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丁墨独家占有番外

丁墨独家占有番外

互联网 2021-05-19 01:43:10

可为什么,我还能感觉到他禁锢着我的双手,感觉到他冰冷的怀抱,感觉到他的唇舌,近乎疯狂的在我嘴唇肆虐着?我缓缓的睁开眼。眼前是一双乌黑俊秀的眼睛,澄澈如星光辉映。温热的气息,轻轻喷在我的脸颊上。我们没死?!穆弦松开我,抬起头,但依然搂紧我的腰。俊容也闪过震惊和喜悦,我俩同时举目四顾。这是…虚空?我们俩悬浮在一片黑暗中。那黑暗无边无际,除了我们俩,什么也没有。“我们到底是死了?还是在毓里?”我小声问。可巨大的惊喜,已经抑制不住的涌上心头——是死是活有什么关系?我竟然能感觉到他,能看到他,就算做鬼魂,我也心甘情愿!他目光清寒的环顾一周,回到我身上,竟然缓缓浮现笑意。“不知道。”我一愣,也不由自主笑了。再次用力的抱紧他,他也沉默的抱住我,轻轻的吻着我的脸颊和耳朵。我的眼睛已经哭得肿痛,全身也没有半点力气。大难不死实在让人悲喜交加,难以言喻。我热烈的回吻着他,就这么站在这里,互相凝视一辈子,也是上天的恩赐和奇迹。忽然间,视野中仿佛有光影一闪而过,黑暗的虚无突然就亮了起来。他拥着我,抬头望去。我看呆了。我看到了宇宙岁月的流逝。茫然望去,只看到无数道白色的光影,仿佛流动的河水,从我们身遭淌过。你不知道它们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要往哪里去。可我明明站在这里,站在穆弦的怀抱里,却又像站到了那些光影中。那不是光影。我身在其中,看得缓慢而清晰。那是宇宙无尽的光阴。我看到了宛如核弹的爆炸膨胀,宇宙的诞生。也看到恒星的形成,行星的凝聚。然后是行星表面上,气体逐渐变幻,绿草滋生,水中繁衍出孤独的远祖生物。然后是直立的人类。然后是星球的发展,文明的数代建立和毁灭,机器人出现,兽人的鸣叫,周而复转。太空堡垒、时光穿梭,宇宙明明灭灭。后来就有了黑洞,巨大的黑洞,吞噬掉大半个宇宙。万生沦丧,宇宙走向灰暗。然后,我看到两个陌生的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男人跪倒在某颗星球表面的一座…毓山前。蓝色的光芒从他身体里射出,女人沉浸在白色的光芒中——那女人是时光族!男人有精神力!然后毓山中升出了白色的亮片,光芒四射的毓心。奇异的一幕发生了。刚刚发生在我和穆弦面前的事,重新发生了——时光裂缝被打开,浮现另一个宇宙和世界的影子。然后那对男女站在黑暗里,看着…光年的流失。忽然间,黑暗被撕开了一条口子,他俩直直下坠。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坠入了…一个星球的表面。繁星如昼,星云飘渺。他们头顶,是一片新生的宇宙。他俩站立了很久,就走入了茂密的树林里,身影就此消失不见。而后,这个宇宙又在我们面前,从新生,走向繁荣。跨越亿万年之后,黑洞诞生,再次走向灭亡…又有一对陌生的男女,打开了时光裂缝,延展出新的宇宙和空间…如此周而复始,生生死死。我和穆弦执手站在黑暗里,站在光年的岁月里,不知道看了多少世,看了多久。我的心情,变得郑重而平静。我想我明白了,明白了宇宙的年轮,明白了生死的意义。黑色漩涡吞噬光年,时光之主,于空间之心中再生。一个宇宙的覆灭,是不是代表着新宇宙的繁衍诞生?

“时光是你,空间是我。毓心,催动整个宇宙的毓,提供能量。”穆弦低沉的嗓音,响在耳际。我悚然一惊,空间…是他?是了,他的精神力,可以再造一个空间。时间,加上空间和能量…新的宇宙?个中道理,只令我懵懂,难以深究。可一切在冥冥中,是否早已注定?最后一世,我居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容。我失声道:“原来是他。”穆弦盯着那人在光影中悲痛欲绝的容颜,缓缓答道:“是他。除了精神力,只有机器人可以制造空间。”“可他为什么…”“也许太久,他忘了。”穆弦轻声说,“机器人是不死的。”我默然不语。

周围的光影,缓缓消逝,我的意识再次模糊,抱紧穆弦,只能感觉到我们的身体,开始缓缓下坠。“穆弦,我们也会像他们一样吗?”我轻声问。“嗯。”他柔声答道,“我们去新的宇宙。”

我似乎睡了很久,又沉又甜。然后我就感觉到阳光照在自己脸上,很暖,很热,还有青草干燥的气息。我睁开眼,就看到碧蓝的天空上,恒星缀在半空,温和照耀。我身下是一片翠绿的草地,远方是群山和湖泊,优美如画。穆弦就躺在我身旁。白色军装上还有灰黑的痕迹,帽子歪向一旁。俊脸在阳光下白皙如玉。像是感觉到我的动静,乌黑的眉头轻轻蹙起,他睁开了眼。那双眼,幽黑明亮如繁星。我俩互相凝视着,同时笑了。他牵着我的手站起来,我这才发觉,我们身后就是一片洁白的毓山,竟然跟斯坦皇宫的毓山形状一模一样。所以,我们站在这个宇宙的斯坦星上吗?“穆弦,我们所在的,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虚拟的世界?”我忽然就冒出了这个疑问。他拉起我的手,送到唇边轻轻一吻,神色平静:“上一个宇宙,是真实,还是虚拟的世界?”我一怔,释然的笑了。他也微笑着,拉着我的手往前走。翠绿的山坡像丝绒地毯,群山还很远很远。天地间仿佛只有我们两个人。“去哪里?”我连忙问。“不知道。”俊脸始终噙着笑。“你说,这个宇宙还有其他人吗?”“也许。”“在那个宇宙,我们是不是死了。”“应该是。”我脚步一滞:“那我们,永远也见不到莫林莫普,还有其他人了?”他也停步,侧眸看着我。静默片刻,黑宝石般的双眼,泛动着温柔的光芒:“华遥,我们在两个不同的宇宙,也许永远不能再见面。但我们会跟他们同步活着。”淡淡的悲伤涌上心头,我缓缓点头。“别难过,这个宇宙上,也许也有一个莫林,一个莫普。”我一下子怔住了:“真的?”他的眼中泛起深深的笑意:“你可以去找找看。”我含着泪笑了。他低头,深深吻下来。我抱着他的肩膀,越过他的脸颊,望着澄澈的天空。姐姐,王,卓午,但安,我做到了。原来拯救宇宙的方法,是另一个新生。莫林,莫普,外婆,还有易浦城,希望你们在另一个世界,平安的生活下去。而我们…我看着他清冷如玉的容颜。

这个世界也许还有其他人,也许只有我们俩孤独的生存。可我已经满足。从开始到结束,我们终于没有分开。“走吧。”他松开我,继续往前走。我抱着他的胳膊,望着面前遥遥的大地。这个宇宙,还会有什么,等着我们呢?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