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纤微全文阅读_无弹窗_第(1)页

纤微全文阅读_无弹窗_第(1)页

互联网 2021-05-11 20:58:49
第二章 街会纤微全文阅读作者:芊霁加入书架

在水龙头旁边青石板边缘洗漱完毕,我才回屋叫醒弟弟,当时他非得赖在床上再玩会手机,我也没有纠缠,扭头走向了配房的餐桌。

“蒸的鸡蛋羹在锅里盖着,你俩一人一碗,灶台有盛好冷着的粥。”餐桌旁就坐的母亲提醒道。相比我在城市的生活,家里更随意很多,可以直接端起饭碗往田边地头去,可以不必守规的全家人坐上餐桌才能动筷子,可以依据个人口味吃小桌饭。就拿鸡蛋羹来说,是我昨晚向母亲特意点的。

“嗯,知道了。”应和着小跑进厨房里。滴了小磨香油的鸡蛋羹要温热才好吃,迫不及待地掀开锅盖,葱花和香肠混合小磨油的芬芳,透过蒸蒸热浪的水汽飘入呼吸。

我竟然忍不住大声夸赞了一番“还是妈妈做的鸡蛋羹好吃”

随着声音传播,隔间传来了母亲欣喜的回应“你喜欢吃,明天还给你做”大概母亲的爱就是这样吧!你喜欢吃的东西,可以天天做给你吃。这足够唤起我的一些怀念,记得刚出去实习那段,还没在住所添置厨具,大多是去小饭馆或者超市,某次傍晚从超市买回一桶今麦郎方便面,却意外吃出了妈妈亲自煲的汤面味道。当时夜空飘洒着零星的小雨,躁动的风忽起忽停地吹卷在我身上,睡衣单薄,面的热气盈盈不散,远方是万盏灯火,汽车归途的流光,而那桶尝出了妈妈厨艺味道的面,一个人呆呆吃了很久。

早饭很轻松的解决了。现在只有弟弟在配房里独享美食,母亲正打理着厨房卫生,而父亲悠闲的坐在客厅外走廊的椅子上,边照镜子边刮着黝黑胡须。

蹲在院中央水龙头旁边的我,无聊地拨弄着水龙头。“今天能不去赶会吗?看大装能有什么意思”

“我也不想去,等会太阳出来能把人热坏掉。”配房里传来弟弟的附和声。

“小涵,昨天你海洋弟不是打电话约你去逛街会的吗?”厨房忙碌的妈妈也加入到“参加街会”的话题中。

“我又没答应他,再说早就和他玩腻了。”听语气,弟弟有点不耐烦的样子。

“妈妈,你和爸爸两个人去不就好了。正好你那边的亲戚也在,即便碰面要比我和弟弟有话可聊的吧!”重新打开水龙头,我边清洗拔草染绿的手指,边向妈妈提问道。

“昨晚你小姨来电话说她家的几个小孩子也闹着要去,所以你俩做大哥哥的去更热闹点不是。”母亲提着水桶走到厨房门口,拧开墙角的水龙头,又走进了屋子。

“我俩又不是小孩子,去了也和她们没什么好热闹的。”

“你不是买了个二手相机吗?带着给我们拍张照也好呀。”妈妈和端着饭碗的弟弟同时出现在门口。

“反正我是不去”弟弟说着把碗筷丢到母亲手中。“小涵,每次都是你吃饭最慢,把接好的水帮我提到屋子里。”母亲转过身直接走进了屋子。

“我可不想拍照。”我小声的嘟囔一句。

“不想拍照也得去,今天都上街。”坐在走廊上刮胡子的父亲,严肃地站了起来。径直的走进里屋。

紧接着我也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向弟弟待着的厨房走去,刚到门口就听到母亲和声的话语。“你爸就是想让你俩跟着去,一大早就乐呵着今天赶会的事情。”

我晃晃手机,给小涵使了个眼色,意思去打局游戏。“去就行了呗,等会忙完给我找件褂子,我不知道在哪放着。”

小涵从屋里走到我身边,笑着咧咧嘴。“我有好几件,你穿哪件自己过来挑。”

之后就穿了件弟弟的薄款褂子,一局游戏结束,我和弟弟才单独乘电动车出发。

街会大装的队伍仍未现身,傻傻地站在太阳暴晒和车辆驶过的微尘中,真是无聊啊。“老爸,我和弟弟去街东口瞧瞧,晚些找你们时电话联系。”说着,我拍拍小涵肩膀,示意他和我一起离开,中途顺便告知了下母亲。

沿着公路缓缓前行,正前方有位挎着相机的男子走过,不知缘由的心底莫名闪出“拿着相机记录点东西也不错的念头”越往前走,这个念头越发强烈起来。像是雨水里潜藏地底的蚯蚓,迫切的想要钻出地表。

第三章 街会纤微全文阅读作者:芊霁加入书架

“老弟,和我回家一趟吧。”

“怎么,你要拿相机了?”

“突然想拍点东西来着。”

“用你手机拍不就好了”

“相机拍出来感觉不一样”

“车钥匙给你,自己去拿”

“你就和我一起呗,也占不了多长时间,晚会你吃什么我给你买。”就这样问答式的沿着公路人行道边走边说,最终取出杀手锏才把他说服,还真是个小孩子气。

存放电动车的地方离街市约莫两里路程,因为和我弟弟脚踏更近的小路,所以很快就抵达了。我坐在电车后座,弟弟摇摇晃晃的车技还算稳当,几分钟便钻离了拥挤的道路。街外的风要比街内的风猛烈许多,也更加清爽,感觉如果一直追着风前行,能把附着在发丝的灰尘通通吹走,使用相机拍照的急切心情逐渐消失了。

弟弟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喝着饮料依然不安分的玩弄起他手里的钥匙。安装好电池,把相机挂在胸前,我突然有点犹豫。脑海中盘旋着,在农村拿着相机拍照是不是很奇怪啊,如果有人盯着我看该怎么办。这样抵触的想法。虽然我一直以“在意别人的看法干嘛”的意识去肯定自己,却仍旧会不由自主的为此纠结。

“你还走不?”弟弟站起身,把喝完的饮料瓶使劲甩了出去。用不耐烦的语气说道。

“走,弄好了。过来锁门”有点刻意拖延似的,我轻慢地回答着。

甚至返回街市的路途中,都是目光呆滞的思索着什么。

把电车停靠在原来的位置,顺着公路往街北口步行,远远扫视,站在那边的人群显得空荡。仔细搜寻了一遍,确认父母都走开后,弟弟和我也朝着街市中心移去。

“我们去哪?”弟弟在前边询问道。

“去金三角超市那边看看吧”

“好。”

到达街东十字路口,我和弟弟拐进朝南的小道,刚走入视野开阔处,就看见了踩着高架车身穿戏剧服的表演者,腾云驾雾的七彩仙女、凌空飞舞的嫦娥,一条舞动的金色长龙盘踞在人群中若隐若现,嘈杂的街市内外,锣鼓鞭炮声依然清亮。我和弟弟站立在人群外的店铺门口,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于大装游行的队伍上,我也懒得考虑什么别人的看法,随手打开相机,调整焦距开始了拍摄。

队伍迅速的从相框里划了出去,抱着小孩的妇女、小学生和家长、腿脚灵便的老大爷紧跟着大装队伍,穿过路边小商贩间的小道,拥挤的往街西挪动。

弟弟抬起右手拢了拢刘海,目光从我相机上转开“一点意思也没有,那些高架上的表演者都不会动。”

“我猜他们衣服里应该有个架子,劳劳固定着身体保持平衡。的确没意思,有些表演者的手和退很明显是布艺遮挡的。”

“接下来我们去哪?”

“就顺着公路往西等会从街内转回来吧,来都来了,走一遍流程。”

关闭相机电源,跟在弟弟身后,我俩把整个街转了一圈。闲逛的过程中,我细心观察着出现于视野的人和事物。偶尔我还会打开相机调整焦距,更清晰的观察他们神情动作的变化。如果在快门咔嚓响起的一瞬,定格些什么的话,会有怎样的画面,保存在相框上呢。对于刚刚接触相机的我,无论如何都比不上那些摄影老手懂得构图、光影、角度,或许我只是想记录一些细微的东西。

倏然萌生的想法让我都觉得惊讶,“细微”的东西,它到底会是什么?边往前走,我左顾右盼的在目光极力之处探寻着。我看见烤香肠毛蛋阿姨脸颊沉淀的汗珠,她双手熟练的翻滚着食物,撒上调料辣椒,反复地在烤炉上操作。还看见旋转木马上穿粉色碎花裙的小女孩,她娇嫩的小手握着木马的耳朵,在一圈圈的旋转中,甜甜的笑,如花儿般清纯美好。看见在房檐落脚受到惊吓飞离的小鸟,还有父母责怪哭闹孩子面容冷肃的情景,这算是细微的东西吗?我一遍遍询问着自己。拇指下的快门始终没有跳动。

第四章 街会纤微全文阅读作者:芊霁加入书架

与母亲的通话刚刚结束,我和弟弟便走到了金三角超市门口。母亲描述的位置就在超市往东不远处,一家电脑销售门店附近,但是我和弟弟眺望了几遍都没有看到母亲的身影,所以就决定顺着公路往东走走看。

公路两旁聚集的人群犹如树了两道围墙,透过依稀的缝隙才能辩识过往车辆。连同公路两旁的高楼房顶都参差不齐地排列着等待大装队伍反航的观众。这会已经是午后两点,奇迹的是街会大装还在游行,人群仍旧没有褪去的迹象。我在心里犯起嘀咕,他们都吃过午饭了?不过说真的,今天附近的小吃和餐饮肯定能大赚一笔。

这种热闹氛围,竟然悄悄勾引出我的少年回忆。那时我也拥有着类似热情的吧,街会到来之前表现的特别乖巧,只为能收到父亲发给的街会零花钱。当街会开始,就兴奋的和弟弟一起沿着小路往街上跑。从早晨玩到傍晚,街会上有什么项目,在哪个位置摸得一清二楚。旋转木马呀、充气城堡呀、马戏团呀、变魔术的呀、打气球丢飞镖的呀,还有套圈,弟弟曾套到过一只黑色小金鱼呢。尤其是这些玩的东西,可以说热情满满。但是这其中大部分都不会参加,因为手心攥着的零花钱早就预约好了花费的类目。还记得“四驱兄弟”的动画,小豪的赛车旋风冲锋、小烈的先驱音速。当时我俩的零花钱全用来买赛车和电池了,现在想想还觉得有意思,只是为了比试下谁买的赛车跑的更快呐。

弟弟先一步跑了出去。

“哥,咱爸咱妈他们在前边。”

“知道了”

我招招手示意他先过去。不由的感叹,现在心态变化真大。以前爬树下河麻溜的就冲上去了,现在会考虑是否危险,水质干不干净。大概以前的走像跑,现在的跑和走一样。

“家峰,过来啦,我买了香蕉面包,给你吃。”妗子打开放在三轮车里的水果和零食购物袋,掰开两个香蕉递到我面前。

“这会不太想吃东西,我就不吃了”

我摇摇头,此刻弟弟快速走了过来,抓住两个香蕉。“他不吃我吃,我可不客气”

妗子瞬间乐呵呵笑了起来,视野的边缘我看到了父亲微微上扬的嘴角。

“面包要不要吃,买了好几种口味的。甜的、咸的都有。”

“我,我吃”弟弟嘴里嚼着一个香蕉,随手把另一个揣进裤子口袋,左手就迎了上去。

“谁都能给,就不能给涵涵,一宠就能惯坏”靠在车厢右侧和母亲聊天的小姨也乐呵发话了。

“小姨,这就是你不对了,你不给买就算了,我妗子拿给我吃你都不让。”弟弟拉着厚脸皮,撅着嘴撒起娇来。

小姨笑着伸手点了一下弟弟的脑袋“买,一会就给你买。”

“你俩想什么口味的自己拿”妗子把购物袋往我俩面前推了过来。

“那我就不客气了,反正我哥也不吃。”说着他屁颠屁颠的伸手挑选起来。

有个这样的弟弟简直无语,偶尔当个木头人还躺枪。我转过身,朝父亲身旁靠近。一阵推着万恶微尘的风,扑盖而来。旁边买米花板的小贩见状,迅速拉起笼布遮掩。你们还真有心能吃的下去啊。

女人们聊天与男人们聊天的确有着差异性。像我弟弟这种在女人圈里撒娇卖萌的,可以直接踢出去。从我过来到现在她们谈论的东西就那几样,你穿的衣服挺好看,在哪买的,多少钱。哎,你买的水果挺新鲜的,哪买的,多少钱。哎呦,你家孩子的衣服挺好看,哪买的,多少钱。听说没,谁家闺女出嫁了,你家姑娘……而我站在父亲身旁好一会,他只浅浅的说了一句话。

“大装一会从公路南沿折返,你要拍照去对面拍比较好。”

第五章 街会纤微全文阅读作者:芊霁加入书架

站在一汽大型货车后面,无所事事地吹着初夏暖风,注视和聆听着属于别人的生活状态。有些人明艳,有些人落寞,这整个街市暗自构成了丰富的表情图画,它展示着现实世界,也代表着生命的鲜活。无论你是羡慕、嫉妒,或者痛恨,它都鲜活多样地真实存在着。

鞭炮声锣鼓声越发响亮,金色布艺龙头正在攀登斜坡,追随的人群拥挤过来。身旁的父亲高兴翻看着手机,开始我以为是聊天,不过刚刚我侧目瞄视,发现他在浏览自己的街会摄影,还重新分享给我看了一遍。

固定在高架上穿戏剧服的七彩仙女、嫦娥已经完全显示出来。我没有吭声,提着相机往前走去。重复喊着“借过,借过”从人墙挤压进公路内道,又一次左拐右拐的绕入行车间隙,到达对面时,看见父亲正绕入车距间隙朝我走过来。

“你站这里拍照不如找个靠前居高的位置更好。”

“嗯”

父亲向四周举目张望,好像突然看到了什么,径直往东走了过去。我继续保持沉默,跟着他朝东走。

“站在这辆三轮车上看”

父亲拍拍三轮车厢栏,高兴望着登车的我。

“用相机拍照试试,效果肯定好很多。”

“嗯”

我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是依照他的意愿,打开相机让镜头试着对向表演队伍。

“效果好了不少,这个角度可以,能清楚拍到表演者的正脸。”

大装队伍已经进入视野,之前只看到露出人群的部分,现在整个大装表演都在眼底。舞龙队、大装队、秧歌队依次从面前缓缓走过。期间,父亲还热情给我介绍大装队伍里穿着戏服的人物,虽然对此没有太大兴趣,但也只好弄笑应答着。

从高处凝视父亲,他显得瘦小许多。我记得自己七八岁时候,仰望父亲的高大魁梧,期待着像父亲一样强壮。而现在的父亲精神和身体状态日益下降大不如以前。眼神中缺少了锋芒,每遇天气突变,就容易生病,依附土地的生活让他渐老变的明显。面对父母,我的心情总是五谷杂粮,想对他们更好一点,更爱他们一点,但正在异地拼搏的自己,很多时候却无能为力。所谓生活状态怎样才是好的呢?我们都在自己的世界迈步前行。

车旁的父亲仔细欣赏着大装表演,脸庞表现出无所遮掩的喜悦,目光紧贴在渐离的游行队伍上。会觉得失落吧!大学和伙伴的某次公园旅行,看见一个个家庭在树林野营,小孩子天真可爱,身为中年人的父母也显露着活力青春,小孩子的爷爷奶奶看上去比自己父母都要年轻而充满朝气。当时是羡慕的,现在也是,什么时候自己的一家人也会有这样美好的野营呢。注视着投入于街会大装的父亲,我保持着沉默。如同通往老家的一次次电话,汇报这一切安好的状态,却没有提过“爸爸妈妈有空你们到我这里的大城市玩几天,我给你们订车票”这样的话,现状只能停留在想法中。街会再等几天才会结束,但生活仍要努力走下去。

说着我从三轮车跃身,跳到父亲身旁。“老爸,我照片拍好了,你要不要看看。”

“好啊!我看看。”

下翻键每次按动都会闪过一张照片,最后的画面是瘦弱的父亲葆有兴趣,目光追随街会大装的背影。

第一章 紫罗兰纤微全文阅读作者:芊霁加入书架

她是我在网络中认识的女孩,年龄比我要小很多,没见过真人,但给我的印象是非常可爱。这种可爱有点古灵精怪,却又不缺乏细腻和温柔。

大概美好的事物总是短暂的,就如她久米音乐的昵称紫罗兰凋零,这五个汉字,我推测肯定有比字面更深的含义,但很多时刻不得不面对现实。原本,那天晚上我想给她一张照片的,整个上午我都考虑着这件事。也许那天晚上,我根本不必在意她所给的答案,因为回复的各种内容我早早就考虑过了。即便如此,发热的心情还是把预先的考量再次打破掉。

或许有人会疑惑,到底是什么问题呀!如果不掺杂因因果果,直白告诉你这个提问,你一定会觉得搞笑,屁大点事啊。但是对于她来说无比重要,不可侵犯。

问题是前一晚22点后偶然由我在微信中提出来的。“你知道为什么对你来说现在学习更重要吗?”当时带着怎样的语气呢?是否让她感受到严苛、质问。早已无法考证。

而此刻的22点15分,就在刚刚,她和我的关系彻底走丢。只是分别了一小会时间,我的内心便开始不安和悔恨起来,凭借着所剩无几的冷静,告诉自己我和她的缘分在情感思想中走丢了,她回到了她的世界。是的,走丢。我从来不喜欢说告别这两个字,也许觉得太过于悲剧,就像是原来美好的东西被裸露地破坏、撕碎。

问题的回复,昨晚她承诺会在今天上午发给我。不清楚什么原因,中午12点已过都没有收到任何消息。现在想想,幸好是在晚上回复的。下午她有场假期前的分班考要参加。

虽然心情逐渐平静下来,但是一想到她回复的“我学习就是为了深入去学神秘学”这句话,仍然难以接受的生气。提及神秘学,大多数人脑海里没有相关概念,因为生活中它并非属于通用科学。连经常读书的我,在认识她之前都不曾在意神秘学这个领域,比我年轻的她却把神秘学视为特殊的存在。

什么是神秘学,详细解释大家可以咨询度娘。神秘学可分为四大部分:宇宙论,秘传心理,预测学,魔法学。其中预测学里占星和塔罗,大家应该略微听说过。相识的时间中,和小幸的聊天经常会听她讲起塔罗。

“到现在没吃晚饭”

“迷茫”

“仔细浏览了一遍,才发现……”

“我用的“凯尔特十字阵”是近代改良版的”

“虽然差异不大”

“但我开始迷茫”

“以后到底用改良版还是初始版”

“当然我记得是初始版”

“我学习就是为了深入去学神秘学”

“现在没办法很好的学,爸妈都说我不务正业,等上大学就能学了。”

“到时候考个神秘学硕士”开心的表情随即发了过来。

此刻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忍耐,不能直白批评她的想法。

“我稍微有点失望”

“失望?”

“你知道吗?小幸,我真的特别特别希望,你越来越好,成长为阳光活泼的大姑娘,能够收获快乐幸福。”

“嗯,我知道。让你失望了,抱歉。”

“如果你是我的妹妹或者站在你父母的角度,我肯定也会担心。你学塔罗我不反对,只是把它当作工具,偶尔在生活里测试、娱乐一下,挺是有意思的事,但是或许沉溺就不可取了。”

“嗯,我错了。”

“你是个可爱聪灵的女孩,比我弟弟要更加成熟懂事,真的好想有个这样的妹妹。他现在天天躺在家里,只知道吃喝玩,啃老族一个,根本不会考虑以后生活的事,就是无忧无虑的乐天派。和家里人关系也不好,父亲对他非常失望。”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