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寺院住持做完亲子鉴定,决定还俗做自己……|和尚|佛陀|出家|僧人|住持

寺院住持做完亲子鉴定,决定还俗做自己……|和尚|佛陀|出家|僧人|住持

互联网 2021-11-29 19:49:58

【本文节选自《寂寞猎食者:各怀鬼胎的情爱计算》,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一、在寺庙找到孩子

自称和尚生父的秦路说得非常直接,他第一次来鉴定所就跟我们直言,他儿子是个假和尚,1988 年出生时在医院被老和尚抱走,他们夫妻找了二十几年,直至最近才在朋友的指引下找到。

秦路秦蓉夫妇登门时北京正是夏天,外面大雨滂沱,到处都是积水,他们乘坐的出租车停在了园区门口,于是只好冒雨跑进大楼。

秦路看相貌大概五十多岁,身材高大,他一边跟我寒暄,一边将衣服挂在空调前的衣架上。

我留意到他打底的衬衫品牌,其单件至少在 2000 元以上,但袖宽跟不上臂宽,衣服极其不合身,明明是中老年人却强撑着穿了件年轻人的韩版修身款,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别扭。

妻子秦蓉则已完全是个老奶奶,满头白发,年纪更长,她站在丈夫身后一言不发。

小杨走近想帮老奶奶风干衣服,秦路却说:「你不用管,她身上的衣服不值几个钱,淋点雨死不了,哪就那么娇贵。」

秦蓉也受宠若惊的连连摆手,表示衣服穿在身上也能风干。

小杨见状有些生气,她索性从储物柜拿出自己的布鞋给秦蓉换上,又用吹风机帮她把头发吹干,把老奶奶伺候的不停夸「好姑娘」,却连一个干毛巾都没给秦路递过。

秦路也没理会,不停跟我诉苦,说他们家三代人信佛,却被假和尚偷了儿子,现在儿子长大成为黑寺庙住持,他去相认却被轰出来。

我有些疑惑道:「您儿子刚出生就被抱走,时隔二十几年,您是怎么确定,人家住持就是您儿子的呢?」

秦路道:「我儿子左边屁股上有个茶杯形状胎记,右边屁股上有她的牙印」,说到此处他向秦蓉看了一眼,然后接着道:「儿子出生后,我老婆天天心神不宁,说医院新生儿太多,为防止孩子弄混,就特地在他屁股上咬下牙印,谁想到现在真派上用场了……」

秦路这段话可以说是漏洞百出,且不说有哪个正常妈妈会在孩子屁股上咬牙印,就算人家和尚屁股上有胎记有牙印,你一个陌生人又怎么知道的?

秦路也意识到事情不对,便补充道:「其实我一开始并不知道,是我朋友说的,然后我就去春晖寺看了看……」

谈到此处,小杨「扑哧」一下没憋住笑,然后满脸坏意问道:「你去春晖寺看什么?偷看人家和尚屁股么……」我赶紧踢了小杨一下,小杨后面几个字没说出声。

秦路转向小杨,正色道:「小姑娘,你还太小,不知道为人父母的辛苦。我儿子丢了二十几年,为了找他,什么羞辱的事我不能做!而且,我们家当时生的是双胞胎,我去看看面相总没错吧。」

我赶紧替小杨赔罪,秦路便接着往下说。

当日,有云游的居士朋友告诉秦路,他发现千岁县春晖寺住持与秦路长子相貌极其相似,很可能是他遗失的幼子。

秦路听闻后,便搭乘次日客车,以想要捐寺建设的名义拜访寺庙。

第一天到春晖寺,秦路并没有见到住持,知客将他安排在寺中小卖部旁边的客房住下。

他在寺里住了几天,发现寺里僧人和香客都极其稀少,除了头天收到床和被子,之后再也没人理会他。

这几天他住的非常难受,每天晚上隔壁小卖部的老板都带人搓麻将,噼里啪啦的洗牌声和又吵又骂的聊天声持续到凌晨两三点。

他好不容易积攒点睡意,五点多钟又被附近高中过来早读的学生吵醒,整整一早晨,寺庙里到处都是背英语和背文言文的声音。

他最后实在忍不下去,便找到正在打麻将的知客,表示想要面见住持,知客却告诉他:「想捐钱给我就行,想见住持就自己找,我也好久没看到他了。」

这天下午,无可奈何的秦路拜完观音后,正打算走人,却远远看到一个僧人坐在地藏王菩萨旧殿前念经。

殿前有两棵银杏树,按树前介绍牌所写,这是唐代敕造春晖寺时,三藏法师亲手所植。树体极宽,最少也要七八人才能环抱,树干分叉极多,枝繁叶茂,整个殿前均被树荫笼罩。

那个僧人背朝着秦路,盘腿坐在落叶当中,头部微动,仿佛念念有词,刹那间天地寂静,阳光穿过银杏枝叶落在僧袍之上,星星点点,周身上下,皆为金黄,一派高僧修行的景象。

谈到这里,我笑说:「君子慎独,说易行难。一个人守着一座寺,不废修行,你儿子果然是高僧呀!」

秦路脸有怒色,说:「要是这样就好了!」

那天,秦路远远看见住持坐在银杏树下念经,不敢打扰,忍了两个多小时才敢靠近点,想要略微搭话,结果却听住持说道:「上去就是干,你现在清什么兵线……」

秦路没反应过来,以为是在跟自己说话,便问道:「不好意思,长老刚让我做什么,让我清理大殿吗?」

住持坐在那里仿佛有些激动,又说道:「走走走……他们要开团了。」

秦路只听到「团」字,还以为是「蒲团」,便说:「我不需要蒲团,我就站一会儿……」

住持这下是真的生气了,骂骂咧咧说道:「叫你别送,还非送,没蓝了,我先回城了……」

秦路一听住持要回,便上去抓住袖子,说道:「师父先别走,我说句话——」

就在此时,住持带的蓝牙耳机掉落地上,秦路才发现原来对方一直在树下乘凉打手机游戏。

住持回过头来,秦路看着住持年轻的脸,又喜又怒。

喜是因为,这张脸与他长子重病前的相貌一模一样,几乎可以肯定就是孪生弟弟。

怒是因为,秦路自己就是传统佛教徒,幼子出家为僧没有什么大不了,但必须得是个「好和尚」,现在却沉迷游戏,自己必须得教训教训他。

秦路便喝问道:「和尚,你别走,我问你句话,你知道犯了杀戒要下阿鼻地狱吗?」

年轻住持笑道:「自然知道,你有什么话说。」

秦路道:「一切唯心造,一切由心。你刚才在游戏里杀了那么多人,虽然现实中没人死去,但你刚才却实实在在动了杀心。这番业障你是逃不了的。」

年轻住持将手机掏了出来,打开游戏界面,笑道:「你这是别人的旧话,我且问你,你了解这款游戏吗?」

秦路摇摇头:「我不会玩这种造孽的东西。」

年轻住持笑道:「那你就不懂了,游戏语音都说,这是在『为了正义』和『保卫艾欧尼亚』。

既然一切唯心造,一切由心,那我的心就是在听从召唤,实实在在的降妖除魔,保卫和平。这番功德,我也是逃不了了。

心里想着他人功德,与人为乐,人我两善,就能常造功德。

心里想着他人罪孽,严于律人,宽于律己,就会常造罪孽。似你这般作为,我觉得还可以再仔细思量。」

秦路听得哑口无言,一时想不出反驳法条。

住持冲他撇撇嘴,笑着往寮房走。

说到这里,我暗自好笑,秦路竟然去跟和尚辩经,业余人士挑衅职业选手,不被碾压才怪。

小杨则低声道:「他把王者荣耀和 LOL 搞混了,艾欧尼亚是 LOL 里面的,估计当时那个住持被人指责,表面镇定,心里也挺紧张的。」

秦路恨恨道:「他本来就是假和尚,假和尚都是要下无间地狱的,现在还学了一嘴狡辩,满嘴口业,拔舌狱也是逃脱不了。」

听到秦路用如此恶毒的言语咒骂住持,我和小杨都是一惊,这完全不像一个寻子二十几年的父亲该说的话。

小杨问道:「你怎么知道那个主持就是假和尚?」

秦路冷笑:「真和尚守五戒十善,假和尚只顾捞钱。」

原来,秦路离寺前一日,曾看见众俗家弟子带着香客拜访春晖寺。

住持出面迎接,并在大殿为其中穿金戴银的香客算命,满嘴都是阿谀奉承的话,遇到男人就说升官发财,遇到女人就说永葆青春,算完之后竟然挨个收钱。

秦路当时激愤难忍,便出言喝止,并对香客们揭示「假僧、假寺、假弟子」,然后又说出当年老和尚偷孩子的实情,最后告诉年轻住持,自己就是他的生身父亲。

众人无不大哗,俗家弟子们一拥而上,对秦路拳打脚踢,直至将他赶出寺庙。

谈到此处,秦路把额头的头发一拨,指着青肿处说:「你们看,这就是那帮小子干的好事!」

我和小杨仔细寻找半天,终于发现他头发根处擦破的油皮,便赶紧点头。

秦路接着道:「那畜生更是混账。当日他那些弟子打我时,他非但没有阻拦,还在旁边看我笑话。我便喊出了他屁股处胎记和牙印的事。

那天半夜,他又偷偷到宾馆来找我,想来应该是他晚上拿镜子好好照过屁股,知道我说的不是假话。

我就劝他,不要再敛财,他同意了。

我让他跟我回家,救救他的同胞哥哥,结果他非要亲子鉴定。你说说,这世上有这样不孝顺的儿子吗?又是胎记,又是牙印,这还不够么,他这是想故意折腾父母!

人生在世,须知命是爹给的,身是娘十月怀胎生的,爹娘大如天,他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谈条件。」

秦路越说越气,直到取完样本,走的时候还骂骂咧咧,口口声声说对方来世会堕入「畜生道」。

二、前往春晖寺

按照约定,年轻住持应该到我们北京鉴定所取样,但他却说自己坐不了飞机、高铁,最后竟然派一名女弟子上门接人,力邀我本人过去。

我只能安排好鉴定所事务,然后带着小杨,前往千里之外的春晖寺。

我们下飞机时已是下午,又坐了四个多小时的汽车,到春晖寺的时候是晚上七点,正是暮色四合。

春晖寺内灯火通明,除了照明灯和寺内路灯,游廊亭榭,楼宇飞檐,檐檐角角皆是连绵不断的小灯泡,它们像线条一样为大殿和高墙描上金边。

年轻住持穿着僧袍站在寺前,我刚刚下车,他就念佛不断,迎上来为我们开车门,并说:「辛苦邓医生,实在对不起,我挨不住那些交通工具,太辛苦二位……」

这位住持个子极高,身材很瘦,皮肤几乎贴在骨头上,合在胸前的两只手如枯柴一般,只脸上还有些肉,言谈时脸上全是笑意,为人相当和善。

我也双手合十还礼,问他「师父贵上下?」——这是在车上刚查的佛教用语。

住持听我这么问,脱口而出「盲僧」,小杨忍不住想笑,于是赶紧捂住嘴。

住持索性哈哈笑道:「叫我喜清和尚就可以,施主可真有心。」

在此之后,他便领着我们去斋堂吃饭,路上又问:「上次和尚带人把秦路打了,他有没有跟你们说和尚坏话?」

我轻声道:「还好。」

喜清道:「他也是活该,在我地盘嚷嚷我师父拐孩子,和尚不打他就怪了。他第一天来寺里,我就知道他的目的,他就是想让和尚我给他儿子换肾。

他本来好好跟我说,我其实会认真考虑的。但他总觉得和尚好欺负,总觉得要教我些什么,那和尚还能惯着他?」

谈到此处,他突然问我:「你知道这春晖寺由来吗?」

这个我在网上没查到,但我听开车的司机路上提过,寺前石碑记载,这寺庙是贞观初年唐太宗皇帝敕造,据传三藏法师东归后,曾在寺里修行。

我便按这种说法提了一遍。

喜清笑道:「其实不对。这寺名明显是从『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化用来的,但孟郊却是玄宗朝的人,初唐的寺名怎么可能化用中唐的诗呢?这是其一。

春晖指的事『慈母之恩』,一个出家人修行的寺庙却用『春晖』作名,既已出家,便要六根清净,这显然不合适,而且寺庙本身规模极小,不符合皇族敕造规格。这是其二。

其三,我找林农们测算过那两棵著名银杏树的年龄,并不是 1400 年,而是 400 多年。

所以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春晖寺本来就是个家庙,可能就是明朝年间某个士大夫,为了感恩父母建造的,跟江南地区遍地的家庙没有区别。」

我没太懂,喜清跟我说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喜清笑道:「这就是他们给秦路那么多钱,然后让他当众来认我的原因呀!

你以为门口的石碑是谁刻的?当然是本寺的供养人——那些寺庙开发商刻的喽!

2010 年之前,我跟我师父,还有大师父、二师父在这里生活那么多年,寺里只有一进院子两个殿,人也只有三个老和尚带我一个小和尚,大家穷得一塌糊涂,只能靠给附近农村做做法事勉强糊口。

我大师父、二师父圆寂后,师父继任住持,后来师父也圆寂了,全寺就剩我一个,我只能靠读书时的同学们接济度日。

你别听他们说是我徒弟,他们那是为了保护我的脸面,其实我都明白。

2010 年之后,本地旅游业大发展,开发商们承包寺庙,我的日子才从贫困变成小康。说实话,其实我很感谢他们。但想让我处处都听他们的,我却做不到。

他们想换住持,换就是,大把钞票掏出来,找找关系换个住持还不简单,非要讲究什么名正言顺。

把我生父找来,说我师父偷孩子,污名化我师父,见人就编故事,想以此逼我就范,那太没意思。

2008 年,秦路第一次来庙里认我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身世,这还不到十年,不至于这么快就忘吧。」

谈到此处,我不由得惊讶道:「那么久之前,秦路就找过你?」

喜清点点头,笑道:「他们那时候骗我说,让我在家修行。不过我跑了,我从小就是个非主流僧。」

喜清一番话,还原了事情本来的样子。

三、喜清身世

1988 年,秦路秦蓉夫妇在千岁县打工时生下一对双胞胎。

因为是早产,两个孩子都先天不足,其中弟弟皮肤灰白,口鼻青紫,显然是有娘胎里带出的疾病。

秦路觉得两个孩子负担太重,便表示要把病恹恹的幼子丢掉。

秦蓉刚从生育的痛苦中缓过来,身体无比虚弱,她无力反对丈夫的决定,便在孩子被夺走之前,在他身上咬下记号。

她本来是想咬孩子胳臂的,这样万一自己去寻找时,比较容易找到,但幼子身体小得跟老鼠似的,手臂和大腿都太脆弱,她怕咬坏,只好咬在臀部。

这个孩子后来被扔在春晖寺门口。

寺中住持原先不想捡,因为这年中国南方正在经历五十年一遇的特大洪水,长江流域各个县乡粮食减产,寺里断了香火收入,也正在闹饥荒。

住持觉得婴儿在门口啼哭,县民走来走去,情形难堪,便命师弟善闵将孩子抱远一些。

谁想到善闵一抱起孩子,孩子突然停止哭声,睁开眼睛。

善闵便将这事告诉住持师兄,表示这孩子与佛有大缘,自己要收他为徒。

住持拗不过师弟,最终同意。

在此之后,善闵便给孩子起名「喜清」,将他养在寺中。

谈到此处,小杨忍不住问道:「当时寺里不是穷得没米下锅吗?你师父是怎么养一个重病婴儿的?」

喜清面带微笑道:「这件事,我也奇怪很久。问过师父几次,他却从不肯说。

后来我长到十几岁,天天跑网吧去上网,接触很多时髦信息,经常拿来反驳大师父讲的佛经。

大师父给我讲佛陀割肉饲鹰,我便从理性主义出发,指出佛陀用自己的肉换鸽子的命不划算,佛陀如果保存好自己,将来可以救更多其他动物。

大师父便告诉我:『对呀。当初你师父不应该卖血救你,他应该保存好自己,将来救助更多其他人。』」

那一年,善闵和尚为了养活还是婴儿的喜清,他跑到县医院找血头卖了 4 次血,挣了才 200 元钱。

善闵和尚也就是用这 200 元,带喜清去医院做检查,买药和奶粉,救回喜清的性命。

喜清对我们说:「那时他们才知道,我有很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

师父见我瘦小,怕我营养不足,在那么艰难的年代里,拼尽全力,每周都给我做一顿肉吃。

二师父腿脚有病,出不了门,周围农村有法事,去的都是我师父和大师父,而且一去两三天。

二师父就带我在县里居民家化缘,他自己只喝稀饭,却会厚着脸皮帮我讨鸡蛋。

三个师父和寺周县民,对我都很好,甚至都没想着让我长大回报。」

二十年后,秦路第一次找春晖寺要孩子,当时喜清的大师父和二师父已经圆寂,善闵和尚作为住持接待了秦路。

秦路告诉善闵和尚,自己当年太穷,养不活两个生病的孩子,所以只能丢在寺前一个,但心中一直有愧,这么多年自己都在信佛吃素赎罪。

现在,他已经在上海开起有四间门面房的大饭店,有了丰厚资产,他想要认回喜清这个儿子,他要花钱帮这个儿子治病。

善闵听到能帮喜清治病,高兴地满口答应。

秦路又告诉喜清:「当年扔你的是我,你要恨就恨我吧。你妈妈从来不同意。她对你日思夜想,想你想得两眼哭干,这些年跟变了个人似的,几乎魔怔,你去看看吧。」

秦路的每一个字,都说到了喜清心上,他向善闵征得同意后,也愿意跟生父走。

谈到此处,喜清抬头告诉我们:「我年幼时受过沙弥戒,师父不许香客们摸我的头,但我却很享受,尤其享受女施主来摸,因此受过大师父很多责骂。

有段时间,整个小县城的老太太都知道,春晖寺的喜清小法师很喜欢被摸头。那时候她们来寺里看我,经常给我带数码宝贝玩具。

我常想自己从何处来,人家都有母亲,我却像是孙猴子从石头里蹦出来似的,只有师父,没有母亲。

我只能把那些女施主的手,想象成母亲抚摸,猜测或许那就是娘的感觉。」

一听说生母并不想丢弃自己,而且始终在思念自己,喜清恨不得立刻飞到母亲身边,看看自己的母亲是什么模样。

但是,当喜清跟着秦路来到上海后,他失望了。

他的母亲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厨子,他成了小饭店的服务员,每天从早晨六点忙到晚上十一点,像机器似的,没有一刻停歇。

他试图跟母亲说说话,但秦蓉总是躲着他,每一句里都透露着客气和尴尬。

他以为母亲就是这样的性格,便自我安慰——天底下没有不疼儿子的娘。

但当哥哥从大学放暑假回来,他却看到母亲热情的一面。

秦蓉几乎每时每刻都想黏着哥哥,不停关心他的学业,问他还有没有钱花,八卦他有没有交女朋友,直到哥哥说烦死了,她才满脸笑意的离开。

喜清突然发现,这不就是师父和自己在一起时候的场景么?

让喜清更难过的是,自从哥哥回家后,秦路便不停带他们出入医院。

喜清一开始以为是要给自己治病,心中还有些欢喜,但每次都要带哥哥去医院,这就让他很疑惑。

直到后来,秦路秦蓉二人跟他说了实话,他才知道,原来哥哥有很严重的慢性肾病,这种病不可能根治,除非换肾,不然就算症状消失,十几年后仍然会转变成尿毒症。

患者的寿命只由一件事决定——那就是能否找到肾源。

听完生父生母的话,喜清气得几乎要吐血,原来所谓日思夜想,想的只是自己的肾,他们完全忽略了自己有先天性心脏病这件事,也完全不在乎自己的死活。

秦路对喜清说:「你现在已经跟你哥哥配型成功,你们出家为僧的不是讲究,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希望你能讲点良心,慈悲为怀,救救你哥哥。」

喜清强忍怒气,笑道:「佛陀割肉饲鹰,舍身喂虎,成就大慈悲,大造化。如今我哥的肾有难,我自然责无旁贷。我心甘情愿,帮他重塑钢铁躯,重拾男性雄风。」

秦路秦蓉听他嘴里说的乱七八糟,但却透露着答应帮忙的意思,立刻满脸堆笑,感谢这个好儿子。

却没想到,几天以后喜清突然消失不见,只大儿子房间里多了个信封。

喜清在信中只留下两句话「儿归,勿念。哥哥,加油!」旁边还画了一个笑脸。信封底下是一本破破烂烂的旧书,书名《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在此之后,任秦路秦蓉如何哭诉,喜清再也没有离开过春晖寺。

说完这些,喜清和尚告诉我们:「其实,我一直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爹娘。

如果是,那为何对我如此狠心,不需要时就弃如敝履,需要时就吃干榨净,完全没有一点疼爱。

如果不是,那为何那些记号都能对的上,是不是他们说了什么谎,动了什么手脚。

对此,我一直非常好奇,这也是我接受亲子鉴定的原因。」

四、和尚还俗

取样结束后,次日一早,我们就要离开。

喜清和尚在斋堂请我们吃早饭,他穿得非常单薄,衣衫宽大,进屋时仿佛随风飘进来的。

他带着信徒们刚刚做完早课,身上都是大殿里的香味。

我忍不住问道:「如果验证结果显示,你确实与秦路夫妇有亲子关系,你怎么办?」

喜清笑道:「那我就按约定还俗,把我的肾还给他们儿子。」

我便说:「喜清师父,从医学角度来说,我不建议你捐肾,一则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耐受这种手术,二则捐献后,你心脏负担加重……」后面的话,我不忍心往下说。

喜清一边喝粥,一边道:「不就是死嘛,对吧?」

说完之后,他顿了顿,笑道:「我要开始讲经了,你们听吗?」

我和小杨看他脸上有诙谐神色,便也跟着笑出来。

喜清道:「南宋时期,有个学生张三爱上个洗头妹,他给了洗头妹 3 万元彩礼,说等自己毕业就娶她过门,洗头妹说好。

但是,过段时间,洗发店生意不好,洗头妹被家人强行带回老家,并且把她嫁给地主老财做小老婆,后来难产死了。

张三知道这件事,非常难过,他痛哭一场,毕业后打算回家。在回家路上,张三捡到一只宠物狗,他把宠物狗送还主人,主人给他 3 万元谢礼。

这天晚上,张三梦见那只小狗。

小狗告诉张三,自己就是那个打工妹。因为生前债务没还干净,阎罗王不让她投胎。现在她已经把 3 万元还给他,希望他另娶别人。

自己终于可以好好投胎做人。」

喜清这个故事我隐隐约约听过,确实是什么典故,只不过,他说的太有个人色彩,让我根本没法想起原来出处。

喜清讲解道:「我不是捐肾给他们,我只是把命还给他们罢了。从此以后,我就不欠他们的。来世,我清清白白,陪着三位师父从头修行。」

说完之后,喜清哈哈大笑,全是释怀之意,没有一丝痛苦。

我忍着鼻头酸楚,也陪着强笑。

小杨则低头不停喝粥,发出很大的声音,我看见,她眼泪全都吧嗒吧嗒掉进碗里。

回到北京以后,我很长时间都不敢做出结果,一直拖了月余,才让小杨去寺里给他们送鉴定报告。

后面的事,就是小杨回来说的。

小杨送鉴定报告那天,正好赶上喜清的还俗仪式。

原来秦路秦蓉夫妇嫌弃我鉴定做的太慢,之后又请了另外两家鉴定所。那两份鉴定报告一致证明,喜清和尚确实是他们亲生儿子。

历来和尚还俗并无仪式,只需要向剃度师三鞠躬,不再守具足戒即可。

只因寺周百姓看着喜清长大,其中不少子弟都是喜清同学师友,所以才纷纷过来观礼,当然开发商和秦路秦蓉夫妇也来了。

小杨走到喜清旁边,递上鉴定报告,叫了声「喜清师」。

喜清看到小杨,极为开心,当下约定,手术后一起打 LOL。小杨听他这么说,几乎要哭出来。

众人在大殿等到下午六点,一辆电瓶三轮车才姗姗来迟,上面下来两个和尚。

开车的是个十几岁的小和尚,后面车厢里是个穿袈裟的老和尚,脸上皱纹堆垒,看外表说一百岁都不算多。

喜清赶紧迎上前去,将老和尚扶到殿前坐下,此人正是他的剃度师,也是他师祖。信众们都迎上来敬拜,口称正慧法师,老和尚一一还礼。

在此之后,老和尚拉着喜清的手,轻声细语道:「小子,你们家的事很乱,你想还俗呢,老僧不拦着你。

不过你师父圆寂前跟老僧说,如果哪天小子想还俗,让老僧问你两个问题,不然就不受你鞠躬。」

话音刚落,秦路突然冲上前质问:「老和尚,国家法律规定,每个人都有宗教信仰自由,你有什么资格不许人家当还俗……」话没说完,他发现开发商团队的人在给他使眼色,便赶紧闭上嘴巴。

喜清看着正慧法师的眼睛,点点头,表示同意。

老和尚便问出第一个问题:「你十一岁的时候读三年级,师父没有给过你钱,但你却从学校带回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书是不是你偷的?」

喜清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原来这些年,我师父总是欲言又止,想问不敢问的就是这么个问题!当然不是偷的啦?这是我买的!」

老和尚问道:「那你年纪那么小,钱从哪来的?」

喜清回复道:「我攒的呀!那时候天天顶着小光头去上学,同学们都以为我有法力,我同桌家的狗死了,就请我去超度,超度一次 5 毛钱。我做了七八场这种法事,超度一堆小猫小狗,才攒到 2 元钱在旧书店买到那本书。」

老和尚像是有些痴呆,看着天说:「不是偷的就好,你师父担心半辈子,就担心你走错路,这下他可放心了。」

说完之后,老和尚笑道:「另一个问题不是问题,而是禅理,你师父让我问你,琉璃王屠灭释迦族的时候,佛陀有大神通,为什么却不去救自己的族人?」

说到此处,众人无不糊涂,一向满脸笑意的喜清先是发了半小时呆,最后竟然面色通红,脸上都是羞愧之意。

老和尚问道:「你知道答案啦?」

喜清点点头,回答「知道了」。

老和尚突然喝问道:「既然知道了,你还不去做!」

喜清先是给老和尚深鞠一躬,又给在场众人鞠一躬,表示自己要上厕所解大便,然后转身走进后面院子。

在此之后,众人等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等到他回来,秦路秦蓉等人跑到后院去找,找了半天都没有见到人影,最后气急败坏,破口大骂,不过这时候已经没人再去理会他们。

老和尚在前殿哈哈大笑。

众人无比好奇,怎么大家劝了那么久都没劝成,老和尚一句话就把喜清和尚劝跑了,有信徒去问老和尚其中缘由。

老和尚讲了下面这个故事:

古印度有大权柄者名叫琉璃王。琉璃王父亲是佛陀大护法,迎娶了释迦族婢女为妻。

琉璃王小时候跟随母亲回娘家,在释迦部落受到各种嘲笑,被称为贱民之子,因此内心深种仇恨,于是让身边侍者每天早饭、中饭、晚饭提醒他三次,让他记得报仇。

琉璃王长大后继承王位,于是想起幼时所受欺凌,发大军进攻释迦部落。

佛陀为了挽救祖国,先是三次开示琉璃王,却都无法去掉他的杀心,之后又用神通将三千族人的神识摄在钵中,放在天宫,但是拿下来却发现钵中只剩血水。

佛陀这才明白,定业不可转。正所谓,万法皆空,因果不空。

于是,琉璃王第四次率军征伐释迦部落,将其国中人口全部屠灭。

释迦族人对一个小孩子的恶意,注定了他们的灭族之灾。

说完之后,老和尚笑道:「凡人畏果,菩萨畏因。因为凡人只怕恶果,不知恶果起于恶因,所以平时胡作非为,只图一时安逸。而菩萨则谨慎护持,不造恶业。

从二十多年前,秦家丢掉喜清那天起,他们的另一个孩子就已经注定无法保全。这种恶业,连佛祖都无法扭转,喜清当然要躲得远远的。」

在此之后,我很久都没有听到关于他的消息。最近一年,他开了微信公众号,每天用佛教学说给人做感情咨询,在一篇推文中他提到关于我的事,我觉得非常开心。

他在文中说,他有个做亲子鉴定的朋友(就是我,就是我)经常苦恼,原因是她给出的结果经常导致人家婚姻破裂。

有修行的人批评说她在造罪业,她的工作是「三输」,父输、母输、子输,只会造成家庭矛盾,没有一个受益者。

但他却觉得自己这个朋友做的很对,不仅不是罪业,而且是真正的修行。因为人间有很多因果,是不应该被打破的。

如果恶行没有被惩戒,那善行就不能体现其价值。如果婚姻里的出轨没有被揭露,那么夫妻间的忠诚就不会被珍惜。(本文出现的寺、地、人皆为化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