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生之年/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番外–买车+杨昭,陈铭生 作者:Twentine | 推推书

有生之年/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番外–买车+杨昭,陈铭生 作者:Twentine | 推推书

互联网 2021-05-11 22:32:45

有一天,他们和他们,在一个车展上相遇了——

杨昭在车展上走了很久。

陈铭生觉得,她是把车展当成了超市在逛,挑挑拣拣,总是问他的意见。

“你喜欢哪个?”

陈铭生说:“都不错。”

“什么叫都不错。”

“……”陈铭生心说反正哪个他都买不起,当然都不错。

年初,杨昭要重新买车。陈铭生问她为什么买。

“不是有一辆了么。”

“买辆大一点的。”杨昭说,“越野车,好不好。”

杨昭不久前从美国参加完一个展览,坐飞机回来的时候,在机场随手买了一本杂志。里面有一篇文章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文章很长,简洁

地概括一下中心思想,就是“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越野的梦”。

她回想了一下和陈铭生相处的细节,越来越觉得陈铭生其实是很喜欢车的。

所以就有了今天这一出。

“陈铭生,没有什么是‘都不错’的,你总会有个喜欢的。”

陈铭生拄着拐杖站在她身边,“真的都不错,你买你喜欢的吧。”

男人多懒,什么都模棱两可。杨昭在心里默默地白了一眼,转头之际,看到一辆酒红色的车,她指着那车问陈铭生:“那个怎么样?”

陈铭生看过去,“挺好啊。”

“那是什么车……”杨昭离得有点远,看不清牌子,人群拥挤,又不好挤过去,陈铭生拉住她胳膊,说:“不用去了,保时捷的凯宴。”

“哦。”杨昭点点头,“我觉得——”

“什么破车。”

杨昭刚说到一半,就听见旁边一道声音。

其实在这样的车展里,人这么多,熙熙融融,根本没空注意别人说什么,但是这道声音就这么钻进了杨昭的耳朵里。

一个男人,声不大,但劲足。

万昆今年也想买车。

何丽真一直劝他买辆普通点的轿车,万昆是这么劝她的。

“你说买车什么最重要?”

何丽真想了想,说:“安全……”

“对吧,安全第一。想安全,车就得结实点,想结实,就得买越野车。”万昆表情欠欠的,一副“我说的就是真理”的样子。

“你总不能只挑结实的。”

“我告诉你,中国是不让开坦克,不然我就买辆坦克了。”

何丽真无语。

万昆在外跑了几年,回来的一刻,仿佛洗尽铅华。

可在家住了两天后,又回归本性了。

流氓,臭不要脸。

于是何丽真只能顺着他,指了一辆越野车,“那个怎么样?”

万昆瞄了一眼那辆擦得反光的凯宴,不屑地说:“什么破车。”多看了几眼后,更不喜欢了。“稀粥似的,娘们唧唧。”

“怎么就稀粥了。”何丽真说,“我觉得挺好看的。”

万昆想起什么,笑话似地讲给何丽真听:“这车在孙孟辉那叫啥知道不?”

“叫什么?”

“二奶车。”

“……”

“没骗你,我后屋办公室的那几个糟老头子都团购买的。”

何丽真笑笑,“你也买了?”

万昆把她一把揽过来,低头,笑吟吟地说:“我买?老子求婚的视频辉运几千员工都看过了。”

何丽真挣开,“别闹,公共场合你注意点,这么多人看着呢。”

“谁看啊,谁——”

万昆一边打趣地跟何丽真玩,一边象征性地左右环顾。别说,还真跟一双眼睛对视上了。

而且明显不是一般的眼睛。

万昆慢慢直起身。

那女人穿着一件长裙,黑眸直发,脸上没有表情,就那么淡淡地看着他。

眼神虽淡,可万昆终究混了许久,不可能看不出对峙的意味。

他舔舔牙,歪了歪头,不经意道:“看什么?”

杨昭语调平静地开口询问,“你说这车叫什么?”

万昆听得出,这个询问只是个开篇而已。他挑了挑眉,准备应战。

何丽真连忙拉住他,低声说:“别胡说,走了……”她冲杨昭点点头,“对不起啊,他乱说的。”说着,就拉着万昆离开了。

杨昭看着两个人进到人群中,不见了。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浅笑。

杨昭转头,陈铭生只来得及抿起嘴,可笑容还挂在嘴角。

杨昭深吸一口气,“你笑什么?”

陈铭生刚要忍住,被她一句话又逗笑了。他伸手,拉住杨昭的手,低声说:“我连笑都不行了?”

他的声音不管多低多轻,永远都能清清楚楚地进入杨昭的耳朵。她低头,手微微用力,陈铭生慢慢地将她整只手都握了起来。

杨昭抬眼,“饿不饿?”

陈铭生:“饿了。”

“找个地方吃饭吧。”杨昭看了一圈,车展里没有什么像样的店铺,只有几家买快餐的。杨昭说:“要出去吃么?要不凑合一下吧。”

陈铭生点头,“好。”

快餐店早就没有位置了,大多数人都捧着盒饭随便找个地方坐。

杨昭有点心疼陈铭生,已经走了大半天了,再没个坐的地方,累都累死了。她让陈铭生排队买盒饭,她去找空位。

别说,还正巧有个人吃完了,杨昭走过去,把包放在桌子上,然后眼前一晃,一道高大的身影就坐了下来。

“……”

两人对视一眼。

真是冤家路窄狭路相逢啊。

杨昭说:“我先来的。”

万昆手里捧着两份盒饭,靠在椅背上,“我先坐的。”

杨昭说:“我包已经放在这里了。”

“可你没坐下啊。”

杨昭淡淡地说:“这位先生,这座位是不是你抢的,我们心知肚明。现在请你站起来。”

万昆冷笑一声,没错,座就是他抢的,那又怎么样。

“把你包拿开,我要放东西。”

旁边几个人在看热闹,万昆人高马大,体格健壮,而且眉目之间流着一股难掩的痞气,表明了不好惹。大家都觉得那柔弱的女人会先让路。

可他们错了,那女人半分要让的意思都没有。

“先生,这是我的座位,请你站起来。”

何丽真去洗手间了,万昆一个人端着两份盒饭,手里已经有点烫了,可从他脸上一点都看不出来。

“我就不让了,怎么着?”

“怎么了?”

低缓的一道声音,杨昭转头,陈铭生买好东西找过来了。他一手拄着拐杖,一手端着盒饭。杨昭接下来,把包拿开。

万昆瞬间就要往桌上放。

杨昭早就知道他要这么干,一手挡开他的盒饭,一手把陈铭生的东西放到桌上。万昆反应也快,两盒饭一摞,腾出一只手就要拨开她。可刚

拨开一半,另外一只手挡住了他。

万昆抬眼,对面的男人眉目低垂,声音更低。

“朋友,干什么?”

万昆笑了。

嘴笑,眼睛没有。

他把两盒饭随手一扔,饭洒了一地。

他盯着陈铭生的眼睛,又瞥了一眼杨昭。

“哟,有帮手的啊。”

陈铭生抬手,将杨昭划到身后。

杨昭说:“陈铭生,你要干什么。”

他没回话。

万昆还在笑,他慢慢站起身,解开手表往桌上一扔。

咣地一声。

旁边的围观群众这时候开始觉得万昆有点不地道了。

人家对面那个就一条腿啊,秉承着中华传统美德也应该礼让残疾人啊,你不让座不说,瞅这架势还要打起来了。

这不是欺负人么。

可能整个餐厅里,只有万昆一个人,能看出这个男人几斤几两。

“你可以试试。”万昆双手虚虚地搭在腰上,盯着陈铭生,“看看你们俩今天能不能坐在这。”

杨昭一把拨开陈铭生手,挡到他身前,看着万昆。

语气还是淡淡的,可眼神已经冰冷了。

“我警告你,别乱来。”

万昆说:“那就拿着你们的——”

“万昆?”

又一个声音插入,所有人看过去,一个女人进了店,从人堆里正往这边挤。

“操。”万昆低声骂了一句,连跑带颠地过去,刚刚气势犹在,人群自动分开一条路。

何丽真到万昆面前,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杨昭和陈铭生。

她在看到杨昭的时候明显一顿,认出了她是刚刚那个女人。她往桌上瞄了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周围人都在看他们,何丽真脸不可抑制地红起来,又刚巧看见陈铭生拄着的拐杖,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起来。

她也没敢过去,原地冲杨昭低了低头,小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这就走了。”

万昆不太满意,“走什么啊,那——”

胳膊一疼,何丽真拧了他一下,他低头,看见她一脸红彤。“你不走我走!”

何丽真转头就走,万昆哎了一声,追了上去。

后面有人喊:“表——表还在这呢——”

还是没回头。

人群感慨,装相的,怕老婆。

杨昭在众人注视下,面无表情地坐到座位上。陈铭生试探着说:“要不……换个地方吃?”

“为什么?”杨昭马上看向他,“这是我们的座位,我先来的。”

“好好。”陈铭生把盒饭上的表拿开,杨昭瞄了一眼牌子,冷哼一声,低不可闻地道了句:“……暴发户。”

一抬头,陈铭生淡笑着扯开筷子。

杨昭又觉得自己嘴脸不太好看,安静地低头吃东西。

另一边,万昆很快就追上了何丽真。

“干嘛呀。”耍赖。

何丽真还在走,万昆拉着她,“老师……”

何丽真立马停下。

“你别叫我老师,我没教过你这么牛气的学生。”

万昆叉着腿,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

“大庭广众你抢人家座位干什么?你年轻力壮的大男人跟一个女人抢座位,你真好意思啊你。而且、而且人家的——”何丽真简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那男人腿还有残疾,都拄着拐杖呢,你还——”

万昆听到这,抬起头了。

“那男的不是一般人。”

何丽真根本听不着:“给老弱病残让座你小学就该学过吧,你真不嫌丢人。”

万昆眨眨眼,忽然咧嘴一笑。一伸手就抱过来了。何丽真挣他,挣不开。

“万昆!”

“别气别气。”万昆一只大手放在何丽真的肚子上,说:“你话没说完啊,老弱病残后面还有个孕呢。”

何丽真脸一红,批评的底气也不足了。

万昆赖赖地说:“给我儿子累着了,谁负责?而且那女的……”万昆想起杨昭,还有点咬牙切齿,“一脸欠抽的样,我真是——”

“我看你才欠抽。”何丽真一手打过去,“把手拿开,我们去外面吃。”

“行行行,你说了算。”

另一边,杨昭和陈铭生吃完饭,走出餐厅。杨昭跟陈铭生说:“我出去站一会。”

陈铭生点头,低声说:“好,我陪你。”

两人出了车展大门,杨昭点了一根烟。

陈铭生靠在一边的柱子上等着。杨昭抽了一半,转过眼。

“累么?”

陈铭生说:“没事。”

杨昭走到他身边,一手轻轻揽住他的腰。陈铭生低声笑,“还气呢?”

杨昭摇头,“不值得。”

陈铭生抬手,抹开她额前的碎发,“本来就不值得。”

杨昭抬眼,陈铭生轻轻地亲了她一下。

“不用担心我。”他说。

杨昭没说话。

陈铭生俯下身,在她耳边轻轻说:“我身体好不好,你还不知道么?”

杨昭脸上一热,忍不住笑了,“陈铭生,你真混蛋。”

陈铭生抱着她,淡淡地应声:“是么。”

他抱了一会,杨昭忽然说:“我还是要买凯宴。”

“……”

杨昭直起身,一脸正经。

“那人没什么眼光,我要买我喜欢的,你喜欢么?”

你这么严肃地问我,我哪还有别的回答。

“喜欢,你想买什么都行。”

两百米外的另外一对,男的还在女的身边抱怨。

“妈的中国是不让开坦克,让开老子第一个把她家炸了。”

“……神经病。”

————完—————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