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情令番外二百一十三: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

陈情令番外二百一十三: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

互联网 2021-05-19 01:16:45

魏婴知道,聂怀桑本性不坏,他向往自由,最大的愿望就是一生看遍四时美景山川风物,寄情山水和美人,自由自在地享受生活。但当有一天,一直为他遮风挡雨的大哥被人害死的时候,聂怀桑的梦就破灭了。聂怀桑举起酒杯说起了他的童年:“魏兄,我从前从未与你说过我小时候的事情吧,你知道为什么吗?”魏婴摇了摇头,聂怀桑说道:“因为我一直不想说,有些事,我不想想,想起来我就难过……”

魏婴见状说道:“那就别说了。咱们说点高兴的!”聂怀桑摇了摇头道:“聂兄,今天我有些话一定要说。你要不要听?”魏婴道:“你若是想说,我自然要听,若是不想说,就将他放在心里……”聂怀桑叹了口气道:“聂兄,你知道吗?把事情都藏在心里,若是藏得太多,真的好累……”魏婴点了点头。

聂怀桑为自己倒了杯酒,道:“我父亲只生了我大哥和我,大哥年长我许多,父亲对大哥向来要求很严,对我却很骄纵,我父亲……是被温若寒暗害而死,父亲死后,母亲悲恸不已,缠绵病榻,不久也去了。我大哥当时才十几岁,便继任了家主之位,周旋于各大世家之间,还要带着不知事的我,其中的艰辛我当了家主后才真正明白……”

聂怀桑一口喝掉了杯中酒,伸手抹了抹眼睛,道:“大哥于我,既是兄长,又是半个父亲,他撑起了清河聂氏,也为我撑起了整片天!我知道我们家刀灵的厉害,大哥若死于刀灵反噬,那是我们聂氏一族的宿命,我也就认了!但他却根本不是!那夜他发了狂,连我都拦不住他,但他当时明明没死!我四处找他,哪里都找过了,就是没有!这不可能,魏兄,除非有人将他藏了起来!”

“你知道吗?魏兄,那时的我有多么无助?我平日里除了吃喝玩乐,什么本事都没有,当我开始四处找大哥的时候,我才发现,以我的能力,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做不了……我那时就恨我自己,为什么平时那么不务正业?为什么修为那么差?正是因为我没有本事,所以也没有人愿意相信我的话,他们都信金光瑶!他说什么他们都信!但是我不信!我不信啊!魏兄……”

聂怀桑埋首痛哭起来,魏婴默默地坐在一边,拍了拍他的后背道:“聂兄,这一切并不是你的错!”聂怀桑边哭边说道:“魏兄,我那时才真正明白什么是孤立无援!我暗自发誓——无论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大哥的死因查清楚!我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任人摆布,好在大哥在时,身边有很多忠心之人,他们听命与我。因着无人在意我这个窝窝囊囊的新宗主,我便买通了一些人,帮我调查金光瑶。

魏婴不知从哪里取出一只帕子递给了聂怀桑,聂怀桑擦了擦眼泪,道:“金光瑶此人,狡猾且多疑,他为了上位,用了不少手段排除异己,不过正因如此,才给我留下了一些契机。他与大哥义结金兰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为了让人觉得他重情重义,他待我不薄,无论我遇到什么困难,只要去找他,他没有不应的!若是没有大哥的事情,我真的会很感谢他……”

后来的事情魏婴都猜到了,他问聂怀桑:“聂兄,你查金光瑶的时候,有没有顺便查过薛洋?”聂怀桑点了点头道:“自然查过。薛洋是杀害我大哥的帮凶,我仔仔细细查过他的事情,但所知有限。魏兄,你为何对这个薛洋如此感兴趣?他不是早就死了吗?”

魏婴晃了晃酒杯道:“最近,我在追查一个人,也许与薛洋有关系,可能是薛洋的父亲。”聂怀桑点了点头道:“是了,薛洋这个小流氓,灭了栎阳常氏的满门,天下人都知道他与常氏有仇,那常慈安在他七岁的时候碾碎了他一根手指,但其实更有意思的是——那栎阳常氏,原本是他外祖家!”

魏婴立即问道:“聂兄,这件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究竟是怎么回事?”聂怀桑喝了口酒道:“就像戏文里说的一样,当年栎阳常氏的一位小姐在外出途中遇险,被一男子所救,两人在外相处了一夜,后来那女子便无故消失了,栎阳常氏为了掩盖这个丑闻,便对外宣称那女子病故了。”

“薛洋小小年纪便混迹于乞丐之中来到了栎阳,他母亲曾经对他提过自己的家世,他便上门认亲,可惜人家根本不认他!他日日在常氏门口徘徊,后来遇到了常慈安,常慈安不仅不认他还错待与他,薛洋如何会放过他们一家!”说道此处,聂怀桑摇了摇头。

魏婴问道:“聂兄,那薛洋的父亲是何人?”聂怀桑道:“薛洋从来不提他父亲的事情,他从小便流落在外,他这个人,戒心很重,不过他倒是对那几个和他一起讨过饭的乞丐不错,他混出了一点明堂后,那几个也成了小混混。有一次,他和他那群小混混朋友们喝酒,曾露出过蛛丝马迹——他母亲是被他父亲折磨致死,他也是不堪忍受他父亲的种种变态,才逃了出来。”

魏婴听到这里点了点头,道:“这样一切就说得通了。”聂怀桑也不多问,他是个聪明人,什么时候该说什么,他很明白。魏婴又问道:“聂兄,那薛洋身上可是带着什么东西?我的意思是除了阴铁,他是不是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动金光瑶?”

聂怀桑点点头道:“薛洋很狡猾,他与金光瑶狼狈为奸,也是以交换为前提。金光瑶一次次救他,放纵他,他自然要替金光瑶做事,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他没少做。不过,他还有更厉害的,他年少离家,但修为却不弱,因此金光瑶便猜测薛洋身上一定有秘籍,而且是极厉害的秘籍。金光瑶过目不忘,又擅长偷技,薛洋的秘籍他若不偷学几招,还真不是他了!”

魏婴点了点头,道:“那薛洋可有经常落脚之处?”聂怀桑道:“没有。他这个人,不相信任何人,若是有重要之物,也不会交给任何人。”魏婴与聂怀桑碰了碰杯道:“多谢聂兄实言相告。”聂怀桑笑了笑道:“魏兄客气了!只要是魏兄你想知道的,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魏婴笑道:“哦?那我倒是想知道一件事……”聂怀桑正色道:“何事?魏兄只管讲!”魏婴抿了口杯中酒道:“聂兄你究竟何时成亲啊?好叫我也提前准备些大礼送与你!”聂怀桑指了指魏婴道:“魏兄啊魏兄……你让我说些什么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虽自己不济,但架不住我周围的人一个个都厉害啊!你说如今我这眼光,看过了含光君还有你魏兄这样的,如何能看得上别人?嗯……而且让我上哪里找你们这样的去啊?”

魏婴睁大了眼睛看着聂怀桑道:“聂兄!你什么意思?你不会是……”聂怀桑立即摆手道:“啊呀,我说魏兄……我是打个比方,打个比方!我哪里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这情况,我现在愁的是以后清河聂氏要如何立足!你也知道我们家那刀灵的厉害,我不能继续修炼下去,殊伦也不能,我不能看着大哥唯一的骨血落得那个下场,哎……我……难啊!”

魏婴瞥了眼聂怀桑道:“这有何难?你不是一直想找个能保护你的吗?不如趁此机会便找一个呗,嗯……就照你那个标准找——人要有趣,有本事,能保护你,若是你那个绝色的要求稍稍降低些……也许就能找到呢!找到就娶回来!帮着你守着这个家,不是顶好?”

聂怀桑叹了口气,看了看魏婴道:“啊呀,聂兄……若是……若是真有这样的,别说娶了,就是让我嫁都行啊!问题是……问题不是没有嘛……”魏婴凑到聂怀桑跟前道:“聂兄,你说实话,是不是你心里头有人,然后……你一直等着呢!”聂怀桑听了魏婴的话,酒到了嗓子眼便被呛了回来,他憋得满脸通红道:“聂兄……你这可冤枉死我了!”

聂怀桑眼神有些飘忽,道:“我就是能找到那样的人,人家好端端的为何要到我们清河来辅助我?我能欣赏的人,必然不是泛泛之辈,哪里肯屈居人下啊!”魏婴道:“如何不行?你不会让他对你死心塌地吗?用你的真心打动他啊!”聂怀桑摇了摇头道:“只有真心哪里管用,感情的事,要你情我愿才好!世间哪里有几个像魏兄你这样的人呢?即使有,我也不是含光君……”

聂怀桑摇了摇头,一口干掉了杯中酒,面露苦涩。魏婴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低头抿了口酒道:“聂兄,你的缘分也许还未到,我帮你留意着,无论如何兄弟我也不能看着你就这么单着!你放心,总会有个人不顾一切奔向你,保护你!”聂怀桑举起酒杯道:“多谢魏兄!魏兄,你说的话,你可要记着!反正我记着了!”魏婴道:“一言为定!”(未完待续)

陈情令番外二百一十二: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陈情令番外二百一十一: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举报/反馈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