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奶爸:人在大学,被校花女神堵门 第330章 又来大单,风水局

奶爸:人在大学,被校花女神堵门 第330章 又来大单,风水局

互联网 2022-01-21 20:33:29
    第330章 又来大单,风水局

    刚跟苏诗涵聊完,秦浪的手机响了,是梁广来打来的电话。

    跟秦浪说,他算的那些都算准了,太了不起了。

    “秦大师,下次你来我家做客的时候,帮我们看看我们老宅的风水,价钱多少,秦大师,您开价。”梁家有钱,梁广来给秦浪打来这个电话之前,已经提前跟他的兄弟姐妹们通过电话了。

    跟他们特意说了秦浪给他朋友算命算得100%准的事。

    说到时候年底他父亲七十大寿的时候,会邀请秦浪来家里做客,到时候请秦浪给他们看看祖宅的风水情况。

    看需不需要重新布置一番,做个风水局等等。

    梁家的兄弟姐妹都是做生意的,梁广来的兄弟姐妹们也都有钱。

    听梁广来把秦浪吹到了天上去,说给老宅看风水可以,先问下价格,到时候四兄妹均摊。

    梁广来这次是打定主意要在自家老爸的寿辰上风光一把了,所以,他也没问兄弟姐妹们的意向价格,直接给秦浪打来电话,让秦浪开价。

    秦浪说道:“老梁,开价的话,这个需要实地去看了你家的老宅后,再定价。”

    因为现在没看到梁广来家的老宅的具体实景,梁家的风水问题到底怎么样,也不明确。

    外加,一般让看风水的还会伴随请风水大师帮忙做招财纳福的风水局。

    所以,到时候等到了梁家后再谈价格。

    另外就是,这也是他第一次接单,上次石厚荣那里,他也是想验证一下自己的算命技能,没想到算的很准。

    石厚荣也十分给力,直接给他打了1000万。

    所以给梁广来家老宅看风水到底要价多少,他需要等会儿跟他老爸还有老婆商量一番。

    梁广来听到秦浪的话,笑着拍着脑门说道:“对对!肯定要看了我家老宅之后才好报价,好的,好的,秦大师,那我这就约好你了呀,到时候你可得帮我们家老宅看看风水。”

    跟梁广来聊了几句话,秦浪挂了电话。

    苏诗涵就坐在秦浪的身边,听到了秦浪和梁广来说的话,所以秦浪挂了电话后,她立马兴奋的说道:“老公!你又有单了!”

    “不过,老公,给梁家老宅看风水,会不会有些难度?到时候他们很可能会让你给他们家做风水局。”

    “这个风水局是很难做的。”

    因为她就是做房地产的,每开发一个楼盘,他爸都会请风水大师去查看一番,做一个安稳的风水局。

    但是,他老爸认识的那些风水大师,都是骗人的。

    他爸也知道对方没什么真本事,但是,就是买一个安心。

    但是她不想让秦浪给梁家做了风水局,最后还要被梁家的人说是骗人的神棍。

    秦浪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风水局,你老公我可以搞定,虽然不能做很厉害的风水局,但是一般的风水局还是可以搞定的,你别担心。”

    苏诗涵点了点头,然后又跟秦浪商量,到时候报价多少。

    秦浪说跟他老爸问一番,他对这个也不了解。

    苏诗涵说可以,让秦浪给秦爸打电话去问一下。

    秦浪去打电话,苏诗涵抱着小家伙们一个个的去洗澡。

    秦浪给秦爸打去电话,说了风水局的事,秦爸有些讶然,说道:“儿子,你会做风水局?”

    这得真正厉害的风水大师才能做风水局,其他的都是神棍。

    秦浪说可以,还跟秦爸描说了全国所有大大小小的龙脉,讲了一个多小时。

    以及科普给秦爸,风水学,其实是一门环境学,是有一定的科学依据的。

    不过他也跟秦爸坦言,他做的风水局,并不像一些幻想小说中形容的那么的神奇,比如住进去,立马就发大财等等。

    但是确实是可以让家里人住的舒服、舒心,保佑子嗣绵延,以及小的招财纳福。

    风水不仅是一门环境学,还有一些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一些玄学。

    玄学的东西,他就不好跟秦爸说了,免得秦爸说他在宣传迷信思想。

    秦爸听秦浪说的话后,抽了一口烟,沉声说道:“这个单是在年底,那等到时候再说吧。”

    “风水局的事,儿子,你还是要保守一点,不要太冒进,免得被人认为是骗人,然后找人切了你,虽然说现在是法治社会,但是,还是有些不法之徒。”秦爸说道。

    他也怕到时候别人起诉他儿子,把他儿子当个骗子告进监狱里去坐牢。

    毕竟动不动就上千万的单子,这都是有钱的人,有钱人的人脉关系也是很恐怖的。

    而且,还存在这种情况,就算秦浪真的做出了好的风水局,但是对方反咬一口秦浪骗他们家的钱。

    在法院,对风水和玄学是不认可的。

    外加既然一单能赚上千万,那别的同行肯定会嫉妒眼红,这一嫉妒眼红就容易出事。

    秦爸让秦浪还是好好的在雕刻行业做,不要学的太杂了,既然如今做雕刻很有天赋,就走这一条路走到底。

    因为在秦爸认为,一个人能够精通一件事,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毕竟学习是需要时间的,经验也是需要自己去实践出来的。

    而人的时间又都是一样的,一天24个小时。

    外加做雕刻行业,工艺摆在那里,怎么也不会被人说是诈骗。

    秦浪听了秦爸的话后,觉得确实在理。

    他还是太年轻,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但是社会是很复杂的,尤其是当牵扯到利益的时候,那完全就是一场无硝烟的战争。

    秦爸还告诉秦浪,在一个地区,以前旧时候都会有一个大阿宝,负责那一块的算命风水等事,但是那都是做局或者利用心理学的诈骗犯。

    如果别的风水大师进这里,抢他们的生意,要么就是被暴打一顿赶走,要么就是被暗中切了。

    ‘切’在风水算命一行里的黑话是‘杀’了的意思。

    ‘大阿宝’也是黑话,是指一个地区靠算命行骗为生的骗子圈里的头头。

    秦浪凝眉,说道:“好,爸,我知道了。”

    自己现在不是一个人,而是有老婆孩子的,风水算命虽然来钱快,但是,确实是风险很大。

    暂时不做这一块生意了。

    还是做雕刻以及办洗发水厂好。

    风水算命这块,只做熟人生意,而且还得找一个律师专门拟定一份有利于他不会被反咬一口说是诈骗的合同。

    (本章完)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