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十二秒(2021年程力栋执导的电视剧)

第十二秒(2021年程力栋执导的电视剧)

互联网 2021-12-09 11:38:00
第1集剧情图片

清晨,笼罩在南江市的晨雾如烟似尘,让人看不清方向,而南江市刑侦支队长赵亦晨的心,就跟这片晨雾一样,被笼罩了长达八年,一直找不到出路。八年前,赵亦晨怀胎半年的妻子许函失踪了,最后留下的是时长十二秒的报警电话。许函在电话中向接警员透露自己是赵亦晨的妻子,她把赵亦晨的职业和所在单位也一并和盘托出。但是,她却没有透露自己遇到了什么事情。从她失踪后,赵亦晨像是陷入到了魔障中一样,每天反复听失踪报警录音,一遍又一遍听,试图找出蛛丝马迹。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次抓捕毒贩团伙的时候,其中一个毒贩认识赵亦晨,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询问赵亦晨是否找到了失踪的妻子。面对来之不易的线索,赵亦晨疯了般想揪住毒贩问个明白,同事们担心他情绪失控,于是拼命拉住他,禁止他靠近毒贩。线索又断了,但很快有人寄了一张相片到赵亦晨姐姐家,赵亦晨去姐姐家拿起相片一看,妻子和一个小女孩合影,小女孩长得与赵亦晨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赵亦晨没心思回答姐姐俩口子提的问题,按照相片后面提供的地址,心急如焚在同事郑国强的陪同下去找许函。郑国强一直在关注许云飞家的动向,几年前许云飞逝世了,将财产分别留给了两个养女,大女儿叫许函,小女儿叫许涟。郑国强拿出许函的相片给赵亦晨过目,赵亦晨一眼认出相片中的女人就是他的妻子。郑国强提醒赵亦晨要有心理准备,一年前,许函出门溺亡,警方调查过后,确认许函系自然溺水死亡。许函死后,女儿赵希善跟随小姑许涟生活,精神出了问题。赵亦晨在郑国强的陪同下进入许家豪宅,找到了素未谋面的女儿赵希善。父女相见,并未有预期的惊喜,而是只有无声对视。男屋主杨骞出现在二楼,一脸警疑要求赵亦晨放下抱在怀里的赵希善。赵亦晨腾出一只手出示自己的警官证,证明自己的身份。一个女子走进大厅见赵亦晨,立时让赵亦晨面色一愣。这个女子跟他的妻子长得一模一样,姓许名涟,是许家豪宅女主人。许涟弄清了赵亦晨的身份后,允许赵亦晨带走赵希善。小孩子的脖子上挂着一条项链吊坠,吊坠里面有赵亦晨的相片吊坠壳外面刻着“爸爸”两个字。杨骞因为许函生前得到了养父许云飞送的八十亿财产,心生不满,与许涟关系紧张。许涟并非普通弱女子,她教训上门搬弄是非的陈好,声明自己才是许家的主人,杨骞只是副手。赵亦晨怀疑妻子死因非溺水死亡,但上级打电话给他,宣布他妻子死亡不能立案。许涟约赵亦晨见面,同意把赵希善的抚养权转给赵亦晨,同时转一千万许函的遗产。赵亦晨没有被金钱打动,面不改色谢绝了许涟的好意。

第2集剧情图片

赵亦晨始终想不明白,妻子许函如果可以自由出行,自然会跟他联系,但是自从失踪后,许函再也没有联系过他。他不得不怀疑许函不是个称职的妻子,生了女儿也不跟他联系。警察可不是一般人,说话总是深藏不露。许涟用一双冰冷的眼睛直视赵亦晨,试图看穿赵亦晨的内心,直觉告诉她,赵亦晨在她面前说姐姐许函各种不是,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该说的已经说清楚了,许涟认为没必要再聊了,于是起身就走,离去时提醒赵亦晨过一段时间就能拿到女儿抚养权了。赵亦晨留了一个心眼,带走了许涟喝咖啡的杯子,委托DNA鉴定同事对杯子上的人体组织进行对比,看是否与许函的DNA一至。肖局长不希望赵亦晨跟进许家的案子,赵亦晨无法理解肖局长的用意。肖局长提起许函生前得到八十亿遗产,赵亦晨又是许函的丈夫,因此得避嫌不能插手许家案子。赵亦晨不甘心,私下找魏翔商议,决定私自调查许家案。魏翔跟同事提起赵亦晨的状态,赵亦晨始终对妻子许函的死抱有怀疑,特意拿走许涟喝过水的杯子鉴定,同事弄清楚了赵亦晨的意图,赵亦晨怀疑许涟是许函,魏翔却觉得不可能,他以前见过许函很多次,从许涟言行举止来看,与许函天差地别,明显不是同一个人,俩人只是长得一模一样而已。

赵亦晨去了一趟监狱,想从一个落网的毒贩口中查清许涟的信息,但毒贩口风很严,答非所问,让赵亦晨捞不到一点线索。赵亦晨经常在外查案,没精力照顾赵希善,于是把赵希善委托给姐姐照顾,姐姐见到赵希善后,关切万分打量赵希善,眼里饱含怜爱。可怜的小家伙经历了丧母之痛,导致心理出现了问题,七岁了也不会开口说话。亦晨姐回到家后,与丈夫商量给侄女找个心理医生,丈夫认识一个叫秦妍的心理医生,亦晨姐立即打电话给秦妍,提起自己收留了弟弟的女儿,但孩子患有心理疾病,希望秦妍帮忙医治。秦妍在电话里面称呼赵亦善为善善,亦晨姐忽然回过神来,她好像在电话里面没有提过侄女的姓名。秦妍脸上笼罩着一层冰霜,眼里流露出一丝恨意,她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谎称之前在电话中听到亦晨姐提起侄女的名字。亦晨姐只是个妇道人家,被秦妍三言二语蒙骗住了,以为自己真的透露过侄女的姓名。妻子许函的死亡档案无故消失,赵亦晨愈发深信妻子非正常死亡,于是走访一名跟案件有关的前警员,了解妻子死因。前警员是为了家人的安全才辞了职,经营了一家小卖部,有一个女儿,日子过得虽然平淡,但幸福知足。前警员曾经参与许函溺亡案,他也觉得许函不像是自然溺亡。赵亦晨经过分析,推断许函生前被人按进水里浸水死亡,而后再被人扔进河里。

第3集剧情图片

1986年11月的秋末,许菡精疲力尽地找到一处桥墩底下,那里有柴火锅架,以及残破的棉被,尽管无法完全抵抗严寒,可至少能让她汲取些许温暖。不知过了多久,流浪汉马富贵回归地盘,在了解到许菡的经历之后,索性收留她在自己身边,自此二人开启了乞讨生涯,凭借着凄惨爷孙的形象,从一批批好心人手里获得更多收入。而这些收入,基本都被马富贵用来买毒品,随着日积月累的吸食,他的毒瘾越发严重,经常因亏欠毒款惨遭毒打,每次都是许菡亲手奉上微薄的钱财,以化解地痞流氓的怒气。正因如此,马富贵知道许菡是个会说话的小女孩,心里有了不为人知的盘算。侯德平仔细回忆着当晚发生的事情,隐约记得警方在打捞完尸首之后,小女孩从车库的地方跑了出来,一声声哭喊着呼唤妈妈。后来在处理死者指纹等各种线索时,侯德平接到神秘电话,对方以父母、妻女的性命,威胁他必须将此案定性为溺水身亡。说到这里,侯德平垂下眼皮,语气减弱,缓缓道出歉意。尽管真相令人痛心,可赵亦晨实在不忍再对其进行谴责叱骂,随即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崭新的红包,当作是给他女儿的见面礼,并且叮嘱他既然已经选择离开警队,若是有空就多陪家里人,不要等到失去再后悔莫及。开车返回南江市的途中,赵亦晨决定绕道去趟南郊公墓,途经别墅区,恰巧看到许涟坐车离开。明显两个性格有着天壤之别的女人,可是赵亦晨始终报以微弱希望,期待能有机会揭开许涟的真实身份。南郊公墓处,一眼望去的荒郊野岭,遍地寒凉,赵亦晨站在妻子的墓碑前,恍然想起他与胡珈瑛之间的大学时光,美好而青春,最终沉入水底。技术科打来电话,告知对比结果,证实咖啡杯上的指纹根本不属于许菡,也就意味着许涟并非是胡珈瑛假扮。秦妍按照约定来到赵家,顺便带来了心理测试卷,怎料赵希善似乎是察觉到什么,突然起身跑到窗前向外张望。成年人眼中的幽暗寂静,实则在角落里隐藏着不易发现的危险,陈好收到指令后,背起狙击枪转身离开。正当赵亦晨往家走,看见不远处有车灯在闪,定睛一看才知是刚要离开的秦妍。两人许久未见,简单聊了几句,秦妍倒是不太在意赵亦晨的冷淡态度,言简意赅地表明赵希善目前状况,属于是严重的内向型抑郁症,甚至因为痛失母亲所产生强烈的自责自罪情绪。秦妍希望赵亦晨能够放下过往,重建生活,接受现实,认清许菡与许涟本质就是两个人,不要再给女儿带来影响。她的话的确让赵亦晨有所触动,同时也在反思自己的行为,因此接下来的几天里,努力将查案的事情抛之脑后,全身心地投入到孩子的陪伴之中,直到那天电视台里播放思翔教育的广告,赵希善似乎被其所吸引,显得很感兴趣。赵亦晨意识到女儿很有可能在这家教育机构上过学,于是主动打电话询问许涟,跟她打听有没有跟女儿较为熟络的小伙伴。即便许涟表现不耐,当即挂断,赵亦晨仍不放弃,直接跑去学前班寻找线索,终在家长签字单上发现了许菡的笔迹与胡珈瑛完全不同。西关市刑侦支队的警员吕仁突然出现在学前班,按照他的说法是来调看监控,可问题在于吕仁神色有些慌乱,绝非如此简单。与此同时,郑国强收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连串地址,关键是注明“二十四小时,胡桃木衣柜”,尤其当他看到赵亦晨从门外进来,竟下意识将纸条藏了起来,随即劝慰赵亦晨别再操心案子的事情。杨骞担心赵亦晨会从其他调查里找出把柄,甚至觉得许涟像是变了个人,便故意找各种机会试探,无论是从她的说话语气,乃至手指上的薄茧。许涟不动声色,实则内心极其厌恶杨骞的接触,就像她当年厌恶养父许云飞,所以才会和许菡连夜逃跑,可惜最终一个被抓受辱,一个亡命天涯。许涟约赵亦晨见面,坦言自己曾代替许菡去参加家长会,所以才会导致字迹不同。考虑到赵希善需要后续的心理治疗,便将之前的医生名片以及诊断记录交给赵亦晨,随即拿着咖啡杯离开。回去的路上,许涟发现警方默默跟在车后,连续五天,每晚皆是如此。为保万一,许涟打电话通知杨骞烧毁所有关于许菡的杂物,除了部分照片保留。待挂断电话后,许菡拉紧安全带,命令司机立马刹车,出其不意地制造追尾事故。

第4集剧情图片

许涟故意制造车祸,指名道姓要见郑国强,可偏偏郑国强拒之不见,总觉得是有人暗中给警方提供线索,因此才会让那些追查已久的线索陆续浮出水面。反观赵亦晨想起肖局跟自己透露的信息,其中有一条关于金诚律所的老板王绍丰,他不仅是胡珈瑛的师父,同时也被警方列入嫌疑人名单,尤其对方在诸多供词中有所隐瞒,或许还是收留胡珈瑛的主要原因。思及至此,赵亦晨驱车跟踪王绍丰,一位已知天命的老人,西装革履,副驾驶坐着年轻貌美的女子,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也绝非在外包养的小三,两人之间乃是主雇关系,只有赵亦晨知道她是自己追查良久的贪官情妇周楠。当天晚上回到家里,赵亦晨拿出学前班的家长签字单,询问女儿那日是否见到母亲,可在赵希善沉默片刻,竟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更加令这段身份扑朔迷离。隔天,王绍丰行色匆匆地走出律所,从女儿手里接过外孙,全然无视女儿脸上惨遭家暴的淤伤。眼见这对爷孙俩手牵着手进入商城,赵亦晨带着女儿,悄然躲在旁边观望,直到王绍丰急不可耐地打算离开,这才逐步上前与对方打了招呼,敏锐地盯着那张隐藏所有情绪的脸,包括当他看见胡珈瑛的女儿时,眼里的诧异转瞬即逝。简单叙旧之后,双方互相道别,赵亦晨发现周围有几名打扮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全程都在朝这边投来目光,以他多年来的经验,不难看出这些人都是乔装的便衣警察。正因不知警察为何监视王绍丰,赵亦晨主动给魏翔打去电话,让他多留意王绍丰的动向,毕竟目前难以推测他们是属于刑侦还是纪委。王绍丰将外孙交给妻子,继而匆忙回到律所,不由想到他曾试探过胡珈瑛,彼此有过一面之缘,尽管胡珈瑛当时一再否认,可还是没能让他动了杀机,并且催促电话另一头的人抓紧时间动手,也就有了后来的失踪案件。现如今,王绍丰唯恐阴谋败露,急着找来冯彬,这个绰号瞎子的贩毒集团骨干,乃是他和周楠交易毒品的源头。王绍丰让冯彬及时变更送货方式,以避免留下指向性的线索,殊不知赵亦晨已在一号便利店安排眼线,专门对周楠进行盯梢。趁着女儿熟睡之时,赵亦晨再次翻开妻子的笔记,上面清楚描述了她突然接到王绍丰委派的案子,至于委托人马玉川则是当事人的儿子,由金诚律所代理马富贵贩卖毒品之事。胡珈瑛与马富贵相处多年,对他家庭背景了如指掌,瞬间意识到这其中定有隐情。虽然马玉川的联系方式显示为空号,可是王绍丰竟随便找个理由蒙混过去。最近几天,杨骞派了孙乾和黄田军在赵家附近埋伏只为等有利时机。赵亦晨私底下找到马玉川,从而套出他根本不愿为马富贵花钱打官司,完全是王绍丰主动联系自己。有了这条重要线索,赵亦晨趁热打铁,提醒马玉川尽早坦白实情,否则到最后会触犯法律,难再挽回。马玉川迟疑良久,而后赵亦晨又去律所见王绍丰,并且拿出马玉川供述的录音,好奇这位老牌刑辩律师何必要冒险作假。眼瞅着事实摆在眼前,王绍丰依旧是镇定自若,甚至表示自己怕惹麻烦,才会听信了毒贩的谎话,很明显是将黑锅推了出去,再加上马富贵早就去世,已然死无对证。王绍丰以一套天衣无缝的说辞,彻底摆脱了这起案件给胡珈瑛的影响,可当赵亦晨带着女儿前脚刚走,他却再也掩饰不住慌乱,拨通了那串号码,要求对方务必想办法解决这个麻烦,否则后患无穷。本来赵亦清要出门买菜,孙乾趁家里没人,便想着潜入房间安装监控设备,可偏巧是赵亦清忘记带公交卡,急匆匆地折路返回。负责守在楼底的黄田军想要给同伴通风报信,奈何同伴迟迟未接通电话,直至赵亦清上了楼,才与对方正面相遇。没过多久,赵亦晨抱着女儿上楼,忽然发现房门敞开,唤了几声没人回应,进门发现满地狼藉,大姐赵亦清昏倒在血泊之中。

第5集剧情图片

马富贵与许菡相依为命,即便他本人比较贪财,甚至认识许多牙子,却从未想过卖掉这个女孩儿。转眼几个月过去,马富贵没能逃过1988年的初春,一把瘦弱的老骨头惨遭几个陌生男人的毒打,就连许菡也被抓去抵债,第一次见到大毒枭曾景元,正是她为马富贵求情,甘愿变成他们手里的工具。老城区的菜市场,依旧是人来人往,一位母亲牵着年幼的女儿上街买菜。已然落入牙子的视线。小女孩叫做雯雯,看起来要比许菡小上几岁,毫无戒心的她显然被许菡手里的千纸鹤所吸引,单纯地跟着离开。本来牙子是要用许菡做诱饵,拐卖那些年幼的儿童,怎料许菡突然改变主意,拉着雯雯的小手拐进小巷里,仿佛当初要带妹妹逃离魔窟般下定决心,妄图寻找警察的帮助。可惜还未等人走出胡同,当即刹住脚步,几个牙子拦在面前,直接用麻袋套住雯雯,令她燃起的希望瞬间犹如死灰。幸好赵亦晨将大姐及时送往医院,暂且保住性命,赵亦清躺在病床上,翕张着发青的嘴唇,吃力且沙哑地回应安抚弟弟。由于大姐夫刘志远要在医院陪护,所以去接外甥刘磊的任务则交给赵亦晨,而此时高三准点下课,不少学生拎着书包飞快往校门走,唯独在拐角处,刘磊遭到同年级学生的霸凌。为首者的李瀚让其余几人压制住刘磊,不仅抢走他兜里的五十块钱,甚至扒掉裤子,在照相机前羞辱一番。随着大雨倾盆落地,这场恶行才算戛然而止,待李瀚等人离去后,刘磊举着书包匆忙跑向校门,恰巧正与舅舅打个照面。为掩饰方才所遭遇的耻辱,刘磊谎称弄丢复习资料的费用,赵亦晨尚未多想,干脆又拿出五十块钱交给他,却未留意到刘磊望向车窗外,有一瞬间的神情异样。因为从刘磊的视角里,不难看到有几个学生结伴走在街边,迎着灰色的天,透着泛黑的心,再无其他。回到家里之后,赵亦晨用设备在房间里检测到两种监听器,同时为避免打草惊蛇,故意凑近监听器佯装给姐夫打电话,实则在卫生间里跟陈智说明情况,布局引蛇出洞。待一切忙完,赵亦晨走进女儿房间,意外发现女儿再次躲进柜子里,小小的身子笼罩在一片阴影,尽管很想询问她为何要这么做,可到头来什么都没说,默默地把她抱出来,承诺自己会永远守在身边,给予女儿足够的安全感。杨骞总想以各种方式讨好许涟,奈何许涟依旧不为所容,不禁让他产生怀疑,私底下拿走咖啡杯打算去做指纹比对。事实上,许涟从未信任过杨骞,甚至将对方摆在对立面,经常派些信任的手下进行监视。赵亦晨送女儿到儿童康复中心,亲自交给秦妍才算放心,可当他刚走没多久,孙乾和黄田军已着手准备计划,按照先前所约定,他们会佯装抢劫犯趁机杀掉赵希善。杨骞连夜赶往南江市,专门在康复中心附近蹲守,告知二人计划有变,务必保证孩子的性命,将她活着带回来。殊不知,警方已提前在周围布控,等待赵亦晨发出收网命令。此刻秦妍引导赵希善做游戏,结果发现她竟将小女孩玩偶放进衣柜里,柜子外面则摆放成年女性玩偶,这一幕让秦妍大惊失色。关键时刻,门外传来嘈杂声音,秦妍出门查看才知是徐贞、魏翔等人抓了两名“劫匪”,随即扭送至警局进行审讯,其后问出对方皆是当地无赖流氓,有过严重的前科。而在另一边,赵亦晨去康复中心找秦妍,在其办公室里发现电脑上的合影照片,立马意识到给自己寄信之人正是秦妍。赵亦晨不动声色地调回锁屏,实则在心里对秦妍有了警惕,现在除了至亲的亲人以外,他很难再相信任何人,或者说任何人都有可能暗藏阴谋。正因如此,赵亦晨主动约许涟见面,质问她是否对窃听器一事知情,以及杨骞派人欲杀赵希善灭口。许涟坚决否认,而她也想到之前杨骞找来两个神秘男人,对此大为震怒,可又苦无证据,唯有在言语上敲打他一番。刘磊领着赵希善往家走,赶巧遇到李瀚那伙人,最终结果依旧是身上钱财被对方搜走,勉强躲过挨打,同时又不敢告知父亲真相。刘志远看出儿子在有意隐瞒实情,趁晚上想跟他认真谈一谈,岂料刘磊刚要开口,门外传来碗盘打碎的声音。一家人围在客厅关心赵希善有没有被惊吓到,显然忽略了更为重要的事情。刘磊接到同学电话,从对方口中听到关于李瀚在班级群里发布扒裤子的视频,纵然大家没看出被欺凌者的长相,却已然成为笑柄。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