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古代命理学要义》讲稿——王德峰

《中国古代命理学要义》讲稿——王德峰

互联网 2022-01-18 00:57:34

1

各位中智公司的朋友,很高兴再一次来到中智公司跟大家见面。今天讲这样一个话题,就是中国古代命理学,一想到这个命理学,也就是中国的算命术,大家会有一个第一反应就是迷信,或者神秘主义的学问。这种对这门学问的误解是很自然的,因为我们中华民族西化了那么多年,100多年向西方学习,把西方的自然科学引进来,把西方的哲学思想也引进来,然后我们就讲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对立,就会把中国的许多传统的学问打发到迷信一类。

如果说命理学是一门迷信的学问,那么中医学也是。因为中医学和命理学是相通的,来自同一个哲学理论基础。这究竟是不是一门学问?还是要先说一句抱歉的话,我烟瘾很大还是要继续抽烟的,请大家原谅啊!

命理学有一个前提,就进过命理学这门学问有两个前提。第一个前提,我们是否相信人各有命,假如们并不相信人各有命的话,我们就是相信我们的主观意志。如果是相信主观意志,这门学问对于这样的人来说整个是荒谬的,因为前提不能成立。我们所走过的人生道理是我们自己的计划和努力的结果,成功是因为比较努力,失败是因为努力不够。我们对以往的成功可能得意,对以往的失败可能自责,这一切常见的人生态度表明我们并不相信命。

我们对年轻的一代讲,对我们的孩子说你要努力,要上进。这个求上进什么意思?你将来要赢得你自己的成功,什么叫成功?一个名一个利,富贵而已。相信富贵穷通是我们努力或者不够努力的结果,这样一种人生态度是比较普遍的。假如在这种人生态度里边,就是信力不信命。如果信力不信命,那么这门学问是荒谬的,命理学的前提就是确认每个人的富贵穷通跟他的主观意志没关系。

我们很难这样想自己的人生,但是我以为人到四十岁如果还是信力不信命,此人悟性太差。(众大笑)我敢说这句话,因为他对自己的人生对这个社会生活体验太浅。我也敢对年轻人这么说,哪怕你刚刚大学毕业,我还会告诉你将来总有一天知道人各有命。我是不是在宣传一种消极的人生观,什么是积极的人生观,就把握自己的命运。什么叫把握自己的命运?争取自己在人世间更高的社会地位和更多的财富,这作为人生的奋斗目标,这究竟是积极的人生观还是消极的人生观?大家可以想。

在我看来这是消极的人生观,我们来到这世界上走一遭就为了名利二字吗?我们为富贵奔走了一辈子,行将离开人世间的时候我们会怎么想自己的人生呢?这辈子我买了五架电视机,后来被人偷掉两架,我们在离开这个世界时是不会想这样的问题的,我们会想我们这一生最大的遗憾是什么,最大的欣慰是什么。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时候终极关怀终于来了,终于对人生的意义有了领会,但为时已晚。

奔波了一辈子,那名那利那富那贵其实都带不走,所以我们想一想什么事积极的人生观,什么是消极的人生观,同时那句话说的好,不知命无以为君子,儒家是相信命的。为什么不知命无以为君子呢?不知命你就把一生的主要精力都通通交给了追求富贵这件事情,就不可能去做君子。

做君子就是确立人生的意义,就滋养心灵,以便我们在各种处境当中,无论是贫贱还是富贵,我们都活出生命的意义来,这叫君子。中国人的三句话,反映了儒家的思想,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有几种人生的处境,每一种处境里面我们照样像一个君子一样,是一个真正的君子。

假如你是一个劳工阶层的一员,假如你在饭店里边是个服务员,端盘子的,你不能把自己的人生判断为失败的人生。你购买了豪华的别墅,在富豪排行榜上有你的名字,你也不能因此把你的人生判断为成功的人生。所以这是人生的境界。我刚才说人到四十岁还不相信有命悟性太差。

大家可以自己体会,我自己的体会就是到四十岁我们明白了,我跟我同龄的朋友同事比较过得的,我的家庭出生和他差不多,我跟他的智力的比较不比他笨,我跟他努力程度的比较甚至比他更努力,当我从译文出版社返回到复旦读研究生的时候,跟我同龄的那位当初本科的同学已经成了教授了,然后我就听他讲课了。听下来觉得他的哲学还不如我,然后我终于硕士毕业留校了,做讲师整整做了七年,终于得了一个副教授,他已经是博士生导师了,所谓少年得志。

是他个人非凡的努力嘛,他从来没有什么非凡的努力,他的智商远高于我嘛,也并非如此。这明摆着的事情,他两次都踩点踩到了,当时复旦大学搞了一个青年学者大擂台,突破传统评职称的规则,提拔年轻的才俊,这个政策一来门就打开了,它不需要排队,等我要评职称的时候这个政策又没了。

我又排队了,排了七年,总算变副教授了,当我给上海电视台世纪讲坛做讲座的时候,我还是副教授。他们想请我去讲,他说你讲的东西是不错,但是我们这个世纪讲坛都是规格很高的人来做演讲的,比如说丁肇中这样的科学家,所以他说我们还是请你的,但是要把你的职称改一改,改成教授,否则字幕出来就不对了。我说你给我改成教授我就不来了,我不是欺世盗名之辈,我是认命的。后来他们接受了我的这个做法,第一次在世纪讲坛赫然打出一个叫王德峰复旦大学副教授。

40岁的人可以明白许多事情,其实我们友尽一件事情人人都承认命的,什么事情?我们的出生。你出生在一个高干家庭,还是出生于一个贫穷山区农民的家庭这件事情你不能不承认是命,因为未经你的同意,就降临到你头上。我到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是小学三年级,我突然明白我是叫什么家庭了,父亲叫走资派,母亲叫逃亡地主,我叫狗崽子。这未经我同意,所以这件事情我们都承认命,没有例外的,除了这件事情之外通通不叫命。

一个男人娶怎样的女子作妻子他以为是他努力的结果,因为他爱了,爱了以后就努力了,千辛万苦的,排除各种困难,终于把他梦寐以求的理想的妻子娶到了,不用很长时间,他们结婚生活的第一阶段,才两三个月他发现他找了一个河东狮子,慢慢他体会到这什么命了。因为他的邻居有一个女子一直爱慕他,他也感受到了,但他自己却一点感觉也没有,现在一比较,原来我理想的妻子本来就在我边上,就是我的邻居呀,但事情已经无法更改了。

我们生养了孩子,希望他成龙成凤,大概从第一天我们做父母的就开始计划他的未来,精心的设计了他的成长过程和计划,并且严格的按照这个计划来教育他,就像我曾经做过,我希望我的儿子出类拔萃,我考了复旦大学,你应该考北大,后来高考了,考了二本,还是勉强。

有一户人家在我们弄堂里的几乎全知道的,我们都很熟,他父母都下岗了,在屋里差麻将也不找工作,,他的儿子在家里做功课读高中,只有床头柜让他做,小孩子有一天放学回家拿来一张家长会通知书给他父亲,他父亲正打麻将打的起劲,一看本周五晚上家长会要有回执,他说我才不会去呢,和他一起打麻将的牌友说家长会很重要怎么能不去呢,他说我才不会去,我都知道我去干什么的,是受表扬去的,我儿子期末考试又是班上第一名,年纪第三名,不要表扬我了,我都烦了。他儿子穿一双白袜子,一个礼拜不帮他洗,变成黑袜子,打麻将打的起劲的时候晚饭不做,给他五块钱叫他自己买东西吃,这是一个良好的家庭教育环境吗?

这种事情大家都会有所体会,我们在关于我们的孩子是否成龙成凤这个问题上,我是教育虚无主义者,跟我们的努力毫无关系,但是教育一定有一件事情要抓住不放,教他做人,做一个正直的人,心灵有力量的人,这跟命没关系,就教他做君子。有的人富贵熏天,一生没有幸福,因为他的心灵没有力量,所以还是孔子那句话,不知命无以为君子。假如你知道富贵穷通不归我们管,你就把一生的主要精力放在树立人生的意义,合适的做人,为这个家庭,这个民族,乃至为人类做自己应该可能做的贡献,这就是人生意义来了。

所以说信命才带来积极的人生观,不信命带来的是消极的人生观,这是我的基本认识。中国古代的思想家很早就达到这样的认识。孔子认为人是命的,孔子的弟子子夏有一句话很出名,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孔子是同意的。庄子也有这样的话,天下有大戒,戒烟戒酒的戒二,其一命运也,其一义也,一个命一个义最重要,每个人无所逃,无所逃于天地之间,是为大戒。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违约德之制也。

汉朝的时候有一个大哲人,大思想家王冲,他向来被称为我们中国哲学史的研究者,在学中哲史教材的时候一定把王冲列为唯物主义证明的,王冲有篇著名的著作叫《论衡》,在其中王冲这么说,人禀气而生,就是禀赋天地之气,含气而长,德贵则贵,德贱则贱,富贵贫贱皆在初禀之时,不在长大之后,随操行而至也。

操行就是我们德性,我们行为的道德品质,他说跟这个没关系,初禀是关键,从娘胎里出来的第一声啼哭就是独立生命的开始,在娘胎里我们的生命是由母亲来完成的,母亲代我们营养带我们呼吸,这第一声啼哭禀赋了天地五行之气,叫禀气,很有意思。这种思想是唯物主义还是唯心主义的?当然是唯物主义了。假如你把你人生的遭遇看成是自己主观意识的结果,那叫唯意志论,唯心主义。假如你把人生遭际,富贵穷通看成是由大自然在这一个时刻所赋予你的阴阳五行之气的组合方式,你相信这一点叫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对不对?

我们中国人把唯物主义贯彻到底了,所以我们要澄清那些概念,不要以为一谈命就叫唯心主义,谈起算命来是更迷信了,这是科学,中国式的科学,就像中医是中国式的科学一样。西方人看见中医药学,说这是巫术,因为他们拿了他们自然科学的标准来衡量的,我们的中医学理论有经络学说是吧,人体有一个叫经络系统,经络的末端叫穴位。我们跟老外说这里有一个穴位叫合谷,小腿上有一个穴位叫足三里,脚底心有一个穴位叫涌泉,他把他解剖出来看,一看跟别的肌肉一样,我们的经络学说是没有解剖学证据的,不像西方医学的神经系统都有解剖学证据的,断了还可以接起来叫神经外科,我们可没有这样的证据,但我们中国人全明白经络学说是真理,是真实的,所以不能拿西方自然科学来坐标准的,来衡量我们中国人自己形成的种种科学,中国的农学,医学,命理学。

第一个问题我想大家都已经解决了,因为大家都想说自己有悟性(众笑),人各有命这个问题已经解决,国有国运,人有人命,自古皆然,关键是国家的领导要领会天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国运你没办法,中国一部近代史让中华民族的国运怎么展开的,多少仁人志士的努力归根到底我们该承受的都得承受,个人也一样。好,第一个问题就算解决了啊,提供了今天讲课的必要前提,要相信有命。

接下来第二个前提也要成立,命能不能算?能不能预知?假如不能预知,命理学还是成立不了的。算命有种种的方法,西方人有西方人的方法,吉普赛人有吉普赛人的方法,我们中国人有中国人的方法,根据不同民族的宇宙观。西方人恐怕用星象,星座来说一个人的命,中国人用阴阳五行的学说。

那是在九十年代初,我在上海的一家新华书店偶然看见书柜上有一本书,我走过去一看,《中国古代算命术》,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我大吃一惊,我没想到共产党的出版社也会出迷信的书,所以我带着极大的好奇心把这本书买下来,打开来一看,先生写的,洪平弄是当时上海非常出名的书法家,也是古籍研究者,他在这个华东政法学院古籍研究所,我打开来一看,这本书为他作序的人恰好就是我的朋友,张荣明。我就回去看着本书,翻了几页之后心里不相信,当时我已经相信有命,但是不相信命能算。如何能够预知呢,一本书放在我前面,虽然红品墨先生他在前言中批判了一下,这是非批判不的啊,然后认认真真介绍了算命术,最后再批判一下是吧。(众笑)批判的话全是假的,我就给那个作序的张荣明打了一个电话,说我要见一见作者。张荣明说当然可以喽,我就到红屏幕先生家里去了,他接待了我。那时候他已经名气很响了,一般不见客的啊。

因为是张荣明介绍的缘故他就见我了,我向他提了三个问题。表示怀疑算命术,怀疑古代命理学。第一个问题,算命是用八字是吧,年月日时,1976年唐山大地震,一夜之间死了二十四万人,这些人的八字都不一样,有的八字恐怕是大富大贵加长寿是吧,怎么他就走了呢?问题二,文化大革命有多少本来做官的干部都离职,被关到牛棚里去了,难道他们都有这一步运嘛。问题三,同一个时辰,两个小时,多少孩子在这一个时辰同时出生,他们的八字全一样,难道他们的命运都一样嘛。

他面对这三个问题说其实就两个问题。第一个和第二个是同一个问题,叫国运规定。国运大于个人的运。他说八字算命的前提是什么?在常态社会,一个稳定的社会,造化里边这个八字算个人的运是很准的。国运当天了那就没办法,但是其中还是有差别,同样大地震,有人受伤,有人还安然无恙,有人就走了,这里边八字还是有区别的,他跟我讲。文化大革命有的人关到牛棚里就自杀了是吧,还有个人就不自杀,活下来,四人帮一粉碎他就官复原职,做的比以前更高,他八字里边有信息的。

他就这样回答了我的两个问题我就问他,国运能不能算,他说本来能算,现在失传了。(众大笑)宋朝有一个大哲学家叫邵雍,他写过一本书叫《皇极经世论》,象数学体系,这本书还在,你是找的到的,你也可以去研究他的理论,但是他的理论用来算国运就不会了,失传了。我说听说香港有人会算国运,他说假的,骗人的。针对我第三个问题,他这么回答的,我看过多少八字,就没看过两个相同的八字,我说你这不叫回答,后来他跟我讲,我讲不过你,你搞哲学的,这么聪明,我劝你还是自己去实践一下,实践了再跟我讨论。我是怎么实践,想你这种聪明人不必跟我学的,我带一个学生只要智力一般就可以了,智力正常两年保证会算。像你呢就不必跟我学,我借三本书给你,你回去三个月你能算。后来我体会,这叫激将法,我起兴了,来劲了你知道吧。他借了三本书给我《滴天髓》、《穷通宝鉴》、《三命通会》。

但是是92年,复旦大学跟北大这两所大学要军训一年,当学生在军训时候我就没课上了,整整一年闲在家里,正好有这三本书来了,我宵夜恭喜、废寝忘食,半夜里还在看八字,做梦梦中一醒,昂,这个八字应该这么看的,不到三个月,两个多月我就跃跃欲试,开始给周围的人看命,这些人的身世我都了解是吧,这个八字一看,噫,果然呐。我一开始以为这是巧合,多看了一些后发现我的功夫已经有一点儿了,那叫基本功,无不应验,所以红配某现实跟我讲的是对的。我说不过你,但是你去实践回头再说吧。实践告诉我真的,就是能算的。

但他的精确度别指望过高,九二年到现在多少时间过去了,我断断续续没有放弃过对命理学的研究,当然是业余爱好,不是专家,但是那么多年过来,我体会到了,我这么努力的去学,最后算的时候只能看到十之六七,还有三四看不到。十之六七已经不容易了昂,至少你这个八字摊给我看,我大概知道你有多少富的程度,多少贵的程度,你大概你哪一行的人,这看的出来,你出生的家庭的社会地位的高低基本判断的出来,你婚姻之后家庭生活是否美满也看的出来,将来老了以后孩子有没有靠,能不能靠孩子这些都看的出来的。

至于精确到什么程度,我现在体会,命理学没那么精确,(弹幕:玉照定真经有很多令人头皮发麻的断语)至于有的人说可以看出很多神奇的事情来,信息都知道,这已经不命理学让他有这个本事的,大概另有神通了,这个另有神通是无法学的。所以绝不要把命理学神秘化,它是一门朴素的庸俗的学问。讲的就是庸俗的事情,是吧。

命理学知识的普及程度在明朝越来越普及,明朝是老百姓家里边只要有一个读书人,一定有一本《三命通会》或者其他的命理学著作。他的普及到什么程度呢,一些基本概念进入日常语言,我们听说过六冲嘛,我们南方人还有个说法叫这个人最近交了墓库运,墓库就是命理学的一个术语,其实非常普及了。六冲要避免是吧当然这个说法还是片面的,因为要看整个八字,因为讲生肖只是一个字是吧,年支只是一个字,两个人的年支相冲,但另一个字还有一个冲,这要另看,可见这个知识已经普及到了这个程度。我们有许多人说交桃花运是吧,桃花就是命理学术语呀。一看八字,我说你在35岁已经结婚了,但是在35-40这五年你有桃花运的,你外面有人的(众大笑),他吓一跳,你怎么这么神,我说没什么神的,写在那里呢,不是说你不好啊,人家对你感兴趣也可能,你没有任何责任。当初你谈恋爱的时候就是没桃花运,找了半天后来总算进了步已婚的运,结婚了,婚后结果来桃花运了,该来的时候没来,这都是运呐,五年一步运,五年一步运。所以说墓库运、六冲这些名词,可见普及的程度,这没什么神秘的。

那么命理学这门学问是如何建立起来的,它的根据是什么,根据就是中国的宇宙观,中国人把宇宙看成是阴阳五行之气的耗转流变,那么中医也是根据这样的宇宙观来认识人体的,人体是个小宇宙,它处在一个大宇宙当中,大宇宙和小宇宙直接阴阳五行要平衡。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