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诡九棺材铺_算命先生_起点中文网

诡九棺材铺_算命先生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6-17 08:11:01

四人来到镇子上,一个头发和胡子都已经花白的干瘦老头已经在镇子口等着几人,杨睿和郭亮见到老人先是打了个招呼,之后介绍到:

“罗老,这两位是我的师弟,师妹

这位老先生姓罗,每次来这里都他老人家招待我们”

三人互相认识了一下,罗姓老者先开口说到:

“两位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气度,将来必成大器啊,哈哈”

刘子清和夏梓微同时行了一礼后说到:

“罗老,您过奖了”

老人微笑着点了点头,对刘子清似乎格外的满意,而当他目光落在白九月化作的小狐狸身上时,神色明显愣了一下,也就是一闪而逝之间却也被白九月察觉到了异样,老人没有再多说什么,只说了一句跟着他走,便带头往前面走去

刘子清在后面有些奇怪的问郭亮:

“师兄,这位老先生什么来历啊?看你们好像挺熟的”

郭亮回答到:

“这位具体是什么来历我也说不清楚,不过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知道了我们是天玄的人,从此就格外的照顾我们,据他自己说,是因为他年轻的时候受过我们天玄一位前辈的照顾”

就在两人说话这时,一个声音出现在刘子清脑海中

“这个老人绝不像看起来这么简单,你要当心一点”

说话的正是白九月,刘子清虽然心中特别震撼白九月的手段,但也没有表现出来,继续和郭亮一边说着话一边向前走

走了大概十多分钟,带路的老人停在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庭院外面,微笑着转过头说到:

“到了,你们这段时间就在这里住下吧,吃住我都包了”

刘子清表示了感谢就随着其他人走了进去,院子虽然不大,但布置的很整洁,进门正对面是会客厅,两旁是居住的房间,院子里种满了那种紫色的花,中间有一个池子,池子边上种有竹子和桃树,很典型的南方园林风格

草草的吃过晚饭,到了分房间的时候,三个男人住在一个房间,夏梓微和白九月住一个房间,起初白九月还不想从刘子清怀里出来,可是夏梓微直接拎着白九月就走向自己的房间,白九月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四条腿在空中蹬了几脚,最后也没办法被夏梓微拎走了,郭亮和杨睿都看呆了,没想到夏梓微居然敢这么对白九月,而刘子清则是有些尴尬的说到:

“那个……我们也回去休息吧,都赶了几天的路了”

两人木讷的点了点头,还在震惊当中没有走出来,跟着刘子清进入了房间,三人走向各自的位置就沉沉睡下

夜班三更,刘子清被一阵阵呼噜声和蚊子的叮咬醒了过来,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了,抬头看了看窗外,星光点点,月光将院子照的透亮,刘子清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门

来到外面,刘子清坐在了石凳上,看着天空中的美景,呼吸着带有一丝甜味的空气,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美好,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这一份宁静

“小友这个时候不睡觉,是有什么心事吗?”

刘子清转过头看见来人是罗老,行了一礼后说到:

“罗老,我并没有什么心事,只是两位师兄呼噜声太大了,我睡不着,就起来坐坐,没想到吵到您了。”

罗老摆了摆手“小友不必在意,我是年纪大了,觉轻。”

刘子清:“我听师兄说,您老年轻的时候受过天玄的人照顾,不知道是哪位前辈啊?”

老人的目光穿越了时空,那段记忆仿佛很久远,刘子清没有说话,就这么安静的等着,片刻之后,老人缓缓说到:

“当年因为得罪了一个人,却没想到那人背后的势力十分强大,就这样一群人连续追杀我一个多月,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遇见了你们天玄的一个年轻人,那人虽然年纪不是很大,但道术精湛,身手了得,将我从那群人当中救了下来,从那以后,我们成为了生死的兄弟,再后来我继续逃亡,从此天各一方

当我再次听到他的消息的时候,他却成了道门的叛徒,我始终也无法相信一个道术天才,被称为天玄接班人的人会成为叛徒,后来我经过了半年的时间回到了这里,我准备找他的时候,却传来了他的死讯

经过打听,他是是死在了鬼门中人手中,一人独对鬼门众人,那人是我的兄弟,也是这天下的英雄,绝不是什么道门叛徒,只可惜天妒英才啊”

刘子清静静的听完老人诉说,等到老人情绪稳定下来之后才对老人说到:

“那人一定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吧!即便被称之为叛徒,却死在了鬼门人手中”

罗老叹了一口气

“是啊,的确是个很了不起人,好了,现在离天亮还早,你回去再睡一会儿吧”

刘子清对着老人拱了拱手就退了回去,快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老人说了一句话

“有时候宝物越强大越邪性,不过这个世间没有正与邪,只有对或错,只要觉得自己是对的,即便用的邪术也是对的”

刘子清心中被这句话深深触动,想回头问问老人说的什么意思,可刚转过头,老人已经不见了,刘子清心中思考着这句话推开了房门,在一片呼噜声中缓缓睡去。

第二天一早,刘子清打着哈欠,顶着一对黑眼圈走出了房间,白九月见刘子清走了出来,一下就跳到刘子清怀里,而其余人见到刘子清这副模样,有些奇怪的问到:

“小师弟,你昨晚没睡好吗?”

刘子清顶着黑眼圈白了郭亮和杨睿说到:

“你两睡觉什么样自己心里没点那什么数?”

杨睿和郭亮对视一眼,都不知道关自己什么事,这时夏梓微也出来说到:

“你们俩那呼噜声整个院子都能听到”

两人有些尴尬的说到:

“主要是最近太累了,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过来吃饭了”罗老这时喊到

一群人吃过早饭就去到了镇子中准备采购,当然采购的事主要是郭亮和杨睿负责,刘子清和夏梓微就是出来玩的,而变成狐狸的白九月自然也不用多说

四人一狐分开行动,刘子清抱着白九月和夏梓微一起在镇子中瞎逛着,一切在两人都显得很新奇,而白九月更是好奇,一个狐狸脑袋从刘子清衣服里窜了出来左顾右盼引的周围人不断驻足观望,更有些女生想要过来摸摸这可爱的小狐狸,直接被刘子清给拒绝了,然后刘子清也不顾白九月的反对,直接将狐狸脑袋给按了回去

就在这时,背后一个声音叫住了刘子清

“小友还请留步,我观小友印堂发黑,不出七日必有血光之灾啊”

刘子清和夏梓微同时回过头,眼前出现的是一个穿着极为邋遢的老头,手里拿着一个帆,上写“泄天机指引迷路君子,漏阴阳点拨久困英雄”刘子清和夏梓微对视一眼,都漏出了不屑的笑容,压根儿不想理这个江湖骗子,转身就要走,可老头接下来这句话却让两人停下了脚步

“三位都是有些道行的人吧?尤其是小友怀中的这位更是不得了啊,罢了罢了,看不上我这种江湖术士也理所当然”

刘子清连忙回头,对着老头拱了拱手问到:

“敢问前辈尊姓大名?不知前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老人坐回了自己的摊位上说到:

“尊姓大名不敢当,老头姓王,单名一个乾字,至于刚才那句话嘛,自然便是字面上的意思”

刘子清接着问到:

“那前辈说的我有血光之灾可是真的?”

王乾:“自然是真的,不过想要破解吧,这个……”

老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三根手指来回的搓动,一看就是要钱的意思,不过刘子清从小在父母身边,之后又在山门学道,那里会知道这些人情世故,就在刘子清不知怎么办的时候,脑中出现一个声音

“这明显就是一个骗钱的老骗子,咱们走,不用理他”

刘子清知道这是白九月在说话,下意识的就要走,可这时老人却看着刘子清的怀里说到:

“世人皆爱财,用些钱财就能换取的东西,又何来骗人一说”

刘子清心中一惊,看了这个老头的确看出来了白九月的身份,而白九月则是更加的震撼,没想到这个老头连自己对刘子清的传音都能听到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