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名大学教授写的命理学论文,首次用科学视角看待算命。

知名大学教授写的命理学论文,首次用科学视角看待算命。

互联网 2021-11-29 19:56:06

摘要

命理学的现代研究始于民国肇始,至今已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这期间,命理学逐渐走出神秘主义,完成了由 古代至现代的转型,并走向学术化。尤其是近二十年来,一些学者开始尝试对命理学进行多方位系统深入的研究。虽然近百年 来的命理学研究硕果累累,但也暴露出后继乏人、研究不够全面深入等问题。

关 键 词: 命理学; 研究; 阶段; 不足

走出神秘主义 迈向学术殿堂

—— 近百年来中国命理学研究述评

作者:程 佩张其凡

一、近百年来中国命理学研究回顾

命理术是术数的一种。它是中国古代发展起来的以一个 人的出生时间为依据,以阴阳五行理论为推命方法,描写并预 测个人命运的术数。对命理术及其文化的研究可以称之为命 理学。命理学的现代研究始于民国肇始,故其研究史不过百 年。其间,已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 民国时期) 是对古代命理文献的整理与诠释以及命理学通论性著作的编写;第二阶段( 20 世纪 50 年代至 90 年代) 是引入现代科学思想和方法论; 第三阶段( 20 世纪 90 年代至今) ,命理学者开始从文化、社会、历史、哲学等多角度对命理学进行深入研究。总体来看,三个阶段的研究虽时有交错重复,但基本上还是按照上述三个 阶段特征来展开进行的。命理学也逐渐走出神秘主义,完成了 由古代至现代的转型,并走向学术化。

( 一) 第一阶段: 通论性著作的出现和命理文献的重新整理———命理学开始走向通俗化和学术化

从 1916 年袁树珊编写《命理探原》算起,到 1949 年新中国成立,命理学经历了从传统到现代的第一个转型期,这也可看 做是命理学研究的第一个阶段。民国以前,江湖派和书房派长 期处于分流状态,难以互通有无。至晚清时,命理术的发展处 于缓慢甚至停滞的状态。民国建立后,江湖派和书房派渐有合 流之势。民国以前,命理书籍或体例不精、文字芜杂,或浅陋繁 复、晦涩难懂。这给它的传承和发展带来了巨大的障碍。袁树珊( 1881—1968) 对此类书籍评价道: “……然其中有起例而无议论者,有议论而无起例者,有失之繁芜,而不精确者,有失之 简略,而不赅博者,非惟初学难以入门,即久于此道者,亦多不明其奥义。”[1]《序》为了使民国的命理学能够走向大众和科学,一些知识分子或受西方文明影响的命理术士开始将古代晦 涩难懂的命理文献逐一整理,并按照西方教材的编排方式,写 出命理学通论性著作或讲义。个别著作,甚至已经开始引用西 方最新的科研成果来解释传统命理概念。命理学逐渐揭开神 秘的面纱,开始走向通俗化和学术化。

首先是命理学通论性著作的出现。袁树珊编著的《命理探原》原版于1916年,是我们今天见到的最早的一部命理学通论性著作。该书将古代命理文献镶嵌于纲领之中,夹叙夹议,既 言之有据,又便利初学,一改过去命理书籍晦涩玄妙之风。[1] 1935 年韦千里( 1911—1988) 出版的《千里命稿》和随后的《韦氏命学讲义》,均是以西方教材形式编写而成的讲义。《千里命稿》先论天干地支,后论五行、六亲以及格局分类。该书语言精练,通俗易懂,为后世命理学通论性著作编写之范本。[2]

徐乐吾( 1886—1948) 在 1938 年完成的《子平粹言》是该时期又一本重要的命理学通论性著作。该书对用神、格局等命学核心问题阐述详尽。在书中,作者条理清晰地阐明了选取用神的五种方法和判定格局高低的六条标准。这些方法和标准,成为后世学人断命之准绳。该书的第六编古法论命部分,是今人研究唐宋古法时期命理术的重要参考文献。作者认为命理学古法时期的唐李虚中术源自五星术,“唐李虚中就五星之术而变其法,去星盘而专用年月日时,以年为主,推算禄命”,“子平源于五星,而古法论命,为子平与五星间之过渡”。[3]《子平粹言》是命理术在新的转型与整合时期的最重要的代表作。潘子端( 1902— 1990) 1937 年出版的《命学新义》也是这一时期值得关注的命理学通论性著作。该书第一部分“水花集”首次将西方现代心 理学分析引入传统命理学中。潘子端借鉴了当时西方分析心理学创始人荣格( CarlGustavJung,1875—1961) 的性格类型学说,将其八种性格类型说直接与命理术之八格对应起来。[4] 这种全新的阐释,开现代命理学科学理论研究之先河。

其次是对古代命理文献的整理和诠释。民国伊始,袁树珊、徐乐吾等命学大师皆意识到古代命理文献对现代人的学习 和研究造成很大障碍,实有必要早做整理和诠释。[4]这一时期,徐乐吾曾先后评注多部命理学经典,包括《子平真诠评注》、《滴天髓徵义》、《滴天髓补注》、《造化元钥评注》、《穷通宝鉴评注》。这一时期整理、诠释出的古籍还有潘子端的《滴天髓新 注》,袁树珊校、李雨田校补的《滴天髓阐微》,韦千里校的《精选命理约言》以及他和尤达人校的《神峰通考命理正宗》。命 理文献的重新整理和诠释,为命理学的规范、普及奠定了良好 的基础。事实证明,由徐乐吾、韦千里等校注的命学古籍,在之后的数十年间,逐渐成为后人学习掌握古代命理学理论知识之必读经典。故其校释之功,不可小觑。

( 二) 第二阶段: 实证和计量研究之风盛行———现代科学思想及方法论的引入

20 世纪 50 年代至 90 年代,是命理学研究的第二个时期。

由于政治及意识形态等原因的影响,命理学在中国大陆一度销声匿迹,但在港台地区,命理学的研究仍在有力地向前推进。这一时期研究的特点,是现代科学思想和方法论被逐渐引入命 理学,尤其在台湾,实证和计量研究之风盛行命理学界。

20 世纪 60 年代初,台湾教师吴俊民( 1917—) 出版的《命理新论》是一本概论性质的命理学讲义。该书首次提出实证的 研究方法,开中国命理学界实证研究之风。该书的许多思想及 方法颇具创新性,如提出八字年柱必须从冬至点开始更换,一 改千百年来年柱以立春点更换的惯例。对于吴俊民的这一大胆变革,后人一直争论不断。高源、范良光、吴怀云、司莹居士、了无居士、陆致极等术士及学者皆有回应,赞成者有之,反对者亦有之; 吴俊民还改进了陈果夫( 1892—1951) 的八字先天体格检查表,将人八字地支所藏干与天干一同标记到表内,结合五 行四时旺衰状况,分析其强弱分布,进而判断该人先天疾病,并 注重实证的检验。[5]《命理新论》堪称首部探讨健康命理研究 的著作。后来赵季青的《八字与健康》、钟义明的《现代命理与中医》( 武陵出版社,1993 年) 、陆致极的《又一种“基因”的探索》( 上海人民出版社,2012 年) 均是以实证的方法来验证命理医学理论准确与否,足见吴俊民对后来者影响之巨。

20 世纪 70 年代到 80 年代,台湾新一代命理术士和学者希望以计量研究的方法使命理学研究更加科学化、精确化。70 年代陈品宏在《预言命律正解》( 大成出版社,1986 年) 中提出“实律说”,首次将计量研究引入命理学; 80 年代,何建忠在其著作《八字心理推命学》( 希代书版有限公司,1985 年) 中,自创一套阴阳计分法,规定了八字干支中的阴阳气含数,以此来选取“中用神”; 吴怀云在《命理点睛》( 希代书版有限公司,1986 年) 中提出一套计算五行力量强弱的公式。但遗憾的是,无论是陈品 宏的实律数,何建忠的阴阳气含数计算,还是吴怀云的五行力 量强弱的计算公式,都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其计算的出 发点的数据来源是自由心证或由梦而得,并非科学意义上的数 据。这也使得之后的计算结果难以令人信服。[6]379 其实,无论上述几人再做出多少次试验和计算,其付出很可能都将是劳而无获。个中缘由,或如陆致极( 1949—) 先生所言: “……八字命理学推理的主要手段是象,象本身是模糊的,是不确定的,因此,如何能期待它得到完全精确的结论呢?”[6]453 现代科学思想及方法论的引入,为古代命理学添加了更多的现代因素,也为 其研究注入了勃勃生机。但是,由于命理学本身理论系统的制 约,这些尝试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无论是民国时期的徐乐 吾、方重审、潘子端,还是台湾新一代的命理术士及部分命理学 者,他们均希望命理学能够早日摆脱迷信的桎梏而走向科学与 理性,但时至今日,他们的这一目标也未能实现。原因何在? 张明喜先生对术数性质的认识或许有助于我们今天去理解命理学不能立于科学之林的原因: “……( 术数) 蕴涵着一定的原始形态的科学因素和一定的科学思路,甚至还可以从其中的某些思想指向分离出一些新的科学领域,但就其现有的基本的性 质特征和文化风貌来说,我们只能说它是中国古代文化复合而 成的产物,为一门极想进入科学的殿堂,却又终于徘徊于科学的殿堂之外的伪学。”[7]这一时期的台湾命理学界的另一代表人物当属梁湘润( 1930—) 。60 年代至今,梁湘润先后完成命理著作 30 余部。他不仅校释了大量命理古籍,而且尝试对子平古法等命理术早期推命方法进行探讨。其代表作有《李虚中命书》( 武陵出版社,1985 年) 、《大流年判例》( 金刚出版有限公司,1986 年) 、《滴天髓、子平真诠今注》( 行卯出版社,2000 年) 、《命略本纪》 ( 中国哲学文化协进会,2000 年) 、《神煞探原》( 行卯出版社, 2003 年) 等。

20 世纪 80 年代以后,台湾出现的命理学通论性作品不胜枚举,较有代表性的作品有陈品宏的《命理奥义》( 金刚出版有限公司,1986 年) 、了无居士的《八字的世界》( 河畔出版社, 1992 年) 、钟义民的《现代命理实用集》(武陵出版社,1993年) 、陈柏谕的《专论女性八字学》( 益群书店,1995 年) 和《四柱八字阐微与实务》( 益群书店,1997 年) 、梁湘润的《子平基础概要》( 中国哲学文化协进会,2000 年) 等。总体来看,命理学通论性著作由于体例统一,内容雷同,偶有创新也多为个人体验,难以上升至学术高度,故此类作品虽数量庞大,至今畅销不衰,但于学术研究已价值不大。

20 世纪 80 年代后期中国大陆出现的周易热与气功热,也促使了八字命理术在中国大陆的复苏。80 年代末,洪丕谟、姜玉珍夫妇合著的《中国古代算命术》( 上海三联书店,2006 年再版) 是中国大陆自新中国成立以后出现的第一本命理学著作。该书在中国大陆再版多次,而且在今天看来,也是一部学术质量较高的命理学通论性著作。杨景磐的《玉照定真经白话例题解》( 中州古籍出版社,1994 年) 也是一部具有较高学术质量的古典命理文献评注作品,该书也是至今罕有的专门讲解古法时期命理术的著作。这一时期中国大陆出现的命理学通论性著作还有: 邵伟华的《周易与预测学》( 明报出版社,1995年再版) 、《四柱预测学》( 明报出版社,1993 年再版) ,陈园的《四柱预测学释疑》( 明报出版社,1993 年再版) ,郭耀宗的《四柱命理预测学》( 中州古籍出版社,1994 年) 。总体来说,大陆的这些通论性作品的质量水平远不及台湾的同类作品,且从事研究的命理术士和学者人数也远少于台湾。

( 三) 第三阶段: 多学科、多角度、宏观研究方兴未艾———当代命理学研究特点

相对于命理学近百年的研究成果而言,命理学者从文化、 社会、历史、哲学等角度对命理学进行深入研究的历史就要短得多。无论是港台、大陆、还是海外,以多方位视角对命理学进行研究,都是近二十年的事情。这种多方位、宏观的研究视角在将命理学研究领入更高层次的学术领域的同时,也避免了实证主义和计量研究将命理学带入死胡同的尴尬。

最早以这种宏观视野对命理学进行研究的人是美国华裔 学者陆致极。上世纪 90 年代中后期,陆致极先生先后出版《八字命理新论》( 益群书店,1996 年) 、《八字与中国智慧》( 《八字命理新论》增订版,益群书店,1998 年) 。在上述书中,作者创新性地指出八字命造结构含有以日主和月支为主而形成的两 个网络结构,并讨论了八字命理学所包含的中庸思想、平衡哲 学以及辩证智慧。进入 21 世纪,陆致极先生又以更为宏观的视野写出了《中国命理学史论》,该书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本从历 史文化角度论述命理学的通史性著作,因而具有里程碑的意 义。该书将传统命理学作为一种历史文化现象加以研究,用现 代的观念和语言,探讨了传统命理学发展的历史,探寻和揭示 传统命理学发展的历史文化原因。作者首次提出一个成熟的 命理学的产生需要具备三个基本条件:一是个人主体性意识的觉醒; 二是秦汉以来定型的中国封建的农业社会大结构; 三是世俗化的价值取向在社会上盛行。[6]34 ~ 40 在该书中,作者以历史和逻辑相统一的方法,勾勒出八字命理发展的逻辑进程、基 本意象和分析方法。作者还认为,传统命理学作为中国漫长的封建农业社会的产物,随着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的过渡,将不可避免地丧失其描写和预测的能力。它目前正面临着一 场前所未有的生死存亡的挑战。如果命理学的研究和命理术 的改进无法出现重大突破的话,那么,消亡将是其不可避免的 命运。[6]进入 21 世纪以来,中国大陆的命理学研究开始呈现出蓬勃之势。早在陆致极写作《中国命理学史论》之前,中国大陆的 何丽野( 1955—) 教授就已经完成了《八字易象与哲学思维》一书。该书从八字易象的组成结构、八字易象的哲学思想以及它 对中国古代哲学思想的影响等方面展开论述。何丽野教授注 重八字“象”的研究,指出八字易象的发展过程是一个从形而上 学思维到辩证思维,最后再到系统思维的变化过程。①“本书多发前人之所未发,填补了八字易象之哲学思想研究的空白。作者还首次指出,八字命理术是从京房易中衍生出来的术数。它对宋明理学的本体论和人性论思想有着不可忽略的影响。该书还从社会学的角度深入剖析命理学,认为八字命理术中的 “六亲”、“十神”等概念,反映了当时社会的经济发展状况和封 建社会里的家庭与社会的关系。[9] 何丽野教授的上述这些观点,无论是哲学领域的还是社会学领域的,均具有独到之处。

除了上面提到的何丽野教授,清华大学的刘国忠教授(1969—)也是这一时期的代表性人物之一。其博士毕业论文《五行大义研究》是国内唯一研究《五行大义》的专著。《五行 大义》一书虽不是命理学著作,但该书保存了众多先秦至六朝 时期的阴阳、五行思想材料,是我们研究古代阴阳五行思想的 一部入门之作。以阴阳五行为推命基础的命理术多以此书为 其理论源泉,故其研究成果客观上对唐宋命理学研究起到促进 作用。刘国忠教授的《五行大义研究》,对《五行大义》的版本 源流、《五行大义》在学术史上的地位以及海内外对它的研究现 状都做了详尽的论述。[10] 2009年,由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唐宋时期命理文献初探》是刘国忠教授几年来研究成果的 又一次汇总。该书的主体部分是对唐宋时期命理文献的讨论和整理。其所集文章涉及广泛,包括中国古代术数研究现状、《五行大义》研究、《五行精纪》研究、徐子平事迹考述以及对多 篇宋代命理文献的考辨。该书的下篇“资料篇”中,作者参照宋代命理文献《五行精纪》等著作,整理出《李虚中命书》、《直道 歌》、《五行要论》等一批宋代命理文献。[11] 唐宋时期命理文献荒芜杂乱,命理学历史扑朔迷离。这一时期的许多问题,诸如 李虚中术的产生过程、徐子平事迹及其子平术的渊源、唐宋命 理文献的考释等,在此之前都还没有人给予充分的关注,更不 要说深入的研究。刘国忠教授第一次广泛的回应了上述学术 问题,并做出了相当的贡献。因此,我们可以说,《唐宋时期命 理文献初探》不仅是本世纪以来,亦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大 陆出版的有关唐宋时期命理学研究的最高水平著作。它的出 版,为后人研究唐宋命理学起到了奠基性作用。

这一时期中国大陆学者中研究领域涉及命理学的还有张荣明、黄正建、林立平、赵益、董向慧等。张荣明在《方术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第二章“命理术起源及形成的考证”中,详细考释了古代命理术的许多基础,诸如五行生克、四时五行盛衰、五行寄生十二宫、干支配五行等的产生过程。在判断出这些小系统的诞生时间后,作者方在卷帙浩繁的古代文献中寻找记录古代 命理术的蛛丝马迹。[12]其论证过程层层递进,富有逻辑性。黄正建在《敦煌占卜文书与唐五代占卜研究》一书中,列举出敦煌文书中禄命术类文书 22 件。其中部分晚唐五代宋初之文书已涉及到干支知识、推禄法、推驿马法、五行刑、冲、合、害法等命理术的基础知识。[13]这些文书虽然提供的信息有限,但对于唐宋命理术的研究不无益处,值得学人们的注意。林立平在《神秘的术数: 中国算命术研究与批判》一书的第六章“命学典籍评述”中,详细点评了十几本有影响的古代命理学文献; 在第八章“算命术的产生与发展”中,作者论证出命理术产生于汉代的结 论。[14]赵益则从新、旧《唐志》及《隋志》等古典术数文献的对比研究中考释命理术的形成与发展历程。[15] 董向慧博士所著的《中国人的命理信仰》,该书视角新颖,是一部社会思想史著作,主要从社会学角度分析中国人的命理信仰。[16]值得一提的是,董向慧博士还曾撰文首次披露了载有古代徐子平、徐大升事迹的重要文献《濯缨亭笔记》和宋代子平术重要文献《子平三命通变渊源》,这为后人研究子平术早期历史提供了重要线索。早在 2009 年,刘国忠教授曾撰文《徐子平相关事迹辨证》, 判定徐子平的事迹及地位的传说皆属子虚乌有,指出这些传说本身是一个“层累地造成”的学术谎言。[17] 之后董向慧博士在新发现的史料的基础上,特刊文《徐子平与“子平术”考证—— 兼与刘国忠先生商榷》回应刘国忠教授的论点,认为古代关于子平术传承的传说是可靠的,只是它隐秘相传的历史,使很多学者对其真实性产生了怀疑。[18] 这也是笔者目前仅见的国内两篇专门探讨子平术早期产生发展历史的重要论文。

二、研究的不足及其原因

命理学的学术史已近百年。本世纪以来,中国命理学研究 更呈现出喜人的成就。部分著作开始从社会、历史、文化、哲学等多方位角度来审视中国古代命理学。这为今后命理学的研 究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但是,我们也应看到当前存在的不足与严重问题。首先是目前从事命理学研究的学者数量极为有限。总体来看,命理学研究长期由两大主流人士把持,一是 受现代文明影响的命理术士,二是长期从事命理学研究的学者。前者可看作江湖派之延续,后者则是现代之书房派。两种 人士时而交错,其研究亦有所互补,但总的来讲还是有一定区 分领域。术士之研究重在介绍命理术( 主要是明清时期子平术) 之推命方法以及近代以来对其理论的一些改进和应用成果,即主要限于术的研究; 学者之研究旨在考证命理术之产生、发展演进之历史,以及命理学所涵盖的哲学、社会学等知识。二者相较,显然前者的贡献较为有限。命理学的发展主要还是依赖命理学者的研究。但是,以近二十年学术史的回顾来讲, 真正提到的专门研究命理学的学者不过十位,且其中一部分人因为各种原因目前已远离命理学研究工作。命理学研究人数过少及后继乏人的状况十分明显。

其次,这些学者虽然为命理学的发展做出许多开拓性贡献,但其研究成果还不能视为非常充分,不少领域的探讨只能 算是浅尝辄止,如在李虚中术的产生过程、唐宋时期命理术的 分析、子平术的产生及早期发展状况、早期命理文献的整理与 校释等方面,目前来看还非常薄弱。

最后,当前命理学与其它术数的合作研究还很不够,命理学之研究应放在整个术数学研究的基础之上。命理术属于中 国古代众多术数的一种。它虽然有其自身的特点,但也与众多 术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举例来说,早期命理术的产生发展 过程中就吸收了不少星占学与择吉术的内容。宋代出现的子平术也吸收了当时盛行的火珠林法的六亲配置法则等内容。研究命理学之学者,如果不对古代其他术数有大体的了解,恐怕难以深入其研究。当然,这就要求学者们具备精深的术数知识以及宏观的学术视野。可是我们几辈学人由于历史、文化、 政治等原因并不具备这些素质。甚至可以说,当前的大多数学者,对于术数知识一无所知。这对今后命理学研究的进一步开展无疑是个巨大的障碍。②

总体来讲,中国命理学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这一点在中 国大陆表现得尤为明显。中国学术界对包括命理学在内的术 数学缺乏研究,这种状况自 20 世纪以来便一直存在。造成这一现象的深层次原因,一是自五四以来我们对中国古代阴阳五行思想给予的批判与否定。梁启超认为,“阴阳五行说,为二千年来迷信之大本营” ( 《阴阳五行说之来历》) 。近代以来随着人们接受了西方的科学文化思想,阴阳五行思想渐被国人所抛弃; 二是建国以来我们反对封建迷信,禁止社会上各种算命活动,这种视算命为落后封建迷信的观念至今对人们影响很 大。虽然今天我们并没有禁止命理学的研究,但不少学者还是 对其有偏见。一些想做命理学研究的学者也怕被扣上搞封建 迷信的帽子。况且在今天的学术界,研究命理学的学者很难申 请到科研基金,其研究成果也难以发表在高水平的学术刊物 上。这些因素,最终导致了我们今天对命理学研究的缺失。

(完)

注 释 :

①关于八字象的研究,除了《八字易象与哲学思维》一书外,还可参见何丽野教授的《八字易象与周易卦象的源流关系》,载《周易研究》2006 年第 3 期; 《八字象的和谐思想研究》,载《浙江社会科学》2012 年第 11 期。

②关于古代术数研究不足的论述,可参阅刘国忠《中国古代术数研究综论》,载《湖南科技学院学报》2005 年第 3 期; 史少博《中国大陆对古代术数研究却失问题》,《社会科学论坛》2008 年第 11 期。

参考文献:

[1]袁树珊. 新命理探原[M]. 香港: 上海印书馆,1979.

[2]韦千里. 千里命稿[M]. 郑州: 中州古籍出版社,1995.

[3]徐乐吾. 子平粹言[M]. 台北: 武陵出版社,1998.

[4]徐乐吾、潘子端. 命理一得·命学新义[M]. 台北: 武陵出版社,

1993.

[5]吴俊民. 命理新论[M]. 台北: 进源书局,2006.

[6]陆致极. 中国命理学史论[M].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

[7]张明喜. 神秘的命运密码[M]. 上海: 上海三联书店,1992.

[8]何丽野. 八字易象与哲学思维[M].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

[9]张文智. 八字易象与哲学思维[J]. 周易研究,2006,( 1) : 97.

[10]刘国忠. 五行大义研究[M]. 沈阳: 辽宁教育出版社,1999.

[11]刘国忠. 唐宋时期命理文献初探[M]. 哈尔滨: 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9.

[12]张荣明. 方术与中国传统文化[M]. 北京: 学林出版社,2000.

[13]黄正建. 敦煌占卜文书与唐五代占卜研究[M]. 北京: 学苑出版社,2001.

[14]王玉德、林立平. 神秘的术数: 中国算命术研究与批判[M]. 南宁: 广西人民出版社,2003.

[15]赵益. 古典术数文献述论稿[M]. 北京: 中华书局,2005.

[16]董向慧. 中国人的命理信仰[M].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1.

[17]刘国忠.徐子平相关事迹辨证[J].东岳论丛,2009,( 5 ) :

140—143.

[18]董向慧. 徐子平与“子平术”考证———兼与刘国忠先生商榷

[J]. 东岳论丛,2011,( 2) : 98—103.

[19]梁启超. 古史辨[M].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

[20]何丽野. 八字易象与周易卦象的源流关系[J]. 周易研究,2006,( 3) : 12—18.

[21]何丽野. 八字象的和谐思想研究[J]. 浙江社会科学,2012,

( 11) : 119—159.

[22]刘国忠. 中国古代术数研究综论[J]. 湖南科技学院学报,

2005,( 3) : 133—137.

[23]史少博. 中国大陆对古代术数研究却失问题[J]. 社会科学论坛,2008,( 11) : 4—9.

作者简介:

程佩( 1981—) ,男,河南郑州人,暨南大学中国文化史籍研究所 2011 级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宋元史;

张其凡( 1949—) ,男,四川蓬溪人,暨南大学中国文化史籍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宋代历史文化研究。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