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每一个给我算命的人,都会诡异的...

每一个给我算命的人,都会诡异的...

互联网 2021-12-05 07:18:11

“火车站成吗?”

这里距离火车站大约有个十来公里的路程,我第一时间想到人多的地方,便是那里。

“来不及,随便人多的地方就行。”老道士气息奄奄说道。

我脑海里又浮现出一个地方,咬了咬牙,将老道士扛在肩膀上,向着那里跑去。

“臭小子,你不会用背的吗?”老道士被颠簸的厉害,尤其是我的肩膀顶着他的肺,龇牙咧嘴叫道。

“哦、哦!”我也是有些慌神,担心出了人命,被他一说反应过来,转而将他背了起来。

很快,我背着老道士来到县城里最大的网吧——白桦林网吧。

“你看这里行吗?”我问道。

此时正值中午,来这里上网的学生很多。

老道士面色苍白,眯着眼睛扫视了一眼四周,点了点头说道:“可以。”

我手里紧紧的攥着那张符箓,此时也没时间细看,从口袋中掏出打火机,快速地点燃。

在一阵火光中,符箓眨眼间烧成灰烬。

“然后呢?”我问老道士。

“还有什么然后?”老道士乜了我一眼,自顾自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我知道他肯定还有后话,见他眼睛瞄着冰柜的方向,我恍然大悟,跑到吧台买了瓶红牛,赔笑着递给他:“老道士,不,老爷爷,算命的钱我也不要了,你跟我透个底,接下来我要做什么?”

“回家去吧。”老道士甩了甩手。

“这事完了?”我讶然问道。

“完?”老道士冷笑一声道:“你想多了,我的意思是你回家赶紧准备一口棺材,跟你家里人说一声,也不用找风水先生给你挑个好地方,乱坟岗上随便一块地,凑合着挖个坑,到时候把你埋了,这样好歹祸不及家人,也算你积了阴德。”

我当时火气就上来了:“我说你这人,我都不和你计较那钱的事,你咋说话这么狠毒呢!”

“道爷我在跟你讲事实!”老道士眼珠子一瞪道:“他娘的,我算了一辈子的命,头一次碰到你这种命格,往死里阴人,还专门阴像我这样的,这次我能不能化险为夷还是两说,自身都难保,还想我帮你不成?从今天起,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俩井水不犯河水,你看成不成?”

“那你把钱还我。”我把手伸到他的眼前。

老道士没好气的推开我的手掌,道:“还个屁!”

“从你收了我的钱开始,你就一个人左嘟囔一句,右嘟囔一句,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演这一出坑我这个学生。”我瞪着他道。

老道士从口袋中掏出那一包红塔山,跟我借了个火,点上香烟狠狠地吸了一口,方才说道:“臭小子,你不懂就别说,这个钱并不是我收的,而是另外一个人收走,有道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我就跟现在租房买房的中介一样,捞一些人情,替你算命的另有其人,但现在,因为你的命格非常特殊,不仅道家佛门不能碰,便是鬼怪妖魔碰了,也难逃一劫,刚才阴风大作,便是那人的警告,我向他保证这件事定然能平,不然到时候,我的下场比你好不到哪里去。”

“难道替我算命的还是鬼怪妖魔不成?”我嗤笑一声。

我入学这么多年,头一次听到这么荒谬的事情,从学校那里得到的知识下意识告诉我,这个老道士压根就是在编故事,忽悠我这个高中生。

老道士不说话,而是一个劲儿地叹息着,一副愁眉苦脸。

“那个符箓是干什么用的?”我转移话题问道。

“那个符箓,名叫雌雄符,实则是一对,你刚才烧掉的那张是雌符,所谓雌符烧,雄符飘,最多明天,那个人会来这里。”老道士说道。

“你是请了帮手?”我讶然说道。

老道士嘬着烟头说道:“我的道行尚欠,这件事必须由我师弟出面。”

“他很厉害吗?”我好奇道。

“厉害?”老道士低头想了想,最终摇了摇头说道:“不厉害,就是有点二。”

我纳罕道:“那你叫他来干嘛?”

“有些事,就得二起来才能解决。”老道士吞云吐雾着说道。

他这么一说,我愈发好奇他所说的师弟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物,在网吧呆到太阳西沉,我想告辞一声,这个点再不回去,恐怕我爸妈会担心。

老道士听我要走,冷笑一声道:“白天你不走,现在你走,不是找死吗?”

“这天还没黑呢。”我翻了翻白眼道。

“那是你没碰到我。”老道士翘着二郎腿,一副吊儿郎当,没有丝毫仙风道骨地说道:“中午阳气最盛,妖鬼遁形,你可以肆无忌惮地想干什么干什么,但这个时间日落月出,阳气转衰,阴气渐盛,招惹到不干净的东西,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我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他一番,夜路我不是没走过,也没见招惹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他显然看出我心里所想,淡淡说道:“我说了,那是你没碰到我。”

“你咋跟个灾星一样呢!”我顿时不乐意了。

“他娘的到底谁是灾星!”老道士瞪了我一眼道:“道爷我好端端地摆地摊,赚个外快捞个人情,都能碰到你这种人,我点背我认了,你哪有资格说我!”

我闷声不说话,从口袋里掏出根香烟,自顾自地抽了起来。

不得不说,老道士的话确实影响到我了,最终,我还是没有离开网吧,用手机给我爸打了个电话,跟他说了一下情况,今晚上就不回去了。

其实我跟我爹说这件事的时候,心里极为忐忑,毕竟从小到大,家里人千叮咛万嘱咐,不要让别人替我算命,今天却还是违背了家里人的话,打过去电话,我就一直担心会被骂个狗血淋头。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爹听完我说的话,电话那头便陷入了沉默,没多久我听到我爹发出的一声很是悲凉的叹息,他告诉我,这几天不要回家,跟着身边的老道士,他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什么时候可以回家,他会打电话联系我。

我没想到这件事竟是以这样的结果中断了通话。

我将内容转述给老道士。

老道士冷哼哼说道:“合着你家里人都知道这事,就道爷我被蒙在鼓里,傻不拉几地给你算命。”

我说道:“我一开始就给你说了啊。”

老道士一阵语噎,愁眉苦脸的继续嘬着烟头。

跟老道士唠嗑了半天,宛若守灵一样,很是没劲,一旁的网管看我们从白天到现在一直待在网吧,也不见上网,要不是我在中途买了几次饮料,恐怕此时早就被催促着让我们离开,即便是这样,网管后来还是过来催促了我们几次。

我知道老道士铁了心要留在网吧,便去吧台处开了两张夜机票,网管再不说什么,只是那眼神实在让人不舒服,老道士没说什么,我也懒得理会,自顾自打开一台电脑,点开网页,找到算命贴吧。

我死马当作活马医,看到有好些个算命的帖子,便将自己的生辰八字交给他们,让他们替我算算。

让我感到好笑的是,那些个帖子的回复竟是出人意料的一致,说我五行不缺,桃花运不断,简直是好到不能再好的气运!

说老实话,看到这种回复,我就知道是骗人的。

直到我看到唯一一个与众不同的回复。

那个答应给别人算命的帖子主人回复了我三个字。

你麻痹!

········第三章 瘦高个········

由于老道士的警告,不得已我和他在网吧将就一宿,为了排遣寂寞空虚冷,我登上算命贴吧的账号,将我的生辰八字齐齐告诉给会算命的水友,却无一例外得到的都是清一色回复,心知这些人连半吊子算命先生都不是。

唯有一个回复不同。

我也是大为光火,问对方怎么骂人,对方反倒骂的更凶,质问我从哪里看到的阴人命格,是在坑他,让他陷入不详之境。

我说这就是我的命格。

对方顿时沉默了,迟迟没有给我回复消息,约摸半个小时左右,对方私聊我,问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我说是的。

对方发了一个头痛的表情,旋即发语音说道:“你大爷的,你的破事本来跟小爷我没有半点关系,听清楚了,没有任何关系!我他喵的头一次来这个贴吧,就阴沟里翻船,碰到你这极品命格,现在连我也跟着要倒霉,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要和你见面!”

“为什么?”我发语音问他。

“不见你我怎么知道这命格是真是假!”他气哼哼说道。

我身强体壮,想了想也不可能出事,便将地址发给了他,他告诉我很快会找我。

翌日清晨,在网吧熬了一晚上,我眼睛红肿,老道士则像是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没事儿人一般地躺在椅子上,打着呼噜,睡得正酣,天色已经大亮,肚子也饿地咕咕叫,我便走出网吧去买早餐。

大街上清冷非常。

肉眼能看到的,只有早早出摊卖早点的,以及三三两两的上班族和晨练的青年男女。

另外,还有一个坐在一个台阶上的老乞丐,瘦骨嶙峋,穿着件破破烂烂的长袍,和周围的人群打扮格格不入,尤其是那双眼眸,白里泛着些许红光,眼珠子滴溜溜地注视着四周。

老乞丐似是发觉到我在注视他。

我朝着他露出一个沁人心脾的笑容。

学校老师教的好,世界多一份微笑,就多了一份爱。

哪成想这乞丐突然眼眸通红,飞也似的跑到我跟前,二话不说猛然掐住我的脖子,想要置我于死地。

当时我的眼眸便睁大到了极致,愤怒地望着这乞丐,我只是想让世界充满一份爱,哪曾想因为这个举动,老乞丐竟想要我的命!

我的力量很大,可是面对这个骨瘦如柴的乞丐,竟是没有反抗的力气,我感觉到身体变得冰冷,就快要窒息而死。

“旭日东升,你这小小孤魂也敢露头,真以为天底下没人治得了你?”

就在此时,一个瘦高个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宽大的手掌按在我的肩膀上,他的声音很轻,随即念着一长串地咒语,蓦然一只手掌紧紧地握住老乞丐的天灵盖。

那一瞬间,老乞丐眼神流露出惊恐之色,喉咙里发出“呃呃”地声音,却无论怎么挣扎都逃不出瘦高个的手掌,他就那样灰飞烟灭。

人怎么可能会灰飞烟灭!

我当时想到,而且这等悚人惊闻的事却在大街上没有泛起一丁点涟漪,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师兄在哪?”瘦高个问道。

我回过神,盯着他问道:“你是那位老道士的师弟?”

瘦高个点了点头。

瘦高个长得跟麻杆儿似的,皮肤却是我见过的所有人当中最白皙的一位,他的鼻梁很挺,嘴唇很薄,眼眸带着一股子阴戾,像极了我见过的校外不良青年。

可是这样一位穿着白色短袖,下身七分休闲裤的瘦高个,却给人一种极为安全的感觉。

我带着他走进网吧,一路上我们两个没有说过一句话,他面无表情跟在我的身后,直到看到躺在沙发上的老道士。

他的脸庞上才流露出一丝笑容,然后松了一口气,坐在老道士的对面沙发上,拿出雌雄符的雄符,轻声说道:“这雌雄符,雌符烧,雄符飘,我师兄的性子我清楚,没有遇到棘手到他无法处理的地步,是不会烧点它找我的,让他多睡会,你把事情经过告诉我。”

他的目光凝视着我,他的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

在楼下时,我就见识到他的本事,遂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他。

他听完,眉头紧皱在一起。

然后他问我的生辰八字,打算替我算一卦。

就在此时,老道士睁开了眼睛,突然伸手将他的手指头紧紧握在手里,气急败坏道:“明明听了他说的经过,你竟然还敢再替他算命,不想活啦!”

“师兄,你醒了。”瘦高个面带微笑道。

老道士松开手掌,愁眉苦脸,“就知道瞒不住你,罢了罢了,我也不装睡了。”

他从口袋中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说道:“这次我栽在这小子手里了。”

他讲述起他给我算命的事,说的非常详细,甚至扯出了阴鬼,拿着烟头的手指微微颤抖着,“不只是我,连阴鬼都栽在他手里了。”

瘦高个哦了一声,却是又掐指算命。

老道士气急骂了起来。

瘦高个耐心解释道:“不知道他的命格到底阴在哪里,就算把祖师爷请下来,也无济于事。”

说着,再不顾他的劝阻,继续掐指,最终,他的脸庞上出现了一丝凝重,而随着继续掐指,他的脸色更加凝重,直到放下了手掌,那双眼眸流露出我无法用词汇描述的目光,像是充满了惊愕,又看得出其中的紧张,更充满了好奇,紧紧的盯视着我。

“怎么会这么奇怪!”瘦高个喃喃自语。

我问他算出什么。

瘦高个的话和老道士说的一模一样。

邪门!

“难怪你大清早的就能碰到孤魂。”瘦高个好似恍然大悟般地看着我。

我郁闷非常。

谁能想到那老乞丐不是人啊!

“你脖子上是怎么回事?”老道士仿佛是才注意到我脖子上的掐痕一般,皱着眉问道。

瘦高个将刚才发生的事原原本本讲述给他的师兄。

老道士顿时眼眸睁大,瞪我道:“不是跟你说了,除了大中午,其他时间不许离开这里半步!”

“我这不是想买点吃的垫垫肚子么。”我郁闷地说着,将从外面买的一屉小笼包推到他的面前。

老道士气哼哼一声,从白色塑料袋中拿出个包子丢进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语气不满地说道:“世间万物,从新生到凋零,是个不可逆的过程,人更是如此,生老病死,由生到死,人死了才能给新人腾出个地儿来,可又不是所有人都心甘情愿的死去,比如那些因外力而死的人,更是心有不甘,一口气憋着,无法转世投胎,就成了孤魂厉鬼,想要报复活着的人,你现在命格发生变故,阴阳眼开,那些个孤魂厉鬼见你看得到他们,以为你是降魔除妖的道教佛门,还不跟你拼命!”

“我也不想啊。”我嘟囔道。

这种事情如果有选择,我宁愿重新来过,再不碰那些算命的,尤其是算的特准的人!

http://4262.gungunbook.net/Book/chapter/217218/141785.shtml?platform=620c4f (二维码自动识别)

也可以关注公众号“牧心之人”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