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料】相位

【资料】相位

互联网 2021-06-14 06:54:3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2d20f50102xo7o.html

我觉得真正地占星应该是多方面考量的,不是一刀切式地生搬硬套,在豆瓣看到了下面这个帖子觉得很到位,特别是那些比喻。转来了。刑、冲、拱、合相位影响行星与星座的内在关系与运作模式,解盘比参考相位才能诊断。

命盘既立,诸星在黄道周天三百六十度上各据其位。它们彼此之间是藉交角(Aspects)的关系来联系。其中零度称作“会”(Conjunction);一百八十度称作“冲”(Opposition);一百二十度称作“拱”(Trine);九十度为“刑”或“弦照”(Square);六十度为“半合”(Sextile);四十五度与一百三十五度为“半刑”(Semisquare);一百五十度与三十度为“四合”(Qrincunx)。

零度0c:相合

所有相位中最简单的一个就是相合。当两颗行星彼此重叠时,就是相合。它们的功能彼此嫁接到一起。彼此为对方添上自己的味道,在它们的结合之中一个“巨型碎片”形成了,它比单个的“星座-行星-宫位”组合要复杂得多。

融合——这就是相合的本质。两个碎片成了一个。

假如一个星盘里的火星和水星相合。一般来说,侵略性(火星)和智力(水星)在心识中各自有自己的疆域。其中的一个线路被发动时,不会激发另一个。当两颗行星是相合的时候就不是这样了。当其中的一个被启动时,另一个也会被启动。结果就是一个很锋利、尖锐的心智,它很有力,总是以长处和短处、胜利者和失败者的角度来考虑问题。所有的水星功能都会带有火星的竞争性色彩。

那火星会受到什么影响呢?天生的侵略性会被智性化。这个人不太会在酒吧打斗中出现——但是他或者她可能会在政治或者宗教的讨论中展现杀手本能。头脑和舌头代替了挥舞的拳头。

当然,所有这些都会受到它们相合处的星座和宫位的染色和指挥,并且也会通过相位而影响星盘的其它部份。不过这些都不会改变关键点:在相合相位中,两种通常是分开和独立的功能,会融合在一起。如果不启动其中的一个,另一个不可能运作。

180度:相冲

相冲在古代占星学中是“坏”相位。这个相位的确会制造出巨大的紧张。但是这种紧张能为星盘带来巨大的深度和弹性。这取决于这个人选择如何对相冲所代表的问题进行反应。

拉扯——这就是理解相冲的关键。两颗行星不可调和地极化了。一个向左转,另一个就向右转——而且并非反常行为。它们都自然运作,根据自己的逻辑,但是相互必须消弱对方。

比如说一个行星落在金牛座,它对冲一颗落在天蝎座的行星。落在金牛座的行星的“为什么”是寻找宁静和简单,而落在天蝎座的行星的驱动力则恰恰相反:对强度、深度、和转化的渴望。

这两个星座相处不好,这就是为什么传统的占星师称相冲相位为“坏的”。但是我们无需被这样浅陋的思考模式所限制。在金牛座的行星和天蝎座的行星之间的紧张可能是无价的。它们彼此能够纠正另一个的过分或者不足之处,虽然它们都并不喜欢这样。但是这样对它们都更好。

那个金牛座的行星可能最喜欢的就是每个周末都待在家里,很安静,也很安全。为什么要惹麻烦呢?天蝎座的行星则不是怎么看:这周末去随便拜访一个出过书的心理学家吧。

如果一个出生星盘里有这个相冲相位的人能够同时将这两极都放进意识,让它们达成相互妥协,那么他或者她的生活将变丰富得多。她会常常放松,但是也会去拜访几个有趣心理学家。这就是相冲的意义所在——扩展我们的意识让我们能够看到问题的两面。如果我们成功了,我们就获得了弹性、变化、和适应性。

但是如果我们无法跟这个相冲的相位达成和谐呢?那会发生什么?那就会有可怕的后果。心识会在两极之间震荡。当其中一面占主导时,另一面就从意识中被挤出去了。我们可能会得到一种简单,但是失去了比它远为珍贵的东西:心智健康。在极端的情况下,相冲会造成两面的性格。两极中的一极抓住了我们的注意力,我们会基于它的需要来做决定。我们将后路上的桥都烧掉了。然后,一套完全相反的需要会驱动我们,将我们开始启动的所有东西都破坏掉。我们会这样反反复复很多年,成为自己最大的敌人,一事无成。

90度:相刑

就象相冲一样,相刑也被认为是凶的相位。但是这种“凶”会出现只是因为我们没有抓住这种相位所代表的进化问题,并对其做出正面反应。

相刑会带来摩擦。跟它比的话,相冲要更加和谐。相对的两个星座总是有一些共同点。比如说天蝎座和金牛座都很内向,比如说双子座和射手座都很好奇,比如说狮子座和水瓶座都是个性的极端发展。相对的两个星座总是以某种方式联系在一起。它们总是同一个银币的两面。虽然是非常不同的两面,但是至少是同一个银币。相刑则不是这样。

90度相位的摩擦特质是一种绝对的天生的不和。相刑的两个星座没有任何相互理解的基础。没有共同点,没有共同语言。只有一堵互不理解的高墙——有一英里那么高。

让我们考虑一个白羊座的行星和巨蟹座的行星相刑的例子。对落在白羊座的那个行星来说,“为什么”是勇气的发展。而它的“怎样”总是包含了有意去寻找某种压力——而那颗行星以及它所处的宫位则决定了那是怎样的压力。

巨蟹座则受到完全不同的内在驱动。它的“为什么”包含了一个广大而深入的主观生活,它的“怎样”则有赖于让一个人跟外在世界的关系安静和稳定下来。这个外在世界恰恰是白羊座想要扰动的。

对巨蟹座来说,白羊座的行为没有任何道理。巨蟹座的行为对白羊座来说也同样无法理解。更糟的是,它们其中一个的成功会给另一个带来困惑。它们的目的是交叉的,相刑的行星之间会激烈地争夺对个性的掌控权。其中一个的胜利代表着对另一个的破坏。

如果相冲是对手之间的相位,那么相刑就是天敌之间的相位。这可是很强烈的词语。那么从这积怨的相位里又怎么可能有任何益处产生呢?

事实上,如果我们选择的话,会有很大的益处。自然中充满了天敌。狮子和羚羊,猫头鹰和老鼠,狐狸和兔子。它们的戏剧很残忍,但是它们也有一个必要的目的:弱者会被毁灭。动作缓慢和衰老的会被抓住,而灵巧和狡猾的会逃脱。

相刑也有一样的目的:这个相位所制造的摩擦会给行星带来无情的进化压力。想要生存,它们必须进化。只要滑倒一下,自我放纵一下,它们就会被践踏。不要妄图去解决一个相刑相位。你不会找到方法的。相刑是无法被解决的。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它们也是性格中无法停止的焦躁的来源。而理想的情况是,这种焦虑是一种疗愈力量,不是走向宁静,而是走向成长和成就。

相刑的恐怖之处不在于说它们制造了这种二十二条军规般的两难境况。那只是这个相位所在的地带的状况。通过这个地带肯定不会很舒服,但是它总是让我们变得更加强大,让我们去掉任何软弱的反应。其实恐怖的地方是相刑的两端中有一端可能会赢。它可能会成功地粉碎另一个,让那一个变得被动和失去作用。然后我们就成了残废。组成我们的人性的十个基本“心理电路”中的一个被毁灭了。我们很重要一个部份缺失了。从此开始,我们与之对应的那一部分生活就成了灾难片,充满了不断重复的开始和失败。

120度:三合

这是一个“好”的相位,不过让我们来仔细地看一看这个说法。相位就象婚姻一样。有些以激情为基础,有些以友情为基础。在每一种类型中,有一些会健康发展而有些则得了病。对相位来说,问题不是哪种婚姻“更好”。生活远比这种简单思考的方式要复杂得多。真正的问题要更加清晰:我们如何缓和激情式婚姻的那种爆炸性能量?而我们又如何去激活昏昏欲睡轻松的友情式婚姻?

我们已经介绍过激情的相位了:相冲和相刑。它们的陷阱很清楚,它们总是让我们的肾上腺上冲,就象是开车在路上突然发现车后有警灯响起一样。现在让我们面对另一种婚姻。让我们见见友好的三合相位,看看我们是否能够避免受它的引诱而昏睡一生。

对算命先生来说,三合是相位中的劳斯莱斯。他们只给它正面的描述,将它看作一个只会加强和加深行星力量的相位。你有越多三合相位,你越幸运——这就是传统的看法。不要相信它。认为三合相位自动就是“好的”就像是相信一段夫妻双方从不吵架的婚姻就一定是好的一样。

三合相位能够象相刑和相冲一样让行星之间的婚姻变得很酸涩。但是,它们也能象相刑和相冲一样帮助行星达到它们最高层次的表达。每一件事都有赖于我们选择如何反应。三合代表和谐。相隔120度的行星之间是相互一致的。它们的性质可能非常不同,它们的目标可能不相干,但是它们是自然的盟友。不用去努力或者事先策划,它们就会彼此结盟。这种结盟会帮助我们还是阻挡我们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假设星盘里月亮落在射手座。那么此人对射手座的体验有一种情感的渴望(月亮)。而射手座的体验就是那些打破生活常规,让我们冲进异域和激动人心的环境的体验。

假如这个月亮跟落在白羊座的火星三合——所有竞争性、冲动性的心智电路(火星)都被白羊座对冒险、胜利、和高峰体验的渴望所驱动。通过三合相位,火星跟月亮相互连接,形成了一个相互支持和加强的模式。没有交叉的目的。它们彼此一致。它们都渴望兴奋,让其中一个开心的也会让另一个开心。如果火星三合射手的月亮,我们可以徒步穿过尼泊尔,或者驾车通过红海的悬崖。我们也可能尝试反绑自己的双手,在一月份游泳穿过英吉利海峡。

内在和谐——这是三合的长处和弱点。被这个相位所连接的行星彼此之间不会有冲突。但是冲突并不一定是坏的,有时它会孕育出均衡和好的判断力。一个三合也许是一个很有效的心理机制,让两个部份合作在一起去完成比他们单独能完成的更多的东西。它们的“什么”也许是象火星和月亮一样的不同,但是“怎样”和“为什么”却总是和谐的。这种和谐是“好的”吗?也许是,也许不是。因为这种内在一致,星座之间通过共同需要而相互支持,但是却让行星缺乏审视自己的视角。它们可能会象两个习惯性的酒鬼在考虑是否再要一箱啤酒。

激情的相位——相刑和相冲——就象激情的婚姻一样运作。它们可能要付出很多,因为行星之间会相互要求和捍卫自己的领地。但是这种压力也保证了成长、改变和清晰。对三合来说就不是这样,它们就象一个友好的婚姻,在其中主导的是相互依存和让步,没有一点压力被推到表面上。夫妻双方可能是快乐的,但是这种快乐可能是其中唯一的东西。它们可能没有学到任何东西,没有任何新体验,在内在也没有任何改变。一旦有压力,这段“快乐”的婚姻可能会比那些有战斗伤痕的激情婚姻更快结束。

对三合来说,重要的是要看到它们代表了生命中那些拥有无尽成长潜能的领域。在心识之中形成了一对盟友,两颗行星准备为了一个共同目标而共同努力,相互之间不会有任何的摩擦。但是因为缺乏摩擦也让它们陷入睡眠。我们必须唤醒它们。我们必须想象有什么力量沉睡在这相位之中,然后以意识和自律的行动来释放它们。如果我们成功地让一个三合点燃,让它开始运作和发展,那么它将能比相刑和相冲带我们走得更远,并且以更少的努力做到这一点。但是如果我们失败了,那么三合就会浪费我们的活力。我们会象被宠坏的孩子一样,没有动力、懒惰、自我满足,总是寻找那条简单的路,微笑着走在一条浪费才能和自我毁灭的路上。

60度:六合

另一个“好”相位,六合常常被理解为一个打折的三合相位。但是事实上,它的作用是很独特的。就象其它相位一样,六合代表了两个行星之间的一种婚姻,这种婚姻有它自己的逻辑和危险。和拱相位一样,它更象是友情。但是相似之处也仅此而已。将三合和六合做比较就象拿华尔兹和蹦迪比较一样。它们都是舞蹈,但是也就只有这个相同点。

六合会制造兴奋。它们很强烈、多彩、充满活力。两颗行星都被激发,更加活跃。两个都变得充满活力。当两颗行星被六合相位所连接时,就好象它们是两个第一次恋爱的青少年。充满了奇妙,幽默,以及高涨的能量。但是却很少有休息和稳定。就如年轻人的第一次浪漫,六合能够帮助两颗行星变得成熟。就象爱一样,它加速了进化,令一个人的本质更加清晰。但是这一剂药也令人头晕。它也会带来眩晕和不真实感。热情会迅速燃烧,然后很快熄灭,从中没有产生什么东西。

比如说一颗在狮子座的行星和一颗在双子座的行星之间有一个六合相位。驱动第一颗行星的“为什么”是自我表达,驱动第二颗行星的是信息收集。狮子座会发射,双子座会接收和要求更多。而这让狮子座很高兴,它会发射更多的东西。于是这个过程会加速,两颗行星都被激发而进入了运作状态。这就是六合。

有时这种激发是更加微妙的。一颗在巨蟹座的行星跟一颗在金牛座的行星可能会形成一个六合相位。巨蟹在寻求主观和想象的发展,金牛则追求平静和宁静。这些是它们的“为什么”,它们不相同。但是它们的“怎样”是一样的:它们都试图去稳定和简化自己的外在生活,消除那些令人不安和不可预测的东西。于是我们看到六合相位再次产生激发作用:巨蟹座缩进壳中,令金牛座感到快乐。

另一方面,金牛一直忙于在世界中建立安全和秩序,这会温暖巨蟹的心。就象拱相位一样,六合也会因近视而受苦。巨蟹和金牛可能会让自己无聊致死。双子可能会对狮子的表演感到厌烦,然后狮子会感觉到受到了背叛。六合跟三合一样,很难看到自己。就象那些友好的婚姻,它们的致命点是很慢才看清自己的互动中的弱点。而没有看清这一点,就没有防卫的策略和成长的可能。六合还带来另一个危险:兴奋,如同青少年的浪漫,常常很短暂。稳定和持久,这些是六合所缺乏的特质。这个相位所连接的碎片之间有很巨大的能量流动。但是这些能量可能毫无目的地燃烧,然后熄灭。多彩,戏剧化,但是毫无用处。

命盘交角分析要诀——交角分析,直指人心文/何鼓

命盘既立,诸星在黄道周天三百六十度上各据其位。它们彼此之间是藉交角(Aspects)的关系来联系。其中零度称作“会”(Conjunction);一百八十度称作“冲”(Opposition);一百二十度称作“拱”(Trine);九十度为“刑”或“弦照”(Square);六十度为“半合”(Sextile);四十五度与一百三十五度为“半刑”(Semisquare);一百五十度与三十度为“四合”(Qrincunx)。

要分别交角的关系,最好将诸星置于三百六十度的圆盘,则一目了然。或是将任何两星的交角用符号表示,列如下页图一交角表,则整个命盘诸星的交角分析就算完备了。

若参考上页图二,以在戌宫五度的甲星为准,乙星与甲星的关系为冲;丙星与甲星为刑;丁星与甲、戊两星为拱;甲星与己星为半合;甲星卯宫二十度的庚星为半刑;甲辛之间亦为半刑。甲星与壬星为四合;甲星与癸星之间亦为四合。两星彼此形成交角,有其最大的角距(Orb),在角距之内,会、拱、刑、冲才会发生作用,“会”最多十二度,“冲”不超过六度,“拱”约四度,“刑”三度,“半合”两度,“半刑”一度半,“四合”约一度。

交角有硬角度与缓角度之说。刑、冲、半刑为硬角度,有紧张、冲突的关系,其余则为和谐的缓角度。

行星运动若构成交角会发生作用的理论,是有间接的科学根据。50年代,任职于美国RCA电子公司的工程师尼尔森(J.H.Nelson),在研究短波收音机的干扰现象时,发现天上行星若形成许多研角度,则短波干扰增大;若是当天的行星形成许多缓角度,则短波接收良好。根据这种推断,他预测短波收音机接收率的好坏准确度达九成以上。

行星交角影响个性

命盘两星之间的会、拱、刑、冲、半刑、半合、四合等交角,都具有特殊的意义。详细的情形,参考如下:

一、太阳

太阳象徵人心,分析个性最为重要。

与太阴形成交角,主其人身心健全、心安理得、有创造力。水星:好自我表现、表达力很强。金星:好社交、享乐、艺术、有人缘。火星:有魄力、有领导欲、强悍、易冲动、动怒。土星:稳健、胆小的、深思熟虑、老成持重、保守心态、消极,迟钝,自卑感。天王星:一意孤行、刚愎自用、独具匠心、自负任性。海王星:富有人道主义、宗教信仰或迷信,博爱奉献、大公无私、悲天怜人、牺牲小我、故弄玄虚、不敢面对现实。冥王星:有毅力、顽强、恃才傲物、杰骜不驯、目空一切。土星加会,主铁石心肠之人。

二、太阴

太阴象徵人对周遭环境的情绪反应。

与水星形成交角,主其人能言善道、口若悬河、好学不倦、有语言才能、富有直觉想像力。金星:吸引人、体态优美、婀娜多姿、多才多艺、和颜悦色、平易近人、雍容大雅。火星:脾气急躁、行动乖张、胆子大、木星:高雅有礼、规矩、慷慨、有恻隐之心。土星:吝啬、害羞、被动、谨慎、心灰意懒。天王星:喜怒无常、阴晴不定、独断独行、神出鬼没、行动鬼崇。海王星:多愁善感、善体人意、放荡不羁、神经质、不拘小节、行为不检、逃避现实。冥王星:离群索居、避世绝俗、孤傲不群。

三、水星

与金星形成交角,主其人口齿伶俐、好音乐诗歌、弄文舞墨、花言巧语。火星:好逞口舌是非、好辩多言、心直口快。木星:富于联想、好学不倦、博闻强记、多旅游、见闻广博。土星:长于数理、逻辑、哲学、教条等、谋定后动、深谋远虑、专心一致、工于心计、理智重于感情。天王星:足智多谋、出口成章、一鸣惊人、闻一知十、神机妙算。海王星:想像力丰富、自欺欺人、迷信、语无伦次。冥王星:不厌其烦、遇事锲而不舍、追根究底、口吃或口才不好。

四、金星

与火星形成交角,主其人有魅力、热情奔放、情欲薰心、好色淫荡。木星:风流潇洒、大方、有礼、亲切和蔼。土星:冷感症、害羞、独身、冷若冰霜、忠贞不贰。天王星:用情不专、见异思迁、心猿意马。海王星:痴情、迷恋花酒、意乱情迷、一往情深。冥王星:坚贞不渝、独善其身。

五、火星

与木星成交角,主精力充沛、积极进取、好大喜功、精明勇敢、好运动、所向无敌、铺张浪费。土星:胆怯、无能、顽固、怨恨、懒惰。天王星:喜欢冒险刺激、铤而走险。海王星:好逞血气之勇、意气用事、轻举妄动、有勇无谋。冥王星:锲而不舍、肆无忌惮、暴虐。

六、木星

与土星成交角,可看出其人节俭、保守、务实的态度,缺乏远见、壮志未酬。天王星:投机取巧、不切实际。海王星:不切实际,追求宗教信仰或理想主义。冥王星: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横行霸道、气焰嚣张。

七、土星

与海王星成交角,有焦虑或忧郁症。冥王星:冥顽不灵。天王星:固执己见。

天王星、海王星与冥王星由于运行速度很慢,因此在同年纪的人命盘上的相对位置,大致雷同。

例如清末民初生的人,天盘上海王星与冥王星相会;在1930年代出生的人,命盘上天王星与冥王星相刑,这些人都经历过二次世界大战;1950年代出生的人,命盘上天王星与海王星相刑,他们则是战后的新生代;60年代出生的人,命盘上则是天王星会冥王星。每一代的人有其独特的作风与想法,就是受这些外围行星交角的影响。

两星相联系的特别意义,也因不同的交角而稍有不同的解释。

“刑”与“半刑”的角度,象徵困难与紧张的关系。举例来说,命盘上太阳会土星,则其人深谋远虑、稳重;但是太阳若与土星相刑,则其人缺乏自信、没有安全感、多疑猜忌。这是解释命盘必须注意的一点。

好莱坞星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的命盘,根据出生证,她于西元一九十六年六月一日晨九点半出生在加州洛杉矶;一九六二年八月四日因服食大量安眠药而香消玉殒、红颜薄命。

她的命盘,金星在最高处,半合木星,因此风华绝代;太阴会木星,仪态万千;惟不幸的是太阴冲海王星又刑土星,因此在强颜欢笑的表面下,隐藏的是一个脆弱敏感、沮丧多愁的心灵,使得她多次自杀未遂。占星术的交角分析,真是一种“直指人心”的利器。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