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京剧剧本

京剧剧本

互联网 2021-06-17 06:34:45
图标《童女斩蛇》主要角色李奇娥:旦李诞:末刘氏:老旦赵铁嘴:丑何仙姑:丑慕贞:旦知县:丑情节剧中事实,出于山西将乐县,惜年代无从研究,仅以剧本所述者述之而已。该处有一何姓道姑,专以巧语花言骗取钱财为生活。见一长蛇,称为金龙大王下界,富商盈户,踊跃捐输,盖造庙宇一所,何道姑遂为庙主,盘踞其中,上至官府,下及愚民,惟何道姑之言是听。后扬言于众,八月朔日,系大王生辰,用一童女祭赛,俾可庇佑地方。人俱信之,每年援以为例。富贵家以金钱运动,可免此厄,若贫家女,必为地甲所勒派,只得宫价钱五十千文。以掌上珠喂诸蛇口。前后共毙男女九人。又遇祭赛之期,有李诞之女名奇娥者,应该轮值。李诞不忍舍此亲生,惶恐无措,而李奇娥反欣然愿从。盖李奇娥年齿虽稚,见识不弱。暗想既有神灵,必无吃人之理?俟到庙中,观其究竟。乃于父母前安慰一番,同地甲前往,何道姑之徒慕贞,亦一玲珑女子,李奇娥与之结识,探其口气。尽得何道姑之秘密,以危言耸动之。幕贞恍然大悟,同心密谋,引蛇出洞,李奇娥奋力刺杀之。幕贞至屋后放火,趁此哄闹之际,二人逃出,赴县署喊控,将乐县令立提何道姑审讯,而历年来谋财害命之举动,一一供吐,遂处以死刑,将大王庙产业,断给李奇娥,以酬其除害之功。幕贞无家可归,李诞收其为螟蛉女,为之择配遣嫁焉。注释近时鼎鼎大名之梅兰芳,轰传南北,在观剧一方面,莫不交口而赞曰:梅之色艺双绝也。殊不知色艺双绝之外,更有文采足称。兹本馆觅得《童女斩蛇》剧本,系梅兰芳匠心独运,手自编排,京津各舞台,时常串演。果然有目共赏。且可使一般迷信家。触目警心。作一当头棒喝,破除无益之积习。根据《戏考》第二十八册整理录入:管城寒士、小豆子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阅读 (501.91 KB)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第一场】(四道婆引何仙姑同上,何仙姑坐。)

何仙姑(念)可怜世人太糊涂,不敬爷娘敬道姑。一味迷神与信鬼,祭蛇杀女最无辜。

(白)奴家何氏,小名儿叫大姑,自幼儿瞧香头为生。花言巧语的,骗得人家都心服口服,故此给我起了个外号儿,叫作何仙姑。后来地方出了一条长蛇,我就造谣言,说是金龙大王下界,官府百姓,都信的了不得,大家捐钱就盖了这座大王庙,请我在庙里当家。香火倒还兴旺,进项也不算少。虽是这么说,钱不是越多越好吗,故此我又造了个谣言,说是大王给我一梦。八月初一日,是大王的生日,每逢这天,总得吃一个童女。地方上又信了我的话。每年凑钱,买一个童女,送至庙里,来祭大王。今天又快到日子了,怎么地方上的人,还不见来啦?

(张柳儿上。)

张柳儿(念)地方地方,管带四方,抓钱容易,差事难当。

(白)在下乃将乐县的地保张柳儿的便是。今天早晨,奉本县太爷的交派,说是祭大王的日期快到啦,命我来请示仙姑。问大王有什么交派没有。来此已是庙首。

里面有人么?

道婆甲(白)你是干怎么的?

张柳儿(白)就说地保求见。

道婆甲(白)候着。

张柳儿(白)喳。好大的排子。

道婆甲(白)地保来咧。

何仙姑(白)他来咧?好,叫他进来。

道婆甲(白)传你进去,仔细点儿。

张柳儿(白)参见仙姑。

何仙姑(白)罢了。你来是为童女事情么?

张柳儿(白)是的奉了县太爷的交派,说是将到日期,命我来请示,仙姑有什么交派没有?

何仙姑(白)交派倒是没有什么。可万不要是耽误日期。

张柳儿(白)小的不敢。

何仙姑(白)总要找个漂亮点儿,穿要穿得鲜明些。戴得要整齐。要不然,大王怪罪下来,可没有人担得起。

张柳儿(白)喳。小的此刻,就挨家问去。

何仙姑(白)好,你就偏劳罢。

(张柳儿应。)

张柳儿(白)正是:

(念)上头有交派,藉事便发财。

(张柳儿下。)

何仙姑(白)地保是来啦。女孩子一半天也该送来啦,可是乡下女子,哪能穿戴的很好喽呢?

(何仙姑想。)

何仙姑(白)有咧!我看这个县太爷糊涂得很,又有几个糟钱。我不免变个法儿,讹他几个花花,总比乡下人肉厚。对啦,赶到他来烧香的时候,我自有办法。正是:

(念)心中不很毒,不能做道姑。

(何仙姑、四道婆同下。)【第二场】(张柳儿上。)

张柳儿(念)领了仙姑命,张罗活祭品。

(白)今天是七月二十八啦,离祭期只有三天,我还不知道哪一家有合适的女孩子?方才打发人去请大众前来问话。天也不早啦,怎么还不来呀?

(乡民甲、乡民乙、乡民丙、李诞同上。)

乡民甲(念)地保见招,

乡民乙(念)如同传票。

李诞(念)我等小民,

乡民丙(念)不敢不到。

乡民甲、乡民乙、乡民丙、

李诞(同白)张头儿。

张柳儿(白)原来是众位,请坐请坐。

(乡民甲、乡民乙、乡民丙、李诞、张柳儿同坐。)

乡民甲(白)张头儿叫我们到来,不知为了何事?

张柳儿(白)只因祭金龙大王的日子快要到咧,每年成例。要预备一名童女,作为祭品。众位是知道的呀。现在五十串大钱的官价,是预备好啦。不知道哪位府上有姑娘。所以请众位来商议商议。

乡民甲(白)我是大家知道的,只有二个小犬。并无女儿。

乡民乙(白)我有一个小女儿,她已经出嫁了。

张柳儿(白)你们两位有没有?

乡民丙(白)我很想领这笔钱,可惜家里还没有养下来。张头儿这么办罢,要是一半天生下来的是女儿,我就送过来领这笔钱。你看怎么样?

张柳儿(白)那可不行。总得要十几岁的女孩儿。

乡民丙(白)照头儿这样说,李大哥府上,这位小姑娘,最合适咧。

(李诞摇手。)

李诞(白)使不得,我岂肯把亲生的女儿置之死地。

张柳儿(白)姓李的,你这句话说错咧。常言道得好:养女是个赔钱货。现在你把她献了出来,非但不赔钱。还可以赚五十串大钱。倒不是一件极便宜的事么?

李诞(白)头儿,我虽然贫穷,绝不要占这样便宜。求你行个方便,向别家去寻找吧!

张柳儿(白)姓李的,你不要装糊涂!这是地方上的公事,要是你不答应,我禀明了太爷,太爷办你的时候,那可不要怨我!

乡民甲(白)张头儿你不用惊吓于他,他是一个老实人。

乡民乙(白)李大哥,你可以回去商议。

乡民丙(白)这件事也用不着商议。头儿,他依了便罢;要是不依。你也不用管。让他自己见官说去。

(李诞起。)

李诞(白)头儿,待我回去商议一番,再来回复。

(乡民甲、乡民乙、乡民丙、张柳儿同起。)

张柳儿(白)我算跟你说妥咧,回头送过钱来,就要接人。

乡民甲、乡民乙、乡民丙、

李诞(同白)我们告辞了!

张柳儿(白)不送咧。再会再会。

(张柳儿、乡民甲、乡民乙、乡民丙同下。)

李诞(念)可恨小人多开口,看大祸就临头。

(白)真真可恨!真真狗仗人势!

(李诞恨,下。)【第三场】(刘氏上。)

刘氏(引子)家况清寒,有贤女,不重生男。

(刘氏坐。)

刘氏(白)老身刘氏。配夫李诞,膝下无儿,所生三女:长女、次女,都已出嫁,只有三女奇娥,自小读书甚是聪明伶俐,侍奉我二老,倒也欢乐。只是吾夫方才到地保家中去了,未见回转。不知有什么官事?独坐草堂,甚是愁闷。不免将奇娥唤出,闲谈一番。

呵,女儿哪里?

李奇娥(内白)来了!

(李奇娥上。)

李奇娥(引子)针黹余间,侍双亲,膝下承欢。

(白)母亲在上,女儿万福。

刘氏(白)咳,罢了。坐下。

李奇娥(白)妈,唤女儿出来,有甚么事呀?

刘氏(白)只因你父亲被地保呼唤去了,半日未见回来,不知又有甚么官事。是我放心不下,又闷得很,故此唤出你来,谈心解闷。

李奇娥(白)妈妈放心,爹爹当快回来了。

李诞(内白)走吓!

(李诞上,作急恨状。)

李诞(二黄摇板)可恨那张地保虎威狐假,

要把我亲生女去喂长蛇。

霎时间禁不住心猿意马,

躲避那滔天祸且自归家。

(白)开门来!

李奇娥(白)来了!

(李奇娥开门。)

李奇娥(白)爹爹你回来啦?

李诞(白)回来了。女儿你快把门关上。

(李奇娥应,关门。李诞、李奇娥同入内,李诞、刘氏同坐,李诞叹。)

刘氏(白)老老你回得家来,神色慌张,唉声叹气,莫非有甚心事?

李诞(白)阿呀,妈妈呀!方才地保言道:要把吾家的女儿去,祭那金龙大王。

刘氏(白)你待怎讲?

李诞(白)他说要把吾家的女儿,去祭那条毒蛇!

刘氏(白)啊,竟有这等事!唉。老老你可曾应允他?

李诞(白)可恨那张地保,拿官势欺压于我,硬要拿五十串大钱,来换取吾家女儿。如果我不把女儿献出,他定要把我送到当官,这便如何是好?

刘氏(白)你我总要想一个主意,保全女儿的性命要紧。

李诞(白)待我想来。

(李诞想。)

李诞(白)妈妈,我想把女儿,权寄在大女儿或二女的家里,你看如何?

刘氏(白)使不得。

李诞(白)怎么使不得?

刘氏(白)两个女婿,住在附近,容易被官府知晓。那时恐怕非但藏不过女儿,还要连累她们。不若我们逃走了罢!

(李诞想。)

李诞(白)走了固然是好,只是恐怕他们派人赶上。

李奇娥(白)据女儿想来,还是爹妈放我去的好。

李诞、

刘氏(同白)怎么说倒是放你去的好?

李奇娥(白)爹爹、母亲,常言道:生死由命。那大王不来吃我,固然是千好万好。就是女儿被他吃了,你二老有了这笔钱,可以度日,且并一方可以无事。女儿虽然一死,也还值得。故此还是放我去的好。

李诞(白)听你之言,你情愿把自己的身子卖了,养活我二老?虽说一片孝心,但是我儿此去,定死无疑。教我怎生舍得?

刘氏(白)为娘的情愿饿死,断不要我儿前去。

李诞(白)任凭你怎样说法,我是不放你去的。

刘氏(白)为娘的舍不得你。

李奇娥(白)躲到姐姐家,怕连累她们。逃走又怕他们赶上。又不肯将我放走。那还有什么主意呀?

李诞(白)难死我了!

(刘氏哭,李奇娥出神。)

李奇娥(白)我倒是有个主意。

李诞(白)你有什么主意呀?

李奇娥(白)儿闻得东边有个算卦的先生,外号叫赵铁嘴,卦算极灵。不如叫他算一名,或者可以得个主意,你瞧好不?

刘氏(白)好。我们即刻前去

李奇娥(白)且慢,你二老现时都是带着啼哭,着急的模样,算卦先生见了,一定不说实话。莫若歇息歇息再去罢。

李诞、

刘氏(同白)倒也使得。

(李诞、刘氏同下。)

李奇娥(白)我想世界之上哪有什么金龙大王?一定是那道婆子造的谣言。你想哪有神仙吃活人的道理?既吃活人,为什么一年只吃一个。可恨本地方的官府居然糊涂迷信不知为地方除害,反把好端端的人命,活活害死。今年轮到我的头上来啦,我倒要趁此机会看看他是怎么回事。我爹娘一定不放我去,故此假说先去算命,判断吉凶,再定行止。我不免赶紧先到赵铁嘴那里,给他几个钱想法子,让他说我绝无灾难。那时爹妈信他的话,放我前去,也未可知。唉,真是:

(念)世乱奴欺主,时衰鬼弄人。

(李奇娥下。)【第四场】(赵铁嘴上,坐。)

赵铁嘴(念)世人糊涂可笑,他说算卦可靠。大把银钱给我,听我胡言乱道。

(白)在下姓赵。因为什么能事也都没有,书也没有念通。没法子,就学了算卦,在这将乐县城内开了个命馆。起了个外号,叫赵铁嘴。我为什么叫赵铁嘴呢?这也没有多大用意。因为是算命的先生,差不多都叫铁嘴,故此也叫叫铁嘴罢了。闲话少说,先把道幌子挂了出去。看有买卖上门没有。

(李奇娥上。)

李奇娥(二黄摇板)心中事先安排定,

还要借重赵先生。

(白)到啦。

(李奇娥见。)

李奇娥(白)赵先生。

赵铁嘴(白)姑娘请里边坐。

(李奇娥坐。)

李奇娥(白)你坐着。

赵铁嘴(白)姑娘是看八字还是算卦呀?

李奇娥(白)我也不算卦,也不看八字。有一件事情。要与先生商议商议。

赵铁嘴(白)有什么话,请讲请讲。

李奇娥(白)回头我爹妈一定来请先生给我算命。他们若问起你的时候,请你务必说我流年很好。有什么灾难都避得去。

赵铁嘴(白)姑娘这话大错了。我们算命的先生,向来是直言奉上。是什么回事,便怎么个说法。不能恭维人,可也不能撒谎。再说姑娘这话,我一时摸不着头脑。若要叫我胡说,那可万不敢的。不是我的名声要紧么?

李奇娥(白)我实对先生说:有件事情,非借重你几句话,我爹妈绝不让我办。务必求你成全成全。这有耳环一只,送与先生作为谢仪。求你务必多美言几句。

赵铁嘴(白)姑娘不必多礼。我请问请问,是怎么回事呢?

李奇娥(白)这件事亦不便说明。

赵铁嘴(白)姑娘,我知道啦。

李奇娥(白)先生知道甚么?

赵铁嘴(白)一定是姑娘的婚姻大事,恐怕爹妈阻拦。

(李奇娥笑。)

李奇娥(白)先生就不必细问了。

赵铁嘴(白)看是不是,那么我先给姑娘看一看。

(赵铁嘴看,坐。)

赵铁嘴(白)姑娘这步运气本来好得很,用不着我撒谎,就是姑娘不托付我,我亦是这么说的呀!

李奇娥(白)如此我爹妈来的时候,就请先生出点力罢。

赵铁嘴(白)一定一定,不必托付。

李奇娥(白)我现时要回家去了,少时同我爹妈一块儿来。

赵铁嘴(白)请便请便,你不必记挂。

(李奇娥出门,回嘱咐。)

李奇娥(白)先生可不要错了呀!

赵铁嘴(白)不能够错的,我们是干什么的呀!

李奇娥(白)那末回头见。

(李奇娥点头,下。)

赵铁嘴(白)这位姑娘真是傻得很,我们这行可不就仗着恭维人么。她就不另给我钱,我也犯不着说不好不是!

李诞(内白)走呀!

(李诞、刘氏、李奇娥同上。)

李诞(二黄摇板)只恐怕我女儿难保性命,

刘氏(二黄摇板)没奈何去问那算命之人。

李奇娥(二黄摇板)随定了二爹娘急忙前进,

不知道哪里是算卦先生?

(李诞站住。)

李奇娥(白)爹爹为何不走?

李诞(白)这就是赵先生的命馆。

李奇娥(白)啊,这就是赵先生的住宅么?

李诞(白)赵先生在家么?

(李诞、刘氏、李奇娥同进门。)

赵铁嘴(白)敢是算命的么?

李诞(白)正是请先生算命。

赵铁嘴(白)请里边坐。三位都算哪,还是算一位啦?

李诞(白)请给小女算一算。

赵铁嘴(白)哦,请教这位姑娘生辰八字。

(刘氏递。)

刘氏(白)这就是。

(赵铁嘴看八字,看李奇娥。)

赵铁嘴(白)姑娘这步运好得很哪!满面清光,煞星远避。好得很,好得很!

李诞(白)恐怕目下有一步灾难。先生要仔细看一看。

赵铁嘴(白)恐怕有一步灾难哪?待我细看一看。

(赵铁嘴看。)

赵铁嘴(白)不妨事,不妨事。目下虽说应该有点灾难,但是福星解救,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依命上看起来。现时老先生一定有点喜事呢!

李诞(白)先生要看仔细,还恐怕有性命之忧。

赵铁嘴(白)老先生千万放心,绝无危难。有甚么事,保管成就,不但无忧。恐怕姑娘,还要发一注财!

李奇娥(白)赵先生算卦最灵既是说的这样结实,料然无错。天已不早。我们回去了罢!

李诞(白)哎,这是先生命礼。

赵铁嘴(白)不但收你的命礼,将来还要喝你的喜酒哪!

李诞(白)先生取笑了。告辞。

赵铁嘴(白)不送。

李诞、

刘氏(同念)听得先生一片言,

李奇娥(念)此去必定得安然。

(李诞、刘氏、李奇娥同下。)

赵铁嘴(笑)哈哈哈!

(白)没想到今天发这么注财!你知道他们怎么回事?我在后台呢就听见说啦。

(赵铁嘴下。)【第五场】(何仙姑上。)

何仙姑(念)道姑道姑,手辣心毒。情人不少,没个丈夫。

(何仙姑坐。)

何仙姑(白)明天已是大王的生日,这庙中还没收拾干净。我有个贴身的女孩子。名叫慕贞,虽说是我的徒弟。可是还没落发。倒也老实可靠。我不免叫她出来,让她帮着我督催着大家收拾收拾。

慕贞女儿哪里?

慕贞(内白)来了!

(慕贞上。)

慕贞(二黄摇板)忽听得女仙师连番呼唤,

免不得上前去细问根源。

(慕贞见。)

慕贞(白)师傅唤我出来,有什么事情呵?

何仙姑(白)你这女孩子,也不想想。今天是什么日子。耽在里头干什么?快替我催着她们打扫打扫罢。

(慕贞应,打扫。)

慕贞(白)师傅,什么那个童女,到如今还不送来。

何仙姑(白)我听见他们说:如果选不出童女来,就要把你作为祭品。

慕贞(白)啊呀,我是怕死的。师傅救我!

(慕贞跪。)

何仙姑(白)你不用怕,起来罢,我跟你说的是一句顽话。

慕贞(白)多谢师傅。为什么那个大王不选童男,单单的爱选童女?

何仙姑(白)好糊涂的了头,亏你在这儿躭搁了好几个月,还不知道这里的事?

慕贞(白)我实在不明白。好师傅,你告诉我罢。

何仙姑(白)童女身上,多少总有些簪环首饰。童男是甚嘛没有的。这会儿你明白了么?

慕贞(白)我越发的糊涂了。

何仙姑(白)我老实对你说罢,把童女作为祭品,本是我的主意。为的是好骗取她身上的簪环首饰。所以托名大王只选童女,不要童男。

(慕贞点头。)

慕贞(白)师傅,童女上祭的时候,我从来也没有见过。是不是像三牲一样捆绑着么?

何仙姑(白)不用捆绑,那是我亲自送去的。

慕贞(白)既然不用捆绑,她怎么会送到蛇口里去呢?

何仙姑(白)那可不能告诉你。这里头另外有个好法子。

慕贞(白)师傅,我是你的徒弟,何必瞒我。

(何仙姑起,四望。)

慕贞(白)没有人,你尽管告诉我。

何仙姑(白)你可不能告诉别人。

(慕贞应,何仙姑低语。)

何仙姑(白)不是蛇出来吃人,是我把人推到它洞里去的。

慕贞(白)这不是害了人家的性命么?

何仙姑(白)痴了头,不害死人家的性命,自己怎么能够发财呢?其实我的心还算慈悲。自从立了这所庙宇,一年一个。到现在不过害了九条命。要是我说大王每年要选十个童女,他们也不能不依。

慕贞(白)像师傅这样人,果然是慈悲不过的。

何仙姑(白)阿弥陀佛!

慕贞(白)我可还有一点不明白:那位大王,只吃了一个童女,就一年不出来伤人。这也不是一件奇事么?

何仙姑(白)哼,亏你说出这样话来。你也不瞧瞧庙后面的几只缸里,我预备的什么?

(慕贞想。)

慕贞(白)哦哦哦,我想明白了。想必是师傅常把些米面去喂它。

何仙姑(白)这才是聪明的孩子。总而言之,那条蛇靠着我们养活。我们也靠着它养活。世界上本来没有吃人的妖怪,好在人家相信,我们乐得借这个名目,多骗几个钱就是啦。不要外面别静仔在这儿听啦!快些看着她们收拾收拾去罢。

慕贞(白)遵命。

(二黄摇板)可恨师傅心太狠,

为了钱财便害人。

(慕贞下。)

何仙姑(白)今儿没有什么事啦,讹县太爷的法儿,这功夫也想得啦。到后头睡一会觉,歇息歇息。明儿开庙,也好打起精神,装妖作怪呀。

(何仙姑下。)【第六场】(张柳儿持钱上。)

张柳儿(念)大王要吃活人肉,地方先闹九五扣。

(白)昨天已经买定李诞李老头儿的女儿,前去上祭。今天已是大王生日,我这里领了官价五十串,去领他的姑娘。发下来是满钱,到我手里给他了个九五扣。列位也别笑话。你瞧瞧借阳债的老爷们,谁不是先闹一份呀!闲话少说。领人要紧。

(张柳儿绕场。)

张柳儿(念)行行去去,去去行行。

(张柳儿看。)

张柳儿(白)到啦。

李爷在家么?

(李诞上。)

李诞(念)门环敲得连声紧,定是官府来领人。

(白)这是怎么好?妈妈、女儿快来!

(刘氏、李奇娥同上。)

李奇娥(白)爹爹什么事呵?

李诞(白)外边打门甚紧,想是官差来接女儿的。

刘氏(白)嗳呀,我们还是想个法子才好!

李奇娥(白)不必惊慌,女儿此去,绝不要紧。我来给他们开门。

李诞(白)慢着慢着,还要斟酌斟酌。

李奇娥(白)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有什么斟酌呀!

李诞、

李奇娥(同白)一定不要紧?

李奇娥(白)你没听算命先生说:无论什么大事,都能逢凶化吉啊!

(张柳儿急。)

张柳儿(白)怎么这样慢?

刘氏(白)那赵先生算卦,向来是灵的。他既说无妨,想来是不要紧。

李诞(白)不要紧,那么给他开门。

(李诞开门见。)

张柳儿(白)李爷爷、李奶奶!

李诞(白)原来是张头儿。请请请,坐坐坐。

张柳儿(白)不坐啦。这是身价钱五十串,县太爷命我送来。快叫姑娘跟我走罢!

李诞(白)阿呀头儿吓!我夫妇二人,偌大年纪,只有这个小女,求你上覆太爷,免了罢!

刘氏(白)求你行个方便罢!我们是感恩非浅!

张柳儿(白)简直的是废话么。太爷都禀过啦,钱也拿来啦,这是有什么法子?要是你们不愿意的话,你就陪我见官去。

李奇娥(白)头儿休得动怒,我同你前去就是啦!

张柳儿(白)倒是姑娘来的爽快。

李奇娥(白)头儿等一等,我到后面收拾收拾。

张柳儿(白)不要偷走呵。

李奇娥(白)要走早走啦,还等你这会儿吗?

张柳儿(白)对呀。

(李奇娥出门。)

李奇娥(白)后面有匕首一把,我要带了它去。

(李奇娥下。)

张柳儿(白)快死的人,还收拾什么?

李老头,官价可向例都是九五钱,你索性来数一数。

李诞(白)数不数没有什么要紧。

(李奇娥上。)

李奇娥(白)我把这匕首藏在怀内,我倒要看看那个金龙大王是怎么回事!

(李奇娥进门。)

李奇娥(白)头儿,我们这就走么?

张柳儿(白)自然是就走。耽误了时辰还成么?

李奇娥(白)你二老暂住家中等候,女儿一会就回来的。

张柳儿(白)对啦,就回来啦!

李诞(白)哦,女儿就走咧么?

李奇娥(白)爹妈呀!

(二黄摇板)老天爷一定要保儿性命,

那时节回家时再奉晨昏。

(李奇娥出门。刘氏、李诞同送,张柳儿拦。李奇娥想。)

李奇娥(白)此去落一个什么结果,尚不能知道。

(李奇娥回头看,回转。张柳儿拦。)

李奇娥(白)难道我们父女连句话都不能够说咧吗?

(李奇娥对李诞。)

李奇娥(白)女儿去后,可接我姐姐家来,与你二老解闷。

李诞(白)但愿你即刻回来!

张柳儿(白)走罢!别罗唣啦!

(李奇娥恨。)

李奇娥(白)哎,一定要去看他个水落石出,能给地方除一大害,也不枉生在世上一场!

(李奇娥下,张柳儿下。)

李诞(白)女儿竟自去了,真不知生死如何?

刘氏(白)既是赵先生说过,绝不要紧,想来不会错的。我二老暗地前去探望就是。

李诞(白)咳!也只得如此!

(李诞、刘氏同下。)【第七场】(四衙役领知县同上。)

知县(引子)捐个知县来做,字儿认得几个。只要赚的钱多,哪管旁人骂我。

(白)下官姓胡名图,现任将荣县知县。自从到这任所,看着百姓老实,我就拿出刮地皮的手段,大刮而特刮,故此做了一年多的工夫,不但把捐官的本儿捞回,还是赚了不少,这且不言。本县有一座大王庙,里头的金龙大王灵验得很,我也常去上香求他保护。他每年总得吃一名童女,这童女便由本地方备款买来,所以本县也可以籍此在地方上多捞几文。这叫做大王吃肉,我们喝汤,想来大王也必不致见怪。今日又是大王的祭期,必须前去上祭。

众衙役!

(四衙役同应。)

知县(白)打道大王庙!

(知县、四衙役同下。)【第八场】(何仙姑上。)

何仙姑(引子)八月初一庙门开,大家小户送钱来。

(何仙姑烧香、行礼。)

何仙姑(白)今日大王生日,时候已经不早啦,烧香的眼看就来,你们留神伺候着点!

(众乡民各持祭物、米面酒肉之类同上。)

众乡民(同白)仙姑!

何仙姑(白)众位都是进香的?

众乡民(同白)正是。这是我们的供献,请仙姑收过。

(众乡民同交,同行礼。)

何仙姑(白)众位这样诚心,大王一定保佑你们,求财得财,求子得子。

(何仙姑私语。)

何仙姑(白)但愿他们多养几个女孩子。

(四衙役鸣锣引知县同上。)

众乡民(同白)县太爷来啦!我们走罢。

(众乡民同下。)

知县(念)只因有点亏心事,故而前来拜大王。

(知县下轿。)

何仙姑(白)迎接太爷!

知县(白)岂敢岂敢。下官是何等样人,敢劳仙姑迎接!

(县令进庙,行礼。)

何仙姑(白)太爷请坐。

知县(白)大王的神位在上,下官如何敢坐?

何仙姑(白)太爷只管请坐,待会儿我还有话回禀太爷。

知县(白)如此,下官坐了。

(张柳儿上。)

张柳儿(白)回太爷的话:童女领到,现在庙外。

知县(白)叫她进来。

张柳儿(白)喳!

(张柳儿出望。)

张柳儿(白)奇娥快来呀!

李奇娥(内白)来了!

(李奇娥上。)

李奇娥(二黄摇板)辞别了二爹娘急忙前进,

一霎时来到了大王庙门。

我只得进庙去留神观定,

看他们要把我怎样施行?

(张柳儿、李奇娥同进门。)

张柳儿(白)这是仙姑。

李奇娥(白)参见仙姑。

张柳儿(白)这是县太爷。

李奇娥(白)太爷万福。

张柳儿(白)仙姑看今年买的童女,比每年怎么样?

何仙姑(白)很好很好。

知县(白)好得很!

何仙姑(白)叫慕贞!

道婆甲(白)慕贞姑娘!

(慕贞上。)

慕贞(念)师父唤一声,胆战又心惊。

(慕贞见。)

慕贞(白)师父什么事?

何仙姑(白)你把她领到后面,修饰修饰去罢!就是这个样子成么?大王怪罪下来,谁担得起呀!

慕贞(白)随我来。

何仙姑(白)好好地修饰修饰。

(李奇娥看,出门。)

李奇娥(白)看道婆这样气焰,恨不得一刀将她杀死!这样糊涂的知县,不知与民除害,还在这儿装模作样,哪配为民父母!看起来使我恨也!

(二黄摇板)一般的狐与狗贪赃成性,

籍一事他便要残害良民!

(李奇娥、慕贞同下。知县对张柳儿。)

知县(白)你在外面侍候去罢!

(张柳儿应,下。)

知县(白)仙姑方才还有什么话吩咐?

何仙姑(白)可不是有句要紧的话么!只是在太爷跟前不敢说。可是因为大王的勅命,又不敢不说。

知县(白)请讲请讲。

何仙姑(白)昨天晚上大王托我一梦,他说几年的祭品,都是穷人家的孩子,肉也不细,血也不鲜,味儿也不好。说是太爷有一位千金,最好把她作为祭品,保管升官发财!

知县(白)啊呀!这个小女是小姨奶奶生的,恐怕她不肯。仙姑有什么别的好法子,搭救搭救才是。下官这里有礼啦!

(知县请安。)

何仙姑(白)这可怎么好呢?

知县(白)务必请仙姑搭救!

(何仙姑、知县同想。)

何仙姑(白)我想了一个法子,不晓得使得使不得。

知县(白)只要救得小女,下官无不照办!

何仙姑(白)我想把小姐衣服首饰拿来,给方才送来的童女穿戴上,就装为小姐,或者混得过去。不知太爷肯不肯?

知县(白)容下官想一想。

何仙姑(白)请便。

(知县背供。)

知县(白)听仙姑这样说来,想我在省城候补,穷苦的时候,这所有的东西,当卖一空。彼时就想拿我女儿卖了度日。后来因为得了这差使,也就没卖。我现时献与大王,就当原先卖了一般,又有什么不可?再说因此大王还可保佑我发点财。我就是这个主意。

(知县又想。)

知县(白)呵,不好不好,献出女儿来倒不打紧,姨太太是不答应的。这也交代不了。呵,这便怎么好?

(知县又想。)

知县(白)唉!

(知县恨。)

知县(白)还是将首饰衣服献出来罢!虽说糟蹋几个钱,以后使上点儿劲,也还刮的回来。

(知县回头。)

知县(白)就从仙姑之命就是。

何仙姑(白)这不过是个两全之计,还不知大王见怪不见怪呢。倘怪罪下来,我替太爷承当就是啦!

知县(白)有劳仙姑。

(知县对四衙役。)

知县(白)呀,衙役,你们赶紧到衙门里头,把小姐的首饰衣服取来。倘姨太太动问,你就说老爷回去再说。

(四衙役同应,同下。)

知县(白)仙姑,下官的小女就保的住了么?

何仙姑(白)保管太平无事。

(四衙役持首饰同上。)

四衙役(同白)首饰衣服在此。

知县(白)交与仙姑。

何仙姑(白)拿去给童女穿戴上。

(道姑甲持首饰下,上。)

知县(白)下官告辞回衙,还要办理公事。

何仙姑(白)送太爷。

知县(白)不敢劳动。

(知县背供。)

知县(白)照这样,恐怕我每年进款都得赔上,怎么是好呢?

(知县上轿,下。)

何仙姑(白)这下子我可捞着啦。

道婆,随我到后面看看那个小姑娘去罢!

(何仙姑、道婆甲同下。)【第九场】(李奇娥上。)

李奇娥(二黄摇板)看道姑她为人异常凶狠,

只恐怕这件事难以称心。

(李奇娥坐。)

李奇娥(白)咳!我来的时候打定主意,趁蛇吃我的时候,将蛇杀死,好为地方除害。不像进得庙来,留神细看,那个道姑异常凶恶,几个道婆也都不像好人,想都是帮着道姑为非作歹的。而且各处门户,关闭的都很严密,恐怕这件事是不容易下手。难道我真这样被她们害了不成?

(李奇娥想。)

李奇娥(白)有啦!我看慕贞姑娘倒还诚实,回头她来,我用计套她一套,或者有个机会也未可知。

(慕贞上。)

慕贞(二黄摇板)我看这小姑娘温存成性,

一霎时遭毒手怎不痛心?

(白)咳!我看方才送来的姑娘,长得又好,心情又好,要是喂了那条长蛇,岂不可惜?只是我也没有法子救她。咳,趁此时没有人,我跟她说会话儿去也。

(慕贞进门。)

李奇娥(白)姑娘请坐。

慕贞(白)姑娘坐着。

(李奇娥、慕贞同坐。)

李奇娥(白)啊姑娘,一天忙得很哪!

慕贞(白)也没有什么忙的。

李奇娥(白)天天都是做些什么事儿?

慕贞(白)也就是服侍我师父,收拾收拾屋子就是啦。

李奇娥(白)不烧香念经么?

慕贞(白)不会念经。

李奇娥(白)你师父也没教给你么?

慕贞(白)我师父也不会。

李奇娥(白)哦,你师父也不会?那么你师父天天都是做些什么?

慕贞(白)天天除了喂那大王,也就出庙各处闲坐着去啦。

李奇娥(白)那大王是怎么个喂法呢?

(慕贞想。)

慕贞(白)不必说它。

(慕贞出神,自以为失言。)

慕贞(白)姑娘家中还有什么人哪?

(李奇娥出神。)

李奇娥(白)只有父母二人。

慕贞(白)也没个兄弟么?

李奇娥(白)没有。

慕贞(白)那么将来老爷子、老太太依靠何人呢?

(李奇娥出神。)

李奇娥(白)听见说这里大王灵验得很,吃我之后,一定要保佑我父母福寿康宁,就是没人服侍,也是不要紧的。

慕贞(白)那大王保佑啊,也是靠不住的事。

李奇娥(白)听说大王灵验得很,怎么不能保佑?

(慕贞暗笑。)

慕贞(白)看她真么聪明伶俐,怎么又这么糊涂?

(李奇娥出神。)

慕贞(白)啊姑娘,我看着你很明白的,怎么说这糊涂话呀?

李奇娥(白)怎么糊涂?

慕贞(白)哪有什么灵验哪!

李奇娥(白)外面人都说灵验得很,怎么姑娘倒不信哪?

(慕贞出神不语。)

李奇娥(白)倒是怎么回事呵?

慕贞(白)我不说啦。

李奇娥(白)怎么?

慕贞(白)我怕我师父打我。

李奇娥(白)你对我说,你师父怎么知道?

慕贞(白)你要传说出去,叫我师父知道了,她可不答应我。

李奇娥(白)我是快死的人啦,我往哪里传说出去呀?姑娘只管说说,不要紧的。

(慕贞出神外看。)

慕贞(白)我实对你说罢:哪有什么大王!不过是一条长虫。我师父天天喂它,年年送来的童女,我师父也就把她害啦,图她点钗环首饰,哪有什么大王啊!

(李奇娥做明白状。)

李奇娥(白)原来你师父是图财害命啊!

慕贞(白)可不是么!

李奇娥(白)那么姑娘得想法子搭救我才好!

慕贞(白)我可没法子救你。

李奇娥(白)那么这大王的洞在什么地方啊?你可领我去看一看?

慕贞(白)洞口的门锁得严紧得很,钥匙都是我师父带着,哪里进得去呀!

(李奇娥出神。)

李奇娥(白)啊姑娘,不但应该救我,连自己都应该逃命。

慕贞(白)我为怎么逃命啊?

李奇娥(白)姑娘请想:你师父干的这伤天害理的事情,已经害了多少人啦!倘被外边知道,人家要告到当官,岂不把你们都给拿去?说你们是通同谋财害命。那时候你还活的了么?

慕贞(白)外面哪就知道啦?

李奇娥(白)就是外面不知道,你想你一个姑娘家,将来长大成人,好好地嫁个女婿,成家立业,那才是我们作女孩儿的本等啊。难道姑娘就这么耽误一辈子不成么?哪有不透风的篱笆呀!倘被拿了去的时候,你后悔可也就晚啦。

慕贞(白)嗳呀!听姑娘这一说,说的我没了主意啦。这怎么好哇?

李奇娥(白)你要依着我,我就可以救你。

慕贞(白)姑娘有什么主意,我没有不听的。

李奇娥(白)请你等到你师父将我带到洞中去,开洞门的时候,你就在这里放起火来,我就有法子救你。

慕贞(白)你真救的了我呀?

李奇娥(白)那是自然。只是你务必将火放起。这事关乎你我二人的性命啊!

慕贞(白)一定。

(何仙姑内嗽。)

慕贞(白)我师父来啦!

李奇娥(白)我先躲在里面,刚才对你说的话,你可别忘了哇!

慕贞(白)只管放心,忘不了。

(李奇娥下。何仙姑上,进门。)

慕贞(白)师父来啦?

何仙姑(白)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慕贞(白)我看看那个童女呀。

(何仙姑坐。)

何仙姑(白)那个姑娘呢?

慕贞(白)在里间哪。今年这个童女穿的戴的可真好。

何仙姑(白)咳,傻丫头,这也不是师父好容易想法子。你先去同她坐着去罢。

(慕贞下。)

何仙姑(白)几位妈妈在哪儿哪?

(四道婆同上。)

四道婆(同白)参见仙姑。

何仙姑(白)罢啦罢啦。

四道婆(同白)这不是熟事么?不过今年仙姑又发了点横财,得多赏我们点儿呐!

何仙姑(白)那是自然,还用提么!

四道婆(同白)仙姑待人,向来是厚道的。

何仙姑(白)也快到时候了。给你们钥匙,你们两个人,先把洞门开开去。

(二道婆同下。)

何仙姑(白)我们去看看这个姑娘去。

(何仙姑、二道婆同下。)【第十场】(二道婆同上。)

二道婆(同念)领了仙姑命,去开洞府门。

道婆甲(白)你我赶紧前去开了洞门。

道婆乙(白)走罢。

(二道婆同下。)【第十一场】

李奇娥(内二黄导板)心中事儿难排定,

(二道婆、何仙姑引李奇娥同上。)

李奇娥(二黄慢板)我只得上前去细看分明。

怕只怕世间事反复难信,

把我的情和意付与浮云。

一路间我心中自私自忖,

一霎时不觉得来到洞门。

(二道婆同上。)

二道婆(同白)迎接仙姑。

何仙姑(白)罢啦。进去罢!

(何仙姑坐。)

何仙姑(白)把她的衣服给我脱下来。

(慕贞上。)

慕贞(白)师父不好啦!

何仙姑(白)怎么啦?这样大惊小怪的!

慕贞(白)着了火啦!

何仙姑(白)哪儿呐?

慕贞(白)师父屋内。

何仙姑(白)走,快去瞧瞧的。

(何仙姑、四道婆同下。李奇娥招回慕贞。)

李奇娥(白)你还跟她们回去么?

慕贞(白)我们两个趁这时候,逃跑了罢!

李奇娥(白)别忙。咱们要就这样跑了,回头你师父告到当官,说我们两个人私自逃跑,大王怪罪,这县官糊涂得很,那时候是一定把咱们两人还拿回来,那就不但我没有命,连你也活不成了!

慕贞(白)倒怎么好呢?

李奇娥(白)咱们先把这个长虫给杀了,让她后来没话说。不但可保我二人的性命,还是给地方除一大害。

慕贞(白)我可不敢。

李奇娥(白)我来杀呀!

慕贞(白)没有刀哇!

(李奇娥出刀。)

李奇娥(白)这不是么?

(慕贞出神。)

李奇娥(白)长虫就在这个洞里头么?这怎样引导它出来呢?

慕贞(白)这是天天喂长虫的饽饽。

李奇娥(白)你拿饽饽来引,我在这里等着它。

(慕贞引,蛇上。)

李奇娥(白)恶虫啊!

(西皮摇板)想定了巧机谋胆气一振,

要与那毒蛇斗见个输赢。

将米面撒洞口把它来引,

(李奇娥杀蛇。)

李奇娥(白)好了!

(西皮摇板)刀过处血溅衣斩断祸根。

(白)恶蛇已斩,我们别耽着了,我们赶紧跑罢。

(李奇娥出门。)

慕贞(白)这大门锁得严紧,怎么好哇?

李奇娥(白)你帮着我上去,我再拉上你去,方能出去。

(李奇娥上,出。)

慕贞(白)咱们往哪儿去哪?

李奇娥(白)看那妖妇,十分的凶狠,杀了长虫,还不算完。我们到县里告她去!

慕贞(白)走!

(念)今朝方解恨,

李奇娥(念)剪草要除根。

(李奇娥、慕贞同下。)【第十二场】(何仙姑、四道婆同上,同救火。)

何仙姑(白)还好,只烧了一间。咱们只顾救火,那姑娘哪儿去啦?

四道婆(同白)对啦,快回去罢!

(何仙姑、四道婆同下。)【第十三场】(李诞、刘氏同上。)

李诞(西皮摇板)叹娇儿到庙中作为供品,

刘氏(西皮摇板)但不知此一去可得还生?

李诞(西皮摇板)赵先生他说是定有救应,

刘氏(西皮摇板)却教我年迈人怎能放心?

李诞(白)女儿此去,不知道果真回得来回不来呢?

刘氏(白)那赵先生说不妨事,想来必不要紧。

李诞(白)那算卦的嘴,有什么凭据?天色已晚,还不见回来,只怕她的性命难保。你我二人到前边探听探听。倘不回来,即便招魂,你道如何?

(刘氏哭。)

刘氏(白)也只得如此。

李诞(白)走哇!

(李诞、刘氏同出门。)

李诞(西皮摇板)疏林上挂斜晖黄昏晚景,

刘氏(西皮摇板)手提了白纸钱前去招魂。

李诞(西皮摇板)猛听得晚鸦啼心神不定,

刘氏(西皮摇板)不见我娇儿面两泪淋淋。

李诞(白)天到这般时候,不见踪影,一定是不济事了。你我将这纸钱焚化了罢!

(李诞、刘氏同哭。)李诞、

刘氏(同叫头)娇儿!儿呀!

(同白)你纵然已死,灵魂去也不远,快些随我二老回家去罢!

(李诞、刘氏同哭。李奇娥、慕贞同上。)

李奇娥(西皮摇板)忽听得空谷中悲声隐隐,

(李奇娥看。)

李奇娥(西皮摇板)却原来是爹娘在此招魂。

(白)爹爹、母亲!

李诞(白)唉呀!我儿灵魂来了!

刘氏(白)儿吓!为娘年迈,你不要惊吓于我!

李奇娥(白)爹娘不必害怕,女儿并未死亡。

李诞(白)你真是我儿回来了?

(李诞看。)

李诞(白)妈妈来吓,吾儿当真未死!

刘氏(白)真是吾儿?谢天谢地!

(李诞看。)

李诞(白)呀,女儿这位是哪一个?

李奇娥(白)这位姑娘,名叫慕贞。是同女儿一块儿回来的。

李诞(白)怎么大王今日不吃你呀?

李奇娥(白)我们二人已将那条长蛇杀死,所以逃回来了。

李诞(白)哦,将大王杀了吗?

李奇娥(白)杀了!

李诞(白)你二人这么小小年纪,怎么会杀得了那大王啊!

李奇娥(白)此时没有功夫细讲,我们赶紧到县衙门去,告她要紧!

李诞(白)告哪一个?

李奇娥(白)告那个道婆子!

李诞(白)却是为何?

李奇娥(白)这几年的童女,并没什么供献大王,都是那道婆子害的。所以女儿要高她去!

李诞(白)我儿既逃回活命,就不必多事了。

李奇娥(白)倘不灭却此人,以后恐怕仍为地方之害。

李诞、

刘氏(同白)我们这老实人家,斗不了她们,不必去了。

(李奇娥出神。)

李奇娥(白)女儿不去告她,她也未必与女儿干休。你二老不必拦阻,我们去告她了!

李诞(白)你一定要去?我二老也要同你前去。

李奇娥(白)走哇!

(西皮摇板)可恨那恶道婆丧害多命,

到今日必须要剪草除根。

(李奇娥、慕贞、李诞、刘氏同绕场。)

李奇娥(白)到啦,待我击鼓!

李诞(白)我是怕见官的。

李奇娥(白)你现在外边等一等,女儿是不怕的。

李诞(白)女儿也要小心。县官可得罪不得的。

李奇娥(白)不要紧,爹爹放心,在那边候候去罢!

(李诞、刘氏同下。李奇娥击鼓。四衙役引知县同上。)

知县(白)看什么人击鼓?

(衙役甲看。)

衙役甲(白)好像供献大王的那个童女。

知县(白)不好了!今年大王要吃我的小女儿,我没舍得,就将我女儿的钗环衣服给她穿戴上,作为我的女儿,这总算是她替我女儿死的。她这刻显魂来,一定是找我来讨命咧罢!

衙役甲(白)是人不是鬼。

知县(白)你怎么知道?

衙役甲(白)并不是童女一人,两个人一同来的。

知县(白)那么叫她们进来。

衙役甲(白)传你们。

(李奇娥、慕贞同进。)

李奇娥(白)给太爷叩头!

(知县害怕,留神。)

知县(白)可不是她么!

你就是今天供献大王的童女么?

李奇娥(白)是。

知县(白)起来起来。

(李奇娥起。)

知县(白)你没死么?

李奇娥(白)没有死。

知县(白)你没死,还有什么冤枉啊?

李奇娥(白)要请太爷治那道婆子之罪。

知县(白)那道婆子有什么罪过呀?

李奇娥(白)太爷容禀!

(西皮流水板)尊一声县太爷细听奴禀:

世界上哪里有大王神灵。

不过是那道婆图财害命,

这些年屈死了多少良民。

小女子运匕首长蛇殒命,

还须要求官长捉拿妖人!

知县(白)你将大王害死,罪过不小哇!

李奇娥(白)不过一条长蛇,哪有什么大王!

知县(白)胡说!那大王灵验得很哪!

(李奇娥背供。)

李奇娥(白)这样的糊涂,哪配为民父母!

请问太爷:它既有灵验,为什么被我给杀了哪?

知县(白)也有理呀!既有灵验,为什么被她杀死?

哪哪,这道婆图财害命,你怎么会知道了哪?

李奇娥(白)都是这位姑娘对我讲的。

知县(白)她是谁呀?

李奇娥(白)她是那道婆的徒弟。

知县(白)果真是怎么回事?你对我说说。

慕贞(白)历年进来童女,都是我师傅害死,将那钗环衣服留下。这几年因为童女穿戴不好,所以昨天想了一个法儿,说大王要吃太爷的小姐,哪里是要吃小姐,不过是诈骗小姐的钗环衣服就是啦。要不是,怎么有了钗环,就不吃小姐了哪?这还不明白么?

李奇娥(白)是啊!

(知县气。)

知县(白)这东西可恶!讹到老爷的头上来啦!

衙役!

(四衙役同应。)

知县(白)拿我的签票,将一庙的道婆,都给我捆来!连那长蛇脑袋也带来!

(四衙役同应,同下。)

知县(白)你为什么早些儿不说哪?

慕贞(白)早些不敢说。

(衙役甲上。)

衙役甲(白)回太爷的话:道婆、蛇头,俱已带到。众百姓闻听此事,都跟来听审啦!

知县(白)将道婆、蛇头带上,众百姓准其听审,不许罗唣。

(衙役甲应。乡民甲、乡民乙、乡民丙同上。三衙役带何仙姑、四道婆、蛇头同上,何仙姑怕。)何仙姑、

四道婆(同白)给太爷叩头!

(知县见蛇头。)

知县(白)果真杀了。拿下去。

好一大胆的道婆!妖言惑众,为非作歹,这些年的工夫,你害了多少人命?

何仙姑(白)那是大王吃的,并非我害的呀!

知县(白)这妖妇万恶滔天,犯到本县这里,还敢不招!今天早晨,硬说大王要吃本县的女儿,若不是本县慷慨,将衣服钗环给你,这个时候,我的女儿也早没了命啦!你伤害别人,我还不恼你,简直的找到本县头上来呀!

来呀,拿下去打!

何仙姑(白)不用打,我招了罢!

知县(白)说!

何仙姑(白)当年除了这条长蛇,我随便造了个谣言,说是金龙大王下界,大家就信啦,盖起这所大王庙来。

(乡民甲、乡民乙、乡民丙互看,同吐舌。)

何仙姑(白)香火虽盛,还是钱不够花。我又说大王每年要吃一个童女,一则可以得点童女的钗环首饰……

乡民甲、乡民乙、

乡民丙(同白)这等可恶!

何仙姑(白)二来可以籍此长长大王的声势,香火更可以盛一点。又因这几年童女穿的不好,想着太爷应该捐出点儿来,并没有敢害太爷的小姐呀!太爷你开恩罢!

乡民甲、乡民乙、

乡民丙(同白)原来我儿是你这东西害的呀!我恨不得吃你的肉!

(乡民甲、乡民乙、乡民丙同咬打,知县使四衙役拦。)

知县(白)怎么回事呵?

乡民甲、乡民乙、

乡民丙(同白)我的女儿已被她害啦!

知县(白)你们不要扰乱公堂,我自然要治她的罪的。

李奇娥(白)众位且请息怒,看县太爷把她怎样发落!

乡民甲、乡民乙、

乡民丙(同白)就是。

知县(白)你这妖妇,这些年工夫,害了许多人命。

来呀,把她收监,部覆到来,凌迟处死!

何仙姑(白)哎呀!

知县(白)这四个人帮凶,也拿去收监。将来一并枭首示众。押下去!

何仙姑(白)没想到我这条命害到你这么个小姑娘手里!

李奇娥(白)这也是你恶贯满盈,休得怨我。

(乡民甲、乡民乙、乡民丙同欲打,四衙役同拦。)乡民甲、乡民乙、

乡民丙(同白)你这可恶的东西!还我女儿来!

何仙姑(白)我给你去找她去!

(四衙役押何仙姑、四道婆同下。)乡民甲、乡民乙、

乡民丙(同白)道婆子是死定呀,这所大王庙怎么办法哪?

知县(白)自然是充公的呀!

乡民甲、乡民乙、

乡民丙(同白)不应该充公。

知县(白)我也知道是给本县一个人的好,不过有点不好看哪!

乡民甲(白)最好把它送给这位姑娘,报酬她与地方除害之德。

乡民乙、

乡民丙(同白)这个主意最好!

李奇娥(白)那却不敢。我看这位姑娘,无依无靠,依我看来,不如把这个庙产归她,倒也公允。

慕贞(白)我蒙姑娘搭救活命,已经感恩不尽。哪里还敢接受这些东西。

李奇娥(白)若不是姑娘帮助,我也不得活命。不必谦让。

慕贞(白)万万不敢。

李奇娥(白)那么姑娘怎么样度日呢?

(慕贞叹哭。)

李奇娥(白)要不然你就上我们家去好呀?

慕贞(白)我二人非亲非故,怎么好打搅?

李奇娥(白)你认我爹娘作为义父义母,你我同住,岂不甚好?

乡民甲、乡民乙、

乡民丙(同白)好极呀!不知他二位老人家,现在何处?

慕贞(白)就在外边。

乡民甲(白)那么我去请去。

(乡民甲引李诞、刘氏同上。)

李诞(白)我儿怎么样了?

李奇娥(白)好呀!已经把那道婆定罪啦!

乡民甲(白)把她凌迟处死,就是千刀万剐。

李诞、

刘氏(同白)好好!将我二人叫来何事啦?

李奇娥(白)要让这位姑娘拜在爹娘的名下,就同我们家居住。

李诞、

刘氏(同白)这可担不起。再说我们家拿什么养活姑娘啊?

(李奇娥愧。)乡民甲、乡民乙、

乡民丙(同白)不要紧,全份的庙产,送给你家姑娘,那还不够吃的么?

知县(白)好好,庙产一定归奇娥承受,慕贞拜在李诞名下为女,由李诞家抚养。就当着本县一拜!

(慕贞拜李诞。)

知县(白)你们约请众位绅士看着办去罢!我要退堂啦!退堂!

(知县欲下,回。)

知县(白)姑娘穿戴的这钗环衣服,还是我女儿的哪!

李奇娥(白)回家脱下送来。

知县(白)好好,回头可送来呀!

(知县下。)乡民甲、乡民乙、

乡民丙(同白)姑娘这样小小年纪,怎么就敢将大王杀死?我们真真佩服!

李奇娥(白)众位要知世界上万没有什么大王,不过是道婆造的谣言。

乡民甲、乡民乙、

乡民丙(同白)道婆真真可恶!

李奇娥(白)也别先怨道婆,她不过图些钱财,所以造出这种谣言。我们大家,就不该信她!

李诞(白)天色不早,我们回家去罢!

李奇娥(白)正是:

(念)劝人且莫听谣言,哪有神龙到下凡。

乡民甲、乡民乙、

乡民丁(同念)我等糊涂应愧死,万般须要问根源!

(众人同下。)(完)浏览次数:1041 ┊ 字数:1万9035 ┊ 最后更新:2020-07-13报告错误 ┊ 版权信息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