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清朝奇案:男子与人斗殴,回家后却吐血而死,县令:把他老婆抓起来

清朝奇案:男子与人斗殴,回家后却吐血而死,县令:把他老婆抓起来

互联网 2021-06-17 10:23:04

清朝乾隆年间,在顺天府大兴县(今北京市大兴区)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此人名叫郑兴。郑兴早年娶过一个妻子,不过两人还没能生育一男半女,郑兴的妻子就因病去世了。

郑兴家小有积蓄,而且年纪还不老,于是就张罗着又娶了一个老婆续弦。郑兴续娶的这个老婆姓丁,长得颇有姿色,而且比郑兴年轻七八岁,只因家境贫穷,才嫁给了郑兴。

婚后郑兴对丁氏很好,毕竟老夫少妻得多疼人家。不过丁氏在结婚后,嫌弃郑兴年老,心里很不满意,经常口出怨言,说自己花骨朵一样美的人,嫁给郑兴这小老头,白白糟蹋了。

郑兴面对丁氏的挖苦奚落,自然也是很生气,但是他太过于溺爱丁氏,舍不得对娇滴滴的丁氏发火。丁氏见郑兴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越发地蹬鼻子上脸,居然背着郑兴,和郑兴的侄子郑奇好上了。

郑奇是郑兴的堂侄,身高马大,比丁氏还年轻。因为住的地方和郑兴家距离不远,又是亲戚,俩家经常来往,才和丁氏对上了眼,进而逾越了礼法的界限。两人私会,自然是背着郑兴的。他们以为,只要两人做好保密措施,就能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因为一个疏忽,让他们的奸情败露了。

一天,郑兴去衣柜拿衣服穿,他无意中发现妻子丁氏的衣服上,挂着一个紫色香囊。郑兴看完之后,顿时勃然大怒,为何呢,因为这个紫香囊是侄子郑奇的,怎么会在妻子衣服上出现?很显然,自己后院失火了。

郑兴越想越气,拿着紫香囊就去质问妻子丁氏,丁氏见郑兴气得脸色都变了,也不敢隐瞒,就如实承认了自己和郑奇苟且的事情。郑兴见老婆承认了,拿起一把刀就要去找侄子拼命。

丁氏唯恐郑奇受伤,就将郑兴拦住,说天色已晚,不如明日再去,郑兴这才没有出去。结果当晚丁氏就请人告诉郑奇:赶紧逃,你叔叔要杀你。郑奇自知理亏,得信后,马上就逃之夭夭。

第二天,郑兴拿着刀去找郑奇,结果扑了个空,这才悻悻地回了家。几天之后,郑兴冷静了下来,不再去找郑奇报仇。说来也是倒霉,这一天当地恰逢集市,郑兴去集市上买东西,没成想半路上和死对头王良玉兄弟俩碰上了。

王良玉是隔壁村的人,曾经和郑兴因为经商打过官司,最终两败俱伤,成了生死仇人。当时王良玉正和弟弟王良珍一起逛街,他们见到郑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王家兄弟对着郑兴骂了一句,郑兴不甘示弱,当即回骂。

王家兄弟仗着人多,一起上前殴打郑兴,郑兴双拳难敌四手,被打得鼻青脸肿,王家兄弟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郑兴带伤回到家,当天晚上吐血而死。郑兴死后,丁氏将殴打丈夫致死的王良玉兄弟告到官府,官府马上提审王良玉和王良珍,两人对殴打郑兴一事,供认不讳。官府将二人定为斩监候,押入大牢,等待秋后问斩。

不出意外的话,王家兄弟这次死定了。但是不久后新来了一个新县令,这个县令名叫沈迪吉,是个善于断案的高手。沈迪吉在复核卷宗的时候,发现王良玉兄弟打死郑兴的案件有蹊跷。

因为根据卷宗里面丁氏的口供叙述,郑兴当晚回家的时候,虽然鼻青脸肿,但是精神还不错,而且胃口也很好,吃了两大碗饭。可是到了半夜,突然伤势发作,大吼一声,吐血而死。

而根据仵作的验尸记录,郑兴遍体发青,很明显,这是中毒而死的迹象,也就是说郑兴是被人毒死的,而不是被王家兄弟打死的。郑兴的妻子一口咬定,老公是被王家兄弟殴打致死,必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于是沈迪吉打扮成算命先生的样子,来到郑兴家附近私访调查,终于得知了真相。原来,郑兴被王家兄弟殴打,只是皮肉伤,只需吃点活血化瘀的药,休息十天半个月就能复原。

可是丁氏对老公郑兴不满,早就盼着郑兴死掉,好和郑奇双宿双飞。于是丁氏让自己的亲弟弟,买来见血封喉的砒霜,然后掺在活血药里面,冲汤给郑兴喝了下去。郑兴很快被砒霜毒死,丁氏随即嫁祸给王氏兄弟。

沈迪吉下令:将丁氏抓来审讯!丁氏到案后供认不讳。沈迪吉处理好卷宗后,做出如下判决:丁氏不守妇道,谋杀亲夫,嫁祸他人,罪无可恕,判斩立决,以儆效尤。经此一案,人人都夸沈迪吉是包青天在世,狄仁杰复生,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