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番外】夜审_望族闺秀

【番外】夜审_望族闺秀

互联网 2021-05-11 21:31:14
69书吧 www.69shu.org,最快更新望族闺秀最新章节!

    刑部大牢,沈奇被推到大堂,立足未稳,水火棍就打在他胫骨上。他飞跌倒地,嘴啃一口土,狼狈不堪的费力爬起,口中喊叫,“我是沈中堂,我是朝廷一品大员,奴才休得无礼!”     狱卒们嘿嘿冷笑,“沈中堂,如今您是朝廷囚犯。赵王谋逆的同党,一品大员又如何,就要人头落地!”     沈奇惊惶的抬头四望,忽然望见当中的案子前正襟端坐一人,官府整肃,一张如玉的面颊冷若霜雪,眉目清秀。他也不抬头,把看手中的案卷漫不经心问:“堂下下跪的,可是犯官沈奇?”     沈奇惊得眸光敛做一线,那堂上的人,可不正是昔日那小乞丐,后来的探花郎沈孤桐?那个鬼影一般纠缠他的孩子?     “将赵王同党带上来!”沈孤桐一拍惊堂木,吓得沈奇周身一抖。平日与人为善小心明哲保身的他,不知如何被卷入这场纷争灾难,他同赵王并无勾结,如何把他偏偏牵扯进来?     “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我要~”沈奇瞪大眼,还不等喊完口中的话,就听一声惨叫,刽子手手起刀落,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飞来他的脚下。     “啊!”他惨叫一声,吓得周身酸软,险些瘫倒在地,他周身瑟瑟发抖。     沈孤桐冷冷一笑,摆摆手,侩子手又举起大刀,沈奇吓得闭眼。     这一次,一声闷响,噗嗤一声,一股滚烫腥粘的液体扑去他面颊,慌得他一睁眼,满眼血色,是他掉了人头窟窿冒血的躯体,晃一晃直挺挺的倒在他面前。     他惊得要发狂,拼命抓挠自己的头,摇头大叫:“我没有造反,我没有造反,我没有~”     沈孤桐一笑,摆手示意众人退下,只在清冷冷肃杀的大堂上,探身下书案笑望他问:“沈大人好忘性,莫不是忘记了当年,如何将我送去那男娼馆子?伤天害理,逼死我娘。”     “你,你娘,你娘是谁?你为什么总纠缠我?我根本不认识你们母子,为什么来我府闹事?”沈奇骇然的捶头哭喊,“我那女人是河东狮,你为什么来讹诈我?我从来不知道你娘,更没有你们这乞丐亲戚,我不是你爹,真的,不是你爹。”     沈孤桐的眸光里透出几分狠厉,忽然一捶桌案,又沉了气拿捏的幽森的说,“新近来了个大刑,名唤白猿上树,只将这人剥光裹了油布,浇上油……再从脚尖点火……”     “不,不,不要!”沈奇的惊恐冲出喉头,“我不是,不信你滴血验亲!”沈奇长喘粗气,眼珠都要惊惧的瞪出眼眶。     沈孤桐倒是镇静下来,寻思片刻,见他不像敷衍,才问:“江南,狮山茶园,有个名唤宦娘的女子......烟雨长堤,扁舟游湖,长亭躲雨。那位‘檀郎’大人……始乱终弃!”     沈奇一惊,一个寒战,如遇鬼魅,他难以置信的望着沈孤桐,颤抖了牙关问,“你,你是那茶园女子的儿子?你,你今年多大年纪?”     “吴宫女儿腰似束,家在钱唐小江曲,一自檀郎逐便风,门前春水年年绿。”他怅然吟诵,沈奇瘫软如泥,他摇着他,呆愕不已。     沈孤桐唇角微动,不由问:“沈中堂,这是想起来了?”     沈奇哈哈的冷笑,那笑声凄厉,如鬼哭吓人。     沈孤桐望着他,一身的屈辱,都拜他所赐,他要千百倍的追还。     沈奇笑过哭过,忽然摆手道:“探花郎,你错了。沈奇,不过是皇上的一条鹰犬,就是主子跟前的一条狗。陪主子下江南,如此吟风舞月的风流韵事,岂敢?”他苦笑不已,“探花郎,当知那檀郎是何许人也,此檀郎,非彼檀郎!”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