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绅探(2019年邓科执导的网剧)

绅探(2019年邓科执导的网剧)

互联网 2021-11-29 13:47:12
第1集剧情图片

百乐门是娱乐场所,马博远驾车想去百乐门好好玩玩,妻子阮梦竹忽然出现了,挡在车头前方不肯让步。马博远急着去百乐门找乐子,失去了理智加大油门冲撞妻子。初出茅庐但战斗值超高的热血女警探秦小曼终于到了上海,一到上海就在房东汪太太的带领下查看出租屋。汪太太为秦小曼准备了一间发生过凶杀案的房间,秦小曼进屋后发现了地毯下面描绘尸体的图案,汪太太以为秦小曼会生气换房间,不料秦小曼像是捡到了宝一样双眼放光,她猜测房间里面曾经发生过命案,汪太太担心租不出去房子,否认了秦小曼的猜测,秦小曼身为侦探最喜欢破案了,不介意房间发生凶杀案,当即与汪太太签了约。秦小曼住进出租屋后写信给姨妈报平安,对面房间忽然传出了枪声,职业习惯使得秦小曼敲响了传出枪声的房间,开门的男子外形邋遢,拒绝告诉秦小曼自己在房里开枪原因。秦小曼计上心来决定翻阳台溜进男子家里,不料险些掉下楼。大难不死的秦小曼不敢再翻阳台了,前往警局找探长求助,打算拿到搜查令进入神秘男子家里。神秘男子忽然来警局报到,原来他是警局聘请的破案顾问罗非,断案能力比普通侦探强了很多倍。对于自己在家里开枪的原因,罗非解释自己想射中对面的柜子,以此印证自己的设想。罗非接手调查马博远报案的案件,马博远称自己的妻子失踪了,他报案的时候将妻子失踪时的衣着打扮描述得一清二楚,罗非仅凭这一点就觉得马博远很可疑。秦小曼与罗非组成了调查小组,两人前往马博远家里查案,马博远家经济条件一般,马母不给马博远跟罗非两人谈话,总是抢着答话。罗非察觉到马母不对劲,想方设法支走了马母。马母担心儿子马博远引起罗非怀疑,回房后打电话联系吴律师,催促吴律师赶紧来马家一趟。马博远在罗非的追问下喝酒消愁,数落妻子的不是,正当他想说出妻子死亡真相,吴律师赶到马家阻止他继续说话。罗非与秦小曼被吴律师三言二语打发走了,罗非离开马家之前发现院内停着一辆汽车,他决定晚上再来马家查个明白。秦小曼晚上跟随罗非溜进马家,对汽车进行检查,找到了一片断指甲,以及少量头发和一把铁锹,罗非联想到白天在小路上发现被替换的石渣,心里已经有了结论。马博远驾车撞妻子当天,妻子阮梦竹扒在车窗不肯松手,不但不松手还企图抢夺方向盘。混乱中,车祸发生了,马博远为了推卸害死妻子的责任,将已经死亡的妻子偷运进墓地里面。马博远不知道罗非和秦小曼潜入马家,深夜准备驾车出门,罗非与秦小曼趁机藏进了汽车的后备箱里面。马博远浑然不知驾车离家出门,来到一处墓地。

第2集剧情图片

马博远驾车进入墓地,下车拿走了一把铁锹。罗非与秦小曼从后备箱爬出来,两人跟踪马博远,发现马博远在挖一座空坟。马博远挖空坟的时候发现了罗非与秦小曼,吃了一惊赶紧掏出手枪,希望罗非睁只眼闭只眼网开一面。马博远情绪激动否认自己杀死了人,秦小曼出奇不意偷袭马博远,双方激烈扭打在一起,马博远在混乱中逃之夭夭。在驾车逃跑过程中,马博远忽然看到了妻子的身影出现在车外,导致他分心走神险些出车祸。罗非与秦小曼在坟墓中找到了阮梦竹的尸体,两人没有交通工具,只能徒步离开墓地。罗非回家后进浴室洗澡,秦小曼忽然闯入浴室,无视罗非在洗澡,念读警局写的阮梦竹的尸检报告。阮梦竹死于三天前,死因是头部遭到车轮碾压,马博远在案发之时将汽车弃于法租界,警方只发现了他遗弃的汽车,没有发现他的人。秦小曼趁着罗非洗澡,参观了罗非的房间,不参观不知道,一参观才知道罗非是赫赫有名的神探,当年曾经活捉了名动一时的犯罪组织头目Captain。罗非洗完澡穿好衣服,无视开始崇拜他的秦小曼,而是想尽快抓到马博远。为了方便带秦小曼去百乐门寻找马博远,罗非委托房东装扮秦小曼,把秦小曼装扮得漂亮动人。秦小曼经过打扮青春逼人,罗非打量秦小曼的时候,情不自禁想起了当年目睹穿着新衣的妹妹被Captain炸死。妹妹的死对罗非来说,已经是心中的一块无法治愈的伤疤。秦小曼跟随罗非来到百乐门,两人在一个包间里面找到了喝得烂醉如泥的马博远。两人忽然出现吓得马博远开了枪,秦小曼不惧马博远手里的枪,亲手将马博远扭送到警局。马博远在拒捕的时候开枪吓跑了大厅的客人,影响恶劣,探长批评了罗非和秦小曼一顿,命令秦小曼以后严格服从罗非。警局对马博远进行审讯,秦小曼把审讯结果交给不是正式警员的罗非阅读,马博远否认自己杀了人,警方因为没有找到马博远杀人证据,批准吴律师赎走了马博远。秦小曼冒着生命危险抓到了马博远,结果马博远只是做了笔录就离开警局了,秦小曼窝了一肚子火气回到家里,打击沙包发泄心中的愤怒。罗非向秦小曼打听警方审讯马博远的细节,马博远在压死妻子阮梦竹的时候驾车意图不合常理。罗非回想在压死阮梦竹的小路上发现了推车,他在秦小曼的陪同下重返车祸现场,发现路边的灌木丛出现了一排脚印。经过分析推理,罗非恍然大悟,推断出车祸发生的时候有人在路边旁观,造成车祸的人正是旁观的人,此人在案发之时故意引诱马博远驾车躲避推车,汽车躲避推车的时候失去控制,撞向了马博远的妻子阮梦竹。整件车祸案是人为精心策划,马博远和妻子都是受害者。

第3集剧情图片

吴律师准备搬家,罗非和秦小曼上门拜访吴律师,两人得知吴律师准备调往南京。罗非猜到吴律师畏罪潜逃,计上心来向吴律师讲了一个故事,借说故事的机会解释清楚了阮梦竹出车祸死亡原因。原来吴律师与阮梦竹有私情,阮梦竹嫁入马家后得不到丈夫马博远的关爱,将感情转移到了吴律师的身上。吴律师非常同情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阮梦竹,决定想办法救阮梦竹脱离苦海。阮梦竹在吴律师的指使下故意与马博远发生争吵,吴律师提前准备了一具尸体,假冒阮梦竹本人,在他的精心策划下,马博远以为自己开车撞死了妻子阮梦竹。阮梦竹假死之后逃到南京,等待吴律师来南京。吴律师没有料到罗非推理能力精准无比,心里虽然有些慌张,但表面上扮出镇静的模样,提醒罗非办案不能只凭猜测,应该拿出真凭实据。罗非确实拿不出证明吴律师嫁祸马博远的证据,他只是推理出了阮梦竹假死的前因后果,如果真的找到了吴律师事先准备的尸体,新的问题就产生了:尸体又是从何而来?罗非在秦小曼的陪同下回到家里,仔细回想案件经过,想了半天终于想明白了尸体来源。次日,罗非留了纸条给秦小曼,通知秦小曼十点钟前赶到极司非尔路。秦小曼按照纸条的指引来到极司非尔路,正好看到吴律师准备坐车离去。探长也赶了过来,没有给吴律师上车离去。罗非把众人叫到房间里面,公布了尸体的身份信息,死者叫阿香,曾是吴律师家的仆人。罗非当初到吴律师家的时候,阿香一直盯着他的名片看,邻居证实阿香不识字,但阿香却对名片上的文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罗非据此推断阿香可能是假冒的。吴律师见罗非已经查明一切,无奈之下坦白交待自己嫁祸给马博远的经过。阮梦竹曾经有一次打电话到吴律师家里,吴律师接电话的时候被阿香听到了,阿香得知吴律师与阮梦竹有染,心生贪念威胁吴律师,扬言要把吴律师和阮梦竹的奸情公之于众。吴律师为了保守自己与阮梦竹的关系,情急之下失去了理智,杀死了阿香。阿香身材与阮梦竹有几分相似,吴律师心中一动,产生了用阿香顶替阮梦竹的想法,帮助阮梦竹假死离开丈夫马博远。真相大白,陷害马博远的黑手是吴律师,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治裁,在被警察抓走之时,他与阮梦竹道别。吴律师与阮梦竹虽然偷情,但俩人是真心相爱。相比之下,虐待妻子的马博远逍遥快活,没有受到法律的公正审判。秦小曼闷闷不乐回到住处,意外破解了罗非做实验的方法,与罗非进行讨论。罗非为了模拟凶手作案经过,拖着秦小曼来到过道上。恰好房东带房客来看租房,房客被罗非和秦小曼吓跑了。

第4集剧情图片

黄河发生重大洪涝灾害,晋商会对外募捐赈灾。韩薇薇加入了晋商会财务部,在财务组长陈向东的介绍下认识了同事们。晚上,韩薇薇下班独自一人在街上行走,不知为何,她感觉身后跟着人,当晚回到家里,她被人杀害了,直到第二天才被邻居发现尸体。秦小曼与罗非接到报案前往韩薇薇家里,发现韩薇薇的嘴里有狗毛,韩薇薇死于被陶制品袭击,但作案现场没有发现陶制品,或陶制品残留的碎片。经过检查,罗非推断杀死韩薇薇的凶器是一对泥娃娃玩偶,书桌上放着一本被撕掉了最后一页的笔记本,罗非使用铅笔对纸张涂抹,很快看清了纸上的一串数字和一个东字,这个东字应该是一个人名,罗非推断此人在晋商会就职,也许跟韩薇薇一样都是在财务部工作。垃圾桶里面有被撕碎的相片合影,这说明相片里面有凶手本人,凶手撕碎相片合影就是为了抹去自己跟韩薇薇认识的信息。案发之时,韩薇薇家里养的狗没有吠叫,这说明凶手和韩薇薇认识,经常来韩薇薇家,韩薇薇养的狗记得凶手,因此在凶手上门的时候没有吠叫。罗非从头一二把案件分析得头头是道,秦小曼完全插不上嘴,只能听罗非涛涛不绝推理案件经过。罗非带领秦小曼去验尸房,见好朋友本杰明。秦小曼不知道本杰明抵触异性,客气有礼与本杰明握手。本杰明硬起头皮与秦小曼握了手,脸上露出一丝羞涩。别看本杰明生得高大英俊,其实他出生极其凄惨。他的母亲是妓女,三岁那年,他因为患了大病被母亲抛弃,母亲把他扔在了孤儿院门口。罗非向秦小曼讲解完本杰明的身世,大大列列坐在解剖台前吃牛排,故意谎称自己吃的是人肉,直把秦小曼吓得连连呕吐。韩薇薇是晋商会的职工,晋商会背景强大,警方不敢对晋商会进行光明正大的调查,探长安排罗非与秦小曼秘密调查晋商会。两人扮成夫妻去晋商会捐款,晋商会的职员一眼认出了罗非,陈秘书把捐完款的罗非叫到办公室,他听过罗非的大名,希望罗非帮忙处理一件事情。晋商会的会长收到了一封死亡威胁信,罗非从陈秘书手里接过死亡威胁信,一眼看出手里的死亡威胁信是假的,已经被人调包了。陈秘书拿出原信给罗非过目,原信是日本刺杀组织黑龙会送来的,这些信诡异的出现在封闭的办公室里面,没有人看到有谁送信进入办公室。秦小曼在财务室发现财务组长的名字带了一个东字,她计上心来与财务组长陈向东打招呼,陈向东否认自己认识韩薇薇。秦小曼怀疑陈向东涉嫌杀害韩薇薇,陈向东递了一个纸条给准备离去的秦小曼,纸条上写着720900和一个地址,这串数字正是韩薇薇笔记本中的那串数字,陈向东就算不是凶手,也应该是知情人,罗非决定安排秦小曼进一步与陈向东来往。

第5集剧情图片

罗非与秦小曼决定天黑的时候再去韩薇薇家搜查一次,两人意外发现韩薇薇的住处亮着灯,立即冲进屋内。两个女子坐在屋内,两人皆是申报记者,而且还是韩薇薇的同事。罗非问清楚两个女子与韩薇薇的关系,猜测韩薇薇是一名记者,为了曝光晋商会特大丑闻,韩薇薇一个月前混进了晋商会任职,不料还未把真相公之于众便遭了毒手。晋商会继续进行募捐,警方为了保护会长的安全,特意调了一些人手维持现场治安。本杰明也在警方的调动下赶来维持治安,汤会长上台讲话,还没讲几句话遭到了枪击,现场一片大乱,百姓们吓得一哄而散。探长带领警员们保护汤会长,秦小曼找到了凶手开冷枪的大楼,凶手在秦小曼进入大楼的时候已经撤走了,混进了人群里面。秦小曼面对混乱的人群手足无措,无法在茫茫人海中揪出凶手。罗非曾经教过秦小曼划分区域的办法,秦小曼在紧急时刻静下心冷静分析凶手的位置,凶手与秦小曼开枪互射,秦小曼为了保护一个小孩,错过了抓住凶手的机会。保护汤会长的警察们与凶手展开枪战,渐渐带领汤会长接近了一辆装满汽油的卡车。罗非意识到了不妙,不等他提醒警察们带领汤会长远离卡车,凶手开枪打中了卡车,装在卡车里面的汽油立时燃烧爆炸,陈向东被凶手击中,躺在地上一息尚存。秦小曼找到了陈向东,问起陈向东曾经写过的一串数字包含的含义,陈向东临死之前说了“汇丰”两个字便离开了人世。一条鲜活的生命死在了眼前,秦小曼悲愤交加往凶手逃跑的方向追去,两人进入了一间地下室里面,凶手控制住了秦小曼,向秦小曼透露了一些秘密。陈向东是黑龙会的成员,因为背叛了黑龙会,他才遭到暗杀。凶手告诉秦小曼真相,决定杀掉秦小曼灭口,秦小曼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毙,求生的本能使得她反应神速避开了凶手射出的子弹,凶手灭口失败逃之夭夭,罗非赶了过来救走了秦小曼。秦小曼苏醒过来,向罗非透露从凶手嘴里听到的陈向东的底细。尽管陈向东曾经为黑龙会卖命,但罗非认定陈向东没有杀害韩薇薇,不是凶手,凶手另有其人。秦小曼回忆出了凶手的身高,罗非认定凶手杀害了韩薇薇。秦小曼穿的鞋子引起了罗非的注意,罗非立即去韩薇薇家里调查,意外发现心里顾问霍文斯也在场。罗非对霍文斯不太友好,秦小曼看得一清二楚,但她没有多管闲事。韩薇薇生前是个重度洁癖患者,但她家里却少了一双鞋子,这说明凶手行凶后拿走了鞋子,凶手无原无故拿走一双鞋子,说明鞋子对凶手来说极其重要。罗非思来想去,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委托秦小曼找来近几年的旅游杂志。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