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莫言作品日文版翻译吉田富夫专访--日本频道-

莫言作品日文版翻译吉田富夫专访--日本频道-

互联网 2021-07-24 10:25:24

前言日本京都。77岁的日本老人吉田富夫刚刚在自己家中翻译完了莫言的《天堂蒜苔之歌》,这是他翻译莫言的第8部作品。11月的一天,当我们采访完吉田富夫,从他在京都的家中出来的时候,脑海里不断思索着是什么力量让年近80高龄的老人勤于笔译。在这场莫言热潮中,作为驻外媒体的我们一早便开始寻找莫言与日本的联系,我们希望莫言的作品可以乘着诺贝尔文学奖这列快车经由日本,到达世界更多的地方,然后在那里生根发芽。

谈与中国文学渊源:因为对毛泽东的新中国感兴趣而选择中国文学当时新中国成立不久,对于像我这样的日本年轻人来说,新中国就是新大陆、新世界。我当时比较年轻,对政治比较活跃,对毛泽东的新中国很感兴趣,因为这样的个人原因开始研究中国文学。

谈莫言:莫言经常说自己是农民,我也说我是农民,我们的出身一样。我在日本的农村长大,从小从事农活。我父亲是打铁的,莫言的周围也有类似的人,《丰乳肥臀》里就有打铁的,这部小说里母亲的形象和我母亲的形象一模一样,真的,不是我杜撰的。我开始认真翻译《丰乳肥臀》之后,完全融入莫言的世界了。

谈莫言作品:触及人的共性从而被世界接受莫言作品的日本读者可能很多都是在城市里长大的,不过莫言的作品追求的是人的内心的东西,反映了常常被掩盖的人的内心欲望和追求,人的内心的东西还是共通的。

谈莫言作品翻译:译作中加入了老家广岛的味道莫言的作品地方特色很浓厚,都是以山东高密等地为背景,我尽量把它变成以我老家广岛为背景的语言世界,不过完全变成广岛话也不行,主要上还是标准话,里面尽量地加一些我老家的味道。

谈中国现代文学以及中国作家:莫言获奖是中国作家反省的契机改革开放之后,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我觉得这十年是新世纪文学比较兴旺的时期。90年代后期到21世纪,中国文学越来越商业化,好多文学家好像也忙于商业活动了。这次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可能是中国文学家反省的一个好机会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是件幸事。

谈中日文学交流:鲁迅的作品给予日本知识分子非常深刻的影响文学有它特殊的作用,它能深入人的心灵。文学起到推进作用的前提是,民众要多看书,不看书的话也就谈不上能起到什么作用。

谈村上春树作品:不懂村上春树的世界上世纪70年代前后我看了他的一两篇作品,我跟不上,看不懂他的作品。他的世界我进不去,也许是我老了吧,故事的情节、语言我都进不去,后来我就没怎么看了。可能是有代沟的关系吧,另外可能是“文化沟”吧,我和他的世界是两码事。

寄语莫言:多保重!保重,多多保重。因为获奖,莫言的社会地位和名声都大了,他的社会负担越来越重,这对一个文学家来说不一定带来幸福,所以我想他说一句话——多保重。

寄语年轻的文学爱好者:多看书文化电子化是免不了,但是书是另外一个渠道。可以是现代的,也可以是古典的,中国古典文学是一个大的文学宝库,不看太可惜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