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许诺 (豆瓣)

曾许诺 (豆瓣)

互联网 2021-05-16 17:23:51

夷彭:我本来可以和阿珩做好兄妹,可是我的娘不让,她太恨朝云殿上的那个女人,恨她夺走了父王,恨她夺走了本属于她的大大的房子,恨她让她忍受了一段艰辛的岁月。我被迫与阿珩反目成仇,如果我与阿珩他们交好,就是背叛养我育我的阿娘。我设计陷害阿珩她们,只为让我的娘能够解气,能让我的娘病情好转,也在娘的熏陶、王室的争夺下,想夺取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其实,一切的错,都是父王,为什么要负两个女人。阿珩,真希望我们永远不要长大。彤鱼室:他本来只属于我,我们青梅竹马,她却突然涉足而入,抢走了我的唯一。他们成婚那天我苦苦哀求她,希望将他归还给我,可是她高昂着头颅,漠视而过。我发誓要让她的儿女都死光。我终于等来了他接我的那天,可我不能做他的正妻了,我要把本来属于我的一切夺回来,有什么错?西陵缬:我出自西陵名门,从小以神农未来的王后的规格培养,所以我不可一世、高傲自居,想得到的一定要等到。竟不想,我虽然用尽心机得到了那个翩翩少年郎,却始终得不到他的心,最终害了我的儿女生死相隔,也疚于他的那个青梅。是我错了吧…轩辕王:少年时到他国游历,被人嘲笑我轩辕贱民的身份,我发誓定要轩辕发展壮大,让别人听到轩辕,就心生敬仰。我结识一帮好友,让轩辕发展壮大是我的梦想,可一统天下方能不受不公的看待。为此,我负了那个让我从男孩成为男人的青梅,娶了能帮我一展宏图霸业的西陵缬,利用我的儿女帮我打下江山,巩固民生。最后妻离子散,无限凄凉,可,我不后悔,如果我没了梦想,那么我就不是我了。错了吗?不,我没错!神农王:年少的我太过羞涩,让我暗恋的姑娘等我很多年。我跟阿珩、阿媚说再见,去寻找那个姑娘,最后我们成婚生子,可她毕竟是一个平凡的女子,生的孩子并不十分优秀。可,我一生只爱她一个,我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报复,作为一个帝王,我只希望百姓能够安乐;作为丈夫,我只想疼她一个;作为父亲,我希望我的儿女能够平凡健康长大。我这一生,也算有个交代了,唯一的憾事就是神农国未来的发展,于是我请赤辰帮我,我也能安心走了。阿媚(西王母):当年,我的喜欢没有说出口。当年那个活泼乱跳的阿缬,在成为一国之后后,画地为牢。当我看到阿珩有了喜欢的人后,便私心将其就在玉山,让她能够与赤辰好好爱一场,去他的高辛王子妃。却没想到牵扯出那么多事,怪我,不该插手情事。高辛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喜欢美的事物,高贵的身份,有什么错?却没想到,我的偏爱为我惹来了杀身之祸。美人桃,美人桃,哈哈哈哈……高辛少昊:阶级固化在高辛已十分严重,我不能忍受高辛国毁在父王和宴龙手里。所以,我必登王位进行改革。可,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我为了王位,间接害死了我的酒友青阳,失去了阿珩的信任,毒杀我的父王,将我的兄弟发配边疆。可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高辛,为了一个平等受尊重,能够得到更好发展的高辛。错了吗?可是我必须这么做呀。赤辰:我是一个从小被百兽养大的人,我性子野,奸诈,狂傲不羁,我懒得想那么多那么远,我带兵讨伐轩辕,不过是念及神农王的知遇之恩,榆襄的不弃之情。几百年前,我被炎脍追逐时,遇到了一个女子,她让我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是一种生而为人的感觉。几百年后,再相遇,我死皮赖脸,舍不得放弃她,爱上她了。她的身份让我们这一段情见不得日光,但当她昭告天下,她爱我几百年了,我的心,不枉为她而跳动。我愿意以我心换她心……阿珩:我是轩辕妭也是西陵珩。世上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这本小说意难平,因为一腔怨恨无处宣泄,谁都没有错,难以追究,只是慨叹。

推荐回应  2020-05-12 22:23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