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李春城左右手:左手施展改革 右手文宣造势

李春城左右手:左手施展改革 右手文宣造势

互联网 2021-12-09 12:55:52
 

2014年4月29日,中纪委发布消息,原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被开除党籍、公职,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李春城在十八大重新当选中央候补委员,但仅半个月就被带走,成为十八大之后第一个落马的省部级官员。

在他消失于公众视野的17个月里,与其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四川政商网应声垮塌——至少有其5名下属官员、9名国企负责人、4名企业家被调查甚至法办。

而他在成都留下的鲜明个人印迹,日渐模糊。

在担任成都市委书记近八年半的时间里,李春城强力推行的城乡统筹改革获得国家层面认可,其重塑文宣系统打造的城市营销模式也为全国注目。

左手统筹城乡,右手文宣营销,一实一虚,腾挪翻转,构成了李春城治蓉的“李氏太极拳法”。只是,拳法未及打完,李氏已经谢幕。

李氏遗产

2013年,李春城落马数月后,上万套名为《城乡一体化工作典章》的书,被官方从市场上悄然收回、封存。

书的扉页,有李春城撰写的序言,长达四千多字,写于2011年10月22日。此时,距离他卸任成都市委书记还剩下19天,可谓是他的告别演说。

李春城总结了执掌成都8年、推进城乡统筹工作的经验。他说,这场改革发展的实践并无前例可循,本身更是一项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只能在既有法律、政策和体制框架内探索前行,“个中艰辛可想而知”。

“典章”在2012年2月正式出版,算是李氏的“拿破仑法典”。当时已专职担任四川省委副书记的李春城曾试图在全省推广他的“成都经验”。

厚厚三大本“典章”,收录了李春城在推行城乡一体化中,从市委文件到村民议事会议记录模板的所有文本,煞费苦心。

牵头编撰工作的,是成都市委统筹城乡工作委员会(简称“统筹委”),成立于2007年7月。这个李春城时期中共成都市委最为显耀的部门辉煌不再。

“‘城乡统筹’这个提法依然在提,但已经没有原来那么响亮了。”成都市统筹委一位要求匿名的官员说。

最重要的转折是,城乡统筹工作已经从统筹委改为由成都市建委牵头。

上述官员评价说,李春城对于城乡统筹有一整套思路和“打法”,而如今这段特殊时期,没有人了解,难免“东猜测,西摸索”。

同样有些不知所措的,还有成都市的文宣系统。

2013年11月,成都市委对外宣传办公室媒体服务处副处长贾小兵被调查;12月,受官方器重的营销界人士、成都市城市形象顾问樊剑修被调查。

2014年3月,李春城时期成都文宣系统的灵魂人物——何华章,于遂宁市长任上被带走调查。

作为李春城主政时期的主要助手之一,何华章重塑了成都市的文宣系统。这位《成都商报》创始人深谙传媒规律,在他担任成都市委宣传部部长后,一大批媒体记者被“交流”到宣传部工作。

何华章落马后,成都市委宣传部和《成都商报》的多名官员被约谈。曾经借调到宣传部的媒体人士,陆续回到原单位。

李春城本人对文宣系统的倚重,在成都市羊市街19号的老成都市委大院里显露无遗。作为市委书记,他不在常委楼办公,而选择在市委宣传部所在的一栋两层小楼办公。一楼是宣传部,二楼就是李春城的办公室。

“我们知道媒体关心哪些问题,也知道如何把他们吸引到我们想要的关注点上去。”一位曾被交流到宣传部工作的媒体人士说,对于媒体关心的问题,成都会以最快的速度放出来,而对敏感信息则有精准预判,不会让外界知晓。

在李春城任内,成都连续经历了2008年汶川地震、2009年“甲流”入川、“6·5公交车燃烧”以及唐福珍事件,最终都有惊无险,安全度过。

左手施展改革,右手文宣造势,李氏以罕见而大胆的“自选动作”,试图触摸一个地方主官施政所能抵达的极致。

直到事发,人们才恍然惊觉硬币的另一面:这些以改革为名进行的试验,某种程度也上成为了个人利益驰骋的沃土。

2009年10月27日,李春城到郫县安靖视察“蜀绣之乡”。 

“李拆城”

太极拳讲求虚实结合,很多动作看起来劲在右手,真正的力点却在左手。

在三十多平米、刷着老式红漆、木头装饰都有些变形的办公室里,李春城接待了各方来客,有商人、媒体记者,也有各路专家。

2003年夏天,面对前来给成都做策划的城市营销专家王志纲,新上任的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说,关于成都的美谈听得太多,“但成都骨子里还是有一种不思进取、自我循环的情结,怎么突破这个看不见的瓶颈?”李春城甚至提到,能否把成都建设成为“国家级中心城市”?

成都一直以安逸、闲适、缓慢的城市节奏著称于世,也是中国道教的发源地。但作为道文化的推崇者,在治蓉的最初阶段,李春城既非“无为而治”,也非“道法自然”。

2002年,成都启动危旧房改造工程,决定三年之内拆除二环内410万平方米危旧房。这是成都市过去11年里拆迁量的总和。

当时李春城担任市长,成都官场流传着他在大会上的讲话:“美丽的蓉城是拆出来的”。李氏由此获得了“李拆城”的外号。

在严重依赖土地财政的中国地方政府,大拆大建一度是官员施政的普遍现象,只要不出安全事故,地方官员并不避讳谈拆迁。而李春城试图通过文宣系统,扭转对“拆城”的恶评。

2003年,成都官方专门请来张艺谋团队制作了一部城市形象宣传片。据媒体报道,这部短片融入了李春城本人的思路,样片完成后,李亲自审看样片,他的修改意见,通过越洋传真,传给了在乌克兰拍戏的张艺谋。

短短5分钟的宣传片,最终以一句“成都,是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作结。此后十年,这句话成为了成都的对外注解,也被时任成都市委宣传部长何华章印到了自己的名片上。

台湾文化名人龙应台也曾受邀就旧城改造与官员们对话。不过效果似乎适得其反。“成都还像成都吗?”龙应台肯定成都作为新兴城市的建设,但直言更担心它成为“没有记忆、没有过去、没有性格的城市”。

外界的批评和争议没有改变这座城市主政者的决心。

2004年,李春城打出了他治蓉八年最重要的一张牌——城乡统筹。他派去沿海学习的下属带回了江苏吴江的经验:工业向园区集中,农民向城镇集中,农地向规模经营集中。

“三个集中”是李氏的“城乡统筹1.0版”。据成都市国土局的数据显示,到2010年底,成都市每十个村民小组中,就有一个正在实施征地拆迁。

对于成都让“农民上楼”、“宅基地换楼房”等集中居住的做法,以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为代表的学术界,对此曾多有批评。

反对者担心的不仅是农地流失,还有因为强拆引发的官民对抗甚至是流血冲突。

2009年11月13日,成都市金牛区金华村村民唐福珍面对强拆者,用汽油在屋顶天台自焚,11月29日医治无效死亡。惨烈的一幕,通过电视镜头传遍海内外。

知名拆迁案件法律专家、律师王才亮给李春城发出公开信,对当地政府定性是“暴力抗法”而不是“非法强拆”表示震惊,并要求李春城向四川省委和中央自请处分。

《成都日报》、《成都商报》等当地媒体均未报道。

李春城从未公开回应唐福珍事件。南方周末记者查阅到他的内部讲话:“拆除违法建设的认定有充分的法律依据,执行的主体和执行的程序也完全合法,但毕竟造成了谁都不愿意看见的人员伤亡,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还说,“事情既然出了,我们就要正视,从中汲取教训、改进工作。”

“改革者”

2008年5月12日下午2点28分,地壳中积蓄已久的能量瞬间释放。此刻,李春城正在去都江堰鹤鸣村的路上。当天下午3点半,他将在那里主持召开成都农村土地确权改革的现场会。

短暂的震惊之后,李命令车队掉头返城,赶往成都市应急联动指挥中心。

在过去的5个月里,鹤鸣村在全国率先完成土地确权颁证——这是改革开放30年以来的首例,也是李春城自得的城乡统筹的最新成果。

2008年元旦,成都市委发布当年的“一号文件”,宣布启动农村产权改革。改革的要点,是开展农村集体土地和房屋确权登记,以及推动农村土地使用权的流转。

相比此前的“三个集中”,这是李氏的“城乡统筹2.0版”。

《老子》所言“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尤其适合此刻的李春城。

汶川地震后,成都意外获得了国土资源部给予的两项特殊政策:允许外来资金参与灾区住房的“联建”;土地增减挂钩指标可以突破县域限制,在整个成都市流动。

路障就此破除,成都试验骤然提速。

2008年10月13日,十七届三中全会闭幕当晚,成都市政府把一块写着“成都农村产权交易所”的牌子挂了起来。全会当天通过的文件,大篇幅提到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问题。

聚光灯下,李春城亲手揭下了覆在牌子上的红布,宣布:在成都,已经确权的农民承包的土地,将可以进入市场流转。

成都与国内农地改革的支持力量不谋而合。一位曾协助参与改革设计的经济学家认为,从“三个集中”到“确权流转”,成都政府成为一个承认产权的主体,这是“根本性的变化”,也使得李从大量“拆城官员”中脱颖而出。

在上述学者看来,李春城之所以力推产权改革,是因为“牌已经打出去了,没有退路可以走”。在“三个集中”持续了五年之后,不确权流转的风险极大:大量流转土地背后蕴含着巨大的利益驱动,“他管不住底下的基层干部”。

从一个地方主政者的角度,当时的李春城已经被塑造成一个改革明星官员,除了城乡统筹,他没有更有力的政绩牌,只能继续往前走。

在推出“城乡统筹2.0版”之前的2007年,李春城的施政,与其自身前程,悲喜交加。

喜的是,2007年6月,国务院正式批准在成都市设立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这意味着李春城在成都4年多的“自费试验”,终于上升为国家战略。

悲的是,2007年10月的中共十七大上,曾是十六届候补中央委员的李春城,意外落选新一届中央委员会。如日中天的政治明星,遭遇沉重一击。当时就开始流传他可能涉及东北的贪腐案。

接近李春城的人士透露,2007年落选候补中委之后,有近一年的时间,他虽然表面上锐意进取,内心其实有过一些消沉,“他说,今后只埋头做事”。

经济学家高小勇曾任成都市政府首席经济顾问,他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说,李落选候补中委后,他曾经在一次谈话中问李春城:“现在,你到底想做多大的事情?”李春城沉吟良久:“我只要做到:成都,风景这边独好。”

李春城给成都留下鲜明的个性施政印记,他刚到成都,就展现了铁腕的一面。 (南方周末资料图)

明星官员

仕途不顺的李春城,没有乱了“拳法”的节奏。

2008年前后,何华章调集媒体人,在成都市委宣传部内部成立了“媒体报道策划组”,专门围绕城乡统筹这一中心工作与媒体对接,试图“按新闻规律专业运作,实现宣传诉求与对象媒体风格、宣传内容与目标受众需求的有机结合”。

汶川地震后,为推进震后的“去震化营销”,成都市成立“城市形象提升协调小组”,何华章担任组长。他们邀请火爆全球的美国影片《功夫熊猫》主创团队到成都“寻根”,该片在续作中出现了青城山为原型的场景。

而在2008年10月,十七届三中全会闭幕当天,成都把一场“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统筹城乡发展论坛”的新闻发布会开到了北京,中外记者对照着中央文件,争相追问成都的城乡统筹。

媒体关于城乡统筹的正面宣传在2009年达到高潮,国内一线媒体乃至大批海外媒体,均刊发了重磅报道。而对于统筹城乡的质疑之声,李春城和何华章尤为看重。

据国内一家财经媒体记者张佳(化名)介绍,在2010年前后,他曾经多次写过成都城乡统筹中的负面报道,后来何华章主动约见他,表示可以冰释前嫌,并可以帮其约李春城专访。

一天午后,何华章带着张佳到市委大院李春城的办公室采访了李,双方谈了1个多小时,其中,对于一些尖锐的问题,如城乡统筹中侵害农民利益的情况,“李春城有些不愉快,也很不想回答,好多次在我问完之后,停顿很久,才开始说话”。

张佳观察到,采访中间,李春城给何华章使了个眼色,下来之后,何华章就跟他说,这个稿子不能发了,“问我能不能给成都的城乡统筹写一本书,钱不是问题”。

在强有力的右手——文宣系统的辅助下,李春城依然是国内备受关注的明星官员。他的命运,也迎来转机。

2011年9月,李春城升任四川省委副书记。2011年11月10日,李春城正式卸任成都市委书记。

2012年11月14日,在中共十八大的选举中,他重新成为中央候补委员。然而,仅半个月,2012年12月2日,56岁的李春城被中央纪委调查。

谁的信徒

入川十余年,在东北成长起来、风格强硬的李春城,不自觉地展示对成都文化的好感。

“我第一次走在成都的大街上,就充分感受到了成都是一个文化氛围浓厚的城市。”李春城在一次会议上说,他对于成都人道法自然、行云流水的生活态度十分欣赏。

但他早期的强力举措,也一度被认为在亲手破坏成都的温徐文化气质,比如强力拆迁,高调招商,以及那些风格差异的现代建筑等等。

离成都市区六十多公里的青城山,是道教文化的发祥地,也是李春城每年必去的地方。他喜欢住在青城后山的泰安古镇,那里有一家香港公司投资的酒店,古色古香,小而精致。

据青城山道教人士介绍,李春城落马之后,青城山一位姓高的风水师因牵涉李案,也被调查。高某40岁左右,子承父业,早年在青城山天师洞附近算命,近年转到青城山石笋堂,客户多为政商界人士。

李春城还与一位名叫曹永正的“大师”交往密切。曹永正早年以特异功能为号召,圈内人尊其为“国师”。曹永正的女儿曹禅,是一位音乐剧导演, 2011年她导演的音乐剧《时光当铺》进行全国巡演,有一站在成都,李春城亲赴成都艺术中心为其捧场。2013年7月,曹永正名下的公司因卷入富商周滨案而被调查。

在李春城任内,成都官方多次举办国家级的道教文化节。据成都媒体报道,2006年,年逾百岁的原成都市道教协会会长蒋信平大师,在第二届中国(成都)道教文化节上表演龙门太极拳及太极扇子功,演出后,李春城还特地向他请教养生健康秘诀。但他似乎没有吸收或践行道家对于廉政的思想。

成都的城市建设也打上了“李氏太极”烙印。

一位在李身边工作过的人士透露,李春城自己有鼻窦炎,对于空气质量甚是敏感,其在位时,极端重视成都的生态环境。“那时候还没有雾霾这个说法,李春城就多次提出城市空气质量的问题,提出绿化、修城市绿道等等。”

2006年10月,李春城带着属下视察成都市中心的天府广场改造工程,当场做出指示:要求天府广场文化景观工程要抓住文化主题,“充分体现成都道教蜀文化特色”。

最终,位于成都市中心的天府广场选定了“太极云图”方案,由七大部分组成:太阳神鸟、拥有两个鱼眼喷泉的太极云图、黄龙水瀑、12根图腾柱、12座意境雕塑、2处音乐喷泉、下沉广场艺术装饰等。其中,广场中央的太极云图,直径达150米。

在中纪委对李春城的最新通报中,有这样的表述:“滥用职权进行封建迷信活动,造成国家财政资金巨额损失。”

此外,根据上述通报,受贿罪极可能是最重要的指控。李春城涉嫌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其本人及家属收受巨额财物,还曾利用职务之便为其弟经营活动谋取利益。

主政后期,李春城大多数时间居住在成都市浣花溪畔的省委别墅区,早出晚归。生活中的他不打太极,真正的爱好是篮球,一些地产商以陪打篮球的方式与之接近。据财新《新世纪》周刊报道,李春城最初被举报的违法违纪行为,与他东北老乡的地产项目有关。

在李春城治下,成都的GDP从1800亿跃升到7000亿。这座城市翻天覆地的背后,是一些东北口音的地产商占据了成都的大小工程,成都地产界称之为“哈尔滨帮”。在李春城落马之后,相继被查的官员和国企及民企老板,所涉足领域也多与城市建设有关。

李春城上任当年,以天府大道为中轴线,南部的“新成都”拔地而起。一些硕大无比、挑战人类想象力的后现代风格建筑拔地而起,其中国际会展中心和环球中心,都是四川“会展大王”邓鸿的作品。

2013年春,邓鸿因涉及李春城及四川系列案,被警方带走。据曾给邓提供过前期法律服务的律师介绍,邓鸿因涉嫌经济犯罪,目前被羁押在湖北咸宁。

力推改革与发展经济的成绩,与社会矛盾和涉嫌贪腐的问题,都是评价这位曾经的明星官员无法回避的事实。

“李春城希望能够干一些事情,但同时他又必须做一些利益交换——比如上面领导的子弟来四川做生意。”一位成都市委处级干部如是评价。

这位官员认为,改革其实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李春城统筹城乡改革,大方向是对的,但跟所有官员一样,李春城也希望早见、快见成效。“比如确权颁证,他想通过确权把以前的一些矛盾解决,但做的过程中,又希望尽快完成确权,有些问题就被掩盖了。”

而另一位四川厅级官员认为,长达十年的权力巅峰,如果不匹配强力的制度约束,人性的欲望和恶一旦被唤起和鼓励,会肆虐开来。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