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那些把「算命」当事业的年轻人

​那些把「算命」当事业的年轻人

互联网 2021-12-05 06:10:34

我去过很多次寺庙,但很少许愿。

每次膝盖沾到蒲团的时候,总生出一丝隐微的羞耻与自责——作为一个被知识武装过的年轻人,我怎么还搞迷信?

我们这一代人,生活在巨大的分裂里:

我们在“精卫填海”和“愚公移山”的神话里长大,曾经相信人的主体性能战胜一切困难,只要“以勤为径”“以苦为舟”,就可以世上无难事;我们被教育“怪力乱神”是愚昧封建的残余,科学理性才是通向真理和富足的道路。

在这些信念支撑的雄心里,我们在生命的长河里一次次呛水,信念越顽强,溺水越严重。 在没有虔诚也没有热情的日子里,在没有宿命感也没有使命感的努力里,想着弄清楚为什么生活变成了现在这样? 也许它不好也不坏,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是它无序、无趣、无明。

从出家的90后,到去雍和宫烧香的年轻人,我们似乎早就察觉到了年轻一代在寻求不同的方式与命运和解,他们似乎没有人们以为和期待得那样积极乐观,愈挫愈勇,志在必得。

从出家的90后,到去雍和宫烧香的年轻人,我们似乎早就察觉到了年轻一代在寻求不同的方式与命运和解,他们似乎没有人们以为和期待得那样积极乐观,愈挫愈勇,志在必得。

而近两年,我发现微信圈里的越来越多的朋友在研究塔罗、星盘、周易;微博里的各种命理博主事业蒸蒸日上……为什么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依然热衷算命?作为传统玄学的年轻学习者,他们如何看待这门学问,又如何看待命运?

我依据不同的玄学类型采访了三位朋友,她们分别研究星盘、周易、塔罗,她们有的是拥有300万粉丝的命理博主大号,有的将命理学视为自己毕生的功课。通过与她们的对话,我们希望能更深一步了解年轻人对神秘学的态度,对生命的态度,以及这些态度何以发生。

采访&撰文 | 李牧谣

盘盘:占星师 入行6年 狮子座,星座命理博主,微博粉丝350w

01 同事对我说:“你的工作我们来做,你帮我们看星盘吧。”

我最早知道星座,是小时候看《圣斗士星矢》,但真正了解是到了法国。国外占星学的普及率比我们高很多,朋友聊天经常说自己的太阳、上升、月亮星座。我完全不懂,然后自己查,发现星盘竟然这么复杂,每个人都有一个盘,盘里面有这么多星星。刚好那时候我学校旁边开了一个占星课,我就报名选修了。

回国后,在法国使馆工作(实习),当时我随口说了一句“我以前学过星盘”,结果所有同事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让我帮他们看盘,还跟我说:“你的工作我们来做,你帮我们看星盘吧。”所以在使馆的一两个月,我就没怎么工作过,一直在给别人看星盘。我当时的男友就说,你看你实习工资就这么点,每天还有交通费和餐饮费,你要不然就在家看星盘吧,还可以省下这些钱。我心想:也对哈。

占星师 盘盘

占星师 盘盘

02 现代占星倾向于跟心理学结合,它开始追求放弃预测

占星起源于五千年前的古巴比伦。它最开始的目的就是研究人和世界的关系:我们什么时候起床,天什么时候下雨,为什么没看到太阳会害怕……其实最早Astrology(占星术)和Astronomy(天文学)是没有区分的,就是通过记录天象来观察人事:星星的变化对君王和国家是否产生了影响,然后在其中找规律。

接着人们发明了生辰占星学。用一个人的生日,把这个人当做一个小宇宙来看:他出生的时候,天上的星星都在什么位置,假装给他拍个照片。这张照片是不变的,但天上的星星还在继续转,那么这些星星跟这张照片会产生角度,这些角度对这个人产生什么影响,以此来预测他的未来运势。

星盘

星盘

现在的占星又分了现代占星学和古典占星学 ,古典占星学更偏向于星星对于命盘产生的刺激和化学反应,从而可能导致你会发生的状况,比如说水逆,就是水星逆行的时候它在你星盘的哪个位置,会导致你这段时间哪里不舒服。但是现代占星就跟心理学结合在一起了,它开始追求放弃预测。因为大家发现人是没有办法精确预测所有事情的。你不知道这个人会经历什么,跟谁进行了怎样的对话,他一个瞬间心念变了,事情也就变了。所以现代占星有点偏心理,它对人的预测是基于你本身的性格,推导你会产生的问题,并结合你的运势来预测未来——大概率你会做什么样的选择。

03 星盘相同的人,为什么活得这么不一样?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生命是一个区间,它是有一个维度的,如果非要预测一个精确的点,反而没意思了。

之前有一个四十多岁的莆田大哥来找我,是朋友介绍的,一起吃饭。他当时还带了两个小弟,感觉特别社会。他说他想算算接下来的方向,因为他四十多年也没怎么干过正事儿。然后我看了一下他的星盘,很巧的是,他的星盘和我见到他两天前,看的一个中国著名钢琴家的星盘基本一模一样。我当时很诧异,世界上同样的命格(至少从占星来看是一样的),怎么会发展得这么不一样。我就随口跟他说:要不然你去学个乐器吧。结果这个大哥特别生气,觉得我在羞辱他,说我令他特别失望。然后他就走了。

过了半年,有一天晚上我的手机收到好多信息,那个大哥给我发来他练吉他的视频,他真的非常的有天赋,弹得非常好。他说因为他老婆就怀孕了,看到女儿出生时,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一些让女儿骄傲的事情,就想到了音乐和乐器。然后他买了一把吉他,就开始了。现在莆田最大的连锁吉他行是他开的,他有很多的门徒和弟子。每年我生日和过年,他都会给我发大红包,他觉得我改变了他的人生,他觉得音乐真的很有意思。

同一个命格有一个上限和一个下限,中国那位钢琴家可能是这个命格的上限,我给了那个莆田大哥一个最好的希望,他就朝着上限去做了。 我们都不知道同年同月同日同地点出生的我们,现在在世界上是什么样子,也许样本量足够大的时候,会发觉他们是有一个区间,可能最好的是这样的,最差的是那样的。但不是说他命中注定这样,他可以往上限去努力和逼近。

04 大部分当红的星座大号都不会占星

大部分现在当红的星座大号都不会占星,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这么说。 很多人专门做星座,但不会占星;有些占星师自媒体又做得不好。我可能是这些星座大号里,真正在用咨询变现,而不是广告变现的。我想把它当作事业,进行一些文化的普及和输出。我越来越发现,不太懂星座但对它有求知欲的人群基数很大。 直到今天,我每天的后台私信都有不少于五十个人问我“星座看阳历还是阴历?” 我一开始都震惊了:2020年了,还有人不知道这个?后来我发觉,这才是普遍的。

暮雨:中文系毕业,编辑、写手,研究八字命理,非正式入行七年

01 我们那里有风俗,新生儿都会拿去算一算

我们那里有风俗,新生儿都会拿去算一算。那时候算命的人说我会读书。

我小时候认识的一个朋友,会看这个,别人请她去算的时候,她喜欢带着我。有些事件是令人惊奇的,比如她说某人老公出轨了,选了个日期,果然捉奸;看着某个人的手迹,就把对方的面相一一描述出来;还有一年她让我戴金首饰,我没放在心上,结果那年脚骨折了,没多久又把膝盖撞伤了,才恍然想起年初她的交代。

一开始听这些东西是有一些害怕的,但又很新奇,充满神秘感,想一探究竟。 也许是在寻求一个答案吧。 生命中有很多无常和看似荒谬的事,它为什么会发生?它是生命中本来就有的、有迹可循的,还是完全突然的、毫无征兆的。 是一种对生命、宇宙规律的求知欲在驱动我研究,它 本质上是偏哲学的思考。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02 我们在讲中国算命时,究竟是在说什么?

平时我们说的算命,其实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包含四柱八字、紫微斗数、八卦六爻、奇门遁甲、六壬、梅花易数、面相手相等,甚至还有风水,这些都属于中国传统的预测术。一个算命师傅通常会好几种方法。

我目前主要研究的是八字易象。我们经常在古装剧里看以前人结婚,要去合一下生辰八字。八字 就是把一个人的出生时间配上天干地支 (十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和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组成的六十花甲子) 。比如今年是庚子年,庚是天干,子是地支,庚和子就是年份上的两个“字”,年月日时加起来就一共八个“字”,叫八字。

​那些把「算命」当事业的年轻人

每个天干地支都对应五行中的一个,五行有生 有克 ,比如金生水,水生木, 水克火,火克金。根据天干地支的搭配,以及五行的关系,就能推演出许多信息。 比如某个人命里金多,表现出来的可能就是性格比较固执,火多,脾气容易暴躁,金多水多,人长得可能很漂亮。

​那些把「算命」当事业的年轻人

逐渐地,前人总结出许多具有相似特点的八字,把它们归为一个类别,就形成了所谓的“格局”。常见的格局有“正官格”“正印格”“正财格”“伤官格”“七杀格”等,不同格局的人,喜欢的东西、从事的行业也有不同的倾向。“正官格”的人通常比较正直,不容易做投机取巧的事,适合从政、当公务员,在体制内发展,但“伤官格”的人可能口直心快,为人机灵,秀美聪明,更喜欢从事艺术、娱乐行业。

03 那一桌吃饭的人,都在四十多岁动了个手术

我越来越发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同一个圈子里的人,命运是相似的。 有次我跟别人吃饭,大概有两桌人,都来找我看手相。 结果发现很多人都在四五十岁的时候要动手术,有几个人已经动过了,有几个人即将要动。 一个圈子的人(在命格上)就是会有相似性。

另外, 如果两个生辰八字一样的人,理论上他们的经历也可能有相似性,但具体的表现和程度可能不一样。 双胞胎是比较极端的一个案例(当然有些双胞胎出生的时间跨了时辰,那就属于不同的八字),很多双胞胎同一时间受伤,同一时间段奔波。当然,可能有的人奔波是出差,有的人是出国读书,有的人换工作、换城市,但运势上是很像的。

但也有些双胞胎差别越来越大,走向完全不同,这就跟他的生活环境有关系,也就是风水。比如说双胞胎的大女儿和二女儿,她们住在同一栋房子里,但她们所代表的方位不一样。一个房子东南特别好,东南主长女,那风水就利于大女儿;但二女儿主南方,可能南方偏偏是个厕所,那二女儿就会受到影响。所以一些风水师父可能会让你佩戴一些东西,让你房间里摆一点什么改善一下环境。

​那些把「算命」当事业的年轻人

算命这东西我觉得没必要神秘化和妖魔化,本质就是根据出生时间做排列组合,分析事件。我觉得比较靠谱的说法是准确度在70%-80%。 毕竟它在分析的时候带有主观性,哪个人说自己准确率99%,多半是忽悠。

04 没骗你,学习真的能改变命运

中国人骨子里,是有宿命观的。 我有的时候排八字,一排可能排到 七八十岁。 一个人七十年的运气,一辈子的经历,就在一张纸上, 很容易有宿命感。

但我们说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德,五学习。 积德和学习我们认为是可以改命的。那改的是什么呢?改的是程度。假设你很会读书,你可能在乡下当一个老师,你也可能去大学里当个教授。有的命格喜欢文学,文字功底好,他可能是一个普通的写手,但努力一下,可能会成为作家,就是努力和学习的作用。

周易所谓的“宿命”可能更多是用于帮你扬长避短。 比如你适合发展什么,做什么方面的事业更容易有成就;比如你今年财运不好,那今年少做投资,损财就少一点。这就是趋利避害,顺势而为。

总体来讲,我觉得凡事有得就有失。有些人煞气重,旺得了自己,但旺不了别人,可能自己成就斐然,但克周遭亲人。还有些人一生平平淡淡,没有大富大贵,但家庭平稳和睦,儿孙健全。有人说命有五等、三等,命格确实分好坏,但你慢慢会发现,特别好的命格很少,基本上都有残缺。人就是有得必有失的,想通了这一点,对很多事情就不会那么计较,也不会那么贪婪。

纪录片《算命》

纪录片《算命》

章放歌:撰稿人、翻译,策展人,塔罗师,CTA中华塔罗协会会员

01 最开始接触塔罗,是为了看自己和心仪男生的缘分

青春期的时候遇到了很多麻烦,很困惑自己和喜欢的男生之间的关系和缘分,人际、友情也遇到问题,所以去了解星盘,也买了塔罗牌自己用。直到2018年,我希望把爱好变成专业,而纽约塔罗学院的函授课吸引了我。这个学院是Wald Amberstone老师和Ruth Ann Amberstone老师成立的,他们想通过深度、学术化的课程来帮助学生探索塔罗和自己潜意识的连接,我觉得这比“记忆牌意”更吸引我这种喜欢挖掘深层心理的人。

我们 的 学习 方式是与Wald Amberstone老师在电话里聊半小时到一小时,然后写几万字的英文作业,平时对塔罗的任何困惑都可以发邮件给老师,他们会认真和你聊。 作业里的大部分练习都各不少于500字: 在每张牌的画面看到了什么,从每张牌学到什么,以及对老师写牌意解释的每一个内容都回答“我是否想到”“我如何理解”“我是否同意”,还有大量其他的练习。 在这些作业过后,我可以更细致地表达出自己对牌的深层感受,也能更深层地感受到问卜者的精神需要,从而给予帮助。

02 美术史、文化研究的知识,都在帮助我解读直觉

我的塔罗工作方法是,在一个安静的环境下,我和顾客一起默想着问卜的事情,洗牌,抽牌。然后我看着牌冥想,感受一种抽象的直觉浮现在我心里,再去用词语试图“翻译”这种直觉,就像把音乐与图画翻译成文字。

我还会问自己一些问题:如果我是牌中的人,我身体的各部位是什么感觉?我心里什么感觉?我想说什么?我在做什么?我认为我可以往何处去,难以往何处去?我这时候最大的阻碍是什么?有什么顺利的地方?闭上眼睛,想象这个图像没有边框,在更广阔的图像中,我看到了什么?然后,我还会放空自己,放下这张牌所有的牌意,等待任何的声音在脑海中浮现,但是要保持平静,去看到这个声音确实是我从牌中直觉到的东西,还是我自己的心理杂念。在这些直觉浮现之后,我会将我的直觉组织成一个故事,告诉我的顾客。然后鼓励顾客追问问题,把他不明白的地方解释到更容易让他听懂,这个过程可以持续一小时,直到他问完所有的问题。

我天生是比较敏感的人,为探索自己、疗愈人格而接受了三年的个人精神分析(我是被分析者),也寻求了SRT灵性反应疗法,我会用被疗愈过后的直觉去体会、认知很多事物,同时也可以理解牌。同时,美术史和文化研究的学习背景、对社会事件的关注,也帮助我在牌中看到更广泛的可能性,比如曾经有一次我在倒立的圣杯国王牌中感觉了一个小女孩被压抑到缩成很小很小,放不开自己去做她想做的事情,这涉及到了性别文化的议题。在这种情况下,我会帮助她看到她有能力做和自己想做的事,她需要放下自我嫌弃、疗愈过去的影响,而不是继续把自我嫌弃合理化。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摄影Cici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摄影Cici

03 我不认为命是注定的

曾经我也认为命是注定的。因为,人的出生星盘在出生那刻就决定了,而成年后也会发现占星师能从出生星盘准确解读命运。但接受SRT灵性反应疗法的治疗 (清理负面模式及给予适当的疗愈) 后,SRT疗愈师告诉我,星盘是人生的大纲,但通过SRT,我们是可以把这个大纲改一改的。

在多年了解灵性知识后,我也更认同,人遇到的大大小小的事情,是帮助灵魂去学习和进化。如果我有能力用更积极正面的方式,去学习到我灵魂原本计划的功课,那么我就可以不用劫难来学习。部分劫难的成因,可能是人的潜意识的负面模式,那么我可以用SRT、精神分析等深层治疗方式去疗愈负面模式,进而更少去创造劫难,更多去创造让自己开心的事。

我也经常对顾客强调,你现在从塔罗牌上看到的未来,是现在正在创造的未来。我自己有体验到,在我顿悟前后抽出的牌是不同的。如果我占卜我和一个人的关系,我在怨恨他、心里骂他时,我抽出的牌可能会比较负面;当我宽恕对方过后,我抽出来的牌就变正面了。

一题多问

Q:你怎么看待算命和迷信的关系?

星盘·盘盘:很多人求助算命,就像喝药。占星、塔罗、易经,都会变成一种药,我今天很不舒服,要赶紧喝解药。解药会给我一个安慰,告诉我“你命不好”,或者“你马上就要好”。这对于个人的人生没有任何帮助。当他再遇到问题时,他又来吃药,就像止疼片一样。

我曾经写过一条微博:希望所有人只遇见我一次,然后能知道你整体的因果是什么,在以后遇到任何问题的时候,有一个正念,走在正道上,过程的坎坷不用止疼片的帮助了。

说到迷信,男性在命理这件事上有两个极端,要么绝对不信,说什么都不信,他就相信他自己;要么就盲目迷信。 而这两个群体并不冲突,那些绝对不相信的人,有一天某个事情应验了,他就会变的特别虔诚,什么事都找大师。反倒是女性很理智,都有很强的好奇心,都想听听看,但听完也不会很较真。男性,可能还需要进化吧。

八字·暮雨:迷信有两种情况,一是算命师过度神秘化自己,玄化自己,让你觉得他是神仙(甚至他自己也是这么相信的),那这个事情就会变质。还有一种就是过度依赖,比如今天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做了一个梦什么寓意,事事都算,这就有点迷信了。事在人为,所有的事都有变化的空间。

塔罗·章放歌: 盲信而不问究竟才是迷信。用塔罗牌这么多年,预测结果符合我对事情原本的认知,顾客也觉得比较准,所以我觉得它不是迷信。但塔罗的工作原理是有待心理学家、科学家去一步步深入探究的。另一方面,从精神分析的角度,如果我说另一个人迷信,那是因为我认为他信的东西不是真的,但他信的东西对他来说是真的,也可能的的确确在他生活中发生了作用,即使那个作用可能是心理作用也可能真有其事。

Q:你相信生命有轮回吗?

星盘·盘盘:我相信。星盘有一个叫做业力星(karma star),讲一种轮续、轮回,你这个人生下来的一些问题是因为上辈子的某些事。

八字·暮雨:我只能说很多事,因果是一种相对合适的解释。至于有没有因果,谁也不能确定。人的福禄寿是平衡的,要了不该要的,拿了不该拿的,可能另一方面就会有缺损。报应有现世报、来世报、后世报,这些按因果解释,挺说得通的。

塔罗·章放歌: 我比较相信一个灵魂会经历很多事,来学习不同的课题。我也相信因果业力,如果曾经做的一件事给你留下了负面模式,你可能之后要学着化解它。我的疗愈师帮我指出前世我曾死于什么事件时,那种感觉就像在精神分析中挖出了童年的一件创伤事,那是发生在另一个遥远时空但对我产生过影响的事,我只需要释放它,然后做更好的自己。至于我为什么相信了这种说法,或许是我自然对这种说法更有好感、更信任。但作为人类,我需要谦虚,我也可能会在精神分析中探索为何我相信这种说法。

Q:你如何看待另外两种体系的预测术?

星盘·盘盘:曾经有一个魔术大师,跟我玩过塔罗。他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塔罗牌,他是随便用三套卡牌,让我翻牌,然后告诉我近况。他说塔罗很简单,就是一个心理的博弈和游戏。但我有时候觉得塔罗确实也有它挺神奇的地方,有些时候涉及到三个人的关系,一翻出来牌面上就是三个人。我就不太理解,那么多牌呢,我怎么就抽出来这种牌呢?

周易的话,原理和星盘是很像的。但我觉得周易太神神鬼鬼了,可能周易太遵从过去的传统,没有跟上这个时代的一个变化。

八字·暮雨:我以前和一个研究星盘的朋友算同一件事情,虽然我们用的方法不一样,但我们的结果是一致的,连推出来的时间节点都一模一样。塔罗的话,以前有塔罗师给我看过,感觉不是特别准。

塔罗·章放歌: 我对周易只了解一部分,因此不适合评论。星盘是你出生的时候带的能量,它能体现你的性格,以及你此生可能想学习什么,可以让人看出劫难的时间、结婚的时间、情绪可能不太好的时间等,能帮助人选择良辰吉时。你可以把自己的工作、行程、项目安排在更容易让它们成功的日期。

Q:一直在唯物主义教育中长大的年轻人,为什么仍然热衷玄学?

星盘·盘盘:每一个人都应该有敬畏心。我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去了解人本身到底是什么,这社会世界是怎么运行的。科学做的也是这么一件事情。只不过大家觉得玄学没有足够的逻辑,或者说他们不愿意去接受它背后的逻辑。

盲目相信科学也是特别迷信的一件事情。 以前所有的科学家都认为只要有足够实验的样本,就可以得出一个确定的结论或者是公式。但是到了量子物理,就发现永远有不确定性。既然科学能够准许存在不确定性,为什么不允许玄学的不准确性。

了解和认知自己,尤其是在精神世界的灵魂范围,是一种正常的需求。我见过很多人盲目地相信科学、迷信科学。汤姆克鲁斯不是相信“科学教”吗?“科学教”就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用科学可以解决。他不允许他的太太在生孩子的时候哭,因为他觉得他们科学教会给她最舒适的生产方式,不值得哭。他太太后来跟他离婚了。

“科学教”在美国洛杉矶的总部

“科学教”在美国洛杉矶的总部

八字·暮雨:在中国这片土地上,谁或多或少小时候没有听说过算命或者被算过?这是我们的文化环境。对于这件事情我保持尊敬的态度。一般人什么时候算?应该是遇到事情了,觉得走投无路了,想跳脱原来的思维方式寻求另外一个方法和出路才会来算命。其实就是找一个全新的角度看待一些事情。

塔罗·章放歌: 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很好奇他们的未来的,尤其当人遭遇着自己很难解决的麻烦事,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就更想知道未来。 虽然我们受无神论教育长大,但是很多人都经历过“别人给我算命算得好准”,就可能想用神秘学预测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那些把「算命」当事业的年轻人

采访&撰文 | 李牧谣

编辑 | 杏花村

主编 | 魏冰心

图片 | 网络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