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時笙2(全2冊)(簡體書)

時笙2(全2冊)(簡體書)

互联网 2021-08-05 20:16:16

在那個位面,時笙活了很長時間,就在她以為還能繼續活著的時候,西隱猝不及防地死了。她和西隱結有血契,西隱死了,她自然也活不了。回到系統空間,時笙掏出鐵劍,氣勢洶洶往屏幕那裡去。【宿主宿主,你冷靜!】系統冰冷的電子音急促響起。時笙一劍砍在屏幕上,哢嚓一聲,屏幕如蜘蛛網一般碎開,但是屏幕依舊堅強地亮著。【宿主冷靜!】主人你快來,宿主瘋了。我冷靜個屁!“你說,西隱怎麼死的?”他身體一切正常,突然有一天就不行了。【宿主,在一個位面停留過久,對你不好。】“放屁,以前在修真位面的時候,你怎麼沒讓我去死啊?”她就知道是這破系統在搞鬼。時笙手中的鐵劍再次砍在屏幕上。【宿主,請不要損壞公物。】“我還就破壞了,你能怎麼我。”時笙劈裡啪啦就把屏幕砍成幾塊。不能怎麼,但她能變新的。時笙面前的碎屏幕驀地消失,然後出現一面嶄新的屏幕。時笙的眸子一眯,臉上的怒氣突然就消失了。宿主這表情不對啊!算了,還是趕緊送走她,本系統完全不想面對這麼可怕的宿主。屏幕上刷出時笙的資料——

姓名:時笙人品值:-146500生命值:30積分:21000任務等級:B任務評分:90隱藏任務:完成隱藏任務獎勵:積分2000道具欄:“女王的皇冠”“鬼王之心”

人品值真是越來越沒下限了。她好歹也開創了一個新紀元,難道不應該給她點獎勵嗎?【你破壞了一個位面的發展。】“我那是讓他們提前進化。”強詞奪理!宿主的病情又嚴重了,無藥可治那種。【是否進入下個位面?】【傳送開始——】“你等會兒,我還有話和你說。”然而,時笙面前一黑,整個人消失在系統空間中。

“大人,將段公子留下怕是不好,他現在可是甯王的側君。”時笙望著面前英氣十足的女子,眨巴下眼,再眨巴下眼。“大人?您眼睛不舒服嗎?”女子立即緊張起來,“剛才您淋了雨,是不是眼睛進東西了,屬下去叫大夫來給您看看。”說著,女子就往外面走。時笙張了張嘴,想著能乘機接收劇情,便沒有叫她。這是一篇女尊穿越文。女主角叫姜芷,穿越前就是一個小白領,為幾毛錢能摳上半天的那種。然後她就穿越了,穿越成女尊國的草包王爺。女主角在現代為了吃穿而愁,到了這裡,吃穿不愁,還有美男環繞。於是,女主角只想當個米蟲,坐吃等死那種。其間各路美男皆為其傾倒,女主角感覺每個她都愛,不知道該選誰。女尊文嘛,最後女主角發揮博愛的胸襟,左擁右抱,成為人生贏家。原主君離憂,芳齡二十有三,是年輕有為的女相,權高位重後臺硬。想要爬上她床的人數不勝數,然而原主對誰都看不上眼,又是個不愛解釋的人,不知怎麼,後來就傳出原主暴虐成性的謠言,世家公子皆對她避諱再三。原主有一個未婚夫段清雲,是家裡從小就給訂下的,本來在段清雲束髮之後,就會進君離憂的門,但是君離憂的母親在段清雲束髮那年去世。一般守孝只需要三個月,君離憂對母親很尊重,所以為母親守孝三年。這三年她也沒解釋什麼,只對段家許過諾,三年後必娶段清雲進門。外面的人卻以為君離憂不想娶段清雲。段清雲在十八歲那年,還沒被妻主娶進門,在這個圈子裡成了一個笑柄。段清雲並不知道君離憂曾對段家許諾,心底有些怨氣。君離憂本來打算守孝結束後,就將段清雲風風光光娶進門,她也不打算娶侍君,以後君家只有段清雲一個主君,就在離守孝結束還有一個月的時候,君離憂發現段清雲和女主角走得很近。最後,女主角更是找上門,讓她取消和段清雲的婚約,還說什麼不想娶他,就不要耽擱他。原主自然不願意,她什麼時候不願意娶段清雲了?就算她心底對段清雲的感情稱不上愛情,可也稱得上責任。女主角卻胡攪蠻纏,跟她說什麼戀愛自由。原主沒有當場發作,送走女主角後,約見了段清雲,想問問他什麼意思。女主角不知道從哪兒得來消息,急匆匆趕到。當時,段清雲不小心打翻了滾燙的茶水,原主出於責任心,上去查看。女主角趕到的時候,正好看到原主抓著段清雲的手,以為原主要對段清雲做什麼,女主角當即和原主對上。四周的人很多,原主是有理說不清,她又是個不愛解釋的人,最後氣得拂袖而去。漸漸地,圈子裡的流言從她暴虐成性變成不負責任、欺負人云云。原主的名聲可謂跌到冰點。女主角仗著她草包的頭銜,三番五次找上門胡攪蠻纏,讓她和段清雲解除婚約,最後更是鬧到女皇那裡。女皇本來就有些忌憚君家,段家又掌握著軍政大權,此時有機會拆散這兩家,她還是很樂意的,於是下旨解除婚約。原主曾問過段清雲,是不是真的要和她解除婚約,如果不願意,她可以讓女皇收回聖旨。但是,段清雲說他要和她解除婚約。原主沒多做什麼,順從女皇的旨意,解除婚約。結果就是,原主又背上一些黑鍋。女主角將段清雲娶回去,一開始挺寵段清雲,可是時間一長,女主角身邊的男人越來越多,段清雲容貌只算中上,他在女主角那裡自然就不怎麼受寵了。原主再次遇見段清雲,段清雲整個人瘦得不像樣子,神情也是恍恍惚惚的,好歹二人曾經也算有婚約,原主便跟上去問了幾句。原來是女主角的一個男人中了毒,段清雲被指是下毒之人,事發後女主角還不相信他,如果不是遇見原主,段清雲當時是想去尋死的。她本想將他送回女主角府上,但是段清雲死活不願意,也不願意回段家。原主只好帶著段清雲回府,讓人小心伺候他,派人去請女主角來領人。看著依舊沒有任何侍君的原主,段清雲不免後悔。他是不久前才從自家父君那裡知道的,當初他如果多等一個月,她就會娶自己了。女主角身邊的男人太多,他根本爭不過,於是,段清雲想回到原主身邊。他趁原主生病,爬上原主的床。原主責任心很重,自己幹的渾事,自己要承擔責任。於是,在女主角找上門的時候,原主強硬地和女主角對上了。女主角私底下找段清雲,表示自己已經查清那件事不是段清雲的錯,對於自己的疏忽,她很抱歉。段清雲大概喜歡的還是女主角,所以女主角這麼一哄,段清雲半推半就,又被女主角哄了回去。可是,段清雲和原主不清不楚的,女主角接他回去後,根本就沒再寵倖他。段清雲又開始想念在君家的日子。原主又不是傻子,從段清雲選擇跟女主角走的時候,就沒打算再管段清雲。有句話說得好,小人難防。段清雲幾次聯繫不上原主,竟然告訴女主角原主曾強要他。女主角對自己的男人還是很在意的,就算不怎麼喜歡了,那人也是她的。所以,女主角開始針對原主,原主反抗,在外人看來,就是她在針對女主角,直到原主被整得身敗名裂、滿門抄斬。而外面的人都覺得原主是罪有應得。原主死得挺無辜。她不甘心,想要重活一世,活得風光,保家宅安寧,榮寵不衰。當然最重要的,是讓段清雲得到報應。她自認除了耽擱他的那幾年時光,沒有任何對不起他的地方,他憑什麼聯合姜芷這麼對她?時笙扶著額頭歎氣。這個段清雲十足惡毒!然而,段清雲的結局還不錯,女主角竟然沒有追究他被別人睡過的事。時笙一直覺得自己三觀不正,可是看到這種劇情,她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三觀不正。“大人,大夫來了。”時笙抬頭就看到剛才的女子帶著一個背著箱子的女人進來。“見過丞相。”這個女子叫戴月,另外一名女子叫映月,這兩人貼身伺候原主,是原主的心腹。“大人?”怎麼大人一直發呆?眼睛沒事了嗎?時笙回神,看向那個大夫,想到之後這身體要生病,被段清雲鑽空子,不免咳嗽一聲,說自己眼睛沒事,但是得讓大夫順便給她診治一番。“大人無大礙,可能受了點寒氣,一會兒草民開幾服驅寒的藥,大人服下就無事。”戴月鬆口氣:“麻煩大夫了。”“不麻煩,不麻煩。”大夫有些惶恐地回答,然後被戴月送了出去。“戴月,等雨停了,就把段清雲送回去。”時笙站在門口,對著往回走的戴月吩咐。段清雲這個禍害,她還是把他送給女主角吧。戴月一喜:“是。”她不喜歡那個段清雲,大人這麼多年都沒娶侍君,為的就是娶他過門。他倒好,不知怎麼和甯王勾搭上了,還讓大人在世人面前丟那麼大的臉。大人這次突然把他帶回來,她和映月還擔心得很,生怕大人做出什麼不合時宜的事。段清雲大概沒想到自己會被這麼送回去,有些不甘心,吵著要見時笙。他好歹是甯王的側君,丞相府的人不敢對他動粗,只能去請時笙。時笙此時有些頭疼,是真頭疼,聽到下人來稟報,一下就炸了:“見什麼見,他不走就揍他。”下人嚇得一個哆嗦,按照時笙吩咐的,將段清雲趕了出去。在丞相府外面,段清雲可不敢鬧,他也清楚自己現在是什麼身份,只是心底不免對時笙有些怨言,明明是她把自己帶回來的,怎麼就這麼無情地轟他走?

女尊世界,除了男女地位顛倒外,其他的也沒什麼區別。時笙作為丞相,每天都要去早朝,真是起得比雞早。不過,她去上朝自然就得和女主角見面。女主角雖然頂著一個草包王爺的頭銜,但是在女主角的努力下,已經快要擺脫這個頭銜,而且討得了女皇歡心。女皇對女主角也多了幾分重用,最近都允許女主角上朝聽政。這可是皇太女才有的待遇。時笙作為丞相,和女主角一左一右佔據著領頭位子。“皇太女這幾天被女皇罰抄經書,你們知道怎麼回事嗎?”“不知道啊。”女皇還沒到,一些官僚開始八卦。“我聽說是皇太女在外面調戲一個男人。”“皇太女要什麼樣的男人沒有,怎麼還在外面惹是生非?”“丞相知道怎麼回事嗎?”離時笙最近的一個女官小聲地問她。“不知道。”時笙端著丞相架子,一臉高冷。就算知道,也不會告訴你啊!皇太女最近看女主角得寵,那肯定看不順眼,看不順眼就得找麻煩,找麻煩的結果就是皇太女被罰抄經書。各路配角用生命證明一個硬道理,千萬不要和女主角作對。姜芷朝時笙這邊看了一眼,目光有些複雜。時笙毫不客氣地瞪回去。看什麼看!沒見過我這樣天生麗質的人嗎?原主能如此年輕就坐到這個位子,除了自身的實力外,還有君家這個後臺。君家已經連續三代蟬聯丞相一職,積累起來的人脈和財力都是讓女皇忌憚的,所以時笙根本不怕女主角,就算是女皇,也不敢對她怎麼樣。不過,這女主角長得還真是嬌弱。在女尊世界,女子多多少少看上去都比較英氣,畢竟男人的活兒在這裡是女人做,長得太嬌弱單薄,看上去多沒有安全感。姜芷被時笙瞪得一愣。自己還沒找她,她還好意思瞪自己。姜芷正要說話,一聲高喊打斷了她。“女皇陛下到——”四周的交談聲頓時消失,眾人紛紛垂下頭。女皇上了些年紀,鬢角有白髮,面容嚴肅,不怒自威,非要讓時笙來形容,就是那種刻板的老師形象。上朝是件無聊枯燥的事,時笙全程都在神游,最後女皇點名,她才堪堪拉回如脫韁野馬的思緒。“微臣近日身體不適,不宜操勞。”時笙有模有樣地回答,然而語氣擺明在敷衍。女皇:“……”剛才她這位丞相就有些不在狀態,現在竟然還用這種藉口敷衍她。丞相是要幹什麼?造反嗎?雖然知道對方是在敷衍,女皇卻還是順著她的話:“愛卿為國事操勞,可不要累壞身子,要好生休養。”時笙扯著嘴角,笑得毫無誠意,道:“謝陛下關心。”“家中也沒一個體己人兒,不如朕賜幾個美人給愛卿,愛卿身體不適,他們也好照顧愛卿。”時笙:“……”照顧是假,監視是真吧?這已經不是女皇第一次想給原主塞人,以前原主都是找各種藉口拒絕,時笙眸子轉了轉:“謝陛下隆恩。”女皇看時笙的眼神已經跟看外星人一樣了,自家丞相不會被人給調包了吧?上朝走神,辦事推託,現在連送她人都接下。不行,她得好好查查。其他人表情也有些古怪,心中開始打著小算盤。“既然丞相身體不適,那這件事就交給甯王去辦吧。”姜芷皺眉,剛才女皇說的是不久後的天祭,目的是祈福秋收,佑百姓溫飽。當然作為一個現代人,她是不相信這些的。古代糧食產量低,而且種類太少,更別說普通百姓沒有田產,冬天一到,餓死的人一打一打的。姜芷很想給這些人科普一下什麼叫科學種糧,但她現在剛剛得到女皇的信任,這個念頭很快就被她壓了下去。“是,兒臣定不負母皇重托。”後面的內容無外乎是些雞毛蒜皮的事,時笙聽得昏昏欲睡,好無聊啊!以後還是都裝病好了。下朝之後,時笙慢騰騰地往外面走,姜芷故意慢了幾步,和時笙並肩而走。“君相,不知可否邀你一敘?”時笙連個停頓都沒有,很不客氣地拒絕:“不能。”姜芷目光沉了沉:“君相,是關於清雲的。”她故意咬重“清雲”兩個字。時笙偏頭,嘴角微微上揚,牽扯出一抹譏諷的笑意:“那是你的側君,與我有什麼關係?”“前幾日,清雲去過你府中。”“是嗎,我怎麼不知道?”時笙開始睜眼說瞎話。姜芷:“……”姜芷臉色極快地變換幾下,最後沉著臉:“君離憂,清雲如今是本王側君,你作為丞相,應當知道避嫌,以後莫要纏著清雲。”時笙頓住身形,轉身和姜芷面對面,語調微揚:“你怎麼不說是他來纏著我呢?”“清雲怎麼會纏著你?”姜芷立即反駁,“他根本就不喜歡你,強扭的瓜不甜,君相若是真的喜歡他,就應該為他的名聲著想。”時笙看著姜芷沒說話。她的眸子黑沉如墨,平靜不起波瀾。與她的目光對上的時候,你會有種被扒光衣服站在她面前的錯覺。她看著對面的女子,動了動唇,道:“你從哪裡看出我喜歡段清雲的?”原主從未說過自己喜歡段清雲。她做事,都是建立在自己的責任之上。因為原主覺得,耽擱段清雲這麼多年,是自己的錯,她該為他負責,僅此而已。姜芷被問得啞口無言。她仔細回想一番,好像這個女人真的沒有說過喜歡段清雲。但是她之前做的那些事,不是喜歡是什麼?等姜芷回神,面前早已沒了時笙的身影。姜芷嘀咕:“喜歡就是喜歡,有什麼好遮掩的,古人就是矯情。”她來自開放的年代,骨子裡有一種優越感,所以很是看不上時笙這種掩飾的行為。是的,在姜芷眼中,時笙就是在掩飾。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