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子5年4次要离婚 法院为啥不判离

女子5年4次要离婚 法院为啥不判离

互联网 2021-05-08 21:44:13

女子5年4次要离婚 法院为啥不判离

宁顺花5年4次起诉离婚,却被以“没有确切证据证明夫妻感情确已完全破裂”为由驳回。关于离婚起诉案件中“夫妻双方感情未破裂”的争议,近几年不止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遭遇家暴、父亲被打、弟弟遭威胁、代理律师被砸车……这就是湖南省衡阳县“80后”女子宁顺花在婚姻当中的遭遇。

据上游新闻报道,从2016年12月以来,宁顺花因无法忍受丈夫陈定华常年家暴、沉迷赌博、暴力威胁自己家人等行为,先后四次选择诉讼离婚,但最终都被法院驳回。

该事件迅速在网络上发酵,诸多细节引发热议。

2019年,同一位审判长先是做出了“没有确切证据证明夫妻感情确已完全破裂”的判决,紧接着却又两次下达人身安全保护令,禁止陈定华对宁顺花实施家暴,禁止他骚扰、跟踪、接触宁顺花及相关近亲属。

2020年3月,宁顺花第五次诉讼离婚,陈定华的态度让人不寒而栗:“(我)不可能同意离婚,宁顺花的幸福只能由我给。法院一旦判离,将会出事情,(我)会‘报复’、‘搭上人命’。”

关于这场婚姻,宁顺花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她在接受采访时说:“这几年像是噩梦一样,对我伤害太大了。”

宁顺花的“妥协”

宁顺花说,自己与陈定华经媒人介绍,相识于2015年。那时她对爱情与婚姻还拥有美好的憧憬。

彼时,宁顺花在广东打工。过年回家时看到父母为她的婚事着急,她也因此心中充满压力。因为姐姐们都嫁到了外地,她便想嫁得离家近一些。此时,恰好有媒人将与她家同村不同组的陈定华介绍了过来。

据宁顺花回忆,两人第一次见面“没啥特别”,陈定华给她发红包,但她并没有收。“因为我们那儿的风俗是,收了见面礼就等于这事儿差不多定下来了,我不想这么早定。”

见面结束后,宁顺花回到广东继续打工。然而,陈定华、陈定华父母和她的父母开始了“连环催婚”。最后,宁顺花没有顶住这般“轰炸”,对这段婚姻点了头。日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她将此形容为“动摇”与“妥协”。

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她说:“刚开始听说他跟别人在一个公司里面,投了一点钱谋了个职位。当时我就想着,也许过不了什么荣华富贵(的生活),但平平淡淡过日子,应该也挺好的。再加上自己当时年龄二十七八,也着急。”

不过,在陈定华口中,两人的相识还有另外一个版本:“我与宁顺花是2007年在火车上认识的,我追了她9年,2015年年底(她)才同意。”

2016年6月15日,两人急匆匆跨入了婚姻殿堂,连婚礼都没办。接下来的日子,用宁顺花的话说,“结婚之后,他就暴露本性了”。

在宁顺花看来,陈定华口中的“投钱谋了个职位”就是个骗局,甚至连当初的媒人都是陈定华的“帮凶”。陈定华真正的身份是“无业游民”,整日靠放高利贷、赌博过活。赌博时他会“出老千”,输钱后还会非常暴躁。两人婚后的生活争吵不断,一地鸡毛。

宁顺花称,陈定华的第一次家暴,发生在婚后的第三个月。

她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道:“当时他在外面赌博收钱,一直到晚上很晚才回来。我问他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他被问得不高兴,我再问了两句,他就和我发火,我们俩就开始对吵。后面他觉得控制不了我,就动手了。”

此后,陈定华多次向宁顺花悔恨认错,甚至当着她姐姐的面下跪、痛哭流涕。每一次宁顺花都以为他是“真心悔改”,但换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等待她的只有陈定华的变本加厉。

宁顺花说,自己第一次在电话里跟陈定华提离婚时,他还在赌场上游荡。

“我只是想离婚”

宁顺花第一次向法院起诉离婚是在结婚半年后。

此前,宁顺花本在准备补上此前两人没办的婚礼,但偶然间,她发现此前承诺“再也不赌”的丈夫依然每日沉迷于赌桌。那一瞬间她意识到,丈夫“发过的誓、做过的保证根本没用,一次次触犯了底线,还总是恐吓人”。

2016年12月2日,宁顺花第一次向衡阳县法院起诉离婚,理由是“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巧合的是,3天后,陈定华因两次参与赌博,被衡阳县公安局处以罚款1500元,行政拘留12日。

陈定华称,那次拘留结束后,为挽回婚姻,“(我)曾写了100份承诺书,交给同村村民,每家每户都发了”。

陈定华还表示,自己结婚后“只打过一次牌,后来就没赌过了”,曾给了宁顺花30多万元搞装修、38万元做生意,又花10多万元给她买钻戒,如今宁顺花“不认账”。

2016年12月27日,衡阳县法院驳回宁顺花的诉讼请求。理由是:原告提出离婚,但未向法院提供确凿可信的证据证实夫妻感情已破裂,其夫妻感情并不符合《婚姻法》规定的法定离婚条件。

关于这个判罚,宁顺花的前代理律师王霆(化名)告诉《环球人物》记者:“其实法院的第一个判决是可以理解的,起诉离婚时提交的证据需要充分证明双方感情破裂到无法挽回的地步。而且当时陈定华还未对宁顺花施暴。”

2017年7月13日,宁顺花再次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向衡阳县法院起诉离婚,但半年后,衡阳县法院再次以“证据不足(证明感情破裂)”的理由驳回了起诉。

此次起诉中,陈定华提交了几份证据,让法院认为“双方感情并未破裂”。第一份是宁顺花在2017年中给陈定华发送的消息,里面有一些“我想你”之类的话;第二个则8月7日至9日双方的开房记录。

对于这个结果,宁顺花并不认可。她表示,开房记录是陈定华拿着自己“另一张身份证”伪造的。“我俩在同年7月24日因事都被拘留了,相当于我们俩从派出所出来就去开房了,这可能吗?”

此后,宁顺花又在2018年10月22日和2019年3月26日向衡阳县法院起诉离婚,但均被驳回。在此期间,陈定华的暴力行为愈演愈烈,宁顺花的父亲、弟弟和代理律师都被波及。

2017年7月14日,双方曾因财产分割问题出现争执;次日,陈定华去岳父家寻找妻子时没有找到,便将自己的岳父暴打至左眼红肿受伤。2018年10月,陈定华找到了宁顺花的弟弟,威胁道:“(如果离婚)就报复、杀人。”

对此,陈定华则表示,自己与宁顺花家人是“互殴”,“对方也先动手过”。

某次庭审结束后,陈定华还曾找过王霆律师的麻烦。

王霆对《环球人物》记者回忆道:“当时,陈定华以为宁顺花在我的车上,于是带众人直接在马路上拦下了我的车。但是他并没找到宁顺花,非常生气,就把我的车砸了。”谈及此事,王霆非常无奈:“对方似乎知道法律界限在哪儿,最后被拘留了几日、赔了我一些钱就放了。”

2019年12月,陈定华在法庭上公然宣称,“判了离婚就没完,要杀人报复社会”。庭审结束后,宁顺花感到了害怕,提前离开法院,但最终还是被陈定华追上,然后被他“拖下车进行殴打”。

陈定华则辩称:我想把事情说清楚,但宁顺花不给机会,我追上去拽了她头发,打了她。除此之外,我并没有打过她。

“给我一千万我也不要离婚。除了宁顺花,我没想过要跟任何人结婚生子,我把这个看得很重,一旦离婚了,我也不知道要去做什么。”陈定华对澎湃新闻说,“我估计我也好不了了,我心里感觉已经残疾了。”

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宁顺花说:“因为男方放话说报复社会,最后法院为了保障家庭和谐、社会稳定,再次驳回了离婚请求,说不离婚更适宜。”

感情未破裂之迷局

舆论发酵后,4月15日,衡阳县法院就宁顺花离婚案发布了公告:

(针对宁顺花前几次起诉离婚)我院均依法开庭进行了审理,并邀请了妇联干部、心理专家参与审理。期间,陈定华多次向宁顺花表示认错改错,以求谅解。宁顺花也通过短信等方式向被告表示愿意给其时间和机会。从宁顺花第一次起诉至今的5年间,陈定华自始至终请求和好的意愿非常强烈。2020年6月,我院承办法官与妇联干部一起到双方户籍所在村及乡镇走访,听取了双方亲友及村镇干部的意见。综合考虑全案客观情况,依法驳回了原告离婚的诉请。

公告的发布引发了更多网友的关注,尤其是“陈定华请求和好的意愿非常强烈”一句,在网上引起热烈讨论。

关于“夫妻双方感情未破裂”的争议,近几年不止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最著名的一次,正是李国庆与俞渝的离婚“谜案”。

当时,不愿离婚的俞渝也曾向法庭提交“一起旅游的证明,(李国庆)送的玫瑰花”等证据来证明夫妻双方“感情并未破裂”,但离婚意愿强烈的李国庆在接受采访时质疑道:“我真恶心,怎么叫没破裂?”

回归本案。

值得注意的是,宁顺花第三次起诉离婚时,衡阳县法院的审判长先以“没有确切证据证明夫妻感情确已完全破裂”为由驳回了起诉离婚,后又下达了两次人身安全保护令。

一边说“不能证明夫妻感情破裂”,一边又下达人身安全保护令,这难免让网友们觉得自相矛盾。

针对此问题,王霆律师解释说:“其实此事在法律上并不自相矛盾,驳回起诉离婚是因为证据问题,而下达人身安全保护令则是为了在申请人被侵害前施行保护,当时情况只能说明陈定华‘有可能’对宁顺花实施暴力。”

而关于女方对于法院”为了保障家庭和谐、社会稳定“才驳回了起诉离婚这一说法,王霆没有给出明确看法,只是强调”法院有自己的判决标准,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

根据衡阳县法院发布的公告,宁顺花已经于2020年3月3日第5次起诉离婚。衡阳县法院表示:“我院已协调相关部门对当前和判决之后的相关工作作出了相应的安排。待举证期限届满后,我院将择期开庭审理此案,后续处理情况将进一步通报。”

《环球人物》记者联系了衡阳县法院内部知情人士。但此人并未多说,只是强调了一句:“目前整个衡阳县法院上上下下压力都很大。”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