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墨山河 第23章 美人劫 三_

水墨山河 第23章 美人劫 三_

互联网 2021-05-11 21:24:12
水墨默然地看着女孩儿表情多变的小脸儿,那双圆圆的眼睛里竟然能流露出那么多的内容,期盼,惊喜,还有不安。但不论她想要的是什么,都跟自己无关吧,水墨很想苦笑。这个时候多说多错,她只能面无表情的装酷,试图从小姑娘的只言片语里听出些有用的线索来……

“其他人呢?不是说闵大人会去后城门那里接应你们吗?”连连发问却得不到回应的小桔开始不自觉地揉捏着衣带儿,这个一直默不作声的男子让她感到紧张,也许是女人的本能让她感觉到有些不对劲,鼓起勇气,她略抬头偷觑了对方一眼。

不远处的火光映着月色,衬得对面年轻男人的脸色忽明忽暗,被水浸湿的黑发紧贴着他的脸颊,虽然脸色青白,却越发显得清秀,一双乌黑的眸珠定定地正看着自己。小桔只觉得脸忽然就烫了起来,心跳开始加速……“阿嚏!”一个响亮的喷嚏打破了寂静,错愕的小桔看见水墨正吸溜着揉鼻子,表情有些尴尬,原本的羞涩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她抬腕用袖子遮掩了一下笑容,然后才悄声说,“你随我来。”

转身走了两步却发现水墨还呆立在原地,小桔回身想拉她,一碰到水墨冰凉的手,小桔想起了男女授受不亲,手一滑,慌张之下却抓住了水墨的袖子,她红着脸,扯着水墨往屋里走。无奈前行的水墨迅速观察了一下四周,虽然天色黑暗,但看得出这是座不小的宅院。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可那高高的围墙就让人泄气。

水墨正琢磨是打昏这小姑娘然后逃走比较靠谱,还是说走一步看一步,抓个什么公主当人质更安全的时候,隐隐的马蹄声从墙外传来。俗语说久病成医,大小也历经数仗的水墨立刻判断出,马队人数不少,方向不明,再过个二十来分钟,应该就会到达这里。

小桔仿佛也感觉到了什么,脚步顿了顿,跟着就拉着水墨快步往屋里走。“哗啦”声响,纸门打开又合上了,扑面而来的暖意登时包围了水墨。屋内没有点灯,只在中间放着一个铜质的炭盆,木炭已被烧得发红,里面显然加了香料,水墨自然闻不出是什么味道,但从那下水道出来之后,她闻什么都是香的。

“公子,你先稍待,奴婢去请公主,”小桔碎步走了过来,送上一壶热茶,干巾,还有一件半旧的大氅。炉火映着她红扑扑的脸庞,看水墨捏着那件斗篷,她低声说,“这是奴婢的,公子别嫌弃。”说完不管水墨如何反应,她低头膝行到拉门边,动作轻巧地离开了。

“呼……”贴在门边的水墨确定小桔离开之后才放松地喘了口大气,抄起茶壶试了下温度,就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温热的茶水瞬时让身体暖和不少,水墨来到火盆边,一边用干巾擦拭着自己,一边打量屋里环境。

方才一直在戒备着小桔,她并没有仔细看,现在才发觉这屋里虽然装饰简单,但一看就是异族风情。想想之前小桔的膝行和这些拉门,还有公主和她们提到的那个大君,难不成,自己钻出来的地方会是……

不容水墨多想,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她一个翻滚躲到了拉门边,顺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腰,翻滚之时感觉被什么东西别了一下,挺疼。“嗯?”水墨的手一顿,她感觉自己竟然摸到了一把匕首似的东西,这玩意儿什么时候挂上的?之前为了能钻过水闸,明明把那些零碎都解下交给罗战了。后来为了躲避敌人,也没来得及再穿上就拼命地跑,然后又赶上发大水,别的不说,自己那件“软甲”都跟着罗战一起不知所踪了。

“公子!”小桔一开拉门发现没人不禁惊叫了一声,一扭头看见水墨正蹲在门边看着她,她脸一红,顿时松了口气,“公子,请随我来,公主殿下要见你!”水墨还是一声不吭,只是安静地站起身来跟着她走,暗自盘算着,看来这院子里的人很少,如果只是个弱不胜衣的公主,自己应该是有很大机会制住她的,然后再……

再什么呀,水墨苦笑着想,前提条件自己就弄错了。“嘶……”她下意识地想缩一下脖子,可跟随而来的压迫却更让人胆寒,水墨都能感觉到那锋利冷锐的弯刃已经割破了自己的皮肤。“公主!”小桔被眼前的一切吓到了。这个人不是来拯救公主的吗?为什么那人刚一低头进门,就被公主用长刀抵住了喉咙。

小桔本能地往前膝行了一步,伸出双手,不知道是想阻止还是想求情,但公主一声低喝,她立刻跪坐了回去,低下头,一声不吭,只有头上轻微晃动的步摇让人知道,她在发抖。虽然被人掐住了要害,水墨也还算镇定,毕竟类似这样的危险经历的多了。倒不是说水墨胆子变得有多大,而是情绪上产生了一种麻木,对危险,甚至对死忙降临的麻木。

很多久经沙场的老兵似乎都有这样的倾向,所以当他们经历一场搏杀还能活着回来的时候,他们会喝得酩酊大醉,嫖女人,赌博,花光所有的饷钱,不去想明天该怎么过。水墨初临战场之时,曾经厌恶甚至恐惧这些似乎永远臭乎乎,醉醺醺,动不动就翻脸见血的粗鲁汉子。可当她经历了几次可怖的战斗之后,她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不想明天,因为没人愿意去想明天我会死在哪里……

麻木归麻木,水墨可半点也不想死,她甚至慢慢抬头看向那个公主,既然这女人没有当头一刀杀了自己,那就是说还有圜转的余地。水墨的眼光对上了一双丹凤眼,很美,也很冷,公主高月俯视着水墨。高月十二岁的时候做为高句丽的人质来到了松岩城。本来她应该会被送到京城,成为□□皇帝的嫔妃,但不知为何一直没有成行,没人告诉她理由,她就样在松岩城年复一年的等待着,被送往京城,或老去……

跟大长今里的穿着打扮也不是很像啊,但多少还是看得出未来韩服的样子,水墨在心里撇了下嘴。“你到底是谁?”高月原本柔软的声音仿佛结了冰。眼前的男子长得十分俊秀,若不是看到他有结嗉,定会认为他是女子。莫名其妙的就从井中爬了出来,而且就他一个人,高月觉得不对劲,这回之前说过的不一样啊。

水墨眨了眨眼,暗叫坏菜,盘算了半天,却忘了这高句丽的公主是讲外语的!心思电转中,水墨已经感觉到了脖子上的压力越来越重,对方眼中的杀气也愈发浓烈,实在没辙,她下意识地抬手想指指喉咙装哑巴,手刚抬起一半,就觉得脖子剧痛,小桔哭喊了一句“公主,不要!”

“小桔!”高月冰冷的声音里带了几分愤怒,这些年寂寞生活,因□□不肯让高句丽人来服侍自己,而那些□□女人对自己有的只是不屑和仇恨,除了小桔。所以自己也打算,只要能离开这里,一定带着她同回寒枝城,可她现在……

脱口而出的小桔立刻感到了公主的不满,她灵机一动,指着水墨手指的位置,“公主,他好像是要拿东西给你看!”高月细长的眼睛一眯,“你去拿来!”说着又重了下手中长刀,示意水墨别动什么鬼心思。

小桔不敢多看水墨苍白的脸,还有颈上流下来的鲜血,她哆嗦着手,半天才将匕首从腰带扣里拔了出来。“公主,您看,”小桔双手将匕首送上,高月低头看去。假装虚弱的水墨蓄势待发,她早就看到这个公主所用的是长刀,也就是说只有一面开刃,如果时机抓的好的话,还是有机会的。

等待中的水墨突然感到脖子上压力一松,她大喜,立刻长身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去夺刀。“嘭”的一声闷响,长刀掉在了地上,一旁的小桔张大了嘴巴,看着水墨怪异的姿势和更加怪异的表情。

“呜……”原本冰冷如霜的高月已扑倒在地,虽然自己用手捂住了嘴,可还是能听到她呜咽的哭声。小桔顾不得水墨,赶忙贴了过去,惊慌地拍抚着高月的肩膀,“公主,你怎么了?!”水墨只觉得嘴里干巴巴的,她吞咽了一下,收回手,挪开脚,然后小心翼翼地活动了一下脚趾……还好,感谢上帝,五个脚趾都在。

水墨松了一口气,这狗屁公主,你说你扔刀就扔吧,干嘛往我脚面上扔啊,幸好我躲的快!“告诉我,他在哪里?!他现在好不好?!他说过什么?!”正在哭泣的高月忽然抬起头,一把抓住水墨的手臂大声问道!听着她一连串的叽里咕噜,水墨哪里知道她在说什么,只能还是老办法,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示意不能讲话。

高月一愣,紧抓着水墨衣襟的手慢慢松了开来,人又滑落地跌坐在地上,表情有些怔忡。小桔慌张地看一眼高月,又怜惜地看了一眼水墨,这样一个人,竟然是哑巴。在一旁装雕像的水墨眼光落在了被高月紧抓在手的那柄匕首上,暗铜色,毫不出奇,但水墨坚信,自己以前从未见过这匕首。

只有罗战……水墨想着那个不知所踪的大黑脸,他身上,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那个女人是那样的狠毒,难道连他也学会这一套了吗……”高月喃喃地说了一句,讲的却是汉语。水墨虽然听懂了,却全无头绪,但她看得出,高月好像受了很大的打击一样,正想着要不要利用这个机会反制,就听屋外不远处“轰”的一声,人声马嘶顿起。高月脸色大变,“糟了!”她一把抓起了地上的长刀,那把匕首也被她塞入了怀中。

高月迅速恢复了平常,若不是眼角隐约的泪痕,水墨真不相信眼前冷肃的女子方才还在哀哀哭泣。“小桔,先将他藏起,速去!”小桔怔了一下,但立刻将有听没有懂的水墨推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们等着你喔!”小桔低声又嘱咐了一句,然后对水墨一笑,这才将盖子盖上了。水墨弯曲着身体躲在地板之下,一瞬间,外面的声音变得模糊起来,根本就听不清。小桔刚回到高月身边,对她点点头,就听见繁杂的脚步走近,跟着震得人耳朵嗡嗡的笑声响起,“高月公主,下官打扰了!现在战事烦乱,为了保证您的安全,请您随我去行辕暂时休憩如何?”

高月跟小桔对视一眼,她柔声说道,“原来是傅将军,请稍待,容我收拾一下!”“哈哈,好,公主殿下果然识大体,来人,小心送公主移驾!”藏在密室里的水墨耳朵都快立起来了,可还是什么也听不清。一时间也不知道外面来的是敌是友,水墨决定再等等。

“将军,这高句丽娘们倒是识趣,原以为还得绑她走!”一个嗓音粗豪的汉子说道,声音也没压低多少。留了一把长髯的傅友德瞪了他一眼,却没了之前的笑容,“老彪,如果我们不能将战况通知阳盛府,不知还能再守多久,再过数日,天气就会转暖,松澜江一旦化冻,我们跟后方就会被这天堑隔开,就算边府派兵过来,也是没用!”

“哼,我就不信这些高句丽狗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今天的水攻还不是被石老将军识破了!”被称为老彪的汉子混不在意地说。傅友德摇了摇头,“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城里的高句丽人我们也未必抓干净了,但愿这个公主能延缓一下高句丽攻城的速度。”

“拿个娘们当挡箭牌,传出去真真让人耻笑!”老彪一脸的不自在,虽然他提出了反对意见,但没人听他的,尤其是那些吓破了胆的文官,我呸。“高月公主虽然出身皇族,但高句丽既然敢攻城,就未必在乎她的命……”话未说完,高月都带纱笠,扶着小桔走了出来。院中的火把让她藏在纱下的面容愈发神秘,就连老彪也歪头看了她两眼。

傅友德恢复原来的表情,客气地请高月上了马车,带着兵卒护送着高月呼啸而去。水墨直到院里变得安静起来,才悄悄地打开地板往外窥视,乌漆墨黑的人影皆无,就连刚才还在燃烧的火盆也熄灭了,只有暗香犹存。

小心翼翼地探察一番之后,水墨确信院里再无他人,她批起斗篷赶忙出了屋子,向大门的方向跑去。没跑几步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回头一看,呃……

这时高月坐在马车里望着窗外,借着火把看的到家家门户紧闭,不时匆匆跑过的只有士兵。战事一起,高月就被□□在院中,但在此之前,她已得到消息,他会派人来带自己离开这里,之后任何消息全无。自己一直在盼着这一天,直到今夜水墨的出现,可没想到,南人居然将她转移了。高月握紧了拳头,现在只能指望那个哑巴了,既然是他派来的,那一定是个可靠的人吧……

“驾!”“哑巴”水墨用力夹了一下腿,小毛驴跑的越发快了起来。没了罗战,水墨也不识路,而且这里人人敲门不应,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有人嘱咐过战时宵禁,实在没了办法,水墨只能看着哪里有火光就往哪边骑去。

别看这驴小排气量低,速度可不慢,没一会儿,水墨就看见不远处火光闪烁,人影憧憧。再近些,水墨张大了嘴,空气中的热度和鲜血味道混杂在了一起,明显穿着不同的两彪人马正在厮杀中,巨大的城门正在半开半合之中,城里的人拼了命的向前挤,不想让城外的人杀进来。

要光是这样也不至于让水墨吃惊万分,重要的是守城的士兵装束奇异,攻城的看起来却像是□□士兵打扮。不是吧……水墨赶忙勒住小驴,想要下驴仔细观察一番。忽然“嘭”的一声巨响,好像什么东西炸上了城门。城门登时破了一块,推挤城门的士兵也被那股力量伤到,但立刻有更多的士兵冲上去继续堵住城门。

“你给我站住!吁!停!STOP!”水墨都不知道自己在喊什么,她拼命地扯着缰绳,但受惊的小驴同志根本就是不管不顾,一路嚎叫着冲,冲,冲!“啊!“水墨大叫了一声,只见当头一槊直奔面门,她一个翻身跌下驴,然后立刻滚到路旁。只觉得肩膀有些痛,这时才看见,一只羽箭斜插在肩头,显然是被厚重的斗篷挡了一下。

谢谢小桔,水墨默念了一声,躲在个水槽后看去,再次确认守城的应该是高句丽人,那攻城的岂不就是□□人。真是见鬼了,怎么都反过来了?城里其他士兵呢?难道不知道这里出事了?水墨觉得脑子乱成了浆糊,这时一个□□士兵踉跄着摔倒在不远处,他身上插着数只羽箭,却仍勉力爬起来奋战,直到被人一刀砍成两段。

水墨这才发现,离这不远处,数根拧缠在一起的粗大缆绳正在燃烧着,而它连接的就是千斤闸。水墨立刻明白了,高句丽人用火想烧断缆绳,放下千斤闸,阻碍城外的□□人入城。一个个的□□战士为了阻止千斤闸落下而拼死攻击,其中一位被马槊当胸击穿,也不知道是内脏还是肉屑崩到了水墨的脸上,同时高句丽人也发现了她。

“该死!”水墨低骂了一声,只觉得自己眼前一片血红。一个□□战士挡住了正欲攻击水墨的高句丽人的去路。水墨迅速脱下斗篷,还好,饮马的槽里还有些水,沾湿了斗篷,水墨算计了一下路线,找准时机朝着缆绳就冲了过去。

“咳咳!”水墨大声的咳嗽着,她的方法只能管了一时却不能管一世。耳边的金属撞击声音简直能撕破耳膜,所剩不多的□□战士发现了水墨的动作,都豁出命的去保护她,水墨一时才没有被人击倒。水墨正想寻找什么东西来卡住轮轴,一个战士推了她一把,羽箭瞬时擦着她脸颊就飞了过去,水墨刚好摔在了一把马槊上。

她连忙捡起马槊,使出吃奶的力气将它插在身后的绞盘里,这样就算缆绳烧断了,也能保住千斤闸不坠。摇摇晃晃的水墨对自己的成果很满意,擦了一把有些模糊的眼,手上粘糊糊的却都是鲜血,四周躺满了□□战士和高句丽人的尸体,水墨忽然觉得腹部有些绞痛。

“轰”的一声传来,水墨身后的声音一滞,接着就是高句丽人在惊惶地喊叫着什么,她转身想看看发生了什么。“小心!”一声嘶吼让水墨定在了原地。一个满脸血污的高句丽人狰狞着举起一把长刀正向自己砍来,水墨甚至能清晰的听到刀刃破风的声音。“啊!!”的一声惨叫,眼前的高句丽人突然消失了。

一匹红色的战马毫不留情地踩踏着摔倒在地的高句丽士兵,冲破火光向自己冲了过来,水墨只能愣愣地看着那闪烁着银光的战甲,和他手中挥舞的长刀,挡在他面前的敌人如同麦子一样纷纷倒地,没人能阻止他,哪怕一瞬。

顾边城纵马而来,先俯身从刚才袭击水墨的那个高句丽人尸身上将自己的银枪拔起,然后骑到水墨跟前将她一把拉上了马。“是否受伤?”他沉声问,水墨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她还没从顾边城的突然出现中回过身来。“坐好!”顾边城一声低喝,赤鸿再度开始奔跑,杀向敌阵。

方才一进城门顾边城就看见水墨正在将马槊插入绞盘,而他身后一个高句丽人正挥刀杀去,他却一无所觉,顾边城想都没想,就将手中□□掷出,将那人钉在了地上。原本守在路边的顾边城发现高句丽人竟然里应外合打开了城门,他当机立断,立刻率兵杀入。虽然高句丽士兵是骠骑的三倍,但最后的结果却是不敌骠骑军的高句丽人跑进了城里守城,而顾边城却带人攻城。

顾边城一直在担心千斤闸落下,直到攻破城门才松了口气,却没想到阻止闸门落下的却是水墨,幸好,幸好自己来的及时……

“将军,石老将军已经找到,高句丽人也已鸣金收兵,他即刻过来!”跑去联络守城将领的战士飞马而回。此时天边已经有了亮色,攻进城里的高句丽人也被骠骑杀了个精光,顾边城率人守在了后城门,以防再生变数。

“唔!”顾边城点点头,战士抱拳行礼退下。水墨披着借来的毡子坐在一旁的石阶上休息,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酸痛不已,没有一个地方时舒服的。但不管怎么说,好歹是活下来了。“水墨,来点酒,去去寒气!”一个骠骑战士招呼着水墨。他们都知道了水墨之前的举动,想不到这这小白脸这么有胆量,骠骑战士开始拿他当自己人,这才招呼他同饮。

水墨虽然不喜欢喝酒,可她知道不能拒绝战士们的好意,再说喝点酒去去寒气也好,反正古代的酒度数低,水墨微笑着站了起来朝战士们走去。旁观的顾边城微微一笑,正想回头吩咐亲卫些什么,他瞳孔一缩,翻身下马走到了水墨刚才坐的地方。

接过酒壶正想喝的水墨突然被人抓住了手臂,一回头,顾边城眉头微蹙地问,“你受伤了?”“啊?”水墨一愣,“没有啊。”顾边城没说话,一把掀开了她的毡子,“水墨,你裤子上有血!”一个亲卫指着她说道。其他战士听说,也纷纷关心地围了过来。

裤子?水墨顺势一摸,屁股上果然有些湿冷。怎么会……不会吧!!!水墨突然明白了这是什么。自从吃了元老头的药,唯一的好处就是省了这一关,水墨私下里还曾担心过自己会不会彻底变男人。

现在这个担心显然是多余的了,但是……水墨瞠目结舌地看着团团围住自己的骠骑战士,还有拉着自己的顾神将,忍不住在心里哀嚎,亲爱的大姨妈,您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

“呃……”一群大男人就看着水墨表情极其诡异地摸着自己的屁股不动。盯着那半片血迹的顾边城心中忽然一动,他原本抓着水墨小臂的手不经意似地一滑,登时落在了他的手腕上。入手的肌肤已被清晨的空气浸湿,带着微凉,顾边城却仿佛被火烫了一样,猛地松开了手,眉头蹙起。

他这一番动作顿时惊醒了因为太过尴尬而失去了思考行动能力的水墨,扫了一眼周围如铁桶一般将自己包围起来的彪形大汉们,人人表情不同。有人担心,有人好奇,有人却带了点若有所思的样子……水墨的眼光不经意与顾边城一碰,心顿时嘭的一跳,她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突然带了七分苦笑三分调侃地说,“我说我月事来了,你们信不信啊?!”

骠骑战士们先是一愣,面面相觑又看了眼“一脸晦气”的水墨,“哈哈哈!”他们都大笑了起来,显然认为水墨在鬼扯。其中一个体型精瘦的汉子更是笑说,“水墨,就算是痔疾犯了也没什么丢人的,不是受伤就好!”众人笑得更是大声,水墨也应景的做出了生气状。顾边城抱臂站在圈外不发一语,水墨虽然背对着他,但那目光让她身上的汗毛早已竖起,但只能装作不知,依旧大大咧咧地和战士们笑闹。

“咔哒,咔哒,咔哒”一阵急促地马蹄声从对面传来,听得出来人不少,战士们立刻停止了打趣,迅速地回到了各自的位置,翻身上马戒备着。刚才还被人围得密不透风的水墨顿时暴露在了空气中,旁边只剩下了让她心神不定的顾神将。实在无法逃避,水墨只能讨好地对他笑了笑,顾边城的表情一哂,又恢复成了平时的温和,他略转身面向来客。

那让人无法喘息的压力随之消失了,水墨稍稍松了口气,看来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招还是管用的,但不能常用,太受刺激了。现在就算顾边城有所怀疑,只要他不来扒衣服,自己就算暂时安全,幸好那酒坛子跟着谢之寒去搬救兵了。元老头的药还剩两粒,本来打死不想再吃的,可现在这种状况,不吃也不行了。可如果再服一粒的话,不知道自己体内的木石姻缘还能不能解。如果不能,难道要去恳求风娘再给自己下一次毒不成?联想到自己哭着喊着求风娘下毒的样子,水墨唯有苦笑。

心中胡思乱想,摸向胸前的手却一顿,水墨雷噬般低头看去,瓶子呢?!一直挂在她脖子上的瓷瓶不知何时不见了。水墨大惊失色,又是摸脖子又是扯衣襟往里看的翻找着。骠骑战士们虽然都关注着来客,可水墨全身“自摸”的动作实在夸张,那精瘦汉子忍不住跟旁人低声说,“我说,那小子怕不是伤了屁股而是伤了脑子吧?”

“顾将军!老夫来迟!”爽朗的大笑声让水墨从慌乱中警醒过来,她立刻肃手站立,抬头看去。一匹白马越众而出,残留的处处火光将马上将领的金甲映得愈发耀眼。马上之人面红须白,身材高大。虽已年近花甲,但神色行动之间,仍透射着威仪。

见顾边城大步迎向自己,老将军心中满意地一笑,不等到跟前,一个翻身下马,自行走向顾边城,那战马兀自向前跑了几步,方才停了下来。顾家先辈在军中与石老将军有所交情,因此顾边城微笑着行子侄礼,“石老将军,几年不见,您风采依旧啊!”“哈哈哈!”老将军的笑声震得水墨的耳膜嗡嗡作响,她勉强克制了自己掏耳朵的欲望。

“顾家二郎,老朽在你面前哪里还敢说什么风采,今次多亏你及时赶来,不然若真的被那些高句丽狗攻入城内,某唯有一死已谢皇帝天恩了。”石老将军抓住顾边城的手重重一握。顾边城微笑着说,“老将军太过谦虚,边城不过适逢其会,想来老将军早有安排,没有坏了您的大计就好,还望您在军报里为边城解说一二!”“哈哈,二郎客气,来,让我来给你介绍一番!”石老将军大笑着点了点头,豪气地一伸手,早已等候在一旁的各路官员赶忙按照品级顺序,依次上前跟顾边城行礼问候。他们或好奇或激动,没想到自己竟有缘见到这□□第一战将。

骠骑战士除了留下几人,帮忙交接城防,其余皆随顾边城前往将军府。水墨自然不能不例外,她原本还心存侥幸,也许瓷瓶因为之前的打斗掉落了,想在附近找一找,现在却只能上马离开,水墨忍不住回头张望。顾边城一边策马与石老将军谈笑,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城中的情况。他这次带兵阻止了高句丽军队的破城,按说是大功一件,可对于守城的将领来说,那就是绝对的失职。

在朝中,石老将军表面上只是个戍边守将,但自己却知道,他的孙女嫁入了燕家,那男子也算是燕府的直系亲属。因而他应该是燕秀峰的人。燕家乃是武将世家,□□立国以来,已有了三位兵马大元帅,偏偏在今朝又天降祥瑞,竟然让他家出了一位皇后---燕秀清。

皇帝对这位皇后说不上喜爱,却很尊重。想到这儿,顾边城微微垂下眼帘,不想让人看见自己眼中透露的信息。他不尊重也不行吧,天下半数兵马都掌握在燕家手中,生性温柔多情的皇帝怎么可能不怕呢。姐姐要不是因为有自己的存在,恐怕也……顾边城心中有些憋闷。

他命令自己不要去想这些,而是专注在城中战况上,可余光却不经意扫到了表情不安的水墨,顿时以为她还在为了那事烦恼,顾边城下意识地揉搓了手臂几下。一瞬间,从初始水墨那天起,历经的种种都飞快地滑过了脑海,顾边城不自觉地一笑,却没注意到自己心中的烦闷也暂时抛到了脑后。

“二郎,你感觉如何?”石老将军询问道。顾边城一敛心神,微笑说,“老将军果然布置严密,边城已命人前去阳盛府求援,只要我们能撑过十日,定然有个结果!”“哦?”石老将军闻言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样子,顾边城只当他在考虑战况。而其他守城的文官武将听到这个消息,皆面露欣喜,尤其是那些文官,见到神将本人,仿佛就让他们感觉到了安全。

石老将军心里多少有些后怕,如果不是顾边城如神兵天降一般保住了城门不失,那自己现在很可能已经身首异处了。□□以军力起家,就算在朝中武将也能与文官分庭抗礼,但同时对武将要求更为严格。守城者,若城破,唯死。

现在顾边城算是救了自己一命,虽然这年轻人很识趣,不抢功,也表明态度,如何上报朝廷都由自己来做。可他的功劳无论如何也无法遮掩吧,燕帅来信中曾提过,那谢之寒也随同返京,现在看来去报信的就应该是他了。一时间,石老将军只觉得自己仿佛被架在了火上烤,内廷中,皇后与贵妃势同水火,此番对抗赫兰,明显是顾边城出了风头,现在高句丽人又来偷袭,若是再让顾边城立功,燕家人如何肯放过自己!

该死的高句丽人,既然都忍了二十年,如何不能再多忍几日?若等燕帅赶来,自己哪里还用这般烦恼……

石老将军偷觑了一眼顾边城,头盔遮掩了他大部分的面容,看不清表情如何。朝中一些武将总在背后嘲讽,顾边城的威名不过是靠自己姐姐余荫得来的,可那些世家子哪里知道他的厉害,一想起顾边城脸上疤痕的由来,历经战阵的石老将军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将军,您回来了!”石老将军闻声望去,一个面貌斯文的中年武将正飞身下马,迎向自己。石老将军微笑着给顾边城介绍说,“二郎,这是我手下战将傅友德,友德,见过神将大人!”赶到跟前的傅友德一愣,神将?他抬头看向顾边城,果然是赤马银枪,只是头盔遮掩之下也看不清面貌,忽然一股莫名的压力袭来,傅友德只觉得身子一麻,他不自觉地低下了头。石老将军半白的眉头一动。

之前他去接领高句丽公主,走到半路发现后城门火光突起,正欲一探究竟,没想到埋伏在城里的高句丽人又杀了出来。那些高句丽人十分难缠,悍不畏死,最后抓到的两个活口也服毒自尽了。受了轻伤的傅友德生怕再横生枝节完不成军令,只派了老彪去城门查探,自己赶忙带着公主绕路回了将军府,没想到却跟应在守城的将军他们迎头碰到。

“傅将军!”顾边城在马上抱拳行礼,惊醒过来的傅友德赶忙端正回礼,“末将傅友德,见过神将大人!”“友德,事情可曾办好?”石老将军沉声问。精明的傅友德立刻觉察到将军对他有所不满,虽不知为何,他态度愈发恭敬,说明事态。“唔,”石老将军眉头一皱,策马走到停在暗处的马车前,朗声问道,“高月公主,可安否?”

他这样一说,人人都转头看向马车,水墨莫名有些心虚,忍不住转头他望。“劳将军挂心,一切安好,”一个娇柔的声音传出马车。虽然话语标准,但还是能听出异族口音,却反而让她的声音更迷人。周围的男人们都情不自禁地猜测着车中女子的美貌。

顾边城曾听闻高句丽为了交好□□,特意将他们血统最高贵的一位公主进贡以示友好,可当时刚刚继位的皇帝因为种种原因,仿佛将这位公主遗忘了,就这样让她留在了松岩城直到今天,那应该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吧……顾边城看着面带微笑的石老将军,这老头打的什么主意呢?

正想着,泼喇喇的马蹄声越来越响,透出来的那股子急切让才刚放松一些的人群登时又紧张起来。一直躲躲闪闪的水墨也回头看去,只见一个士卒几乎是从马背上翻滚了下来,跌撞着跪倒在石老将军马前,喘息着禀报,“报!高句丽人再度攻城!”“什么?!”石老将军脱口而出。高句丽人疯了,刚刚攻打了一天一夜,他们死伤惨重,而且计谋失败,难道文智那狗贼都不考虑士兵的士气和身体吗?还是说……

“老将军,请允许小侄随您前去看看情况,”顾边城看见石老将军有些愣怔,周围人群再度骚动,故出声相询。石老将军立刻听明白了他委婉的提醒,压下心中疑问,森然道,“乱什么!诸位请各司其职,二郎,你随老夫前去查探一番。”停顿了一下又道,“傅友德,带上!”他下巴一扬。

顾边城瞳孔微缩,石老将军竟然打了这样的主意,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低声吩咐了两句,就策马跟上。水墨无奈也被裹在骠骑战士中一同行进。顾边城扫了眼眉头紧锁的水墨,她的问题暂且不说,倒是罗战还未出现让他有些挂心,之前水墨只来得及说了个大概,可顾边城不相信罗战会轻易丧命。

“公主,将军大人带我们去哪儿?“小桔胆战心惊地问。高月虽感觉不妙,仍强自镇定地说,“放心吧,大军压境,他们不敢轻易伤害我们!”话虽如此,但方才高句丽死士的失败已让高月心灰了一半,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那个人身上。

好像没走多久,马车猛然停下,小桔的头差点撞到窗框,还是高月扯住了她。车帘子被士兵毫不客气地掀开了,小桔战战兢兢地保护着高月下了车,看着周围那些粗鲁的,甚至是血腥的□□士兵,高月不禁庆幸自己带着纱笠,可以掩盖内心的恐惧。

高大的城墙顿时映入眼帘……还勉力保持着贵族仪态的高月如雷击般抬头看去,墙头上无数的火把闪烁着,来往穿梭的人影憧憧,刀枪剑戟密如丛林。“嘭,嘭嘭!”熟悉的战鼓声突然在墙外响起,这是高句丽表示即将进攻的鼓声,高月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瞬间结了冰,她明白了石老将军的用意。

“公主,你看,那是……”小桔哆嗦着指向对面,剩下的话语破碎得仿佛被风吹散了。身体僵硬的高月下意识地看了过去,美丽的眼睛立刻瞠大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