到五分钟时间。

可就在转身离开,路过洗手间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声清晰的咳嗽。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悄悄走进去瞧了一眼。

洗手间里的灯是彻夜不关的,白色的光亮几乎能照到任何一个角落——除了最里面的那个隔间。

门开着,没人。

在我扭头离开的时候,又是一声咳嗽,清晰到几乎就在耳边一样!

关灯,关门,冲出公司,跳上出租。整个过程我只用了不到两分钟。

临上车前,我回头吐了三口唾沫。

在路上,司机问我刚才着忙什么?我便跟他讲了这短短几分钟之间的经历。

司机笑了一下,说这个点儿,兴许你见鬼了呢。

我对见鬼的猜测不置可否,这种风水巨衰的地方,有点奇怪的事也正常。

本身倒不是多怕,只是半夜三更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地方,心里多少还是疙疙瘩瘩的不舒服。

司机聊兴起来,给我讲了他经历的几件怪事——

第一件事发生在那年夏天(广州这个地方,一年四季都是夏天)。

他出夜班,差不多一点多,刚好接了一个滴滴单,去附近医院。定位接客的地方很奇怪,在一个立交桥底下。

那个地方是严禁停车的,他给叫车的号码回过去,电话不在服务区。

这就奇怪了,围着那地方转了两圈,并没有发现要打车的人。

很明显,这是个鸽子单。他很气愤,打算退单。一边调车从匝道绕出去,再寻觅有没有别的客人载。

刚调转了车头,这时候电话就打来了,是刚才滴车的那位鸽子。

司机心火还没消,也没好气,就问人在哪儿呢?

对方声音很闷,说我就坐在红绿灯旁边从东往西数第二个桥墩子旁边。

司机靠边停车,来回扫桥墩子,没发现啊。

对方很着急,说你快点来,人多了路就堵了。

俩人对了半天,你看不见车,我找不见人。司机寻思这孙子八成是喝多了耍人玩,干脆挂了电话退单走人。

一路大道朝天,光秃秃的连个人影都没有,绕了一整宿,司机师傅都没接几个单。

到了早上交班,他就跟另外一师傅抱怨,把事儿说了,那师傅开始还笑,后来突然一拍大腿,说你是见鬼了吧?

他也吓一跳,说什么鬼不鬼的?

那人就说,前几天就那个立交桥下面出了一个车祸,有个横穿马路的当场被出租车顶在了桥墩子上,从肚脐眼开始,直接腰斩断成两截了,赶巧那天周五塞车,等救护车来了人都凉透了,死相太惨了,死不瞑目啊,说不定就是那个人叫的单。

师傅瘆得慌,交了车赶紧回家冲了个热水澡。

一边洗,他越想越不对劲,一查时间,懵了。

那天是七月十四,鬼节。

司机说,后来他特意又打听了一下,确实有这么个车祸。再翻手机的时候,那个订单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事情就是巧合的如此诡异,这世界上有太多科学解释不清的东西了。

这件事一直搁在他心里,以至于那之后,他很少接晚班,哪怕接,也会尽量绕开那天出事的立交桥。

另外一件事,不能用诡异来形容。

那是发生在司机老家的一个邻居身上的事。

那个邻居是个瞎子,没上过学,是个算命先生……

======

瞎子每天上午摆摊,下午打盹。有一次,一个人故意找茬,拿了一个八字来问他吉凶。

瞎子刚一掐算,抬起手杖就开打。

那人被他抽了几棍,也怒了,说你算命就算命,打人算什么?

瞎子骂道:你拿个死人的八字给我看个蛋,快滚!

那人没话说,讪讪地走了。

瞎子说的没错,他拿的八字,是一个死了七七四十九天的人的。

算命这行有忌讳,不算胎儿和死人,生死由天定,凡人怎么能过问呢?

瞎子掐算的准,但也只准七成。每次测算,最多三句话,多一句都不肯。

有人偏不信邪,一再追问,甚至出了一千块买他多说一句话。

谁料想这瞎子脾气倔,一怒之下提着小马扎回了家,两个月没再出门给人算命。

瞎子有一个老婆,没有孩子。

之前生了两胎,头胎是个儿子,两岁不到夭折了。二胎是个姑娘,养到了十几岁,也出了意外,之后再也没要孩子。

瞎子说,这算报应,他早知道会有这个结果。

世上的人,只要站他面前,伸手一摸他就能算出六分,留一分烂肚子里,剩三分是天机,不是不可泄露,是凡胎肉眼根本看不出。

能看清一个人六七分,已经算是窥到天机了。

瞎子这身本事,是他师父传的,他师父的本事,是他师爷传的,相同的是,这一辈一辈全是瞎子。

这一行的精髓神法,全在两本书上。

据说,这本书上下两部,没有字,只有瞎子在晚上才能看到上面的字。

这书上写的,全是生死忌讳:

只看懂上半部,能算出人运六分,可娶妻生子,但生子必早夭,生女尚可活。

只看懂下半部,可算出国运六分,可娶妻,但无后。

如果上下两部全看懂,能洞彻天地五六分,只可惜人活不过五十岁。

瞎子的师爷是六十岁去世的,他师父是五十三岁去世的,全死于非命,横祸临头。

后来瞎子连夭了两个孩子,他就很少给人算命了。

瞎子现在还活着,每天晒太阳,晚上看那本无字天书,只看不说。他说想多活几年。

司机说,瞎子眼瞎心不下,想多活几年或许只是一个借口,看多了人心,慢慢也就死心了。

哀莫大于心死,死心了,就没什么牵挂的了。

========

小可爱们,久等了。可以关注我公众号“牛南”(niunanbei),里面记录了关于血玉、老树酒、铁路上的怪事、苗蛊、测字、鬼泡子、黄河、老槐树抱鬼等等非常多的怪事。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地方。 去内蒙马帮地盘野营,吃风干肉,喝马奶酒,半夜听野狼哭,夜猫子叫,跟贩狼牙的猎人老郭去鬼泡子打狼;

去宜宾鸟不拉屎的小村子找悬棺,迷了路被唱山歌的姑娘带回家,吃了顿豆干,听她讲她奶奶进山叫魂的事;

去云南,在滇藏线的火车上,听穷游领队驼哥讲老藏骷髅山神兽的事;

去沈阳大学城泡学妹,带她去凶宅探险发烧三天三夜,差点扒了一层皮……

这些,我都写在了公众号里,小可爱们可以尽情去翻,千万别客气。

推荐一个关于“大黑天、血葫芦”的故事,发生在我朋友高哥身上的——

======

感谢这么晚还在看更新的小可爱们,希望你们一切都好!

既然看到了,那就把小拇指点起来吧!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