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天堂NO3】

【小说天堂NO3】

互联网 2021-05-19 02:02:08

( 如果您觉得这个小说好看,推荐给朋友们吧,这里是小说 天堂在线书库,好书多多,无弹窗,力求全文字,争取全txt)

3、【下!书网NO3】 程子谦的马车停在了晓风书院的后门口,下车,子谦先前后张望一下——顺便统计下在门口等待白晓风的人数。在车里打了个盹的索罗定懒洋洋下车,伸了个懒腰……也怪他手长脚长,伸懒腰的幅度有些大,一不小心拍到了后门上边的一块牌匾……不知道是索罗定天生神力还是那块牌匾木料不太好,就听到“咔嚓”一声……索罗定往旁边一闪,后门上方的牌匾晃了两晃,砸下来,“啪嚓”一声碎成两半。索罗定低头看了看那块摔在门口的牌匾,仰起脸,一脚踩了过去——不关我事!程子谦摇着头在后头记录——索罗定踏入晓风书院第一步,砸烂牌匾。不多久,又传了个满城风雨……“听说了么?索罗定了不得,刚进书院就把牌匾砸烂了!”“他是要给白晓风个下马威啊!”“据说还踩了一脚呢。”“哎呦,作孽啊,这蛮子!”索罗定大摇大摆进了晓风书院的后门,第一眼看到的是院子。这晓风书院占地不小,白石子铺路,两边都是太湖石和各种古树花卉,还养了几只白孔雀,十分的雅致。索罗定觉得环境还是不错的,走了两步,低头看到路边趴着一只细犬。这狗十分漂亮,纯白色,卷长的背毛一直垂到腹部,优雅纤细,趴在一棵老槐树下,正打盹。索罗定从它面前走过,那狗抬头看了看他,两厢对视,细犬摇了摇尾巴。索罗定蹲下,伸手去摸狗的颈部,见它温顺,微微笑了笑,就感觉有目光注视……他一抬头。石子路边,有白玉的台阶,台阶上一排红漆镂花的栏杆,每隔十步左右的距离,有一根立柱,古朴的黑色石柱,柱身上浮刻着云山、楼台、飞鹤、雾海……精巧繁复,却不俗气。在一根石柱旁边,站着个白色的身影。索罗定由那人的脚尖往上看,白色的暗花靴子,银丝滚边的荷花裙摆,鹅黄色的腰带和外衫,黑色的长发垂在一边……一个身材玲珑的姑娘。再看脸,尖下巴颏儿,两个酒窝,一双大眼,好奇看,也奇好看。“晓月姑娘。”程子谦从后边走过来,跟那姑娘打招呼。索罗定微微挑了挑眉——这就是白晓风那个妹子么?长得不怎么像啊。白晓月抬脚踩着栏杆往下一蹦,跳到了石子路上,身手挺敏捷。她走到索罗定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番,开口,“站起来我瞧瞧。”索罗定愣了愣,站起来。“嗯……”白晓月仰起脸看比自己高了不少的索罗定,“头发乱了点、衣着随便了点,鞋子上也有些灰泥……”索罗定嘴角抽了抽,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和白晓风风格很接近。“呐,我叫白晓月,你可以叫我晓月夫子,从今日起,我负责教你礼仪和一些基本课程。”白晓月背着手,在索罗定身后挺有夫子样地溜达了起来,“我可不管你是什么将军还是高手,总之你既入我门下,就要听从我这个夫子教导,我怎么教你的,你都要好好学习、牢牢记住,不然要受罚的,知道没?”程子谦就见索罗定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赶忙在一旁对他使眼色——冷静啊,这是个姑娘!好男不跟女斗。索罗定深呼吸,劝自己不要跟这丫头一般见识。白晓月却似乎什么都没瞧见,慢悠悠说,“一会儿,你去换身像样点的衣裳,到书房写篇文章我瞧瞧,看你功底怎么样。”索罗定心中就产生了一丝怀疑——皇上是不是耍他玩儿呢?这是让他来做卧底……还是真的让他来念书啊?“对啦!”白晓月一拍手,“听说你功夫不错喔。”索罗定眼皮子直跳——不错?老子是天下第一!“那以后我会让你帮忙办点事,你也不可以推辞。”白晓月指了指后头,“我在书房等你,你去洗个脸换件衣服梳了头发过去,还有啊,记得擦鞋子。”说完,背过身,溜溜达达地走了。索罗定磨着牙扭脸瞪程子谦——不是白晓风教课么?怎么跑来个丫头?是个女的连揍人都不行了!程子谦摊手——天晓得。正对视,跑到门口的白晓月像是想起了什么,扭回头,“对了,你大名儿叫索罗定,有字没有啊?”索罗定嘴角一抽,自言自语了一句,“字个屁。”白晓月一脸惊讶,“字嗝屁?”“你才嗝屁!”索罗定翻白眼。白晓月板起脸,“分明是你自己说字嗝屁。”“老子说的是字个屁!”“不就是嗝屁!”程子谦一字不落地记录两人交谈的过程——好乱!……索罗定咬着牙漏出一个字,“屁!”白晓月双眉一皱,“你说你怎么取名字的,又是腚又是屁的,说话不能文雅点!”索罗定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她的说的腚是他索罗定的定,就感觉额头上青筋抽搐,伸手按着脑门,提醒自己——好男不跟女斗。“我住哪儿啊?”索罗定决定不跟女人一般见识,扭头问一旁奋笔疾书的程子谦。程子谦抬头,伸手一指西边,“西跨院儿。”索罗定拿了自己那个只装了几件衣裳的包袱就往西边走了。“站住!”白晓月还不干了,“在书院念书,一定要尊师重道!”索罗定抬手搭了个凉棚四外张望,“师在哪儿啊?”白晓月指着自己,“都说了我是你女夫子!”索罗定好笑,“你是我夫子又不是我老婆,我回不回房也要你管?还有啊,我平常最喜欢光着腚到处走,你千万别进我院子!”说完,大摇大摆走了。白晓月一双眼睛都眯起来了,站在后头盯着索罗定走远的背影——嘴都撅起来了。“咳咳。”这时,院子外面,刚才一直听情况的白晓风走了出来,这索罗定看来真的没人管得了,他妹子好歹是个没嫁人的姑娘家,怎么可能管得住那流氓。“晓月啊,要不然算了,哥另外想办法……”白晓风就想着要不然别管索罗定了,随他去。不料白晓月突然“咻”地一扭身,气呼呼往院子外头跑了,嘴里还碎碎念,“索罗嗝屁,你死定了!本小姐跟你没完!”……白晓风无奈地摸了摸下巴,回头,就见程子谦还在写呢,面上表情忒有趣。晌午饭的时候,茶楼里的人又聊开了。“听说了么?索罗定刚进书院,就把白晓月给招惹了!”“他竟然敢招惹晓月姑娘?!”“哎呀,那个流氓呀!”……闲适的午后,阳光照得墙头打盹的猫咪软趴趴地晃着尾巴,连喵都懒得喵一个。“哈啊~”晓风书院西边的独门小院里,躺在竹榻上手上那着个空酒壶的索罗定打了个哈欠,单手枕在脑后,望着天上的白色云朵。云飘得好慢、日子过得好慢……刚到晓风书院才一个时辰,他就已经觉得无聊了。“笃笃笃。”门口传来了敲门声。索罗定抬起头往门外看了一眼,院门没关,一个女子站在那里,穿着一件素色的长裙,手里拿着个篮子。索罗定翻身站起来,对她行了个礼,“三公主。”站在门口的,正是唐月汝。唐月汝给人第一感觉是漂亮,第二感觉就是凶悍刻薄,不怎么好相处,但是索罗定跟她关系还不错。唐月汝应该在朝中有耳目,肯定知道索罗定这次是来帮她忙的,因此拿着水果来看他,“索将军别来无恙。”索罗定跟她客套了两句,也不是多热情。唐月汝微微一笑,她向来对人傲慢也很冷淡,倒是觉得索罗定这样的人比较好相处,一味地笑脸相迎,她反而不知该如何打发。寒暄了两句,唐月汝告辞,袅袅婷婷出去了,只留下一个消息——六皇子唐星治钟情白晓月,听说索罗定第一天入门就对白晓月不敬,可能会想法子报复,让索罗定小心些。索罗定打了个哈欠,躺下继续打盹,觉得脑门后面毛茸茸的,回头一看,“喵呜”一声。一只肥肥美美的狸花猫不知何时抢了他的枕头,见他回头,也不跑,拿毛茸茸的尾巴甩了他两下,索罗定伸手将肥猫推上去一点,枕着它肚皮继续晒太阳。“叮……咚……”院子外头,有清脆悦耳的钟声传来,有些像是编钟,索罗定迷迷糊糊翻了个身,继续睡。没一会儿,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似乎有人进来了,之后,耳边响起了急促的“叮叮叮”的敲钟声音。索罗定睁开眼睛往上看,就见白晓月一手拿着个银钟,一手拿个银锤子,正在他耳边敲钟呢。见他醒了,白晓月不满,“本夫子叫你上课,你怎么不来?”索罗定皱眉,“我没听到你叫我……”白晓月又拿小锤子敲了一下钟,“叮”一声,“以后这个钟响就是我叫你呢,你的文章写好了没有?”“写什么文章?”索罗定坐起来,手边的酒壶落到了地上。白晓月脸又板起来了,“怎么好这样对壶喝酒,这是粗人喝法,一会儿我教你饮酒的礼仪。”“呵。”索罗定干笑了一声,“爷喝酒就是图个痛快……”“不准说爷!”白晓月拿锤子捶了他一下,捶在肩头不痛不痒的。索罗定瞧了她一眼,有些无语,“我说姑娘你没事干么?你自己忙自己的呗,别管我成不?”“不成!”白晓月还挺认真,“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索罗定就挠头,这世上最难对付的就是书呆子和女人,这姑娘倒好,两样都占齐了。索罗定摇了摇头,不过他自然不会怕个矮自己半截的姑娘家,站起来准备进屋睡到晚上,再跑去军营骑马练武功。白晓月见他要走,微微一笑,“我刚才进宫了一趟。”索罗定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她,有不好的预感。白晓月微微笑,“皇上说,你什么时候能离开晓风书院呢,是我说了算的。”索罗定一愣。“也就是说,你若是乖乖学礼仪,学成了我就让你回去,据说最近边关有些山贼土匪,皇上想让你带兵剿匪去呢。”索罗定一听这话,双眼亮了亮。“不过皇上也说了,你若是不听话,办事不利呢。”白晓月眯起眼睛,“就让你一辈子留在晓风书院念书写字,让别的将军去剿匪。”索罗定愣了半晌,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你威胁我?”“是啊!”白晓月双手轻轻一叉腰,仰起脸,“以后你要听本夫子的,要尊师重道,听到没?”索罗定磨牙半天,不过权衡利弊,还是打仗比较重要,心不甘情不愿蹦出一句,“算你狠,爷忍你!”“什么?”白晓月双眉一挑,“夫子问你听到了没有?”“听到啦……”索罗定皮笑肉不笑拖着个调门,“晓月夫子!”白晓月似乎很受用,点点头,站在院子里,伸手挠竹榻上的胖花猫。索罗定看她,“你怎么还不走啊?”白晓月眉间拧个疙瘩,“我干嘛要走?你换了衣服跟我去书房写文章!”“所以啊。”索罗定作势要宽衣,“我换衣服你大小姐想看啊?”白晓月捂着眼睛说,“好怕呀!”不过说完,她可没走,双手放下叉着腰微微一笑,“你敢脱本姑娘就敢看,你比那些瘦巴巴的书生有看头多了!”索罗定惊得一哆嗦。白晓月抱起胖猫往塌椅上一坐,笑眯眯瞧着他,眼眉都弯弯的,两个小梨涡出现在面颊两侧。索罗定嘟囔了一句,“疯丫头,面皮都不要了。”说完,进屋换衣服。白晓月看着关上的房门得意地笑,摸着狸花猫的脑袋,“原来是个外强中干的花枕头,面皮还挺薄。”

说完,就听到屋里索罗定嚷嚷,“谁他娘给老子拿双干净的鞋来!”www.xiAbOok.comwwW.xiabook.com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