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两不知:我那个痴迷算命的大姐,终于犯了大事了|刘伯温|半仙儿|神仙|李老

两不知:我那个痴迷算命的大姐,终于犯了大事了|刘伯温|半仙儿|神仙|李老

互联网 2022-01-20 06:31:11

1,

艾瑞巴蒂大家好呀!前两天看完你们的评论我第一时间把手机关了。生怕我妈又连环夺命扣,问我跟明明的事。我跟明明是不可能的,更涉及不到什么三角恋。

首先我命里没有姻缘,再一个也真是无心这种事。相对于结婚,我更关心成仙的问题。至于唐应,我不敢下定论。因为自从我带明明见了唐应之后,明明就疯狂了。一副非他不嫁死缠烂打志在必得的架势!可这种事谁能说得清呢?

不过就唐应那张万年冰封的脸,岩浆也很难融化吧。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唐应现在已经不接我电话了,他说我总给他找麻烦。这我倒不担心,我担心的是他那个老人机我要是不打给他,估计一年都不会响一回。

哎,说来我也挺难的。唐应不让我写他,大师兄画鬼师柳奇不让写,明明也不让写。我……还是会偷偷地写。哈哈哈哈。反正他们也打不到我。吓唬谁呢?真是的。

那天无聊,翻看以往的留言,发现咱家粉丝不光有才华,职业也是多种多样。上至领导干部,下至小商小贩。都在为了生活披荆斩棘。了不起,厉害!这几年日子尤为不容易,我周围的哥们儿朋友失业的倒闭的破产的都接上溜了。大家别灰心哈,咬咬牙再坚持坚持,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年又要过去了,时间真的是太快太快。每当到年底的时候,各路能人又要出来显神通了。干啥呢?算卦、破小人、驱邪避灾、聚财、除病、改命转运啥的,甚至连找不到对象他们也都能解决。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只要准备好钱,所求都能实现,堪称地表最强!

2,

我有个大姐,姑姑家的。人美心善,膀大腰圆,性格豪爽仗义,做事雷厉风行。白酒论斤,啤酒踩箱。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那真是哪哪都好,只一样,爱算命,每年算卦的钱流水样地花出去,家里的神像都要快请全了。

有一次我去她家,角落里还放着几尊。我问她为啥整这么多?她一一指给我看,告诉我这个神仙是管啥的,那个菩萨是保佑啥的。我看着一个面相有点怪异的问:“这是啥?”她告诉我别乱指,那是认的老干妈。

我说:“辣椒酱也能保佑你啊?”

她捶我,说是一个高人从深山老林里帮她请的,老有用了。有求必应。我笑:“那你让他给你变点钱多好,省着天天干活挣命了。”她怒斥我,说我啥也不懂。我也只有苦笑的份。

有一阵子她痴迷得厉害,啥事都算卦。

她儿子要考大学,她跑到一个老高的山上,在文殊菩萨像前跪了整整一天。起来的时候腿都不会走路了,勉强下来山。可成绩出来的时候孩子自己并不满意。

家里的店铺被封,她也跑去算。算卦的说得踩小人,破灾星。她大半夜弄了一个不到半米的纸扎人在十字路口烧,差点把别人家的柴火垛燎着。算卦的嘱咐她要躲灯,烧完纸人回去不能开灯。结果她被门槛绊倒,门牙卡掉一半。过了几天主管部门让她去交罚款,她还很诧异,以为神仙都帮她解决完了呢。

有一年夏天她和她老公吵架闹得厉害,也跑去算命。那神婆说她家里犯煞气,需要在卧室的东南角放一盆仙人球把煞气挡住。她放是放了,不过她老公不知道。夜里喝多回来不敢开灯,摸黑被自己脱下来的衣服绊倒了。一个趔趄趴在仙人球上面,整个人瞬间都不好了,那惨叫声别提多酸爽了。第二天村里就传出她家附近闹鬼的传闻。

前些年学车热,她也心痒痒地去考票。奈何考了几次都没过,急了,又去算卦。这次的半仙儿还算靠谱,直接告诉她不适合开车。可她不听劝,说自己每次考试前都做噩梦,第二天当然考不好。她怀疑有人背后使坏,让那半仙儿给她好好瞧瞧。

半仙儿一听拗不过,只好从了她。又是杀鸡又是摆阵,据说光元宝纸钱就烧了好几麻袋。最后看出跟她同车的教练身上有小鬼,故意捣乱不让她考过。我大姐懵了,当即表态愿意出重金解决这件事。半仙儿拿捏好久给了我大姐两件神器,并保证绝对管用。

第二天,我大姐满心欢喜地去考试。教练刚一上车,她掏出一张红纸画的符啪一下贴在人家脑门上,紧接着又掏出个小瓶对着那个教练一顿淋。教练都傻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问她你干啥呢?她告诉人家你身上有鬼,这是驱鬼的灵符和童子尿。

接下来不用想也知道,不但驾驶证没考成,她迄今为止都在驾校的黑名单里(所有驾校)。现在,每当看见她骑着屁驴子在村里七扭八歪地穿行,我都挺感激那个教练的。

还有一年她病了,总是胃疼。自己买了些治胃病的药,时好时坏。她又觉得不对劲,巴巴地去找算卦的。咱也不知道咋算的,算完回来她把家里火炕扒了。大冬天的,农村要是不烧火炕能冻死。这大姐谁劝都不听,硬是掀开炕板刨了个稀巴烂。她妈听说后赶紧去把俩孙女接到她那去了。

我姐呢,按照大仙儿指示,在零下十几度飘着大雪的西北风里重砌火炕!据说修了四五遍才弄好,因为一烧火就倒烟,呛得住不了人。弄完她的胃病也没好,有一天半夜疼得严重,她老公拉着她往医院跑。医生说幸亏来得及时,根本不是什么胃病,而是慢性阑尾炎转急性,再晚些小命就不保了。

3,

这件事之后我大姐消停了一段日子。但是人一旦要是迷上啥,是很难拔出来的。

不久之后她老公因为给别人担保贷款的事被带走了。俩人原来总干仗,什么‘离婚’、‘整死你’这种话都挂在嘴边,张口就来。这回出了事马上觉得她老公最好,是世界上最爱她的人。四处打听怎么能把人弄出来。

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她又骑着屁驴子去找算命的了。第二天拉我跟她上山,我问她干啥去?她说去上坟,这我才敢跟他去。家里要是有些事不顺利确实可以去给祖先上坟烧纸,让他们保佑保佑也是在情理之中。

我跟着大姐爬了几个山头才到。正要跪下烧纸,就见大姐从挎包里掏出一大捆二踢脚,也就是过年时放的麻雷子。我问她要干啥?她说算卦的告诉她,只要在她老公家的祖坟上放炮仗,就能让她老公平安无事回家来。我问为啥要这么干?她说算卦的说他家祖先睡着了,得震醒他们才行。

我一口老血差点没呛死!喊道:“你也太好骗了。好歹你弟弟也是干死人行的,这传出去多丢人。”

后来在我横拦竖挡之下,好歹算是没炸人家祖坟。结果我俩下山的时候她一条腿突然迈不开步了。这时候她聪明了,瞪着眼睛问我:“是不是人家祖先怪罪了?”

我说是,你都要炸人家老窝了还不行人家有意见?没办法,一瘸一拐下山,带她去穆老爷子那收拾了一下。

这也是我做过的一个错误决定。我知道她的毛病,所以从来不带她见这些人。那次之后我大姐就魔怔了,有事没事都往穆老爷子那跑。

穆老爷子常年一个人生活,清静惯了。我大姐隔三差五就从她们村带好几个妇女去找人家。常言道三个女人一台戏,四五个女的在一起还了得?好家伙,把人家烦呀!最后穆老爷子实在没办法,就躲到我师父那。大姐怵我师父,不敢去他那。

之后我想了个办法,当时李老闷还健在呢。我把她带到老李闷那。李老闷一顿请神弄景,哆哩哆嗦地告诉她,不能往北走。北方跟她犯冲,极易招惹灾祸,还有损财运。此计一出,大姐总算消停了。

事后我给李老闷弄了两瓶粮食烧略表谢意。要走的时候李老闷说:“你那个姐姐呀,确实有些问题。”我问他咋回事?他说:“中年婚劫。”

我问:“可有解?”

李老闷摇头。我便没再纠缠。

4,

李老闷死的那年我大姐还没事。转过年的中秋,我姐夫来找我,问我大姐来没?我说没有。他耷拉着脑袋跨上摩托车要走。我拽着他问出啥事了?他说俩人吵架,她离家出走了。出于私心,我让师父帮忙看看出啥大事没。师父说没出事,过几天就回来了。

我想起李老闷说的婚劫,或许这就到了。

三四天之后,我去她家。人已经回来了,在炕上躺着,脸色极不好。看见我来,转过脸去抹眼泪。我没吱声,进里屋去找姐夫。里屋挡着窗帘,好多个神龛,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神像,香火呛人。

我姐夫坐在靠窗的位置抬头看我一眼,也没说话。递给他根烟:“咋了?还闹呢?”

姐夫长出一口气:“非要离婚,不离就要寻死。今早去办的手续。”我一听觉得有点不对劲,问:“她为啥非离不可?”

姐夫掐灭烟头:“镇上新开了个三通算命馆,说算的可准了。那的人说你姐要是不离婚俺家就得家破人亡。这话谁听了不闹心?没招,只好离了。”

听完之后我无心多待,骑上我的猛蹬大奔去了镇上。确实有一家新开的。门上的牌匾黑黄相间,还画了一个古时萨满的图腾。整得挺神秘。我把自行车哐当扔在门边,故意弄出很大声响。旁边是一家卖农机的,给他家干过活有交情。我进去打了个招呼借了把铁锹直奔算命馆。

里面一个女人见我来势不善,急急地喊了几声,听口音是外地人。这时一个穿着长袍的光头男人出来问:“啥事啊?”一看见我很警惕地问有何贵干?

我说:“算命。看看我这辈子能娶几个媳妇有多少钱能不能当官?”

一般跑江湖干偏门的一听这话就知道是找茬的。有的是给几个钱打发了事,有的会找地界上的头面人物出来说和,还有一种是报官,再有就是以硬碰硬,看谁命大!

光头男人听我说完,搬了把椅子让我坐,又递了根烟,然后说了几句跑江湖的令口,又说了几个我们那街面上混得开的人名。当时的我年轻气盛,心里又憋着火,根本听不进去他说那些。瞅都没瞅他,抡起铁锹将大门的玻璃砸碎了。

女人吓得嚷嚷,男人扑过来抢我的铁锹。附近看热闹有认识的,过来拉偏架。光头男人并未占到什么便宜。我看时机差不多,铁锹一扔,拉过椅子横在店门口坐着,江湖上这叫闭死门。意思是谁的面子也不给。

看热闹的乡亲问到底咋回事?我说:“我家大姐来这算卦,这个人让她必须离婚,否则全家都得死。我现在就想知道,他凭啥这么说?周围人一听也觉得太过分,七嘴八舌的指指点点。”

光头男人见情况不妙,转脸笑着赔不是。意思是可以重新给看看,兴许是误会了。我说那你先给我看吧。看得准了我给你赔礼道歉。实在没台阶,他也只好应了。

我报了自己的生日时辰,他嘴里咕哝半天,说我是什么朝堂富贵之命,还说我有两段姻缘,还说我一生衣食无忧,三十岁以后平步青云啥的。都是好听的,全是假话,把我整笑了。

我说你不用给我算了。你跟我姐和我姐夫把话说清楚就行。你不能为了点钱啥缺德事都干。人家过得好好的,怎么到你这不离婚就死全家呢?大家都是跑江湖的,谁都知道钱难挣屎难吃。可你玩这手也未免太损了。老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你倒好,直接给人家整没了。今天这事要是不解决,我保证你在这混不下去。

男人听完半天没言语,最后跟我去的我大姐家。好一顿赔礼道歉,总算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本以为到这就完事了呗。我和他刚走到大门口,就见我姐夫不知从哪窜出来一板砖就把光头大师撂倒了。我的天哪,真是让人一个头两个大。手忙脚乱地把人送到医院,幸亏没大事。这下换人家不干了,要么报官要么赔钱。

我大姐同意赔钱,我姐夫执意报官。最后姐夫被带走,在里面待了半年多。那个算卦的被处罚后也离开了镇子。我大姐自此以后好多了,对算命之事也不再痴迷。

5,

有人问了:“所有算卦的都是骗人的吗?”也不尽然。为啥呢?

咱们来看一下资料。

算命:即是指推测人命运的行为,属玄学范畴。研究算命的学术叫易学,也叫命理术数;它的核心是阴阳五行、天干地支还有伏羲八卦。

除此之外还有紫微斗数、相术(面相手相)、奇门遁甲、六爻八卦等等。整套东西研究下来极其复杂深奥。这是广义上的。

那么狭义的算命是指对人的生辰八字(四柱八字、六柱预测)的推算预测。别看这简单的生日时辰。这里包括了太阳律、月亮律、天干地支、阴阳五行、生克关系等等。这一套下来,若非有天赋之人,想整明白可太难了。

现在大家再想想,这是道边儿几十块钱就能算准的吗?这是对“算命”两个字的释义。

再来看它的历史。

占测这类玄学在中国历史上源远流长,其起源有据可考可追溯到最早的伏羲氏,之后由周文王姬昌演变成六十四卦和三百八十四爻,也就是卦辞、爻辞,人称《周易》。这后来又被李虚中、李淳风、袁天罡、宋子平、刘伯温等不同年代的大师级别人物整理研究改动。而这些人,也都是被历代帝王堪以秘用的。

所以,算卦一事从古至今也的确有他的独特性。但是朋友们,这些大神穷其一生都研究不透的东西,难道那些所谓的大师跟你聊几十分钟,收你千八百块钱就给你算准了说透了?那我严重怀疑你的命运是充话费送的,消费过于透明。

老话说:倒霉上卦摊,色迷看相片。其实细品那些去算命的,绝大多数都是遇到了不如意的事。自己解决不了或者想不明白,才会去求助所谓的半仙儿。

听别人忽悠几句说点好听的,心里自然欢喜,出来时倍感神清气爽。对未来也是充满了美好的期待。说几句含糊不清或是危险的提醒,例如血光之祸牢狱之灾啥的,整个人顿时害怕紧张了。这时再让你花几个钱迈过这道坎儿。最后再来个新春大优惠,弄个改命转运保你日后飞黄腾达之类的,保准让你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大欢喜。

说白了,就是花点钱找心理安慰罢了。这都是行业内众所周知的套路,没啥新鲜的,却每每都能让人上当。没办法,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之一。可以理解,但希望大家不要沉迷。

有时大家遇到一些说不清的事情,我也会让大家去正规的寺院道观烧香祈福,或者给祖先烧纸啥的。说白了就是让大家祛除心疑,安心生活。因为做这些或许没什么效果,但最起码不会变成害你的毒瘤。老话说命越算越薄。

年底了,捂好自己的钱口袋,莫让居心叵测之人有机可乘。放平心态,好好工作,定时体检,有个好身体,要比找那些所谓的大师算命更靠谱。

哎,不知今天的稿子又要得罪多少人。自觉无愧,且随他去吧。人生海海,命运无常。红尘三千,得失难量。今天就到这吧。各位好梦,咱们下期不见不散。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