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花千骨番外之越难越爱-第二话   情不知所起

花千骨番外之越难越爱-第二话   情不知所起

互联网 2021-05-16 17:04:06
第二话   情不知所起发布于2015-09-15 22:20

夜色入目,绝情殿却依旧灯火通明

隐隐香气传来,花千骨的脚步声在回廊里响起,人没走近,浓郁的香气已经扑鼻。

夜幕之下的青灯与廊下的烛火交相掩映,晚风徐徐,温暖的黄色晕染开,意境美妙得让花千骨扒在门口,不忍进去打扰。

这样流连不过多久,白子画也是无法无视余光里若隐若现的身形,便停笔吩咐道:“小骨,进来吧”

花千骨吐吐舌头,“师父,来尝尝菜。小骨刚做的”

一张仍显圆圆的可爱脸蛋探进来,皮肤雪白细腻,像是顶好的牛乳。事实上,小骨的身上也总有点褪不去的奶香。

上次摩严还笑话她,多大了还不断奶,花千骨只是笑,但是还是照喝不误。

笙萧默偷偷问她到底干么一天一斤奶的喝,花千骨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说:“可以长个儿。这样就不需要师父低着头和我说话了”

白子画在书房批阅长留大小事务,夜幕之下的青灯与廊下的烛火交相掩映,晚风徐徐,温暖的黄色晕染开,意境美妙得让花千骨扒在门口,不忍进去打扰。

这样流连不过多久,白子画也是无法无视余光里若隐若现的身形,便停笔吩咐道:“小骨,进来吧”

花千骨吐吐舌头,“师父,来尝尝菜。小骨刚做的”

一张仍显圆圆的可爱脸蛋探进来,皮肤雪白细腻,像是顶好的牛乳。事实上,小骨的身上也总有点褪不去的奶香。

上次摩严还笑话她,多大了还不断奶,花千骨只是笑,但是还是照喝不误。

笙萧默偷偷问她到底干么一天一斤奶的喝,花千骨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说:“可以长个儿。这样就不需要师父低着头和我说话了”

“这是什么?”白子画放下手中的书籍,搁笔

一盘子碧绿橙黄,碧绿的是极绿的丝,橙黄的是金黄的粒。

“这是金珠绿芙。”

旁边放着细细的银筷,白子画挟起一挟那绿色的菜来尝。一股极淡的清脆,微酸,十分爽口,而那金黄的肉球却浓香四溢,令人几乎想把舌头都吞下肚去。

“师父,再尝尝这个。”甜而略显稚嫩的嗓音,虽然有一种讨好主人的嫌疑,但也让人无法拒绝她的好意,白子画轻吁一声

白子画看着少女微笑:“小骨,陪师父一块吃吧”

花千骨笑的弯弯如月牙儿“好的,师父”

“哇,好香啊!看来今日我也有口福了”门外一个大刺刺的声音随着身影推门而入

“儒尊!”来人正是长留儒尊--笙萧默

花千骨站直起身一边说道一边往外跑:“小骨这就去添一副碗筷,儒尊请坐”

笙萧默温和笑道:“师兄,千骨还是这么乖呀”

白子画不置可否,深色平常,却也不笑

笙萧默不禁打趣道:“师兄,是不是怪我打扰了你和你宝贝徒儿的独处呀”

白子画挑眉瞥他一眼,不回答,却低头发愣的看着桌上的菜肴

笙萧默自讨没趣,也不再言语,只是眼里藏不住的笑意

花千骨这厢已经回到书房,在玉桌上,把碗筷铺好

笙萧默急忙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盘中的鱼,自言自语的道:“唉,每次来绝情殿才能改善改善生活,长留天天吃青菜,即使再美味,身体总是缺乏营养的。几条青鱼,滋补一下我这老迈的身体。”

花千骨不禁抿嘴一笑,连白子画也神色稍融,沉声轻斥:“吃你的,这么多话”

笙萧默笑眯眯的,吃的欢快

花千骨照例停下筷子,给师父夹了满满一碗的菜:“师父,吃菜”

“师父,你尝尝这个”

白子画看着小山堆般的玉碗,不禁苦笑无奈的摇摇头,却是一筷一筷都吃了下去

笙萧默看到这个景象,不禁乍舌!师兄这种宠溺,也太明显了吧

“儒尊,尝尝小骨做的粥”花千骨也不忘还有一个大客人,招呼道

笙萧默笑着接住,当他看到碗内的情形时,不禁楞了一下,白『色』的粥,看上去极为粘稠,似乎闪烁着淡淡的晶莹光泽,一块块绿『色』的青菜,虽然大小并不均匀,但散布在年白粥之中,似乎竟然能够感觉到它所包含着的生命气息,离的近了,整碗粥都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使笙萧默不禁食旨大动。

很快,晚饭就在三个人略显安静的氛围中结束

酒足饭饱的笙萧默,嘴里还咀嚼着什么,“好饱,好饱!千骨,你的手艺真是太好了,要是我也能天天有这口福,就好了,千骨,你不考虑来我销魂殿住几日?”

白子画不悦的声音随即响起:“小骨,你先去收拾一下”

花千骨毕竟涉世未深,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师父,乖巧的答道:“好的,师父”

“师兄,说说而已,说说而已,何必当真呢”笙萧默连忙澄清,他可没那个胆子,敢招惹这个长留掌门的宝贝徒弟

眼看花千骨走了,笙萧默收起了嬉闹,略带幽深的目光次投向那遥远的漫天星河,轻叹道:“师兄,千骨已经回来这么久了,如今她五识也已恢复,为何你却迟迟不肯助她恢复记忆呢?”

白子画听完不禁身形一顿,良久,才从怀中掏出一块闪闪发光的石头

“这是,千骨的验生石?”笙萧默猛的睁大眼睛,坚定的道

“嗯”白子画的眼神有些复杂,他的心中似乎在挣扎着什么,但是,很快他就下定了决心。

“我把小骨妖神的记忆,封印在其中。只留下小骨当初在长留山的记忆”白子画轻声道,淡漠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坚决

他害怕小骨在想起了一切之后,会离开他

他也害怕,小骨会和轮回后的东方彧卿走,再也不要他这个师父

不可以,不可以!

手臂上的绝情伤疤,灼灼烧痛着,白子画眼底执念更盛

他不能再冒任何会失去小骨的风险,一丝丝也不可以

笙萧默楞了一下,他突然觉得脑海中传来一阵晕眩的感觉,身体顿时一晃:“那,也就是说,千骨不记得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了?”

不记得那些刻苦铭心的经历,不记得那撕心裂肺的一剑,不记得她最后的诅咒,也不知道白子画为她疯癫痴狂三十年

看着如今已经恢复正常的掌门师兄,笙萧默不知道是该庆幸呢?还是该悲伤!

也就是说,现在的花千骨,完全不知道白子画有多爱她

不过,这样就好,这样就好,最起码,白子画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长留上仙,而花千骨还是他上慈下孝的好徒儿!也许对师兄来说,只要花千骨能在他身边,他什么都不会计较了吧!笙萧默其实心里有很多问题想汹涌问出,可是却仍是忍住了

‘师兄,如果花千骨再此爱上了你,你会如何抉择?’

‘纵使没有神器,没有妖神,可是你们是师徒啊,你如今经历一切可以不管不顾,可是花千骨她也愿意让您沦为天下人的笑柄吗?’

笙萧默不敢再往下想,他只知道,这一次,他一定会拼了性命的去守护他们

两个人各有各的心思,沉默无声蔓延开来

书房重新恢复了平静,一切都融入漫天的星河之中。

夜色已深,绝情殿按时响起了流光琴温和的琴音

黑暗中的花千骨怔了一下,翻来覆去终于掀开被子,起身出门

花千骨没有去露风台寻白子画,却来到了白子画的卧房。彷若一切还是和平时一样,椅背上还搭着一件白子画常穿的白色衫袍没有收走。

袍子本来是月白色,被纱罩的灯光一映,显得有些茫然的青。

花千骨听着柔和的琴音把袍子拿了起来,握在手里。袍子的质料极好,滑得像水一样,握住的地方有些凉滑,然而手心里却是暖的,衣裳上面有淡淡的,说不上来的清香。

是茶香?花香?书香?墨香?还是师父的体香?

分不清楚。

总之是师父身上的

花千骨在白子画常坐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把那件袍子披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慢慢的合上眼,半仰着头的样子,脸上神情沉迷而恍惚“师父。”

琴声不知何时而止,当白子画踏入卧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猛地,白子画的视线停住了,就连呼吸也跟着在一瞬间停顿了下来。

一袭浅粉的身影就那样静静的休息,怀中紧紧抱着那月白色的衣袍,显得依恋而自然。

透过月色而使那精灵出尘的身影看起来更加的如梦似幻。那一头如瀑布般柔顺的长发就那样随意的倾泻而下,随着微风摇摆生姿。

口中还喃喃不断:”师父... ...师父“

一切简直太过美好!在这样出神的陶醉中,白子画几乎忽略了身边的一切,柔和的灯光,给人一种催眠的暗示。

平时克制的那么好,却在这个宁静的晚上,看着小骨抱着自己的外衫睡去,赤裸裸的把心事摊开来

白子画的前额已经出了一些薄汗,他拼命克制着自己不去惊动她

天知道,他有多想触碰她。手臂上已经痛到麻木的伤疤,狠狠的揭开了他伪善的面孔

‘承认吧,白子画。你那黑暗的,浓郁的,龌蹉不堪的心思,你明明想要她想的发疯’

白子画脸色都有些白了,眼神有些混浊,那双眼睛里摇摇欲坠的情感,仿佛已经沉沦了几世纪

然而花千骨还是感受到了空间里有第二个人的气息。一时她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本能的抬头去看。

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有个人站在门口的暗影里。

花千骨眨了一下眼,突然跳起身来。

“师父”

那站在她面前的人,俨然就是白子画。

然而,花千骨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他。

白子画看上去整个人都是湿的,头发、衣裳、肌肤,脸色苍白,眼神混沌,那一直注视着自己的眼神,充满了绝望和痛苦。

花千骨嗓子里彷佛填了一大团布,嘴唇动了好几下,才哆嗦着说:“师、师父,你回来了?”

白子画看着慌慌张张把自己衣袍藏在背后的花千骨,不言不语

花千骨有些慌神,只想着不能让师父发现自己抱着他的衣服睡去

白子画依旧不发一言,腿向前迈了一步,另一只手狠狠握着绝情伤疤

忽然欣长的身体毫无预警的跪倒下来。花千骨怔在那里,就这么看着白子画的身体堪堪滑落,黑发白衣,神情似乎在忍受巨大的痛楚,脸色苍白如一张淋湿的纸。

下一刻花千骨冲了过去,跪在白子画身侧,手伸了出去却不敢碰触他的身体。“师父,师父”

白子画似乎咬着牙,吐出几字:“小骨,师父该拿你怎么办?”

花千骨不敢碰他,却心疼的无以复加。只觉得这间卧房中彷若静谷,静的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声又一声,一声更比一声大。

就这样,两个人维持跪坐的姿势许久,直到白子画渐渐恢复了一些神色

“师父,你觉得好些了吗?”花千骨做了两下深呼吸,试图平复越来越脱轨的心跳。她一直都知道师父好像是有伤在身,每每就会发作,可是她问了所有人,大家都说师父的伤并无大碍,却也无法去除.花千骨只恨弱小的自己不能为师父做些什么

“嗯,为师没事”

白子画渐渐平静下来,神色恢复淡然

花千骨狠狠闭了一下眼,用力之大,觉得眼睛与眼皮都一起发疼,像是被烟熏过,总有点胀胀的、想流泪的冲动,她鼓起勇气“师父,小骨留下来陪你一会好不好。”

黑暗中,传来的一声几乎低不可闻  “嗯”

花千骨听见,却仿若劫后余生般松了口气,全身力气都像是被抽空,乖顺的卧倒在白子画的腿上,像只不安的小动物,身子卷缩着

白子画眼神复杂的望着身上的可人儿,手却不敢抚摸那墨黑的三千发丝

回想几十年前,花千骨一副妖神模样,曾几何时还跟他生死诀别

而现在小骨像是脱胎换骨一样,俨然师徒般在他怀里,那崇拜之情,那儒慕之情比过往更甚

白子画觉得自己像是做梦般听她的撒娇,任她的无理取闹。

“师父……会一直在我身边吧?”花千骨看着那低头可及的墨发,精致的面容,以及往下无暇的颈项,在微弱的光线中,会有不真实的感觉。

白子画突然有点恍惚,就像数十年前,曾经也是这样抱着她在雪地里打打闹闹的人,某一天突然变得鲜血淋漓躺在自己怀里,再回想起来就像是一场虚假的梦魇,让人恻然心痛。

柔和的光线照在花千骨的身上,带来几分温暖,心神稍微稳定了一点

白子画侧头稍仰,花千骨沉淀着某种情感的眸色倒影过来,“会的,师父一定会在你身边。”

他的声音似乎带着催眠的功效。花千骨虽然极力想让自己睁着眼,不要睡过去……可是睡意依旧不可抗拒的向她袭来。

(本章完)

下载汤圆创作APP

最新章节抢先看,离线阅读没网也能看~还能和作者扩列,快快下载!

二维码Android版IOS版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