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算命先生骗了你——江相派起底揭秘(2)

算命先生骗了你——江相派起底揭秘(2)

互联网 2021-12-09 02:28:58

上面一期给大家讲过了江相派的历史沿革与组织架构,这一期就来介绍江相派曾经干过的两个经典案例吧,这些案子虽然不算是该门派做的最大的,但却都是最富特色的。

第一个故事:

话说光绪年间,佛山南海这里有一家大户人家的家里,忽然闹起鬼来。一开始只是后院里有些飞沙走石,或者偶尔有些鬼影,但是到了后来越闹越凶,家里的杂物开始无故自焚然后又自行熄灭;主人卧室里的一个柜子忽然不见,然后又在柴房里发现;有时候饭刚刚做好,揭开锅盖,却发现里面有些脏东西。这样可疑的事情发生了许多,足足闹腾了半年,虽然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但是整个宅子里从主人到仆役都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了。邻居有人也提醒这家主人,说是不是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才引出了这些怪事,最好找个和尚道士驱驱邪。而这户人家的主人邹先生是个道学家,平日里读四书五经,并不相信怪力乱神的东西,也没有接纳邻居的意见。

之后一天,忽然有一个游方的和尚登门拜访这家主人,自称法号为法明,自幼出家,云游了十几年,上个月才来到广东,想请这家主人邹先生把自己名下的一块荒地捐献出来修建庙宇。邹先生平日里读的是四书五经,对僧道没有好感,就让手下把和尚打发走了。和尚也不生气,离开前还给邹先生等人鞠躬合礼。离开邹家后,这和尚就来到了这块荒地里独自打坐,不仅气定神闲而且不吃不喝,附近好多人都去围观。

而就在当天夜里,邹先生躺倒床上准备休息,忽然听到床下有两个人谈话,其中一个说:“法明和尚来了,我们快走吧,这儿待不下去了”,另一个声音则冷笑道:“你别着急,那法明和尚今天已经来过了,这家主人不仅舍不得自己那块荒地,连见都不想见那和尚。这和尚吃了闭门羹,恐怕也不会再来多管闲事了!”邹先生听到这里,赶紧召唤家奴,但是四下搜了个遍,什么也没有发现。

自从听到了床下这两个人呢的对话,邹先生此前不信鬼神僧道的立场就有点动摇了。第二天早上,他派一个家奴过去偷偷观察法明和尚的动静。结果到了晚上,这位家奴回报,说法明和尚今天在荒地那边打坐了整整一天,一动不动,像一块木头一样。邹先生此时心里更加矛盾,暗想这个和尚可能真的有些本事,和平日那些骗子有所不同。不过呢,邹先生毕竟也不是普通人。当晚他不动声色,把妻子送到别的房间里去,然后叫上几个家奴和自己一起守在卧室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动静。

而这一晚,看似很平静,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可是,正当邹先生准备就寝的时候,忽然又从床底下听到了昨天的那两个声音,一个说:“咱们赶紧走,这姓邹的怕是要请那和尚来对付咱们了”,“另一个却说,别怕,就算这和尚来,咱们也可以和他盘盘道。姓邹的父亲当年贪赃枉法,把咱俩活活冤死,这仇咱们不得不报。”说完,又没有了声音,而此时,邹先生和他的家奴却把这些话听得一清二楚,随即把卧室翻了个底朝天,但是依然还是一无所获。邹先生对自己父亲为官时期的作为很是清楚,家里置地的钱也都是当时他父亲为官时弄来的。

于是,第二天一早,邹先生就亲自去了荒地拜见法明大师,先是谢罪,然后请他去自己府上。这一路上,邹先生听这法明大师的言谈举止,深感其不仅佛法精湛,而且宽宏大量,对他更是敬佩不已。于是,邹先生就请求法明大师帮他把家里闹鬼的事情给解决了。法明大师并没有立即答应,思考了半晌,最后才说“当年你父亲犯下过错,贫僧不愿意管你们这些事。不过呢,这事算下来也是你父亲的过错,你父亲已经去世,这场孽债还是解了吧;第二,邹先生你为人厚道正直,贫僧也愿意帮忙。不过,贫僧不会捉鬼,只懂念经,我帮你念十遍金刚经,为这两只冤鬼超度吧。”

说来也怪,和尚念完经文后,邹先生家里就回复了平静,不仅没有人在床下说话,此前的怪事也再也没有了。邹先生此时对于法明大师更是十分敬佩,不仅献出了那一片荒地,更是将此事向亲朋好友们宣传,不少富商名流都来找法明大师结缘筹款。短短两个月,法明大师就凑了五千两银子。

而正当寺庙要开工时,法明大师忽然把银子换成银票提走,并给所有人留下一封信,信上说因为自己干预人间是非,之前的冤鬼去地藏王菩萨那里告状,于是自己被罚去嵩山闭关悔罪二十年,因此这座佛寺也不能修建了。不过所有的银子,法明大师已经用来救济黄河灾民了,将大家的善款用到刀刃上。

事情到了这一步,不少人就开始怀疑法明和尚是骗子,把钱卷走了。而邹先生等人并不相信,在他们眼里,法明大师这种得道高僧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又过了几个月,当时衙门寄来了一张五千多两银子的善款收据,邹先生等捐款人也得到了朝廷的褒奖,于是,之前对法明和尚有所怀疑的人顿时哑口无言,大家都认为法明大师是一位得道高僧。

但是,事情真是如此吗?

其实整个事情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布局者一共五个,除了法明和尚本人以外,还有两个职业小偷与两个助手。首先,法明和尚让这两个助手——一对老夫妻提前几个月在邹先生宅子附近租了一间房子安顿下来,对外就说儿子出洋挣了不少钱,所以来这里居住。由于老两口对人和蔼,也没有人起疑心。

之后,两个职业小偷进驻到了老两口居住的房子,开始弄些点火搬运东西的把戏。而最让邹先生心神不定的床下的说话声,也是他们所为。他们挖了一个地道,接近邹先生的床底但是并没有彻底挖通,只是挖开了一块砖头,这样在床底下说话既能被屋子里的人听见;等到对方搜查的时候把砖填回去则不会被发现。

而后来的捐款收据以及朝廷褒奖,其实都是真的,但是这些文件其实都是花了一些小钱从某些幕僚刀笔吏那里买来的。几百两银子的票面收据,花十几两银子就你那个搞到。法明和尚远走高飞之后,将这些官方文件用来证明这些银子的去向,也彻底打消了所有人的疑心。而这样的骗术,就被江相派称为“遮天灯”,案子做的是冠冕堂皇,不仅筹款大张旗鼓,最后善后还请官府背书,如灯火一般通明;可是被骗者却又完全被蒙在鼓里,恐怕终其一生也不会觉得自己上当了。

当然,这个故事放在今天,恐怕上当的人就很少了,毕竟这个时代和过去不同,相信鬼神的人是越来越少,可是,这并不代表者江相派的骗术在今天就完全失去市场了,让我们来看看第二个故事,而第二个故事则是江相派的宗师,大师爸张雪庵亲自操刀导演的,大家来看看这个故事放在今天,会不会有人上当。

光绪末年,广东某县城来了个衣着华丽的青年人,带着某要人的介绍信,去县衙里找粮科师爷说要租一间大门面。可是当时唯一符合条件的门面是一间“鬼屋”。这间“鬼屋”本来是一个富商的别墅,可是修建起来之后就接二连三的出现怪事,主人也不敢来住了,这座房子也一直空着。这位青年要租,主人也是求之不得,满口答应。

过了几天,新住户就搬进去了,街坊邻居都围观在房子周围,看看不怕鬼的新房客是什么样子。当天可谓是声势浩大,众多的婢女仆人,排场很大,主人是一对中年夫妇,但是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只看见衣着华丽光鲜。

搬进去不久,这家新房客就发出请帖,让街坊邻居晚上都来当地一座大酒楼喝酒赴宴。在宴会上,大家推杯换盏中,才知道男主人姓李,祖上当过广州知府,而主人自幼饱读诗书,但是无心官场,后来跟着一个道士学习相命之术,并以此为业。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这座县城里有几个人与他有缘。一顿酒下来,街坊邻居都觉得这位李先生财大气粗,大有来头。

又过了几天,这家宅子门口立起一块三尺长的招牌——“玄机子在此候教”,县城里也有很多玄机子的招牌广告,大意都是这位玄机子李先生自由通读儒家经典,又得到异人传授,对于命运相术极为精通。当然,要价也不菲,看全相以及批八字,要价毫洋十元到一千元(这里我查证了一下,毫洋是当时在广东一带流通的货币,购买力方面,一元毫洋略低与一元大洋,当时北大图书管理员一个月收入也才十来个大洋)。

这招牌一打出去,县城里所有人都认识了这个玄机子:第一,他敢住鬼屋;第二,排场阔气;第三,要价真是贵的要命。总而言之,玄机子一来就是出尽了风头,不过名气虽大,却无人找他算命,因为太贵了。

不过呢,这个价钱也是对普通人来说很贵,对于富二代也不算贵。当时县城里有个富二代,名叫龙二公子,爷爷,父亲,兄长都是做官的,家里很富有,每天交上来的地租就有十几万石谷子。龙二公子也纠合了一堆这样的富二代朋友,整日寻花问柳打茶围。当然了,有些活也不能他们去干,不体面,因此龙二身边也有不少帮闲的食客,其中有一个最会察言观色的人姓徐,绰号叫做“打斋鹤”,此人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属于城里人会玩的那一类,平日里龙二公子要去哪里潇洒都先向他打听去处。

有一天,这群人又在一起寻欢作乐,“打斋鹤”从外面如获至宝的对众人说,又有了一个好玩的事情了,最近有个叫什么玄机子的算命先生开始看相批命,不但来头大,而且收费很贵,并把街上找到的传单分给众人,众人都很兴奋,因为他们平日里吃喝嫖赌之余,捉弄算命先生也是他们的一项业余爱好,此前他们就已经砸了好几个算命先生的招牌了。

过了几天,龙二一群人也打算去找玄机子的晦气,一群人做了好多准备。首先,“打斋鹤”年纪比较大,就打扮成一个富商,而龙二公子扮演他的跟班,其他三个富二代则分别扮演他的两个儿子与另一个跟班,事先还排练了一番,待到不笑场之后才去踢馆。

等到了玄机子府前,迎接的是玄机子的徒弟,将这三父子以及两个跟班请进了府内安坐饮茶。

借着徒弟通报玄机子的机会,一行人观察着屋内的摆设,只见屋中整洁大方,窗明几净,五个人不觉有些啧啧称奇。

不一会,玄机子就出场了,还未等众人发话,玄机子边走便冷笑道“拆招牌的人来了!”

众人一听,立刻倒吸一口凉气,而玄机子却有些惊讶,对着徒弟说,“来的人就这三位吗?我刚才在房里卜卦,来人四龙一狗,应该五个人才对啊。”

徒弟一听立即说,对,来了五个人,不过两个是跟班,没让他们进来,他们在门口等候。

玄机子一听,看了看站在门口的龙二,又是冷笑对徒弟说,“你跟了我这么多年,连来人的贵贱都分不清,枉我教导你这么久。那两位是做跟班的角色?那是两条龙啊,你快去请他们上座,好好款待。”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玄机子也没有理会他们,直接问他们几个人是要算命还是看相,“打斋鹤”此时也开始发挥自己的嘴皮子功夫,说自己见了传单,带了儿子来请玄机子大师指点。

玄机子听罢,说也好,我来看看你这两个所谓的儿子吧。不过呢,你这两个儿子面相高贵啊,大公子要五百两,二公子四百两。几个人一听,那还得了,纷纷说玄机子要价太贵。玄机子也不说话,指着龙二说,“你们还是便宜的,你们这位跟班的卦金至少要一千两。”

众人虽然心里清楚,但是嘴上还是抵赖说太贵看不起,最后,玄机子指着“打斋鹤”说,他们四个的命都贵但是又装穷。不过也好,你的命最贱,十两银子我就给你看个全相如何。

既然一听十两银子就可以,“打斋鹤”便说道,那就请先生好好指教我了。

玄机子略略打量了“打斋鹤”一下,略带讽刺的说,“你这个父亲不是好东西,不教儿子用功读书,反而带儿子逛妓院”,此话一出,这群人再也憋不住,大笑起来。

而“打斋鹤”佯装发怒,正要责备玄机子,玄机子也不理会,指着四个富二代说,“你们说我说的有错吗?要是我看相有错,你们把我招牌砸了, 连我的眼睛也挖下来带走”。

几个富二代面面相觑,不敢答话,只听见“打斋鹤”说,“好啊,你说,你说完我再拆穿你,老子不信拆不了你的招牌。”

玄机子一听,便继续往下说,有的是几个富二代知道的,有些连他们都不知道,倒是“打斋鹤”本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连话都不敢说,更是不敢说拆招牌。

给“打斋鹤”看完相之后,几个富二代算是心服口服了,陆续请玄机子算命,而玄机子也是句句灵验,把几个富二代的好多私事都讲的一清二楚。

几个富二代踢馆不成,玄机子的神通也路人皆知,好多周边地区的名流都来找玄机子算命,三个多月,玄机子就赚够了上万两银子,然后大门一关,又去别处云游了。

这个骗局,又是怎么行骗的呢?

这个玄机子,是当年江相派的大师爸张雪庵。在他启程入住前半年,就派了数名徒弟去县城里做卧底搜查信息,把县城里有钱人,尤其是游手好闲的富二代们打听的一清二楚,不仅“打斋鹤”本人也是张雪庵的卧底而已,之前被这群富二代踢馆的算命先生也是。因此,这群富二代们的家世背景,生平际遇,在他们来算命之前,张雪庵就已经一清二楚了,怎么还有看不准的道理呢?

这个故事没有装神弄鬼,看上去全是玄机子本人妙算无遗。虽然是一百多年前的故事了,但是今天这样的故事在好多地方依然上演着,不过形式上有了许多变化。江相派的这两个故事里,算命等东西只是一个幌子,更重要的还是在做局上。但是,这并不是江相派仅仅是将算命作为行骗的幌子,恰恰相反,江相派在算命这个行当中的造诣很深,其师门三宝中的《英耀赋》据说在当时被称作万金不换的秘笈。而我们今天能见到的许多算命先生,对《易经》,《三命通会》仅仅是略知皮毛就能和顾客侃侃而谈,让顾客乘兴而来满意而归,其仰仗的正是这部短短七百多字的《英耀赋》。而这部如此神秘的《英耀赋》内容究竟是什么呢?下一期小辕子我会结合自身以及不少前辈的真实案例为大家解密这样一篇神秘的《英耀赋》,敬请关注O(∩_∩)O

耐心读到这里的朋友,还请帮忙点个赞评个论关个注什么的吧,你们的肯定是我进步最大的动力,谢谢大家O(∩_∩)O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