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写字楼里出现算命公司 风水先生做起大生意(图)

写字楼里出现算命公司 风水先生做起大生意(图)

互联网 2021-06-14 07:22:13
文/图本报记者许琛实习生郭冀远

嘻!说奇不奇,风生水起―――风水佬开公司 坐台做大生意

算命先生古已有之。他们张着“半仙”、“铁嘴”的旗幡,为人作出种种荒诞不经的预测和指点。整日间为别人求财消灾,自己的运气却时有不济,偏安一隅枯坐风尘,仰求南来北往的客。

然而,不知起自何时,算命这门生意竟出奇地好起来。因应“时运”,算命先生折腾出许多令人刮目相看的新花样,他们不再背着游囊,惶惶然与城管打游击;而是做大做强,公然租房屋开店、开公司,稳坐在太师椅上,睥睨如云访客。更有聪明的,挂起了“信息咨询公司”的堂皇匾牌。

番禺大石镇:不同的嘴算出不同的“命”

在番禺大石镇朝阳西路,记者发现方圆不到100米的范围内,就有三家算命的档口,全是租房开店。

图:黄大仙百花路算命一条街。第一家档口名为“家居布局设计”,门口竖着一个广告牌,写着看风水、择日、相命、符法解灾等业务。房内香案上供奉着一尊佛像,屋内烟雾缭绕。

一位中年男子迎了出来:“看相还是看风水?”记者称要给新住宅看风水,这位自称张师傅的男子对记者说:“我要看一下你的房子才能知道收费多少,不同的房子有不同的收费标准。房子的格局呀、门窗的方向呀,好多方面都要考虑。”

记者又问:“那看相呢?”“从20元到50元都有,面相、手相、生辰全部看要50元。”记者要求看看今后的运势,张师傅拿出一张纸记录了记者的生辰八字,又打开一本红色的万年历。过了一会儿,他在纸上连续列了一串天干地支,口中念念有词对记者说:“你现在运气很不错,官运财运都很好。不过真正要发财还要30岁之后才行,在此之前会有波折。”

他跟着又说:“我看你父母应该不止你一个孩子,你是不是有个姐姐?”“没有啊。”“那应该有个妹妹吧。”记者称没有,他很惊讶地说:“不会吧,我看你应该有姐妹,你命相里是这么说的。”

他又详细告知了记者40岁后和50岁后的命运。记者说:“生日时辰还可以看出这些东西吗?”张师傅很自信地说:“那当然,我根据一个人的生辰就可以看出他的运势。你如果要看风水就来找我吧。”

在给记者算命的短短十几分钟之内,相继有两位男子来算命。

经附近居民指点,记者又在新南大街找到了另一处算命的档口。这个档口是一个只有几平方米的小房间,里面挂满了各种条符和画相。房间里一名男子正给三个顾客看相。

记者说想给房子看风水,这位男子自称“常佑法师”。问到具体的价格时,“法师”说:“既然你现在房子已经有了,关键就是门,如果位置不好就要用些批符,一般几百元就行了。”

记者又要求“法师”看面相。他戴上眼镜,眯着眼睛看了一阵说:“你天庭不饱满,颇多坎坷。你今年运气糟透了,而且明年也不顺。”记者问:“那有没有什么方法补救呢?”法师胸有成竹地说:“这个你放心,我帮你搞一个咒符冲一下运,可保平安。你‘随缘’给些灯油钱吧。”

先前那个算命师傅明明说“命好”,怎么突然就差了起来?记者反问“法师”,法师轻蔑地一笑:“除了我,这里其他看相的都不行。看生辰都是大学问,怎能随便乱来?”旁边一位女子也搭腔说:“你放心,我们是一个很大的公司,在很多地方有分店,名气在外。这位法师刚给一位房主看楼回来,你今天能见到他都算运气了。”

记者又来到新南大街的一处“预测研究命理看相馆”,门口有一张挂图称这里可以“知你出生年月多少,知兄弟姐妹多少,能知你工作项目”。档口一名女子说:“师傅出去给人看风水了,要提前预约才可以。”

当地居民反映,这些档口明目张胆地做着看风水相面的生意已经好几年了,在当地无人不知,生意相当红火。

芳村百花路:算命佬耍的都是骗钱套路

寺庙周围历来是算命先生的盘据点,芳村区黄大仙庙香火旺盛,算命档口更是成行成市。

记者算了算,黄大仙庙附近一条不起眼的百花路,就聚集了11间算命看风水的固定档口,街边还有几个算卦的走鬼档,俨然是“算命一条街”。各位算命先生装扮各异,有僧人、有道士,还有“四不像”。

图:天河北某高档写字楼竟有一家算命公司记者信步进入一间名叫东×的档口,里面除几张桌椅外没有什么摆设。档口里坐着两位师傅,其中一位作僧人打扮的兴高采烈地对记者说:“你来我这里是来对了,我身属佛家,能知你过去和未来,能帮你驱邪避凶。”“你看看我的运势吧。”这位“法师”看了一眼记者的左手,作色道:“我送你三句话。第一,你32岁时有灾祸;第二,你有运势,但是现在如果不扭转,运气就不会来;第三,你今后五年之内要破财。”“那怎么办才可以避免灾祸呢?”“法师”显得很为难地说:“一般是没有办法的,不过我可以帮你做一道符,你要花一笔钱才行啊,也就一两百元吧。”

记者又问起看风水的价钱,“法师”说:“一般一个平方米30元。你放心,我给你看过风水后保证你发财,我还可以跟你签合同。”

记者又来到另一档口,坐在门口的算命先生一身白大褂,严肃地对记者说:“你要让我给你看相,必须答应我两件事:第一最近一个月不准游泳;第二一个月不准吃鲤鱼。”记者答应了,他则戴上眼镜,一本正经看着记者的脸说:“你这个面相还不错,你财运很好,但官运就不行。要想行大运,必须消除命中的阻隔。要消灾就要破财,花小钱挡大灾。”说罢即从抽屉里掏出一个红包对记者说:“你要我继续点拨你,就往这个红包里放一些茶水费,多少钱没关系。”记者又问起看风水的价钱,他拍拍胸脯说:“我们是有名声有执照的,决不会多收你钱,700元左右就行了。”

记者果真在一角落里看到了营业执照,载明是“芳村区××食杂店”。

从这家档口出来,记者转身进入一间×亭的档口。老板慢条斯理地对记者说:“从你五官来看,你脾气应该很暴躁,你家里人近来不好。你自己运气尚可,但是没有什么大运,必须想办法扭转你现在的运气。”接着,他掐指计算了一番后说:“没事,我费些功夫为你挡煞。”记者问他怎么“挡煞”,他指了指一个红色箱子说:“你放20元钱进去,我再为你详说。”

闹市天河北:信息公司做起看风水生意

采访中一位算命先生对记者说,现在大部分算命先生都是“跑单帮”的,稍正规一点的就开个档口,也有个别“做大做强”的开了公司,起码要50万元的注册资金。比如天河北天寿路某大厦就有一家“邵××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算是算命行中的“佼佼者”。

记者来到该公司,所见屋内装修很高档,门口还设了一个咨询柜台,对面挂着一个上书“一代宗师”的大匾,其下置很多金佛、八卦、如意镜和神牌,标价颇高,都注明是该公司的吉祥产品。

前台小姐见有客上门,马上起身招呼:“您好!邵师傅又出新书了,请问您是买新书、买金佛还是咨询啊?”记者称要看风水,小姐说:“具体的业务请跟我们的经理面谈。”

说着,小姐就将记者引到一位自称曹经理的中年妇女面前。

记者说是要开一间网吧,来此看看风水。曹经理一开口,便叫出了一万元的要价:“看风水每100平方米收5000元,每增一平方米加70元的费用。还有起名、择日的服务。如果真的有意,到时可以打个折头。”

记者询问是否由邵老师傅来看,曹经理答道:“等把价钱定下来后,我们会指派专门的师傅,邵老先生现在一般不接业务了,现在的师傅都是他的高徒。”曹经理得意地说:“我们和那些摆摊的不同,我们有营业执照,公司都开了10年了。”

临走时,曹经理送给记者两本小册子,一本是《〈周易〉研究家、预测学家邵××》,另一本是《三世因果经解说》。

法律人士严正指出――各类算命公司都属非法

针对时下算命活动盛行现象,国信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徐文柱说,算命、看风水属于封建迷信活动,是国家法律严格禁止的。《宪法》第24条明确规定:国家在人民中进行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教育,反对封建主义和其他腐朽思想。从事封建迷信活动无疑违反了宪法的精神。另外,《刑法》第300条规定了组织和利用封建活动要按规定进行刑事处罚。不少人还利用封建迷信活动诈骗财物,这可以参照《刑法》第266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徐说,要严格区分正常的宗教活动和封建迷信活动,国家允许开展正常的宗教活动,但是严格禁止打着宗教的旗号从事封建迷信活动的行为。一些明目张胆挂牌经营的算命、看风水档口属于违法经营,有关部门应该出面查处。以信息咨询为名义进行看风水、算命等的活动也属于违法行为。

而广州市工商局企业登记处的咨询人员告诉记者,信息咨询公司主要是提供商品、技术、经营等信息咨询服务,绝不能挂羊头卖狗肉,以信息咨询的名义经营算命、看风水的业务。

为什么会有人对算命先生的胡言乱语偏听偏信呢?暨南大学社会学教授马秋枫认为,现代人有很大的生存压力,复杂的人际关系也是变动不居的,有些人对前途感到渺茫。为了舒解压力,就去找算命先生,寄望算命先生指点迷津,这是缺乏自信心的表现。而算命先生大多说的是好话,听者或多或少会从中获得一点心灵抚慰,从而达到某种心理平衡。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