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摘星3_林笛儿【完结+番外】(2)在线阅读

摘星3_林笛儿【完结+番外】(2)在线阅读

互联网 2021-05-19 00:25:36

 《摘星3(出书版)》作者:林笛儿【完结+番外】

编辑推荐

一次监听风波

一场人质事件

平静的生活被打破

也揭开一个惊天秘密

面对道义与多年qíng感

她将做出怎样的抉择当我决定与你共度余生时,我就做好面对一切的准备。

内容推荐

林笛儿摘星系列终结篇

无论生活怎样天翻地覆

爱是我们心中永恒不灭的星辰林笛儿《摘星》系列终结。

这一年,是诸航与卓绍华婚后的第七年,是与周文瑾认识的第十年,是与栾逍共事的第一年,日子过得宁静无波,安然如水。一次人质事件,一场监听风bào,硬生生把生活陡转九十度,掀起了无法阻挡的滔天巨làng。

这一天还是来了,没有约定,可就是知道有这么一天。这是决定,不是选择、没有ABCD,军人的决定是命令,一旦下达,即成定局。定局无法更改,无法推掉重来。卓绍华出汗了,他闭了闭眼睛,听到自己说:“好!”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vip/】

第一章 流光容易把人抛

生活真是一地jī毛!

诸航在跨进启程幼儿园大门时,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然后,起了一身的jī皮疙瘩。

启程幼儿园占地一万平方米,位于风景如画的临江湖畔,充满童趣的设计和过硬的师资力量,以及齐全的现代化设施,不说在宁城,就是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难得还是双语教学,难得还有俊朗阳光的男老师。

男老师可是一个非常炫目的亮点,现在的孩子太娇惯,整天和女老师待一起,男生们一不留神就成了伪娘,女生们个个都有做林妹妹的倾向。很多家长呼吁要改变这种现象,启程幼儿园勇敢地担当起改革的先锋。

诸航也是冲着这点才把恋儿送到这里的,她不是担心恋儿会成为林妹妹,她是觉得女老师对付不了恋儿。

说起恋儿,诸航一个头两个大。虽然戏称帆帆是坏家伙,但与坏家伙一比,恋儿简直就是恐怖分子。只有在她睡着的时候,诸航的心才敢款款落地,平时,都是悬在嗓子口的。平均来说,一天三小祸,三天一大祸。幸好住处够大,场地宽阔,还没祸及街坊邻居。

诸航和卓绍华探讨,教育要因人而异,不是所有的孩子都适用一种模式,恋儿可能适合“棍棒之下出人才”?卓绍华含笑看着她愁眉苦脸的样子,宽慰道:“恋儿只是好奇、好动,等她再大点,懂的东西多,自然就好了。”

“那我们早点送她入学。”被首长这一点拨,诸航下了决心。

“你确定?”俊眉一扬,嘴角的笑意更浓了,“恋儿才三岁。“恋儿生存能力qiáng,估计扔沙漠里也活得下去。知女莫若母,诸航一点也不担心。

恋儿真没让诸航失望,第一天上学,别的孩子哭得像生离死别,妈妈们也是泪盈于睫,恋儿表现得非常淡定而又从容,主动伸出胖嘟嘟的小手,由着老师牵着进了教室。

一道道羡慕的目光朝诸航看来,诸航回以谦虚的微笑,很有母凭女贵之感。

第一天,天高云淡。第二天,风平làng静。从幼儿园回来的恋儿头发没乱、衣服没脏。唐嫂给她拿点心,她也没像饿láng一样。诸航觉得此女可教也,从此以后,岁月安谧静好。

第三天的下午,诸航接到了老师的电话。诸航听着老师的声音很有点气急败坏,快接近语无伦次。“卓亦心妈妈,无论你现在正在做什么事,人在哪里,都请你来幼儿园一趟。所谓三岁看到老,这件事可能会影响到卓亦心以后的人品。”

“她把小朋友打伤了?”诸航能想到的最严重的事莫过如此。

“比这严重十倍。”

诸航傻住,三岁的恋儿能有多大的力气,竟然能闹出人命案?“你们报警没有?”她的心都不会跳动了。

“见面再细谈。”

没敢惊动首长,怕吓坏唐嫂,诸航悄悄喊上勤务兵吴佐,一个人坐车来了。

还有十米,就是

恋儿的教室。校园里,歌声、笑声、琴声,在树荫之间穿梭着。午后的阳光正以优美的波长,投she在秋天的银杏树上,反she出一种娇嫩的生命之骚动。这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呀,如果没接到老师的电话。

诸航硬着头皮,拖着沉重的双腿往前走。每一米,都像行走在峭壁上,步步艰辛。窗户里伸出一个个小脑袋,好奇地打量着走廊上不该在这个时候出现的陌生人。

“卓亦心妈妈,这里!”一头银发的园长从走廊尽头的办公室里出来,向诸航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诸航忐忑地笑笑,走进办公室。恋儿鼻子贴墙站着,她似乎不愿配合,在雪白的墙壁上踢出一个个黑脚印。一个脸涨得通红的女老师愤怒地把目光从恋儿身上转向诸航。

没有血迹,没有伤亡。诸航暗暗松了口气。

“具体事qíng让吴老师来说吧!”园长看看恋儿,喊道,“卓亦心,你先出来一下。”

“不,让她留在这儿。”诸航拦住。

“她毕竟是个孩子,有些话听到不太好。”园长皱着眉头,以一个幼儿教育家的口吻说道。

“但错是她犯的,她必须面对一切后果。”诸航坚持。

恋儿扬起小下巴,看着诸航,扁扁嘴,眼眶里泛着泪光,却倔qiáng地不肯让眼泪落下来。

园长与吴老师jiāo换了下眼色,两人都坐了下来。

吴老师平缓了下呼吸,说道:“今天是开

学第三天,对于小小班的孩子,我们在课业上不作要求,但是午饭后,一定要集体午休。卓亦心跑过来对我说,她不睡觉,她要去外面玩。如果我不同意,她就要把我的秘密告诉园长。你……你说,这是不是敲诈行为?”

诸航咽了咽口水,问道:“前两天她睡了吗?”

“前两天小朋友们还没适应,一直在哭闹。今天是第一天要午休。”

诸航沉吟了下:“那你有秘密吗?”

“卓亦心妈妈,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这样子,并不能掩盖你孩子的劣迹。”吴老师严重抗议。

诸航反倒淡定了,她转脸看向园长:“这就是你们所谓的jīng英老师?在词典里,敲诈这个词的意思是用bào力、恐吓手段以及滥用职权等,从一个不qíng愿的人手中索取财物。你认为她用这个词来形容卓亦心的行为恰当吗?”

园长的脸一时间有点僵硬,瞪了吴老师一眼:“吴老师的用词也许不太恰当,但是卓亦心的行为实在令人惊愕,她才三岁,假以时日,真是不敢想象。”

“你有问过卓亦心为什么这样做吗?”

园长怔住:“这还要问,她的目的不就是不想睡觉?”

诸航招手,恋儿揉揉眼走过来。“告诉妈妈,为什么要对吴老师那样说?”

“因为我从来不睡午觉,就是唐婶把我硬按在chuáng上也不行,我会叫得其他人都睡不成。我告诉吴老师,我会影响其他小朋友,我可以一个人在外面玩玩具,不出声。吴老师说不行,小朋友必须听老师的话。我说你也没听园长奶奶的话,我看见你和隔壁班的叔叔老师在教室外面玩亲亲。唐婶说小孩子看电视里玩亲亲眼睛会长jī眼,园长奶奶那么和蔼可亲,才不会让我们长jī眼。后来……吴老师就把我揪到这里了。”恋儿的音量越说越高,单薄的双肩直抖,又激动又委屈。

园长目瞪口呆,才三岁的小娃娃,伶牙俐齿,语句通顺,有标点的地方自然换气,大段的回答,抑扬顿挫,有条不紊。另一边的吴老师则是气得脸上红一块,紫一块,都快没人色了。

诸航轻轻“嗯”了一声,双目突然凛冽地一眯,腰杆挺直,目光咄咄地看着园长和吴老师:“卓亦心是没有成年,但不代表她没有发言权和选择权。园长和老师都没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就胡乱下了这样令人啼笑皆非的结论。幼儿园不是法院,它应该是让孩子开开心心玩耍、快快乐乐学习,教导他们心理健康、心qíng阳光的地方,现在呢?我想你们应该向卓亦心道个歉。”

“你……诬陷、栽赃、颠倒黑白!”吴老师恼羞成怒,指着诸航,那双血红的眼睛中蹿起了熊熊火光,沾上一点就能烧个体无完肤。园长适时地拽住她,朝诸航抱歉地笑笑,弯下腰问恋儿:“园长奶奶今天错怪卓亦心了,卓亦心能原谅园长奶奶吗?”

恋儿歪着头想了想,点点头,主动伸出小手,握住园长的手:“我喜欢园长奶奶,不喜欢吴老师。”

真是个直白的孩子!诸航心中默默赞许。

事qíng似乎就这样解决了,但是听了园长下面讲的,诸航才知自己太乐观。

园长让吴老师先回教室,亲自陪着诸航和恋儿在幼儿园里漫步,介绍着哪幢楼里有哪些设施。说到最后,她叹了口气:“现在每家都只有一个孩子,个个娇贵着,办所幼儿园不容易。卓亦心妈妈,吴老师与同事在上课期间卿卿我我,我会处治。但,你没觉得卓亦心是个非常特别的孩子吗?她的智力与qíng商远远超过其他孩子一大截,我建议你还是给她换所幼儿园。在我们这里,她只会受到一般教育,被普通对待,这会压制她的天xing,你也不想这样,是不是?”

姜还是老的辣!这么合qíng合理而又充满褒奖的一番话,只透露出一个信息:恋儿被幼儿园劝退了。

看着这张阅历丰富而又笑得无比慈祥的面容,诸航举手投降。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呀,她轻敌了。她无奈地去办了退园手续,灰溜溜地牵着恋儿走出幼儿园。

可以早点回家,开心不过恋儿。“妈妈,我们明天还来上学吗?”似乎,她还不太相信这是真的。

诸航沮丧地摇摇头。

“后天呢?”恋儿整个人都亮了。

诸航沉默。花-霏-雪-整-理。

“以……以后恋儿都不用再上

学?”恋儿抹去鼻尖上的汗珠。宁城的九月,炎热残留,知了在午后的树上欢快地鸣叫着,树叶一动不动。

如果恋儿有尾巴,诸航相信那尾巴正又摇又摆,快乐得找不到方向。“恋儿不喜欢上学?”

这个答案非常明显,每天早晨,恋儿都是用同qíng的目光目送着帆帆背起书包,诸航曾以为恋儿太小,到时就会自动纠正,看来是她想多了。“不喜欢,不,是讨厌。”恋儿的回答铿锵有力。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推荐浏览:每周好书推荐|林笛儿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