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学遇上互联网,无孔不入的生意与骗局!

玄学遇上互联网,无孔不入的生意与骗局!

互联网 2021-06-20 18:24:02

产业作者|王晶晶

编辑 |谭松

来源|一鸣网

互联网算命,有意思。

万物互联时代,玄学也开始从街头巷尾、寺庙古院等秘而不宣的隐秘角落逐渐走向互联网。 从微博评论区算命测字的图片广告,到明星锦鲤人设、雨神人设,再到创投圈看八字定投资,玄学可谓是五花八门、无孔不入

大家测字算命、转发锦鲤是真的相信玄学吗?答案并不尽然。

与浪漫主义的歌德所认为的「“迷信”是生命的诗歌」不同,年轻人的“迷信”更多是生活焦虑与压力之下的狂欢释放与自我纾解。

身处社会转型期,玄学的生意经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而用户也更是具备了解构与重构文本的能力, 一阵狂欢盛宴之后,还需警惕其中深谙人性的骗局。

玄学中的生意经

朋友圈的免费运势占卜、微博评论区的面相解读都是玄学玩家在布局落子,以免费服务吸引公域流量,进而吸引具有付费意愿的目标客户

可以看到, 走入互联网中的玄学已经深谙互联网的发展套路了

其产业形态主要分为三个方面,一是以打造爆款为主的自媒体形式,活跃在微信、B站、小红书、微博之类的个人博主,但背后基本都有团队操作,最为典型的代表就是因被潘石屹状告而火爆全网的“神棍局”。

另一种是搭建“大师”和用户见面的平台型公司,如高人汇。平台审核认证“大师”,继而为用户提供关于婚恋、事业、风水、选时择吉等咨询服务,平台可通过收取佣金、广告获得收益。不仅如此,平台中还可植入电商,售卖恋爱水晶、开光神器、保家灵符等硬件产品。而对于用户而言,机制也较为完善,可以对咨询的大师进行晒单评价,不满意还可向平台申请退款。

再者,就是开班教学,课程付费。以“低价的基础网授课+高价进阶面授课”为主,从中国古代的奇门遁甲、道家祝由术、心相学,再到西方的塔罗牌、星座学无所不有,而其授课拉人头、搞代理的模式几乎与微商、传销有异曲同工之处。

电脑算命、在线作法,真的是一个敢教,一个敢学。

中国青年报一向社会调查数据显示, 2033名受访者中,有70.3%的人称身边喜欢星座文化的人多,有近20%的人会利用占卜决定日程安排、职业规划、婚恋交友等

看起来还可以的受众群体与较为成熟的产业形态,好像的确是一门好生意。

2016年全球首家算命玩家在新天地英国上市后,国内便兴起了玄学经济 。据不完全统计,星知道、口袋神婆、测测星座、高人汇、准了等数十家玄学玩家,曾成功拿到过上至千万的融资

但资本一时喧嚣,并未提振行业整体,一方面,这些千亿融资的神话多停留在2016年前后,其中大量产品都因游走于灰色地带而销声匿迹。 另一方面,资本谨慎,除了投资同道大叔这一类凭借爆款内容积累了大量黏性较强的用户且寻觅出了变现路径之外,其他基本无砸钱动向。

在这里,玄学玩家到底是洞悉天机的现代版“袁天罡”,还是贩卖焦虑的“神棍”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资本市场关心的是其有无“钱”机。

文化狂欢与心理动因

朋友创业,最近找了风水师看了办公室的风水。

我问情况如何,朋友说“大师说了,办公室潮湿、聚阴气。”我白了一眼,办公室全朝北还没窗户通风,可不潮湿吗?

神棍的套路这么明显,话术也是模棱两可,大家为何还会趋之若鹜?

首先可以从玄学瞄准的用户主体的变化来看。

仅从搭车互联网的玄学玩家来看,其瞄准的用户已经从深受封建迷信荼毒的中老年人转向科教知识普及程度更高的中青年

文化祛魅时代,玄学作为延续了近千年的传统文化,也迎来了新的语境,以往服膺于宰制性大众传播媒介的人们在互联网开放多元的文化语境中获得了新的文化意义解读空间。

从弹幕文化、以及B站UP主对于康熙王朝之类正剧的重新解读可以窥之,这更接近于一种反叛似的文化戏谑狂欢,例如人们考试转发锦鲤杨超越求过,情侣星座测试匹配度,以及叫嚷微博“大师”分析下某某明星夫妻是不是已经离婚了等等。

坦言之,这其中的娱乐情绪远大于对人们对玄学的信任与依赖。学业、工作、婚姻、房贷等压力和焦虑让当代年轻人不得不以更加反叛的方式来纾解自身情绪。

再者可从人们的自我认知习惯来看人们接触玄学之后为什么会“信”。

一是巴纳姆效应,这指人很容易相信一个笼统的、一般性的人格描述,并认为它特别适合自己并准确地揭示了自己的人格特点。

当人们选择测字算命之时,其实已经在潜意识中做了预设,即便是模糊化的描述,在当人们拥有任何一个小的迹象时,就会无形中放大认为这种描述是与自己符合的。

这种人性的洞悉对于正向描述以及符合心理要求的预判可谓是屡试不爽,这也是大多数大师选择算“好”的原因。当然,一开口就“印堂发黑”准备拉客或VIP收费的玩法除外。

二是,幸存者偏差,可以理解为以小概率事件的结果为出发得出的结论。

而贯穿在以上种种原因之下的底层逻辑是心理安慰剂效应。

这并非戏谑之言, 安慰剂效应(Placebo Effect)于1955年由毕阙博士提出,是一种非常强有力的现象,早期应用在医学上,能使至少1/3甚至更多的患者病症显著改善。

玄学演变至今一直抓住的都是人们对于不确定性的抗拒和对美好生活的希冀。面对不确定事件时,焦虑与怀疑等负面情绪很难克制的背景下,选择玄学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解决这种不确定性,而得到的答案无非有两种,正向的,即起到心理安慰剂作用,负面的则针对性加以克服,但都有了一种给自己吃了定心丸的安慰作用。

起底骗局

某AI面相分析账号运营者告诉一鸣网,公众号里的那些内容都是自己编的,编得越像样、看的人越多,测试的人越多、也就越赚钱。

算命占卜,娱乐玩笑还行,但骗人就不对了,通过骗人骗钱自己赚钱就更过分了

和忽悠老年人买保健品的套路相差无几, 拉人头+洗脑,诈骗营销模式层层递进公司通过自媒体和互联网平台出售多种培训课程,每个“讲师”都有一系列的光环头衔,价格从一节课百元至一节课万元不等。

无独有偶,另一边,王女士因长时间生病,导致感情、事业不顺,精神陷入消沉,便通过某网络社交平台上“卜卦算命”的直播,多次向对方高价购买“驱邪符”等物品,先后被骗走250多万元。

其他的像 改电话号码可以转运、买镇妖塔可以安家保婚姻、买手表使儿女听话之类的,都醒醒吧,无一例外,都是骗局

还有那些迷信互联网玄学玩家的也是,即便是获得了千万融资的神棍局,也免不了一夜封禁的命运。

要是说玩家能够像传说中袁天罡一般能够从婴孩时期的武则天,就预测到其“天人之相”那无话可说, 但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预判的“大师们”恐背后并无什么高深的“玄学”可言。

玄学本身就具有着浓郁的封建迷信色彩,即便是西方的塔罗牌、星相学也难逃这一原罪,而混迹其中的诸多玩家大搞骗局更是让市场更加失序,时刻濒临灰色地带。只能说, 这一赛道注定难成大生意。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