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章一句(尾声、番外、后记)

一章一句(尾声、番外、后记)

互联网 2021-05-11 22:36:27

尾声

城门前那么多人,却始终安静得落针可闻,他们怔怔看着这两个人,不明白这种异样的沉默源自什么。他们彼此遥遥相对,静静无言。

番外一

便是那时候,他下定了决心,纵然父亲不允许,纵然世人嘲弄,哪怕能给的不是爱,也要拼尽全力护着他一生一世。我做到了,……小定。

番外二

如果这是梦,那么让彼此放纵到底吧。

番外三

这便叫耳鬓厮磨吧。

番外四

不管怎么说,陈则铭身上有些东西震动了他。其实他们一直存在,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头,才那么明显的显现出来。

番外五

自始至终,那人的唇寒得像冰。陈则铭猛地睁开眼。这一幕似曾相识。

番外独孤航(上)

陈则铭代表着另一个更广阔的世界,如今那一切朝着独孤航展开了一扇窗,他想知道后面还会有什么,他想见识更多的人,过更加不同寻常的人生,哪怕代价再大,也不枉费人间走这一遭。

番外独孤航(中)

皇天在上,后土在下,我与杨大哥今日约为兄弟,纵然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

番外独孤航(下)

他居然会天真得以为如果结拜了,就从此不是一个人了。至于那个调笑般的亲吻,独孤航再也没有想过,那是多傻的事情。

平行番外(一)

正在为难呢,杨梁朝他笑一笑,就跟当初似的朝他靠近,在他耳边轻声道:“我知道小定想要什么,三人行也行啊。”

平行番外(二)

萧定觉得其实自己和陈则铭都不可能回头了,他们错过了爱的时机。他不懂得该怎么爱他,正如同他不懂得怎么爱自己。

二十问(上)

陈恨声:你太恶劣了。萧:那是身为攻该有的情调。

二十问(下)

萧道:这也算香一香。陈笑:臣僭越了。

十周年番外(上)

这么多年,他的心一直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孤悬浮寄的,如今终于是踏实了。他从一个灰蒙蒙没有色彩的世界重新返回了人间。

十周年番外(中)

跟了你?

十周年番外(下)

他尽量忽视却又隐约地知道,自己渴求有那么一个人,了解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却能理解他,与自己一起经历所有的过错却不责怪他。这种感觉他无法抗拒。

废稿(一)

他突然看到前方站着一个人,身着战甲,背向着自己,他松了口气,走上前去,拉住那个人的手,“……杨梁!”那人回过头,头盔下的脸俊朗而熟悉,那个人冷冰冰看着他。萧定吃惊地看着对方的脸,那个名字终于脱口而出,“……陈则铭?”说出这个名字的同时,他感觉手上有什么不对劲,他低下头,看到掌中牵着的却是白森森的手骨。

废稿(二)

一旦这么想之后,萧定就觉得自己是不是过了。如果陈则铭一心为主,那这种委屈虽然有时候也难以避免,但到底是让人疼惜的。这样的想法让萧定的态度柔软了起来。若是一般大臣,他或者便是打赏之类,可陈则铭站在面前,他却有亲近一下的冲动。至于陈则铭会怎么想他却没顾虑,当初自己被幽禁时,陈则铭不是也与自己有过那些不可告人的举动,可见是同道中人,何况这么多年来,该做的不该做的,两个人通通做过了,这时候再想是不是能碰该不该碰,岂不是矫情了。

废稿(三)

陈则铭那时候是真要陪着自己死了吗?萧定觉得不可思议。

废稿(四)

从外表看起来,他原本俊朗的面容如同蒙上了一层灰尘似的黯淡,他看起来有些憔悴。他不过三十来岁,其实本来是精干之年。萧定忍不住叹息了一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恨意退却了,胜利者不需要仇恨,那是战败者的标志,看到自己恨了这么多年的人落得这个样子,萧定居然并没什么高兴的想法。自己并不是个心硬的人哪,萧定忍不住这么想。

后记(一)

充满伤害的开始,带来的必然是相互没有信任感的后续发展,小陈同学以为能够凭功劳受到认可实在是对人性的不够了解。

后记(二)

虽然我写了很多背景比如打仗什么的,但我真正想写的是萧定和陈则铭两个人的感情纠葛,他们是这个故事最中心的东西。也不单单是写伤害和被伤害,伤害总是你来我往的,假如这个故事换成萧定的角度写,估计也挺虐,小陈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对,他一样有过激的行为,人在意气用事的时候往往看不清正确的路,当然始作俑者是萧渣渣同学。

后记(三)

萧渣渣同学以权压人,杨梁被逼得非常恼火,人虽然是两情相悦,但也不表示就欢迎强压牛头喝水的事情了,所以肯定是引发了两人某段时间的明暗冲突来着。

后记(四)

它主要的目的达到了——描写萧陈两人的感情纠葛。人物形象也塑造得还行,主角配角的性格行为都拉开了差距。文笔的话,虽然现在回头看,觉得可以更准确精炼一点,但好在满是激情,单个的 句子可能现在写得更好,但凑一起的话, 整体风貌只怕难以再现。还有一点是我个人很重视的,完成度比较高。

后记(五)

我唯一感觉遗憾的地方并不是结尾部分,而是在第二部小陈觉察自己情感的时候,那个心理转折还是略快了些。当时为了追求连载速度放弃了更深的揣摩,虽然在后文中反复弥补,虽然前文也并不是没有铺垫,但到底还是很难浑然天成。但如果要改的话,必然会是动骨牵筋的事情,只好放弃。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