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明太子的全面战争

大明太子的全面战争

互联网 2021-12-05 07:09:43

素扇,就是颜色纯白,上面没有任何文字图画、装饰物的扇子。

不一会儿,刘宝就将笔墨纸砚,还有素扇买了过来,不过因为附近只有小摊贩,还有路边的杂货铺子,所以买不到一套对于朱慈烺来说还将就的文具。

朱慈烺接过素扇,又提笔在刘宝研磨好的砚台上沾了沾,便提笔写下了“朱”字,随后递给周元同。

周元同接过擅自,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眉头微皱。

“尊驾是国姓?”周元同问,国姓也就是天子的姓氏,大明是朱家人当皇帝,国姓自然是朱了。

“是。”朱慈烺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周元同又问“那不知道您想要测些什么呢?是测财运,还是算未来,又或者是算仕途?”

朱家的子孙生下来就有官爵,最低最低也是一个奉国中尉,能吃朝廷的俸禄,所以也算仕途中人。

“此字尊贵,非比寻常,元同不敢随意揣测,若有不当之处,还望尊驾见谅。”周元同为了防止自己说什么惹对方不高兴的好,而招来祸事,就提前提醒朱慈烺。

“但说无妨。”朱慈烺大手一挥,表示没有关系。

“咳咳。”周元同清清嗓子,示意自己要说了。

“朱者,音同猪,红色,有朱砂等物取此字命名,可见此字有热血之色。“

“朱者,又等同于我大明国,今大明半壁江山已丧,闯贼横行南北,纵横东西,皆有数千里之远,前番我闻闯贼据湖广、中原,分设官府,建立中央,似乎隐隐有自立之兆。”

“大明自太祖皇帝至今,已享国二百余年,汉人之国,少有一朝能存三百年者。”

“昔者晋汉、唐宋莫不是如此,我管大明气数已尽,朱字隐隐有成诛杀之字,恐怕江山易主,改朝换代,就在一二年之间。”

刘宝听周元同这话,简直就是谋逆,如果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了,抓住就可以判一个妖言惑众,意图造反的罪名。

“打住,你别说了,我听了这好一会儿了,怎么觉得你不是在测字,倒像是谋逆。”刘宝打断周元同的话。

“让他说,刘宝。”朱慈烺却突然对周元同产生了兴趣。

他说的一点也不错,大明气数已尽是真的,现在能够看到这一点的人可不多,就算是朝堂之上的史可法、马士英之流也未必说得出这样的话来。

“虽然天命一定,但是万事之中,至多只能有九分定数,还有一分便是逆天改命之数,我所学究天人,可是也看不出来这最后一分在哪里,更不知道这最后一分是谁。”

“不过俗话说的好,解铃还须系铃人,开创大明二百余年江山的是姓朱的,毁灭大明二百余年江山的恐怕也是朱家人。”

周元同说完这话,就将素扇摊平放在桌子上,说话的功夫,朱慈烺刚才写上的朱字就已经干了。

开创大明江山的是朱家人,毁灭大明江山的也是朱家人,这话真是说到朱慈烺的心坎上了。

明朝末年虽有亡国之兆,可是局势还很好,财政上的危机也没有民间流传的那么夸张。

否则也不可能在账本上养活二百万兵丁,还训练了数十万募兵。

之所以亡国,恐怕还是要归咎到朱慈烺的便宜老爹,崇祯的头上,执政十几年换了百十个首辅,就是玩游戏也不能这么随便啊。

如果没有朱慈烺的出现的话,还会有南明的弘光皇帝,只知道在金陵吃喝玩乐,丝毫不管国事,生生地把花花江山拱手送人。

不过现在朱慈烺来了,他就不会让这一切成为史实,历史要因为他而改写。

就在朱慈烺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一阵肚子咕咕叫的声音。

“不好意思,我没吃晚饭。”周元同不好意思地笑了,似乎是因为打破了刚刚严肃的气氛而自责。

“没什么,我也没有吃。”朱慈烺笑着说。

“不如我请先生吃一顿怎么样?”他现在已经确定了,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算命先生一定是个能人异士,说不定是李善长、刘伯温那样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谋士也未可知。

周元同听到朱慈烺说要请他吃饭,眼睛都直了,盯着朱慈烺说“此话当真?我要吃的可不一般,你请的起吗?”

朱慈烺笑了,这世间还有他请不起的东西吗,那他这个太子也太水了吧。

“你说吧,说得出来我就请得起。”朱慈烺笑着说。

“那好,我要去秦淮河边的青楼吃,来到金陵好多天了,只看到秦淮河两岸的繁华,自己却没有经历过。”周元同拍着桌子对朱慈烺说。

“可,你收拾东西和我走吧,我听说秦淮河边上有一家媚香楼不错,带你去长长见识。”朱慈烺说着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周元同这人也干脆利落,把桌子上的两本书还有罗盘、黄纸等物一打包,再从桌子底下抽出一个包袱,擎着旗杆,便跟朱慈烺走了。

一路上打听着,朱慈烺就和周元同摸到了媚香楼下,本来朱慈烺以为会是一处大院子,中间有高大的楼房呢,没有想到竟然只是一个有着三层小楼的小院。

“在下慕名而来,请李贞丽、李香君开门一见。”朱慈烺亲自来到门口,扣响院门。

“是谁啊?”里面传来了一个稚嫩的声音,朱慈烺心想这应该是看门的小厮。

朱慈烺没有想到竟然会问自己的名字,他还以为这样的地方是个人就能来,来了就是客呢。

“锦衣卫百户张超。”朱慈烺灵机一动报了张超的名字,反正不过是小厮随口一问,他随口一答。

暴露太子的身份不合适,说刘宝这个太监的名字更不合适,所以他就借张超的名字一用了,反正系统召唤出来的人对自己百分之百忠诚,自己怎么对他们,他们也不会有怨言。

“呀!是锦衣卫啊,妈妈,妈妈,锦衣卫来了。”那个小厮听到锦衣卫的大名,吓得赶紧跑进去找李贞丽。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