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门之再嫁,第76章 暗潮手打版文字免费阅读,无弹窗,墨缘文学网

名门之再嫁,第76章 暗潮手打版文字免费阅读,无弹窗,墨缘文学网

互联网 2021-05-19 01:48:32
    转眼,邵源泊在这市舶使任上做了三年多,诸般事务皆shu,如臂使指,闲暇渐多,阿盛也到了开蒙的时候,邵源泊也不请先生,干脆自己给阿盛启蒙,把每天手把手教阿盛读书写字当成了最大的事,颇为怡然自乐。

    京师大宅也满孝除了服,邵三爷捎信来,父亲已经回到府里,几乎天天过去看望被困抄经的二太太,邵三爷信中字里字外全是担忧焦急,却又含含糊糊一个字不肯说个不好,只说大老爷也知道,大老爷没说过一句话,李燕语郁闷的将信扔到邵源泊怀里:“他如今是当家人,这该说的不说,还是这么指着别人替他出面,这算什么事?若是这样,往后事多呢,哪有个头?!”

    邵源泊拿起信,一目十行扫过,随手扔到几上,仿佛被这信gou起什么心事来,微微有些烦躁的说道:“别管他!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他不自立,神仙也没法子!”

    “那这信,怎么回?”李燕语看着邵源泊问道,邵源泊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回什么回?不回!”李燕语歪着头想了想,叹了口气说道:“不回也不好,你明天空了,还是写封信回去,旁的也别多说,只说十二爷在西北军中一切都好,让父亲和二太太别牵挂。”邵源泊挑着眉梢看着李燕语,半晌才落下眉梢,一边笑一边摇头。

    李燕语将信收好,指着地上一只半人高的樟木箱子:“这箱子是老刘叔让人送过来的,说是老爷子的旧东西。”邵源泊忙跳下榻,两步走到箱子前,伸手掀开箱子,箱子里又tao着好些个小箱子,都没上锁,邵源泊也不叫下人,自己一个个拿出来,挨个打开,有些看一眼又合上,有些掂起来呆看半晌,最下面的小箱子里,整整齐齐放着几本DING得如同书一般齐整的笔记。邵源泊急忙取出一本,扫了几眼,转过头,看着李燕语惊喜的叫道:“是祖父的笔记!都是祖父的亲笔,你看,连日子都写得清清楚楚!”

    李燕语笑着凑过去看了一眼,退回来悄悄叫了婆子进来,将放的到chu都是大小箱子搬到了东厢邵源泊书房里。

    邵源泊捧着邵老爷子的笔记,盘膝坐在榻上,看得入了神,李燕语回来,泡了杯茶放到他旁边的几上,也不催他歇息,只由他看得入神。

    邵源泊直看到子时过后,第二天李燕语早早起来,一直忙到辰末,邵源泊才伸着懒腰从chuang上起来,洗漱换了衣服,先从邵老太爷那一堆笔记中挑了一本递给李燕语:“你看看这个,我折了页的那几chu,你细看看。”李燕语侧身靠到榻沿上,仔细翻看起来,邵源泊坐到榻上,慢慢吃着早饭。

    邵源泊吃好了饭,李燕语也看完了笔记,又翻了一遍,才感慨万分的放下笔记,转头看着捧着杯子喝着茶的邵源泊,邵源泊屏退屋里侍候的丫头婆子,指着笔记伤感道:“今天才知道,原来都是祖父在后面替我打点,我还以为••••••唉,谬之大矣!”

    “胡丞相也帮了不少忙。”李燕语跟了一句,邵源泊重重叹了口气,看着李燕语,张了张嘴,又叹了口气,低声说道:“我怕你担心,再说就是有那么点风,就没跟你说,这一两年就不象原来在呼和县那么顺当,如行泥泞中,比原来艰难得多,从去年到现在,皇上莫名其妙的训斥过我两三回了,有两件事,我知道首尾,想法子辩解了,可有件事,我到现在还是茫茫然不知从何提起,更无从解释起,若是祖父在,这事都能坦率说,胡丞相••••••毕竟隔得远,再说!”邵源泊拧着眉头,沉默了片刻,才接着说道:“胡丞相一来年纪大了,二来,如今朝里暗chao涌动,也不容易,我看他只怕是想引退了,胡七前一阵子在泉州北边置了chu大庄子,说是他家老爷子的意SI,让他就在这泉州府安稳呆着,不用回去了,胡七的大哥,点了福建学政,最能闯祸的老二年前就被胡丞相行了家法,以修身不谨辞了礼部差使,押回山东老家了,还有别的事,胡七没说,我看着这番安置,胡丞相只怕要乞骸骨引退了。”

    李燕语有些发怔的看着邵源泊,邵源泊叹了口气:“胡丞相是少有的聪明人,大皇子,上个月行了冠礼,成年了,二皇子年底也该行冠礼了,这新一轮的事,从水底浮到水面上来了。”李燕语抬手揉着眉间,也跟着苦恼不已,大皇子居长,母亲却是贵妃,二皇子是皇后所出,却比大皇子小了十个月,居了次,皇上自己,就是偏妃所出,这新一轮血淋淋的皇位争夺ZHAN,又拉开了大幕!李燕语担忧的看向邵源泊,这泉州市舶司虽说,可却是天下四大出海港之一,位置居中,货物进出量极大,说白了,那进出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这争储,兵马未动,粮草要先行的。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