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易玩红 分享游戏乐趣

网易玩红 分享游戏乐趣

互联网 2021-05-16 16:01:48
菩提路僧平——伽蓝之友 茶芊不迁

江湖缥缈皓人烟,云海翻卷醉晨嚣。剑荡江湖搏苍穹,煮酒杯中坐江湖。——前言 小僧记 年难留,时易损,江湖变革动荡迭起,势态变化翻天覆地。 来自东海浮洲岛的隐世门派沧海问世已然引起轩然大波,势态未平,定居百越之地神秘门派太阴现身江湖,各大势力风起云涌,而如今湮没于西域沙海的伽蓝在战乱中开宗立派,再度在江湖中划出一道狂澜。 有人说:江湖融万千,失万千,终不似来时。 五大门派立足于世,盛景长留,而如今是被顶替还是共存,皆在斛筹交错之中。 有人说:五大门派虽扬名立万,却依旧腐朽,早已到末年,那沧海虽新式,却是一群女娃,何以成天下。那伽蓝,从血肉刀海中,浴火而生,终成大气。 有人说:非也,八大门派共存于世才是江湖变化的趋势,少林佛门圣地本不容侵犯,云梦救救济天下亦是名声远扬,暗香虽为暗门,却被江湖所信服。 沧海说是女娃,也是占着那东海浮洲岛,手中的刀可是你能撼动的?更别说那些本就立世百余年的门派了。 那伽蓝虽浴火而生,可如此血肉,要适应这风起云涌的江湖,又岂是一朝一夕能成的? …… “君尹,你是怎么看待这世间变化的?”坐在小僧对面是位身着墨绿色服饰的男子,那人嘴角勾着笑意,俊逸的五官是明显的异域轮廓,黑色的头发有着自然的卷翘,此人并非中原人。 小僧轻轻漾了漾杯中的清酒说道:“佛曰,人生本炼狱涅磐方安宁。” 梵诺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这小和尚没想到把这世道看得如此透彻。” 小僧看着杯中的酒,微微漾起又静了下来,寂寥的双眸确实难得的出了神... 江湖中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浮生若梦,或繁花落尽,或功成名就,或平淡无奇,或沉浮俯仰。 江湖梦境千翻百样,江湖缘人交错相知。 清酒杂冗终浑浊,浊酒温煮愁几丝。 “君尹,你…”话未完,梵诺便换了句,“下次,我带你去车桑。” 书中记载西域有城名曰车桑,四周沙海围绕,因水源成为一处丰饶绿洲。 在车桑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有着浩瀚人心的历史,也有着涅槃重生的伽蓝。 小僧一步一行踏遍了中原,却重未踏寻过那茫茫无边的沙海,漫漫无疆的西域。 相传伽蓝的祖先,也就是昔日的鄯善族,盛行佛教与禅宗,族人与中原僧众常有来往,在经书、武学等方面都有所交流。鄯善国中,学识功法尤为出众者,被尊称为伽蓝。(*惊蜃影资料记载) 但说禅佛,小僧与其同根而生,渊源颇深。 “好。”良久,小僧才应允道,车桑是西域沙海中一座绿洲小城,小僧不曾去过。南陌记 若说酒,尹与梵诺也是因酒而识。 尹贪杯识尹者皆知,这其中的细况知晓者却甚少。 在吾辈闭关期间,尹经历的比谁都多,最后却落下了一个世人唾弃的名号,吾辈从不问他经历了什么,他依旧是那小和尚便好。 尹虽为少林弟子,所作所为却与其背道而驰,僧人饮酒乃是大忌,尹向来不在意。 江湖皆知魔僧好酒,可这谁敢多言,中原人尚且不敢在吾辈面前议论,更何况那些异乡人。 那日吾辈与尹在坐酒馆休憩,听到一墨绿色服饰的异乡男子大言不惭:“小和尚小小年纪不学好,竟做这违禁之事,你家方丈知晓吗?” 尹向来不在意他人的议论,并未搭理。 吾辈却是看着不爽,尤其那黑卷的头发,以及他身上怪异的配饰,配上中原的花扇子,看着就糟人心,出于礼貌吾辈狠狠地瞪了一眼那男子,哪知那男子视而不见,已是自顾自熟络的坐在了一边。 见尹无所动作,吾辈也懒得自寻不快,便不再看那男子。 “小和尚待人可真实冷漠,不像这女娃,性烈。”梵诺嬉笑着拿起一旁的酒杯,扇子一合,酒杯贴着桌面推到了尹面前,顺带着打飞了尹桌前原有的酒杯。 吾辈真想拔起大刀砍了这男子,事情可真多。 尹身未动,只是拍了一下桌面,靠在桌上的禅杖在震动下立起,尹反手便握稳了禅杖,而在禅杖的的顶端酒杯站立的稳稳当当。 飞出的酒杯被尹接住,自然吾辈对这酒杯并不关心,只是那男子着实是烦人。 尹从禅杖顶端拿起酒杯,酒杯还未放到桌上,男子已经拿着茶壶要给尹面前的酒杯里倒茶,尹拿着酒杯挡下了男子的茶水。 哪知那男子不死心,换这个法子避开了尹的酒杯,又要开始往下倒。 吾辈的小和尚自然不会就此妥协,亦是酒杯轻移,重新挡住了那男子莫名的热情。 这一来一回,男子嬉笑着,尹木着脸,倒是吾辈显得多余了。 耐着好性子,吾辈默默地抽出武器,直接砍向了那男子的手,不过这异乡人身手敏捷,躲过了吾辈的攻击,可惜了这桌子,碎了一地,看着心疼。 “你这女娃子,性格这般顽劣。”男子扬了扬手中的鞭子,面上笑容灿烂。 吾辈识得,这是前些日子江湖上声名鹊起的伽蓝门派所特有的武器,但是这孰强孰弱还是得见真招才能判断。 这男子是真的烦人,吾辈这么好的性子都被她弄燥了,不教教这江湖规矩,真当自己能一统江湖似的。  小二记 这蓄势待发的阵仗,这剑拔弩张的气势,小二我真的是着急的不得了,万一伤到了其他客人,或者打坏了桌椅,小二我这个月的月钱可就没了,哦不,小二我这个月的月钱已经少了一半,这破碎的桌子,痛心疾首。 小二无奈只能求助魔僧,魔僧晃了晃杯中的酒,看向那红衣女娃,眼底是淡淡的笑意,好吧,人家根本不理他,可怜他这月月钱打水漂了。 魔僧将酒一饮而尽,放置在一旁的桌上,开口道:“南陌,我来吧。” 静如水的声音,淡无痕,小二听到了却是脸上大喜。 红衣女娃听到后却是不满的收回的大刀,“吾辈已经好些日子没有动手了。” 看着红衣女娃收回了大刀,小二我那个是无比的宽慰,这魔僧虽名声不怎么好,但难得的讲道义,更不会损了他家桌椅,这红衣女娃却不同,每次店铺大翻新,多半是出自她的手笔... 只是这绿衣男子倒是有些面生,看着不像中原人,莫不是新现江湖的西域人? 小二讷讷地看着面前几人,心中有些感慨,这酒馆来来往往多少人,江湖大小事都能在这儿听到... 此刻的魔僧已是将脚往倚靠在凳板上的禅杖一踢,整个人顺势而动,拿着禅杖指着异乡人说:“小僧君尹,你可敢与小僧一战?” 异乡人笑道:有何不敢?在下梵诺!” 两人来到了酒馆外头,站在马路中央,魔僧虽小,但盛气凌人,无形中让人畏惧不已,而对面那名叫梵诺的异乡人,一袭轻纱薄衣,无风自动,让人不敢小觑。 风沙渐息,两人却是同时动了起来。 梵诺的荒魂鞭霍然致跟前,禅杖一动,已然接下了梵诺的招式,而那荒魂鞭有了灵性似的,在与禅杖碰撞后并未收回,而是陡然一转,绕向了魔僧身后。 魔僧也是不急,禅杖矗地,借力跃起了身,躲过了那回转的荒魂鞭。 梵诺脸上一笑,荒魂鞭的空中飞舞,随即重重的拍击在地面上,刹那间,荒魂鞭分成片片骨刺状的刀片,在空中肆意的飞旋,袭向了魔僧。 魔僧亦是淡然无惧,禅杖依旧矗立在地面上,双手合十,金色钟罩映照全身,梵音声回荡周身,挡下了那一片片骨刺。 …… 小二我才疏博浅,无法形容当时盛况,各位看官还是自行想象吧!小僧记 这日,梵诺牵引着骆驼,指了指前方的沙漠,同小僧说道:“方才我们度过的是疏勒河,前方库木塔沙漠,穿越沙漠便是楼兰遗址。” “楼兰遗址?”小僧诧异,楼兰的故事小僧略有耳闻,曾经楼兰是鼎盛一时的繁华国度,最后消失在沙漠中,未曾想到竟在沙海之中。 “楼兰已经败落,可惜了当年的繁华盛世。”梵诺面上露出了一丝遗憾,不知是遗憾此刻楼兰的败落,还是遗憾自己未能经历昔日的盛世。 “佛曰:三千繁华,弹指刹那,百年过后,不过一捧黄沙。”小僧也不知该作何评价,顿了半天才想起曾经看到过得这句话。 梵诺听后倒是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你这小和尚满嘴佛法,当真是无趣!” “库木塔沙漠边缘处有一月牙泉,待会我们需要去那处休憩,这沙漠可不好走。”梵诺朝西北方向指了指,这一望无际的沙海。 小僧自是寻不得方向,也就由他说了去。 梵诺说那小僧无趣这话,小僧也是无法辩驳,或许只是因为小僧看了太多三千世界的故事。 途径月牙泉,稍作休憩,补了壶中的水,在月牙泉边上是一座颓圮的庙宇,黄沙半掩,百年历史有余,早已无僧人烟火。 小僧替这安宁寺点了一炷香火,做此告别。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笑一尘埃。一僧一庙宇。 穿过楼兰遗址,便往黑戈壁前行,戈壁未到便是车桑。 大漠沙烟,红日初生,在小僧身后遗留下万丈脚印,风沙过又消逝的无影无踪。在这黄沙里留存了多少故事,无人知晓,风会吹散一切...梵诺记在沙漠之中,君尹少言寡语,不苟言笑,还以为他对此无兴趣,只是想顺了我的心意,后来我知道错了。 他从未笑过,自我与他相识,他便是这般模样,眼神中写满了故事,不是他喜听故事,而是他自己充满了故事。 “我们伽蓝的圣子普拉夏与你一般大,不过他还是个孩子。”在我们伽蓝与君尹一般大小的唯有圣子普拉夏,我便带他先去认识了圣子大人。 君尹看着我的眼睛,却又是在看另一个人,后来君尹告诉我,他想到他师兄,在他小时候也是这样的眼神看着他。 “小僧与你一般大,勿要瞎说。”只是现在的君尹毫不留情得驳回了我的话,之后又补了一句,“去见一面你所言的圣子也可,拜访贵派,见主人家礼数应到。” “嘴硬。”我拿手指在小僧额头上轻弹了一下,心中想到这小和尚怪老沉的。 见到伽蓝圣子时,君尹着实诧异,外来人员看到我们圣子大人都会震惊,这也在我的预料之中,但是君尹的眼神中从来都是写着两个人的故事,不知道他看到普拉夏的时候又想到了谁。 他身上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故事...但是我知道,在他以后的生活了已经有了我的故事。 “梵诺他是谁?”普拉夏躲在蒙吉后面,探出头偷偷打量着君尹。 “圣子大人,他是我在中原认识的一位朋友。” “小僧是少林的君尹,你好。”君尹抱拳问候算是打过招呼了。 “你好,我、我是普拉夏。”普拉夏学着君尹的模样同君尹问好。 “学的倒是有模有样。”蒙吉嗤笑一声。 普拉夏将小手放在胸前有些委屈地互戳,犹豫道:“你是来跟我交朋友的吗?” 不,你们认识一下就好了,不必交朋友。我扯了一下君尹的衣服,示意他可以走了。 君尹不解地看了我一眼,哦天,我第一个中原朋友要变心了。 小僧记小僧第一次瞧见如此乖巧的孩童,与当年的小僧相比还真截然不同,感触颇深。 只是梵诺这反应似乎有些不乐,不过小僧自要固执一回,若不是来了这伽蓝,小僧差点以为这伽蓝人都如梵诺这般憨傻。 “你唤小僧一声小哥哥即可,无须客气。”当年小僧唤沧海的小师姐便是一口一个“小姐姐”,如今风水轮流转,却也不差。 “小哥、哥。小哥哥我、我是夏。”腼腆的声音软软弱弱,小僧承认很是欢喜。 “君尹,你要是有圣子大人一半可爱,我绝对天天来叨唠你。”梵诺说道。 这对比着实是有些明显,小僧性格向来不讨喜,小僧也是无能为力。 “夏,小哥哥带你喝酒去。”小僧喜新厌旧了,梵诺被小僧抛弃了,比起梵诺,还是普拉夏更得小僧的心。 “酒?之前有人给我喝过甜甜的米酒,是酒吗?”普拉夏满是好奇地看着小僧,“不过那东西喝了晕乎乎的,哥哥说小孩子不能喝这个,就收走了。” “对嘛!小孩子不能喝酒,更何况你还是一个出家人,一天天的说喝酒。”普拉夏的话倒是符了梵诺的心,趁机便叨唠起小僧。 小僧睨了一眼梵诺,南陌说的果真不错,这梵诺烦人的很,小僧的师兄都没有他这般话多。   却不知,日后南陌又告知他,这梵诺虽烦人,却把你素来的清酒搅浑了。 酒杯里装的是江湖,而清酒却是小僧的故事。 不过此时的小僧只是看着普拉夏,浅笑未语。 他时常贪杯,江湖事变化,唯有酒能平小僧的心,也唯有酒能乱小僧的心。 初见伽蓝的建筑,只觉气势磅礴,且颜色皆以青绿色为主,亭柱居多,在威严的气势上又有所收敛,建筑上纱布帷帐居多,用来抵御风沙的,这种颜色形制的建筑在中原从未见过,中原的建筑在这沙海之中定无法矗立百年。 拜别普拉夏之后,小僧跟随着梵诺前往辉园。 “这里是辉园。”梵诺走在前头,突然那停了下来,转身告知小僧,“你若是想要听故事,便在这里待一会。” “ 酒,不听。”小僧回绝了,听故事的是酒,不是小僧。 辉园很美丽,越是美丽的地方,掩藏在它背后的故事越是残忍,在辉园百年前的历史故事,到如今其他门派的趣事,都能探听一二,江湖终究是同一个江湖。 而小僧却再也不是之前的小僧了。 随后小僧同梵诺一一拜访了伽蓝各地,这座神秘的孤城在小僧面前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车桑之行始于水神庙,小僧目睹了异乡人的风情民俗,也见识了他们的舞姿的鸾回凤翥。 《溯漠谣·启示录·其三》记载,众神赐沙之国奇迹,孔雀河畔的白骆驼,见证他们的辉煌。 昔日折辱于酒池肉林,艳歌舞场的鄯善遗族,到如今开宗立派,修建神庙,追封圣子,这其中发生的故事,小僧在这座孤城上已是无法得知,但是未来他们辉煌日程小僧将有幸与伽蓝众多好友共同见证。 只是江湖暗潮汹涌,中原武林从未宁静,东海沧海、岭南太阴早已卷入在暗潮汹涌之中,而如今这声名鹊起的西域又怎能独善其身。 ...... 惊风飘白日,光景西驰流。 伽蓝一别,也有月余,事物繁忙到今日才得空闲,便邀了昔日的好友来金陵五福楼一醉方休。 “君尹,今日可有什么好事?”在门口陆陆续续走来几位少侠,皆是小僧的熟人,开口说话的是华山师兄华清玄,叼着一根草,依旧是那副玩世不恭地模样。 “请诸位吃酒。”小僧晃了晃了手中的酒壶。 “一天天不学好的。”师兄轻笑一声,随即无奈地摇了摇头,都说慈母多败儿,有这样的师兄,其实差别不大。 跟随在师兄边上的是一位云梦师姐,他俩在江湖中可是名声赫赫的神仙眷侣,痴一人情,情痴一世,这里面的缘,一个情说不透。 “小二上酒!”华清玄刚刚落座,开口就招呼小二,他对小僧从来不客气,更何况武当师兄萧斐在场,他更是无所顾忌。 “清玄,不可这样。”萧斐开口,清冷的声音中带着少许的无奈,顺势摸了摸华清玄的脑袋。 “嗯?不可这样?”华清玄嘴角一勾,一条腿搭在了萧斐的腿上,“是不可以这样吗?” “君尹,你这些朋友还真怪。”梵诺有些好奇,不过看到君尹身旁的沧海女娃娃时,不由的抽了抽嘴角,“好好的一个萝莉,生得这般暴力。” “奇怪的只是你而已。”小僧记仇,月前在伽蓝发生的事情小僧怎会忘记,这游玩是尽了兴,这废话也是听了够。 “祸从口出,还望您周知。”南陌笑脸看着梵诺,手下的桌角却是捏成了粉末。 “脾性不小。”梵诺闷闷地喝了一口酒。 之后又来了几位好友一一落座,小二热情洋溢地端着一坛坛酒上来。 “你这小和尚又来听故事了?”阴冉冉跟随着师兄阴渚源丝毫不客气的询问道。 小僧脚掌一勾,顺势拿起来坐落在一旁的禅杖:“你可想与小僧比试一番?” “呸呸呸,不找你玩。”阴冉冉连忙跑开。 “这位是?”暗香师姐林祈疑声道。 “给诸位介绍一下,小僧的新朋友,西域伽蓝的梵诺。”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