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具轻绵细腻风韵的扬剧

独具轻绵细腻风韵的扬剧

互联网 2022-01-21 19:35:59

在历史名城扬州,不光有美丽的湖光秋色,在戏曲方面,扬州也有着很深远的文化,扬剧发源于苏州,它以民歌小调为基础再加上其他的音乐元素,使得扬剧更加的丰富饱满。下面的江苏文化为您带来扬剧的更多内容,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江南地区汉族戏曲剧种之一。流行于江苏省扬州、镇江、泰州地区、安徽部分地区和南京、上海一带。由扬州花鼓戏和苏北香火戏吸收扬州清曲、民歌小调发展而成。

扬州花鼓戏原为对歌对舞的“打对子”,只有一小面(丑),一包头(旦)两个脚色。后来发展为“三包四面”的群舞,并穿插笑话“打岔”。清康熙年间,民间已有此类花鼓演出。此后内容不断丰富,开始搬演《补缸》、《小寡妇上坟》、《双怕妻》等小戏,并从徽班吸收了《踩鼓》、《借妻》、《探亲》等剧目,又把清曲的《僧尼下山》、《活捉》等搬上舞台,出现了能演40多个剧目的班社,始形成花鼓戏。因用丝弦伴奏,唱腔比较细腻,故俗称“小开口”。

苏北香火戏原为农村酬神赛会时,香火(男巫)扮演的戏。剧目出自长篇《神书》,其中有《魏征斩龙》、《秦始皇赶山塞海》等关目。因用锣鼓伴奏,唱腔比较粗犷,故俗称“大开口”。1957年曾发现乾隆甲辰年(1784)手抄本神书《张郎休妻》。1911年,“大开口”由扬州进入上海,改称“维扬大班”,名演员有程俊玉、潘喜云等。1919年,“小开口”到杭州大世界演出,次年进入上海,改称“维扬文戏”,名演员有葛锦华、臧雪梅等。由于“大开口”与“小开口”语言一致,30年代初合并演出,以“小开口”为主,称为“维扬戏”,后简称“扬剧”。

扬剧的唱腔曲调有100多种,常用的有20多种,其中原属花鼓戏的,多数以剧名为调名,如《探亲调》、《补缸调》等,来自“扬州清曲”曲牌的有《梳妆台》、《满江红》、《剪靛花》、《银纽丝》等;同时也把多年不用的“大开口”七字句、十字句改编成新曲。扬剧的脚色行当虽有生、旦、净、丑的区别,但在唱腔上仍只分男、女腔,各行当的表演艺术多从昆剧、京剧吸收而来。

但始终保持花鼓戏朴素、活泼的特色和生活气息,丑脚尤为突出。传统剧目有300多个,绝大多数是用幕表演出的传说故事剧。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经过整理改编和创作的较有影响的剧目有《鸿雁传书》、《上金山》、《恩仇记》、《百岁挂帅》(已摄制成影片),现代戏有《夺印》、《黄浦江激流》等。着名演员有高秀英、金运贵、王秀兰、石玉芳、华素琴、顾玉君等。

扬剧的表演艺术,一方面继承本地乱弹和扬州民间的花鼓、香火、秧歌、杂耍、龙灯、麒麟唱、荡湖船等歌舞艺术传统,另方面又从流行于扬州的弋阳腔、昆曲、徽调等戏曲声腔吸取养料。扬剧的音乐属于联曲体。说到它唱腔刚柔并济的风韵,主要是蕴涵了花鼓戏曲调的轻绵细腻,香火戏曲调的阳刚粗犷,民歌的隽永清新以及清曲的情感多变。

扬剧的唱腔曲调十分丰富,有来自扬州清曲、扬州花鼓、扬州香火等三个方面的一百多种曲牌,扬州清曲占主导位置,其中如《满江红》、《梳妆台》、《剪靛花》、《银钮丝》等,均为扬剧的主要曲牌。

扬州花鼓的曲调在戏剧性的舞蹈表演中产生,音乐节奏明朗,适宜刻画喜剧人物,具有欢乐、明快、幽默的风格。发展为花鼓戏后,其代表性曲牌如《夫妻种麦》中的《种麦调》、《王小楼磨豆腐》中的《磨豆腐调》、《瞎子算命》中的《算命调》等,后来均为扬剧音乐的重要组成部分。

扬州香火不用丝弦乐器,以大锣大鼓伴奏,主要曲调有《七字唱》、《十字唱》、《风宫摇橹》、《赶山塞海》、《刘决子》等三十多种,均粗犷有力、高亢激昂。除此之外,扬剧还从民歌和其它戏曲剧种吸收并改造一些曲调,如《打牙牌》、《十杯酒》、《扬柳青》、《武城调》》等,它们都已成为扬剧音乐的组成部分。

『此★文为星座网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