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井底之上_第65章_起点中文网

井底之上_第65章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6-17 06:41:18

龙言苍本来以为林深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他还真的带着她来算命。还特别认真的问那个人:

“师傅,她艺名叫林离,我姓林,这个名字是不是不太好啊?”

师傅看了一眼龙言苍,龙言苍礼貌的摘下口罩,但是帽子还是带着。隔着墨镜看不到他的眼神,但是看他的破烂穿着,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名字不重要,这个小姑娘命途坎坷,过的不好啊。”

龙言苍瞬间觉得他好像有那么点意思,于是问:“然后呢?”

“你虽然命运多舛,但是总会遇到帮助你的贵人,无论这些贵人能帮你多少,总能稍微拉你一把。”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胡子,“让你过的稍微能好一点。”

“贵人?”

“你自己想想看,虽然过得很苦,但总归有人愿意不计回报的帮你,你如今能一飞冲天,也是得贵人赏识。”他又看向林深,“而有的贵人呢,能帮你一辈子。”

林深稍微有点得意的看了她一眼,龙言苍不服气的说:“那我靠我自己不行吗?”

“人与人之间,讲究的是缘分,贵人在帮助你,也是在帮助他们自己,往往两个人之间是相互成就,别人是你的贵人,你也是别人的贵人。”

龙言苍想了想说:“我初中的老师,小女儿去世了,她对我特别好,一直帮助我,我欠债,也是我男朋友给我还的,我生病的时候有个护士,她也对我很好,又来又遇到我的老板,我一点收入都没有的时候她坚持给我开工资,然后又遇到一个导演,我演了他的电影,他拿奖我也拿奖。”

龙言苍的这句“我男朋友给我还的”让林深很受用,看起来心情十分不错。

“这就对了,老师帮你也是在慰藉自己,老板帮你你现在也能帮她,导演帮你也是在成就自己,这都是一样的道理。”

龙言苍突然觉得他好像有点神了,林深赶紧插嘴:“那我呢?”

“你?”老人看看他,“你得到了自己一生所爱,也是相互成就。”

龙言苍乐了,这句一生所爱让她心情特别好。

“您再给我看看吧。”

“你啊,你日后还有一劫,能挺过去你的人生就美满了,挺不过去,那就看造化了。”

龙言苍的笑容戛然而止:“什么劫啊?”

“劫渡你,你渡劫,劫在心中。”

“您说清楚点嘛。”

那个人只是摸着自己的胡子,不再说话,龙言苍摸了一下兜,没带钱,林深拿出钱包给了他一叠钱,他也真收下了。

林深拉着她离开,龙言苍小声说:“你也太大方了。”

“你不懂,他要是不收你的钱更加不好。”

“为什么?”

“有的人一生清苦,去算命,人家就收个十几二十块的或者不收,因为人家知道他命里不带财,有的人去算命,给多少人家收多少,因为人家知道你命里带财,以后不缺这点钱,懂?”

龙言苍回头看了那个人一眼:“你还挺了解的嘛。”

“跟我爸学的,他以前也去算命,还带我去。”

“那人家怎么说?”

“说我不需要算命,我这辈子命好,想要的都会有的。”

龙言苍瘪瘪嘴,锤了他一下:“你了不起,我真可怜,人家说我命里有一劫。”

“不用太在意,他们说话本来就不清不楚的,再说了你还有我这个贵人呢,怕什么。”

龙言苍伸手就去打他,有个路人看了他们这边一眼,龙言苍赶紧低下头,林深看了她一眼。

“现在知道我的地位了吗?我是你的贵人。”

“滚蛋,我是我自己的贵人。”

回到酒店,林深又叫了外卖,让她吃,她不吃。

“你瘦的那个样子。”

林深故意吃的很香,龙言苍也忍不住去吃了一口,这家伙很浪费,向来点外卖都点一大堆。

有人敲门,龙言苍去开门,是晨晨,龙言苍侧身让她进来,林深在那淡定的吃东西。

“梦姐说给你打电话了,你没接,让我来看看。”

“啊,我手机静音没听到,怎么了?”

晨晨看了林深一眼,然后说:“梦姐让你小心点,小心被拍到。”

“知道了,我给她回电话。”

晨晨这才离开,龙言苍给于梦打了个电话。

“喂梦姐?”

“晨晨去找你了啊。”

“嗯,你放心吧,没什么事,再说了我是演员又不是偶像,怕什么呀。”

“你毕竟年纪还小,还是小心点为好,对了,孟瑶在那怎么样?”

“还行吧,她男朋友在这呢,看她挺开心的。”

“昨天她给我打电话了,我看她演戏也是个不行,她不是学舞蹈的吗,打算给她塞选秀节目去。”

“你自己决定呗。”

“我这不是不知道她具体情况吗,你觉得她演戏能行吗?”

“我哪知道,她在这也没什么发挥的空间。”

“行吧你忙吧。”

电话挂断,林深也吃完了,龙言苍叹了一口气。

“你叹气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在想如果我没有拿奖,现在还是个默默无闻的人,什么也没有。”

“还有我呢。”

“你可能都不知道我还活着。”龙言苍瘫在床上感叹,“人生真是失之毫厘,差以千里啊。”

林深没说话,龙言苍看了他一眼,他把筷子放下了,不知道在想什么。

“帅哥?在想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庆幸,还能再遇到你,还好又再遇到你了。”

龙言苍轻松的说:“那要是我们再次见面是十年以后了,怎么办?你孩子可能都会走路了。”

一说到这个,她自己心里也怪难受的,林深起身坐到她旁边,把她的手放在自己手里,然后开玩笑的说:“那我就抛弃妻子,跟你浪迹天涯。”

“啊?不太好吧,我可不好意思破坏别人的家庭。”

林深笑笑:“没事,我来当那个人渣。”

“切,你干脆说此生非我不娶。”

“嗯,此生非龙言苍不娶。”

他语气还挺认真,龙言苍困的要死,笑了笑翻身睡了,林深居然没缠着她,相安无事的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梁彬走了,林深在这陪龙言苍到电影杀青,剧组聚餐,导演请大家吃饭。

龙言苍作为主演肯定是少不了喝酒,她最后连自己怎么回去的都忘了,迷迷糊糊只听到林深说了句:“酒量还是这么差。”

于是她想起高中的时候,自己为了赶紧离场,喝酒找借口,结果一觉醒来已经是在林深家了。

“你说你怎么想的,把我往家里带,我还是个未成年...”

林深看了一眼迷迷糊糊的她,然后说:“我又没对你做什么。”

“也是...你就跟个性冷淡一样...”

“性冷淡?”

“嗯...”

然后林深就吻上去了,龙言苍迷迷糊糊的,觉得全身发热,林深就像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性冷淡一样,她这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

第二天俩人都睡了一大早上,一起回了北京。刚落地,牧晨风又死活要聚会,说是蒋贤宇也回来了,要请他们吃饭。

回到家里,龙言苍才看到林深又买了一辆车就停在她的车的旁边,龙言苍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林深面不改色。

“你不回南山啊?”

“我回去干嘛?我爸我爷爷都在这。我妈这边也有分公司,这是我的半个家,我寒暑假经常都过来。”

晚上的时候,几个人碰面,蒋贤宇好像是成熟了不少,看到龙言苍格外的客气。

对于当年的事,龙言苍也并没有说记恨他,没有谁想事情发展成那样,反正都过去了。

当年的男孩们都长大了,只有牧晨风风流潇洒一如从前,带了一个女孩,叫温悦,说是女朋友。女孩儿看起来文静老实,看到龙言苍的时候,她很明显的震惊了一下。

她小声问牧晨风:“这都是你朋友啊。”

“啊,怎么了?”

“没什么,你还认识林离?”

牧晨风看了龙言苍一眼,叫她:“这有个你粉丝,要不你一会儿给她签一张。”

温悦推了他一下,牧晨风开始没心没肺的笑起来。蒋贤宇又跟林深说:“过两天去玩一下啊,好久没好好玩一下了。”

“去哪?”

“我安排吧,到时候联系你们。”

林深看龙言苍,意思有空吗?龙言苍点点头:“我也想放松一下,有点累。”

中途温悦出去接电话,蒋贤宇赶紧问牧晨风:“一周前我回来咱们吃饭还不是这个呢,又换了?”

“什么叫又换了,碰巧而已。”

龙言苍笑着说:“你的女朋友是不是有一卡车了?”

“那没有那没有。”

温悦接完电话进来,大家都装做什么都没发生。温悦似乎也是想找个话题,和这里唯一的女生聊一聊,于是问龙言苍:“你新拍的电影什么时候上映啊?”

“这个还不知道,刚杀青呢。”

“哦哦,这样啊,我觉得你比电视上漂亮多了,好瘦啊,是不是明星现实生活里都很瘦。”

“应该吧,上镜会稍微胖一点。”

看她好像没什么话说,有点尬聊的意思,剩下四个人已经很熟了,就算不说话也不会尴尬,但是她的话就显得有点尴尬。

一顿饭吃完大家各回各家,车子就在门口,龙言苍先上车,林深看了一眼四周,才拉开车门上去。

回家的时候,龙言苍才看到衣柜里还有林深的衣服,还有牙刷拖鞋什么的,他倒是大方,直接搬过来和她住了。

林深开了一罐啤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龙言苍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

“你不回自己家?”

“回去干什么?”林深目不斜视,淡定的喝着啤酒。

“你就天天住我这?”

“那你住我那也行。”

孟瑶又给她打电话了:“林离?你最近有没有空啊,咱们去玩啊。”

龙言苍看了林深一眼,林深也看她一眼,用嘴型说了句:“自己定。”

“我和我朋友约好了去玩了,不好意思啊。”

“那你到时候去哪的话告诉我一声。”

“啊...行。”

电话刚挂断,于梦的电话又来:“明天晚上我请你和你男朋友吃个饭吧。”

“干嘛呀?”

“巴结巴结你呗能干嘛?到时候把地址发给你。”

“你真的是无聊透了。”

“我知道,明天当面聊。”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