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云碑

风云碑

互联网 2021-06-17 07:29:43
第1集剧情图片

翁主李凤莲具有神秘灵力,可预测人类命运,但她却记不起以前的事和人,直到有一天崔天中将她劫持走……十七岁的崔天中已经聪颖过人,遇见的那天是崔天中考上了状元,当街游行。那时的凤莲也和其他人一样,在人群中看着这个在马背上意气风发的少年。夜晚凤莲照常和母亲在家中吃饭,看着女儿开心的脸庞便询问她。凤莲将白天看见崔天中的事告诉母亲,凤莲有灵力,但奇怪的是看见崔天中的时候并不会像其他人那样看见什么,他身上只是发着奇怪的光。母亲听闻脸上却出现了担忧,让凤莲谨记能看见人未来的事,那个虽然是神灵赋予的祝福,但别人一知道就会变成诅咒,千万不能暴露给别人。第二天在凤莲去给医院送药草的路上遇上了准备去射箭场的蔡仁圭,他要求凤莲做他的随从,蔡仁圭轻蔑地将钱袋丢到地上说是对她赏赐,对于这样的侮辱让凤莲气急了,凤莲捡起钱袋反手扔在蔡仁圭的头上。惹怒蔡仁圭的下场就是凤莲被绑在箭靶上,蔡仁圭让手下朝箭靶射箭,这随时都有可能要了她的命,凤莲怕极了,但却不想开口向眼前的恶霸求饶。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崔天中来到射箭场,命令停下,蔡仁圭却下令继续。为了救凤莲,崔天中挡身凤莲前,这才使这场闹剧停下。是夜,漫山遍野的萤火虫将那张脸照耀的十分灵动,看见参的凤莲很是惊喜,这份安静被一阵脚步声打破,是崔天中带着众人来打猎。凤莲怕他们踩踏参田,于是装成熊想吓跑他们。不出凤莲所料,其他人的确被吓跑了,但崔天中和蔡仁圭却朝着她的方向追来。追赶的途中崔天中掉落崖边,情况十分危险。就在他支撑不住的时候,凤莲抓住他的手臂。崔天中抬眸看着这个会发光的姑娘,是游街那日站在人群中会发光的女孩,也是在射箭场救下的那个女孩。别人看来崔天中聪颖过人,在自己心中他只是普通人。虽然他十七岁考上了状元,但他喜欢在艺伎房敲鼓唱歌,这才是他真正的爱好。凤莲听闻会心一笑,告诉崔天中不巧的是她刚好会跳舞。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一人击鼓,一人闻鼓起舞,偶尔崔天中也会陪着凤莲一起跳舞。在这场鼓声的旋律和舞步的飞扬中,两人暗生情愫。这份欢乐时光很快就被打破了,有人挖到了凤莲母亲在祈祷时埋在棺材前的诅咒符,官兵将凤莲的母亲带走了。为了救母亲她说出能预见人未来的秘密,为了使审问的户判金炳云相信,凤莲告诉金炳云,从他身上看出今晚亥时他会死。亥时那一刻,万剑射向金炳云,凤莲也在那一刻将他扑倒,这才保住了他的命。金炳云如获至宝,他并没有遵守约定放了凤莲和她的母亲,将凤莲软禁起来,他要好好利用凤莲,达成他的“宏图大业”。五年后,金炳云带着翁主李凤莲又重新回到江华,陛下下令命凤莲与崔天中定下亲事。夜里,手下将孩子们在渡口捡到的火药粉末交给崔天中,他感觉此事定有蹊跷,便决定亲自到渡口一探究竟。凤莲又梦见了渡口爆炸的场景,自从来到江华她总是能梦见这个梦。因为自己可能预见未来,凤莲相信这定不是巧合,她决定要去看一看。在船上巡视的崔天中碰见了潜入漕运船的黑衣人,黑衣人在逃跑途中遇见了同样穿着黑衣的凤莲,心生一计,将刚打斗时的匕首留下,随后跳入河中逃跑。然而这时崔天中也追到了这里,看见同样穿着黑衣、拿着匕首的凤莲,二话不说便打斗起来。凤莲武力不及崔天中,很快落败。这时凤莲才完全看清楚刚和自己打斗的主人的脸。是他!那个喜欢击鼓的男孩。这么多年了,也许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了。就在这时崔天中摘下凤莲的遮面布,看见眼前这张日思夜想的脸,百感交集,喜悦浮在脸上,那个寻找多年的女孩终于回来了。

第2集剧情图片

令凤莲没想到的是,崔天中居然还记得她,并且这五年一直在等着她。与崔天中的喜悦不同,凤莲内心十分纠结,喜忧参半。见凤莲这般,崔天中询问凤莲是否见到他不开心,凤莲不语。在两人纠缠中,凤莲的侍女赶来,天中从其口中得知如今的凤莲是翁主。其实,李凤莲与崔中天的婚姻不过是张东金氏家族夺取政权的一步棋。崔天中的父亲崔泾没收了金氏家族一百万两,准备装载到漕运船上送到朝政上,一旦被送达,主上便会拿这钱为借口讨伐金家。金氏家族领导人金左根命其儿子金炳云阻止漕运船出航,并且把钱都收回来。他们便想到如果让天中与翁主凤莲成婚,王室的婚事,崔泾就不得不放缓出航。这边,凤莲传信说想与天中见一面,中天满心欢喜赴约。凤莲告诉天中,她预测这里会发生大惨事,牺牲无数人,但她束手无策,请求天中帮忙。对于凤莲,天中是无条件的相信,更何况这还是关乎多少人性命的事,天中决定监督调查此事。哲宗在威胁写下诏书,命凤莲与天中完婚。为准备婚礼,崔泾不得不推迟漕运船出航,但同时漕运船加强警戒,任何人不得接近。接近不了漕运船,更不可能从中偷出东西,金炳云决定炸渡口,趁乱中偷回金子。在他们准备炸渡口过程中,崔天中无意间看见了府里的侍女私自将官衙的东西交给他人,天中感觉大事不妙,当即到码头查看。一步步搜寻,看见了火药。天中发现有人用箭射火想引爆炸药,便以手中剑阻挡,并带人将那人包围询问,想从他口中得出幕后指使人,没想到那人却割颈自杀。在趁这边混乱之际,金炳云的还是将金子偷走了。崔天中与翁主凤莲的婚礼如期举行。虽然这场婚姻虽然不是光明的,但两人确实真心的。就在婚礼顺利进行时,一声巨响打破了这份美好,刚出航不久的漕运船炸了。大家纷纷感到疑惑,天中、凤莲更甚。在混乱之中,凤莲看见淡定喝茶的金炳云这才反应过来自被利用了。金炳云利用凤莲有预见未来的灵力,故意让凤莲看见他和其他人计划什么的场景,好让凤莲去求助天中。事实上她所预见的不是别的,是这场爆炸。崔天中也因这场事故以逆谋罪被逮捕。崔天中为救父亲去找金炳云理论,没想到也被关进天牢。见天中被抓,凤莲施计将其救出,并且告诉天中,愿意以证人的身份还崔泾清白,揭发金炳云。兴宣君李是应奉命来彻查此事,询问凤莲与金炳云此事的来龙去脉。正当凤莲开口之际,逃出天牢的天中持剑闯进。天中向李是应说清了这件事的前前后后,并且告诉李是应他还有证人,那证人便是李凤莲。李是应与陛下还有崔泾是一边,只要凤莲承认是证人,那么崔泾也就没事了。但是让天中意想不到的是凤莲否认了天中的话,还说一切皆是天中和崔泾所为。崔泾在被运往汉阳的途中,蔡仁圭故意找人制造慌乱,亲手将崔泾杀害。无依无靠,也无所依恋的崔天中随父亲生前好友山水道人离开了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潜心学习道法,直到多年后才重返这充满斗争的世间。

第3集剧情图片

崔泾在死前告诉天中,不要报仇,低调地隐居生活,那样才能救他的命。山水道人算出天中和崔泾是早逝的命运,当然拥有灵力的凤莲也看出来了。凤莲在作证时撒谎,就是为了保住母亲和天中。正因如此,她被金炳云威胁,还在肩膀上被烙下代表金家象征的印。天中心有不甘,不甘父亲的惨死,不甘凤莲的背叛,不甘那些恶人还苟活。在隐居这几年,他潜心修炼道法算术。他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掌握那些恶人的命运,让他们偿命。身处绝境,他要在断了路的地方创造新路。初到汉阳,天中结识了龙八龙。为了看自己的算术水平到什么程度,便让龙八龙带他去了汉阳最有人气的算命之人赤道士之处。令人大失所望,赤道士只是一个为骗取钱财而弄虚作假的骗子,天中当众揭穿了他,还算出赤道士如果近水就会有生命危险。视金钱为性命的赤道士在金家祭祀时,为了拿到祭祀撒在河中的银两,准备潜水偷取。但赤道士不擅水性,差点溺死。破坏了祭祀,金左根的妾氏下令将其打死。在关键时刻,天中挺身而出,救下赤道士,天中也因此一举成名。龙八龙看见天中有超乎常人的算术能力,便带天中去了赌坊。在赌坊中另天中没想到的是他遇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李是应,当年崔泾被诬陷的审查人。他没认出天中,但天中一眼认出他。在黑夜里也依然会发光的眼睛,坚挺的鼻子,是虎狼之相。就在这时,官兵进来抓人,在混乱中,天中救了李是应。天中为了免费的房费和无限期的留宿,答应龙八龙给人算命。另天中吃惊的是,他再次见到了李是应。面相明明是虎面的李是应,但生辰八字却如此卑陋,是游手好闲之徒。天中猜出他拿的是别人的生辰八字,果不其然。春天来临之际,哲宗因病晕倒,金左根命凤莲寻找下一任天子。凤莲却一直苦寻无果,直到看见一个拥有花火之眼的少女,凤莲预感,她才是真正的天子。那少女便是闵兹映,日后的明成皇后。凤莲让手下调查,只知道那个拥有花火之眼的少女是在月城楼妓院做差事的孩子,其他的一概不知。如果派人去跟随那个少女,那么金炳云就一定有所察觉。为了不让金炳云关注,凤莲决定伪装成妓女亲自调查。这边,天中也来到妓院会见大妃娘娘的侄子赵大检。命运弄人,只不过一个转身,天中看见了那个他又爱又恨的女人。直到龙八龙出声,才将天中拉回现实。夜晚,凤莲一人游走在街上。街边的小贩吆喝着贩卖货品,凤莲摇头拒绝。片刻头脑混乱至极,出现幻影。脑海中闪过天中被刺伤的画面,凤莲痛苦的闭上眼,再次睁开时看见了脑中想的那个人。不知是现实还是幻境,一时分不清,直到凤莲脚下站不稳时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这才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她的天中少爷。

第4集剧情图片

凤莲落入这个温暖的怀抱,怀抱的主人真的是她的天中少爷。凤莲恍惚之际,天中看见远处带兵巡视的蔡仁圭,情急之下天中带凤莲躲进杂物间。从缝隙中看见蔡仁圭走远了,天中想起还有共处一室的凤莲,便也打算离开这里。没想到凤莲拦住他,让他不要走。面对凤莲,天中怎么能不恨凤莲,这个间接害死父亲的女人。但即使再恨她却对她也讲不出半点恶言,做不出半点伤害她的事。父亲回不来了,天中也不能不恨凤莲,所以天中告诉凤莲回去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吧,说罢,便一去不复回。天中算命算的很准,随之慕名而来的人也越来越多。算了一早上的天中已经不耐烦了,但龙八龙不放行,两人纠缠中看见了一对前来算命的兄妹。天中决定算上一算。二人之中的哥哥算他这次能不能考上科举。天中看他的生辰八字是一个能力有限,又懒惰又贪婪的胆小怕事的人,但奇怪的是,过去十年有一只为他点燃火焰的好运,而他却落榜十次。此时,金左根的爱妻罗阁召集其他夫人们一起喝茶聊天,翁主凤莲“不请自来”。这让罗阁很不舒心,便讽刺凤莲,母亲去世的早没学习过礼仪制度。凤莲落座,给众位夫人讲起了丑陋妓女的爱情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并不是别人,正是罗阁。凤莲用此事威胁罗阁,向罗阁要了妓楼月星楼的一间房间,正是闵兹映做事的那间妓楼,凤莲要找到她,让她成为自己的武器。大雪纷飞的冬天,汉阳冷极了。为了让天中好好“工作”,龙八龙带天中去药房熬药吃。在这里天中遇见了在药房做事的闵兹映,天中也看出此人并不是普通的观相。在临走之际,天中将买的补药送给了闵兹映,让带回家给她母亲喝,看她手腕单薄,定是饿了好几顿,将身上的钱财也送予她。为了快点找到闵兹映,凤莲和她的侍从装作从西洋来的算命人混入妓楼。凤莲四处寻找却不见踪影,直到看见一个女孩。这女孩便是前几日跟随哥哥到天中那里算卦的兄妹中的妹妹宋华。这一幕恰巧被天中看见,便尾随她们身后。宋华的哥哥宋志毅为了考中科举,将宋华送给某个大户人家,收了钱后,宋华又被送给了张东金氏家族。凤莲决定帮助这个女孩逃跑,当初她没能向那个孤独站在崖边的人伸出援助之手,现在她希望有人向眼前的这个女孩伸出援手。门外听闻的天中,内心复杂至极,默默离开了。天中让龙八龙打听了宋志毅,原来他一直骗着母亲和妹妹的钱,在泮村里和同期的考生吃喝玩乐。正当他们聊及此事的时候,宋志毅来见天中,告诉天中这次他一定会考上。天中可怜他的妹妹和母亲,告诉他实话。即使给金家进贡了,他这次依然考不上,还是拿回那些钱吧。后来,考生合格榜放下来,那人果然又落榜了。凤莲回到妓楼,看见宋华送来的草药,抬头时看见镜中的自己黑气缠绕,这是死亡的象征。凤莲感觉大事不妙,便去寻宋华,这时宋华已被宋志毅带回家。来到宋华家,打开房门凤莲便闻见重重的石硫磺的味道。宋华和她的母亲已经晕倒了,凤莲决定带她们离开。就在这时宋志毅回来了,二人在打斗中,宋志毅用绳子勒住了凤莲的脖子,就在凤莲快要喘不过气时,天中破门而入,一脚将宋志毅踹晕在地,救下了他们三人。

第5集剧情图片

凤莲的外出还是被金炳云发现了,偷偷溜回家的凤莲正好撞上在等她的金炳云,金炳云百般询问凤莲的去向,在危急关头罗阁出现,说凤莲一直和她在一起。但罗阁也并非善类,她这样做的目的是“投资”,她很快会再找凤莲的。金家想要将收容所建成温室,于是让双狂派的人在收容所打砸抢,还将里面的孩子们都赶到了大街上。闵兹映没有别的办法,于是想到找最近名声大噪的崔道士帮忙,没想到传说中的崔道士正是那日在药房接济自己的人。为了帮助这些弱小的人,中天决定写书信给王。为了让信能送到王的手上,天中想找宗亲们帮忙,结果不出所料,没有一个人愿意帮他。除了一个人,兴宣君李是应。唯一的条件是希望天中能去参加一个场合,给一些位高权重的人算命的娱乐性场合。夜晚,大妃娘娘的侄子赵宁夏将中天和龙八龙叫到府中,二人进门一看才发现,园中的人上至位高权重的前观象间的教授,下至有名道士,其中还有“老熟人”赤道上。从赤道上口中得知原来这场宴会将汉阳最出名的命理师都请来了,目的让算四柱八字命理学。天中想到这可能就是李是应口中的那个场合,他便留了下来。这场宴会中,天中一战闻名,准确的算出了写出来中宗的命理。结束后他们将天中和前任观象间的教授单独留下,算另一个四柱,这四柱的主人便是庆原君李夏铨的父亲。要求通过他父亲的四柱看出自己的命运。天中算出这四柱的主人没有儿子,准确的说他的儿子短命,就跟没有一样。这边,赵大妃也将凤莲叫进宫,给凤莲了两件物品,让凤莲用灵力感受物品主人的未来。第一件物品是一副眼镜,是王用过的物品,凤莲感知王活不过一年。第二件物品是一件腰间挂物,这挂物的主人正是李夏铨,不出意外,与天中算出来的一样,凤莲也感应到此人短命,活不过半年了。天中的师傅山水道人让天中在江华的史房带着蔡氏家门财产继承给天中的继承书来汉江找天中,不料被蔡仁圭发现了,还派人紧随其后,想顺藤摸瓜再找出天中。史房觉得自己一己之力完成不了这个任务,便找到了凤莲,将此事说明。不料蔡仁圭跟随其后,凤莲便想到蔡仁圭一定派人跟踪,便让侍女小丹带他先躲开那些跟踪他的人。李是应如约将天中的信送给王,王也下令禁止买卖收容所及周遭场地。但是如今的王只是金家的傀儡,下令了也无人听从。双狂派的人在收容所一顿乱打乱砸,孩子们哭声一片,一团乱。和凤莲喝茶的罗阁提及收容所的事,凤莲只觉得大事不妙,赶紧骑马赶往收容所。天中忍无可忍,出手与他们开打,但敌不过对方人数众多,天中的背部遇袭被刺了一刀。即使这样,天中也不想让这群恶人就这样摧毁了收容所,忍着伤痛一拳拳将敌人打到在地。这时突然,天中头部受到一重击,靠着仅存不多的意识天中回了头,是他,蔡仁圭。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