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真没想帮你_小圆庆生番外:“我爱你”(上)_起点中文网

我真没想帮你_小圆庆生番外:“我爱你”(上)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5-16 17:06:59

(读前必看:本番外纯属虚构,纯属虚构,纯属虚构,时间线架空,且与正文没有任何关联,纯粹是作者的脑洞,不要与现实对照。)

…………………………………………………………

“想什么呢元英?都坐这发呆半个小时了。”崔叡娜啃着苹果坐到了张元英旁边,拍了拍她的肩膀。

“啊?”张元英这才回过神来,“我没想什么欧尼,就是……今天有点累了。”

崔叡娜狐疑地顺着张元英目光的方向看了过去,见到那个人名字的一刻才变得了然。

“想他了?”

“才没有呢!我怎么会想他?”张元英瞬间站了起来。

“别激动嘛元英,过来坐。”崔叡娜看到张元英怪异的表现不禁叹了口气,拉了拉她的手。

“你看你现在,我连他名字都没提你就这么大反应,怪不得现在其他成员跟你说话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说了哪句不该说的就把你这个炸弹点着了。”

“我也没有这么敏感吧……”张元英沉默了一会才小声说道。

转头却看到了崔叡娜无奈的表情,“哎呀欧尼我知道了,我可能是有那么一点敏感,我会尽量克制的。”

“元英你知道这句话你说过多少次吗?从他两年前结婚你就是这么说的,可到现在你还是这个样子。”

崔叡娜本想继续说下去,可看到张元英抱着双腿缩在角落的无助模样,她怎么也开不了口。

“元英,我们没想让你克制自己的情绪,也不是抱怨你什么,我们是心疼你,不想看你一个人闷着什么也不说,这种情绪自己憋着是永远不会消散的,你需要一个通道把它发泄出来。”崔叡娜语重心长地叮咛着张元英。

“谢谢欧尼,我现在……还没什么想说的。”张元英轻声开口。

崔叡娜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揉了揉张元英的头发。

“欧尼快去休息吧,明天还有一天的活动要跑呢。”张元英抬头,强挤出一抹微笑看向崔叡娜。

“我知道了,你也早点睡,别总熬夜,你现在皮肤状态都没有以前好了。”

张元英点点头,“欧尼我会早睡的。”

如果……能睡着的话。

晚风拂过茶几上的杂志,上面一名男子笑得正灿烂。

“大半岛国法治新希望,公权力的监督者,刑辩实务专业能力top1,姜有德。”

…………………………

“快点快点,照明组缺个人手,你,就你,别瞎晃了,快去帮忙啊!”

打歌节目的后台一如既往地吵闹和忙碌。

izone的十二位少女刚刚领完今天的一位奖项,正兴奋地讨论着。

张元英默默地自己跟在后面,其他少女似乎也熟悉了她的沉默寡言,不过交流过程中不时向后投来的目光似乎表明她们也在悄悄关注着这位最小的妹妹。

“元英?元英?我们晚上去吃烤肉吧!正好今天打歌结束,可以好好休息几天。”权恩妃放慢了脚步凑在张元英耳边说道。

“好啊,烤肉好像好久没吃了呢。”张元英欣然应允道。

“那我一会去定位子,零食就不要吃了,我们晚上多吃点肉。”

说罢权恩妃又像只兔子一样蹦到了队伍的最前面,跟成员们说道,“元英同意了,我们晚上一起去吃烤肉!”

“真的吗?看来元英今天心情不错诶。”金珉周惊讶地询问道。

“那你也不看看是谁去邀请的?”权恩妃骄傲地挺了挺胸。

“欧尼也就是赶上元英心情好的时候了。”安宥真在一旁补着刀。

“那也是见到我才心情好的,哼,你们不懂,我就是快乐之源。”权恩妃瞪了安宥真一样,依然嘴硬道。

少女们唧唧喳喳地回到了车里,兴高采烈地讨论着晚上聚餐的地点。

突然,车门被大力拉开,一个面色不善的男子进入车内。

“经纪人oppa……”权恩妃连忙反应过来,招呼着成员们向男人问好。

“你们继续聊你们的,张元英,跟我下来一趟。”男人点点头算是回应了权恩妃的问候。

正安静坐在角落里的张元英一愣,没想到自己的名字突然被点。

“oppa找元英是有什么事情吗?”权恩妃见气氛不对,赶紧打起圆场来。

“你们别问,我就找她跟你们没有关系。”男人不耐烦地打断了权恩妃。

张元英刚要起身,却被旁边的权恩妃按住了,权恩妃硬着头皮说道,“oppa要不您就在这说吧,反正我们也都是一家人。”

“一家人?还挺姐妹情深的啊?行,张元英你要是不怕丢人,我就在这说了。”经纪人不屑笑道。

张元英抿了抿嘴唇,心中产生了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张元英我问你你还记不记得自己的身份了?你还知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平时你都不上网的吗,不看看大家现在是怎么评论你的?”

“来我随便给你读几条。”男人拿出手机。

“oppa……”权恩妃慌忙想制止经纪人的行为,网上对张元英的评论她都有看过,这群人骂的是相当难听。

本来元英情绪就不对,听了这些恐怕会再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站c位的这位是不会笑吗?臭着个脸给谁看呢?”

“这也能站c?公司是怎么想的?”

“这样的人也配做idol?一点表情也没有像个木头人一样,唱歌跳舞也都在划水,完全没有用心,赶快退出组合吧,别耽误其他成员了。”

“是不是买通公司了啊?表现这么差还能站c位,这得给多少钱?”

“大家也别瞎猜测了,万一人家就是面瘫呢kkk”

“kkkkkk我也觉得面瘫可能性比较大,不过前几年这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面瘫了,家里死人了?”

“也不一定是家里出事嘛,男人跟别人跑了也说不定。”

“oppa别念了!”权恩妃感觉张元英的手开始颤抖起来,大声叫停了经纪人。

“你以为我想念啊?人家评价就是这么评的,还能是我编出来的不成?”男人有些恼怒。

“还有你们几个,现在组合什么样子你们不是不清楚,就这样你们还护着她?把她踢了,你们完全可以再上一层,你们难道就没想过?”

男人再次把枪口对准张元英,“以前几次回归为了迁就你,我们把风格定成girl crush,大家都在替你背锅,那也不能一直走这种风格吧。”

“这次转型我们好不容易再做出了点成绩,又被你一个给毁了。”

“oppa你先别生气嘛,这其实也不是件坏事,至少也能说明我们在受到大家的关注。”安宥真小心翼翼地接过经纪人的话茬。

“你想什么美事呢?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以前还能通过营销和公关让黑变粉,黑变路人什么的,这几年你有见过一个被黑的不成样子的最后红了的吗?”

“张元英,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代表一直愿意留你,我要是你我就没脸再在这里待下去。”

“oppa听起来你像个代表一样,别忘了你的身份,你就是个经纪人而已,管这么多干嘛?代表的意见你也敢质疑?”权恩妃冷冷地说道。

尽管平时再怎么惧怕经纪人,但如果再让他说下去,元英的状态就会变得更不好了,所以她必须站出来。

“你翅膀也硬了?”男人怒极反笑,“好,我不跟你们多说,其他人休息,张元英晚上去参加个酒会,上面有人特意要求的你,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说完就重重关上了车门,没给任何拒绝的余地。

“元英没事,你不用听他的,他就是一条狗,狗叫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权恩妃轻轻揽过张元英的肩膀。

“对,还有晚上那什么酒会,也不用去,实在不行我们就找代表,代表肯定不会勉强你的。”崔叡娜也安慰着张元英。

“我没事的,谢谢欧尼们关心我,我晚上还是会去的。”张元英缓缓抬起头。

“你去那干嘛呀?肯定是有人不怀好意才想叫你过去的,你这过去了不是羊入虎口吗?”安宥真也着急地补充道。

张元英只是浅浅笑了一下,“我不想拖累欧尼们,晚上的烤肉就欧尼们去吃吧,我就不去了。”

“没有人觉得你拖累……”

“欧尼,我有点累了。”

安宥真还想在说些什么,却被张元英笑着打断了。

……………………………………………………

傍晚。

张元英躲在礼堂旁的更衣室内,呆呆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自己究竟有多久没穿这样的白色礼服了。

从上扫视到下。

分明的锁骨,纤纤一握的细腰,笔直白皙的大长腿。

这些他曾经也都称赞过。

张元英摇了摇头,清除了脑中的杂念,提起裙摆走向大厅。

音乐声和酒杯的碰撞声交杂,人群也在四处走动着。

张元英几乎很少来这种场合,一时间像个迷路的小兔子一样,茫然地看着四周,身体下意识地向偏僻的角落移动着。

“张元英小姐?陪我喝杯酒怎么样?”

还没走几步,张元英就被一个年轻男子缠上,张元英仔细观察着他的神色,倨傲、自负,这是她的第一印象。

让张元英下意识地想远离。

“不了,谢谢您的好意,我不喝酒的。”

“你知道今天是谁让你来的吗?”年轻男子不以为意,依然站在原地摇晃着手中的酒杯。

“我也有点意外今天在这里看到张元英小姐,不过……”

“你来都来了,还不知道这个酒会对你意味着什么吗?何必装的这么清高呢?”男子俯下身强硬地拉住了张元英的手腕。

“不喝酒?你有什么资格拒绝?”

“不想喝的话就别喝了。”

一道熟悉的男声在张元英背后响起。

张元英闻声娇躯一颤,缓缓回头,一张日思梦萦的脸庞出现在了她眼前。

“有德……oppa?”

姜有德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张元英被男子死死握住的手腕,走上前去把张元英挡在身后,一把握住了男子的小臂。

“别随便动手动脚的,人家不想陪你喝酒。”

“姜有德?”男子看到姜有德后脸上明显出现了一丝惧怕,色厉内荏地对张元英说道,“你给我记住了。”

“没事吧?”

打发走了缠着张元英的男人,姜有德举起张元英的手腕仔细地打量着。

张元英不自然地收回了手腕,目光却直勾勾地盯着姜有德。

姜有德也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张元英会赌气得做些他不喜欢的事情,但她没有。

她只是这么静静地看着姜有德,眼睛里有种莫名的神采。

一如当年一样。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