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相公是反派最新章节:48、宠

相公是反派最新章节:48、宠

互联网 2021-05-16 16:25:30

她嘿嘿一笑 大方地由着他“检查作业”,贼笑着说:“当然不能让阿嵘知道,要他知道阿娘明天准备给他相亲,挖个地洞他都要跑出府去!”

甚至很多商家因为过年归家路途遥远 一来一回停留半月之久 要等到年十五后才紧锣密鼓地开张。

苏家主营的铺子就在镇上,到了初十店铺便要准时开张。商铺一经营业 作为少东家的苏衍自然不得闲。

一个缠绵的亲吻结束,他用力抱紧还在用力喘息的她,压低了声音抵在她的耳边说:“嗯,就像我和清儿一样。”

***

和现代都市快节奏使得年味日渐淡化,过年期间店铺商场几乎不休假的状况不同 这个时代到了年初十 商铺才陆续开业。

苏嵘在县衙的捕快活计被批准年后上任,明天还是休假期,于氏特地找了个理由把他留府上,就等着明天邀请一大通夫人小姐们进府了。

她又八卦开口:“阿衍还好早以前我和你提过的那位姜家姑娘不?娘今天特意让我明日多和她交流交流,探探情况呢,想来是很中意!”

“阿嵘知道这事吗?”苏衍翻看着书桌上的字帖,出口发问。

林清栩一直坚持着练毛笔字 写出的字体不可能龙飞凤舞 但也灵活流畅,虽还缺少些笔锋力道,已渐渐有了自己的韵味。

姜素吟陪着姜夫人一同打叶子牌不是一回两回,林清栩对开朗机灵的姜素吟颇有好感,于氏今日和她提到姜素吟,她立马应和地补了几句姜素吟的好话,于氏本就看姜姑娘顺眼,听闻,恨不得立马将姜姑娘认成未来的二儿媳。

苏衍放下字帖,闻言用指尖点点她的唇畔。

“清儿的字体练得不错,进步飞速。”他先是夸赞了一番她的字。

林清栩得意地扬起优美的下颌,翘的不行。

越是幸福舒畅的时光总过的越快 眨眼的功夫,日子滑到大年初十。

十五的晚上有花灯会,于氏邀请众人到来的时间是午后,前堂里摆了戏台,邀请一众妇女携女眷而来。

于氏的用意虽然没有明说,但能和苏府打上交道之辈必不是傻子。

苏家有两位少爷,大少爷已成婚,只余一位年十七正逢青春年华的二少,今日的目的,自免不了是看人的。

旭辰国农商平等,苏家凭着生意早在镇子上及周边的镇子上出了名,再加上闻说苏家二少爷苏嵘幼时便入瞿都最著名的书院学习,昨年学成归来,今已是镇子上的一名捕快。

官职虽不高,却是个亮亮堂堂的活路,加之苏嵘几回在镇子上到抱不平,早赢得了好名。

镇上的人家,自然将苏嵘当成了乘龙快婿。

这番于氏一经邀请,收到信的夫人们欢天喜地的把女儿打扮地端庄得体,入了苏府,一个个含羞带怯,不知被她们的娘亲灌下了多少心灵鸡汤。

林清栩列座后,粗略的扫过周遭,只觉自己仿佛进入了一片大花园,花儿千娇百媚,韵味各有不同。

她内心里啧了几声,给坐在旁边的苏嵘甩了个“你小子艳福不浅”的眼神。

苏嵘屁股上长钉子了样地,苦着脸在木椅子上扭了扭去。

鬼的艳福咧,他这是被一家人联合着往死里坑呢!

……偏偏,他根本没发反抗啊QAQ

苏嵘早在午饭结束,便发现势头不对,他瞅着机会要翻墙逃跑,结果他娘于氏还没发现,居然被老太爷虚臾给逮住了。

苏嵘心里那个叫作苦逼啊!

就虚臾那把欺负他当乐子的性格,苏嵘被逮住当然不可能有好果子吃。

随口挖苦几句都是轻松的,他硬生生被老太爷抓回了戏台边,塞到座位还不算完,虚臾威胁他如果敢跑,明天就不用去府衙上任,直接到老太爷院子里报道!

苏嵘怕老太爷可谓是小老鼠怕肥猫,在虚臾幸灾乐祸的眼神下,他憋紫了一张脸,硬是没吐出一句反驳。

这不,不仅跑不敢随便跑了,还多了位压送他的人。

台上的戏子咿咿呀呀地唱了起来,苏嵘脑子一抹黑,零星的光点只够用来想些拙劣的法子。

“嫂嫂,我突然想如厕,和你说一声?”苏嵘憋出一副内急到马上快要尿了的模样,匆匆给镇守的林清栩报备完,腿发力就要站起来离开。

林清栩扫他一眼,声音轻飘飘地落下:“行啊,你走了正好我也有机会主动去找祖爷爷。”

这句话寓意太深,苏嵘扒着裤边的手指僵住,悬空到一半的屁股重重落了回去。

“嫂嫂,你可是我的亲嫂嫂啊?!”苏嵘扭曲着清秀的脸庞,小声和林清栩哭诉。

那模样简直痛不欲生!

林清栩丝毫不知为之所动,剥了颗白嫩嫩的花生塞到嘴里,说道:“我知道呀。”

作为看客中唯一的男丁,苏嵘的座位被安排在相对靠后,不起眼的边角上,即使如此,前前后后都有人,苏嵘性子大咧咧,却还是要面子的。

见小计谋和苦肉计皆以失败告终,苏嵘吞了口唾沫,把正经的外皮披好,决定另辟蹊径。

“嫂嫂,你放我一回,我会报答你的!”苏嵘坚定地开启了报恩回礼路线,“嫂嫂你喜欢什么,我回头找到送给你怎么样,无论多少钱,多难挖掘,只要你帮我这一回,我回头一定献给你?”

林清栩继续优雅的吃花生,不为所动:“我有什么想买的,阿衍不都给我买了吗?也没必要让你回头献给我……再说了,我喜欢什么?当然是你大哥啊!”

苏嵘僵住。

后知后觉自己猝不及防被塞了口狗粮,苏嵘的笑容慢慢消失……

“噗嗤――”

一声明显的轻笑打破了短暂的僵局。

苏嵘神色一恼,眯着眼朝着身后嘲笑他的某处射去一道眼刀。

家里人联合起来欺负他就算了,这会儿居然连陌生的外来客也想掐着他捏?

做梦!

林清栩当然知道身后坐着的是谁。

她转头,就瞧见姜素吟抖着肩膀正笑的花枝乱颤。姜素吟的姿容明艳,勾唇笑起来时两颊处会露出浅浅的梨涡,若有若无,却勾得人想多看几眼。

苏嵘却在瞧见是她的一刻,眼底本藏着的隐忍怒意,瞬息间炸裂开!

“不许笑!”他咬着牙,几乎将牙齿都拧碎了。

姜素吟没忍住,再次“噗嗤”一声,因着顾忌到众人还在看戏,她偏过头用力捂住嘴闷笑起来。

苏嵘:“……”

手好痒,想要抽人怎么办?

三人所座的位置都偏的够可以,看台上的戏腔一直没停,再加上三人虽是说话都压着声音,倒没引起更多人的注意。

看苏嵘气成只河豚地扭回身子,林清栩掠过搁茶水的小几,撞了下他的胳膊:“阿嵘和素吟认识?”

她冲他挑挑眉,八卦因子泛滥。

苏嵘恼羞地偏过脸:“怎么可能不认识,她爹可是县令,她隔三差五就到官府里逛一圈,娘居然会把她请过来……”他喃喃自语,郁闷地可以。

林清栩愣了下。

她还记得半年前因着崔玉莹的缘故,偶有机会见到的那位富态大叔县令爷,却没想到他会是姜素吟的父亲?

“那你觉得姜姑娘怎么样?我觉得她挺可爱的。”林清栩猫着声音,见缝插针地小声补了句。

毕竟正主就在身后,她还没那么堂而皇之。

苏嵘却是嘴角疯狂抽搐,抖了抖满身鸡皮疙瘩说:“可爱?嫂嫂你快别吓我了,你是没见着她毒舌的样子,简直能把人吓惨!”

林清栩忍住给他翻白眼的冲动:“阿嵘是说那个‘人’,就是你自己吗?”

苏嵘:“……”

怎么有种自己挖坑自己跳的感觉?

***

有关苏嵘和姜素吟的牵扯,林清栩最终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不过苏嵘表现出明显对姜素吟的抵触,反倒让她觉得有意思起来。

苏嵘是个什么样的人?没个正形,嘴碎又毒舌,在亲近的人面前什么都敢讲,什么都有胆量做。

对待陌生的姑娘,他要么不理,要么抖机灵了,只会想尽法子把对方惹毛或闹哭(具体可见林清栩和他的初见),这样对一个人退避三舍,反倒不寻常。

不过,就像苏衍之前叮嘱过的,苏嵘的亲事要由他亲自做主。

她作为嫂嫂,关心可以,干涉插手就没必要。

一场大戏要唱半天之久,林清栩本就说过自己是俗人,尚且欣赏不来这高深的艺术。

耳边绕着的咿呀腔调饶的她脑子犯晕,就在她半昏半沉几乎睡过去时,于氏总算法外开恩,让她带到来的姑娘去后院逛逛。

听到这个决定,苏嵘喜出望外。

旭辰国女子不谙深居简出之礼,男女之防还存。

有长辈在此,苏嵘一个男子和她们共同在堂里听戏,倒还说得过去,可若和一众年轻女眷于内院同处,就要避嫌了。

于氏这话,相当于归还了他的自由身。

苏嵘大喜过望地离开,林清栩没拦,带着一众人去后院布置好的内厅,一同饮茶聊天。

说是共同聊天,林清栩这种习惯了打酱油,根本不擅长组织大众的人,只能看着一堆人几个凑着一堆,各自说着小话。

因着打叶子牌建立起来的友情,林清栩这个小群体里的人还是熟悉的那几位――姜素吟,李家的媳妇湘儿以及年岁尚幼朱家侄女小玲。

“清栩姐姐,我听我姑姑说,苏婶婶这次请人来是给苏二公子看亲事的?”小玲吃着橘子,仗着年纪小,口无遮拦。

不过,她还把握着分寸,没说太大声,只在她们这个小圈子里私自乐乐。

林清栩拍拍她机灵的小脑袋,揶揄地朝她挤挤眼:“怎么,小玲年纪这么小,也开始关注未来亲事了?”

和众多的夫人目的不同,朱夫人把小玲带过来纯属凑热闹。

小玲嘟嘴,立马反驳:“怎么可能?我这个年纪,定亲还早呢,要说关注,那也应该是姜姐姐才对?”

小玲聪慧的把话题抛给姜素吟。

林清栩眸光微动,视线不动声色看向姜素吟,期待着她的回答。

姜素吟剥花生壳的手一个用力,清脆的“嘎吱”声下,三人看清楚她手指间快拧成渣渣的花生。

“我关注就算了,我去官府找我爹爹的时候,可没少见他,不过,话不投机,我们注定不可能。”姜素吟说得毫不惋惜。

湘儿闻言,嘴角弯弯地和林清栩对视一眼,不置可否。

缘分这种东西,有时候可真说不清楚。

……

冬日的白昼时间短,林清栩四人兴致相投,坐在一块边吃东西边聊天,时间过的飞快。

就在林清栩兴味正浓,坐在对面软凳上吃得不亦乐乎的小玲眼睛骤亮。

“清栩姐姐?”小玲朝她挤了挤眼,指尖戳了戳她身后。

几乎在同一时刻,周遭细碎的聊天声慢慢息止,安静下来。

林清栩有所察地回身,远远看到站在厅门口挺拔的身形,笑意霎时盈满。

浮华褪去,她眼中只剩下苏衍一人。

“阿衍,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她小跑过去,微微抬着头,在他的面前站定。

苏衍温柔地抚平她翘起来的发梢,好看的唇轻柔地勾了起来:“回来带清儿看去花灯,清儿不是很想去吗?”

看花灯的事是林清栩在他魔涅发作时,偶然提及,且只有一次,她没有想到他记得这么清楚。

苏衍轻抚上她嘴角的笑,再次开口:“另外,娘让我过来和你说一声,那边的戏结束了,娘她们已经等在那了。”

林清栩笑着点头:“那你先回房,我等会就来。”

苏衍点头。

林清栩故作镇定地顶着发红的脸颊将事宜告知众人,再看厅内众人看自己的眼神,发现有点不对劲。

还是小玲跑到她跟前,揭露了这个小秘密。

“清栩姐姐,刚才所有姐姐们私下里都在说,苏大少爷对你,也太宠了吧~~”小玲刻意将尾音扯的老长。

林清栩的脸更红了,不过她的心里却多了分镇定。

宠吗?

那当然了!

她可是苏衍唯一的妻子,他不宠她,还能宠谁?!

作者有话要说:困到飞起,小天使们晚安。

林清栩欣喜于他身体的恢复,可一想到今后连月末的两人相处时间都会缩短,又郁郁寡欢起来。

不过,她的情绪来的突然,收的更快 再加上府上于氏准备干一场轰轰烈烈的大事,更让她没了忧郁的心思。

她认可地点点头,甜甜的笑起来:“那是自然啦,娘着急,我可不着急,我当然是希望阿嵘找个喜欢的姑娘,就像……我和阿衍一样!”

苏衍心狠狠地被撞了下,他呼吸发紧,贴在她脸颊的手用力。

他俯身,唇重重压上她的。

年十四当晚 林清栩特意等着苏衍归来 悄悄向他透露这件大事!

再次开始早出晚归的日常。

年初四当天,苏衍再一次迎来了每月月末的魔涅发作,经过半年之久的调和,魔涅发作和恢复的时间都有明显的缩短 到了初十当日,他已和正常无二。

苏衍轻笑着摸摸她的脸颊,语气宁和:“不过,有关阿嵘的终身大事,主要还是让阿嵘自己拿主意。娘的性格免不得在这事上有些偏颇,清儿看着情况帮着劝劝就好。”

苏衍的音调和缓,声音柔和,发表意见的同时却又不偏激,极为在理的方式让林清栩心中一明。

时.光’小"说.网y、ou‘x、s。o‘r’g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