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连载】算命(20):泥鳅

【连载】算命(20):泥鳅

互联网 2021-06-17 09:21:39
算命先生

目录上一章:镇长

过了些天,翠兰慢慢能下地了。她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来到自家种西红柿的地头。现在已经是后期了,大批量采摘的光景已经过去,每株上面只是零星的挂着几个西红柿。之前通过镇长的协调,前期的西红柿总算都卖出去了。尽管价格便宜得很,但有一分总比没有的强。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乡下人算账,就是这样。其实,真算起来,去掉成本,也就和原来种稻子小麦差不多,并不能增加多少收入。如果说要像镇长村长说的那样脱贫致富,更是不可能了。

胡瞎子家的西红柿,到目前为止,拢共卖了不到两千块钱,除掉化肥和农药,实际上也就是保本了。因为后期产量少了,天天往省里送不划算。所以,后来已经改成三天送一次。听村长说,今天是最后一趟,往后就不再组织往省城送了。有人问,那剩下的怎么办?村长说,怎么办,自己想办法呗。是自己挑着上街卖也好,留着自己吃也好,或者干脆喂猪,都随你自己的便。

听村长这一说,大家纷纷跑到地里,不管青的红的,全部采回来准备卖掉,再晚就只能烂在树上了。所以,今天没人帮翠兰忙,而且胡瞎子也不在家。翠兰只好一只腿跪在地里,把最后的一批西红柿给采摘下来。

这会儿胡瞎子正在汪小志家。汪小志他爹老汪得了癌症,犯病的时候,送到县医院,医生检查完,对汪小志说,没有治的必要了,已经是晚期,癌细胞都扩散到全身了。回去好吃好喝伺候着,最多活不过三个月。

其实老汪生病已经很久了,不过之前一直没跟人说,连他儿子媳妇都不知道。一开始的时候,老汪只是觉得嗓子有点不舒服,特别是吃硬饭的时候,感觉饭都堵在嗓子眼了,下不去,而且还有点麻刺刺的感觉。老汪就让他儿媳妇煮饭的时候,多放点水,把饭煮烂一点。到后来,软饭烂饭吃着也咽不下,嗓子难受。老汪就开始不跟儿子媳妇一块吃饭了,自己单独熬点稀饭吃。汪小志其实是个很孝顺的人,眼看着老爹一天天消瘦下去,也不吃饭,就寻思着带老爹去医院看看。可老汪顽固得很,坚决不去医院。他跟汪小志说,我这辈子就没进过医院,打死我也不要去医院。

汪小志没办法,只好由着他。但又不放心,只好找了个赤脚医生,上门来给老爷子瞧瞧。赤脚医生让老汪张大了嘴,“啊啊”叫了几声,然后用一个木头片子压住老汪的舌头,那手电筒照了照,说,老爷子没事,就是食道发炎,我给你开点消炎药,先吃吃看。如果,过几天还不好,我再来给你吊点水。

老汪对着汪小志说,你看,我早说没事吧,就是嗓子发炎,吃两片药就好的事。

汪小志看看他爹,又看看医生,还是有点不放心,又问了一遍赤脚医生,我爹真没事啊?

老汪听见了,还没等医生回答,抢先吼了一句,你个臭小子,就盼着我有事是吧。

说归说,可老汪的病却一天比一天严重了。吃了几天消炎药,一点都不见好。赤脚医生又每天来给他吊消炎水,可还是没什么好转的迹象。就这样拖了个把月,再去医院的时候,医生说已经是癌症晚期了,再也没有救治的必要了。

汪小志只好把老汪带回家,这时候老汪已经几乎吃不下任何干的食物,只能喝一点点糖水了。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月,老汪已经瘦了不到七十斤,真的只剩下一张皱巴巴的老皮包裹着快散架的那把老骨头。突然这一天,老汪挣扎着,用微弱的声音对汪小志说,想吃点肉,自从得病以来,已经好久没尝过肉的味道了。

汪小志听完,只能背过去抹眼泪。现在的老汪,别说吃肉,就连喝水都困难,眼看不行了。也许,这就是老爷子最后的心愿了,汪小志想。所以,汪小志就跟旁边来探望老汪的邻居说了这件事。邻居说,要不你找胡瞎子问问,也许他有些法子,可以满足老爷子这个愿望。

所以,就在前文说的这一天,最后一次送西红柿去省城的这一天,汪小志把胡瞎子请到了家里,把老爷子的心愿说给胡瞎子听。胡瞎子听完,想了想,说,办法也不是没有。我以前听人说起过,倒是有一个方法,可以帮人打通食道。

汪小志一听有办法,顿时来了精神,说老胡,有什么办法你快说,多少钱我都愿意花。

胡瞎子摇摇头,这不是钱的事。这个办法,我也是听说的,行不行,我也不知道。但是除了这个办法,我也想不出其他的办法了。而且,这个办法······

啊呀,我的胡先生,你赶快说,是什么办法,可急死我了。汪小志打断胡瞎子的话。

胡瞎子说,你别急,听我慢慢说。你要有个心理准备,这个法子有点超出常规。

汪小志点点头,你快说吧,我有心理准备。

胡瞎子点点头,那我说了。以前在外地帮人算命的时候,碰到一个人,吃东西给噎住了,食物堵在食道里,上不来下不去,怎么弄都不管用,眼看着就快要憋死了,正好家里有一盆泥鳅。他老婆就抓起两条泥鳅,头朝下塞到那个人的嘴里,结果不一会儿,那人竟然喘过气来了,食道也通了。原来,泥鳅顺着嗓子钻下去了,把食道给疏通了。所以,我想,也许,这个方法,你爹也可以试一试。但管不管用,我可不敢打包票。

尽管汪小志有心理准备,但还是不敢想象,脑子被泥鳅顺着嗓子往下钻的形象,给搅的天翻地覆,胃里也开始翻江倒海,差点忍不住就吐了出来。但最后,汪小志还是忍住了,但脸色变了几变。

汪小志定了定心神,轻声问,胡先生,这个法子真有用么?

胡瞎子叹了一口气,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但可以试一试,说不定有用呢。毕竟,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汪小志很久都没出声,沉默了半天,最后像下了某种决心似的,对胡瞎子说,我去找几条泥鳅来。

下一章:过阴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